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07章 西陆调研(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就在王兵刚刚掏出手机的瞬间,三个年轻人迎面走了过来。远处树荫下,一个胖胖的老者,指着王兵道:“就是他,刚才还穿着矿工服,现在换了衣服,绝对不是什么好鸟!”说话的正是刚才赢棋的胖者。
三个小青年听到老者的话,迅速地围了过来,中间的一个中等个子,年龄稍长,身体胖得厉害,腆着肚子,腰带系在肚挤以下,模样与远处的胖老者如出一辙。胖子指着王兵,粗声粗气地道:“你就是茂云来的,晏县长的朋友?”
一看这个阵势,王兵知道自己无意间的一句话,惹上了麻烦。正琢磨着怎么回答胖子的话,旁边一个身穿花格T恤的青年开了口:“顺子哥,别跟他啰嗦了,什么晏县长的朋友,我看是来找咱们麻烦的,先带走再说!”
说话间,左右两个小青年同时向前跨了一步,伸手抓住王兵的胳膊,拖着就走。
王兵惊愕间,正要大声呼喊,迎面快步走过来一高一矮两个警察,走在前面的高个大喝一声:“住手!魏大顺,又是你,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
三个小青年中,中间的胖子正是观棋汉子提到的顺发矿业合作社社长“顺子哥”,下棋胖者引以为豪的儿子魏大顺。
说到魏大顺,不得不交待西陆矿业整顿的进展情况。春节前,西陆县里出台了尾矿整治后交纳一定数量保证金可以复工的决定,当时大湾矿区的一部分矿主故意拖着不交,这个魏大顺就是领头者。
此人年纪不大,为人却很狡猾,他和另一名矿主魏二柱同村同姓,为人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两人属于同族同亲,世代有些交情,魏二柱便带着魏大顺一起与晏春平吃过饭。后来以魏二柱为代表的多数矿主与县里签订了分期缴费协议,迅速复了工,魏大顺却采取了送钱送礼等手段,鼓动少部分矿主与县里签订了缓期缴费协议,加上当时县里感觉复工压力较大,晏春平也为这些企业办理了复工手续。
魏大顺就有些头脑膨胀,以为是晏春平收了他的礼,才办理了复工手续,背后里在20多家矿主面前,张口闭口与晏县长关系好,腰板就硬了起来。
而此时的魏二柱复工后,为了提高与庆达矿业抗衡的能力,组织了50多名矿主成立了顺意矿业合作社,魏二柱当选为社长,以合作社的名义统一对外出售矿石,由于规模扩大了许多,效益也可观起来。
魏大顺自然眼红得厉害,也效仿魏二柱,联合了20多家矿主,申请成立顺发矿业合作社,自任社长。
报告打给晏春平以后,晏春平再次疏忽大意,在没有派人实地考察的情况下,简单地认为有两家合作社反而可以形成竞争,对矿主有利,就批准了顺发矿业合作社的成立。
顺发合作社成立以后,魏大顺明里标价收购价格与魏二柱的相同,甚至略高,实际上却在矿石重量上大打折扣、做文章,从中牟取暴利,有些矿主提出异议后,魏大顺也以没交保证金随时找晏县长停工为要挟,矿主们为了生存,也是敢怒不敢言。
而这一切,晏春平却始终蒙在鼓里,直到今天,他甚至连送礼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唯一成了心病的就是四个金月饼和那个莫名的恐吓电话。
看见警察过来,两个小青年松开了王兵的双手,魏大顺也马上改了笑脸,道:“是明哥啊,这个人鬼鬼祟祟,在矿上转悠半天了,到处打听事,还乱说自己是晏县长的朋友,我正准备详细问问哪。”
领头的警察正是西陆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盛明。
收到刘鹏飞在中巴上发来的短信,公安局长罗金浩不敢怠慢,及时向县委书记韩磊和县长谷云峰作了汇报。韩磊有些紧张,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谷云峰很镇定,道:“韩书记,没什么了不起。西陆的工作虽然说不上万无一失,但也不是一无是处,我们欢迎明察,也不反对暗访,如果上级领导查出什么问题,我们认真进行整改就是了,一个法制科长,他翻不了天,我的意见,不用管他,咱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韩磊怕担责任,终究还是不太放心,毕竟刚复工不久的矿企情况仍然很复杂,为了保险,他还是安排了罗金浩派治安大队长盛明亲自去大湾矿区走一趟,注意查找王兵的行踪,有情况随时汇报。
盛明先是安排了巡逻的警察留意查找,由于王兵改换了打扮,巡逻的警察并没有发现,直到盛明亲自赶来,这才终于在庆达门口遇到了差点遇险的王兵,随后将王兵送回了县城。
相比于王兵的狼狈不堪,李俊上午的调研却进行得很轻松顺利。先是参观了庆达矿业的荣誉室,听取了矿上的汇报,接见了大湾矿区派出所的全体干警和联防队员,她甚至还兴致勃勃地主动要求下到几百米深的主矿区,上来后又参观了魏二柱的顺意矿业合作社,在合作社大发了一番议论,中午回西陆县委招待所就餐。
午饭时,李俊猛然想起了单兵作战的王兵,这才意识到,自己改了调研计划,王兵的午饭没了着落,但是限于自己政法委书记的身份,她也不好表现出来,加上午饭时县委书记韩磊、县长谷云峰专程过来陪同,轮番敬酒,也就暂时把王兵的事放下了。
吃过午饭,刚刚回到宾馆房间,李俊正要休息,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急迫的敲门声,开了门,王兵满身汗臭的进了屋。
李俊捂了捂鼻子,还是让王兵坐到了外间的沙发上,室内空调很凉,王兵忍住想打喷嚏的冲动,开始汇报上午的情况。汇报时,王兵动了小心思,他故意不汇报顺发合作社魏大顺在下面欺行霸市的做法,也隐去了差点被魏大顺带走的危险,只给李俊说了副县长晏春平与顺发合作社魏大顺交往过密,恐怕有收受贿赂的嫌疑。
李俊对晏春平的背景不了解,对王兵的汇报一开始并没太在意,作为政法委书记,处理腐败干部那是纪委书记的任务,她的兴趣不在这里。
当王兵进一步介绍了晏春平的来龙去脉以后,李俊意识到了里面的玄机,对王兵道:“这个情况很重要。调研结束后,你要仔细梳理一下了解的情况,必要的时候可以单独回来,控制这个魏大顺,拿到实实在在的证据,西陆公安没有问题,但是西陆的干部出了问题,我们一样有责任向有关部门反映啊。”
由于行程的改变,下午三点,在西陆常委会议室,县委书记韩磊才主持召开了常委扩大会议,县长谷云峰汇报了西陆经济发展情况,公安局长罗金浩以及法检两长分别汇报了政法战线情况。
罗金浩重点汇报了西陆公安全力维护矿产秩序的最新做法和经验,其中多次谈到老局长邓家春是这项工作的始作诵者,可以说功不可没。
等汇报结束,县委书记韩磊郑重地宣布:“下面,请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俊同志作重要讲话,大家欢迎!”说完,带头鼓起了掌。
听汇报的过程中,李俊一直不动声色,只是在罗金浩汇报时,才在小本子上记了点什么,其它多数时间似乎在仔细听,直到韩磊宣布完,她才抬起头,环视了一圈会场,周武正王地道:“西陆之行,我很受启发,也很受教育,西陆公安同志们不简单,也不容易啊,这里,我也代表茂云政法委,向西陆县委、县政府关心支持政法工作,表示衷心地感谢!但是……”
听到李俊“但是”两个字,常委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看着李俊,知道“但是”之后的内容才是发言者真正想表达的意思。
李俊清了清嗓子,环顾四周的过程中,目光有意无意地在晏春平脸了停留了一下,道:“但是,西陆矿区集中,情况复杂,尽管我们公安干警多数是好的,是能够经受住考验的,也不排除少部分人经不起个别矿主的糖衣炮弹,包括我们县里的班子成员,这一点我提请同志们一定要注意。”
韩磊有些坐不住,连忙表态,道:“我们一定按照李书记指示,进一步抓好班子自身建设。”他这样说话,又是用这样的语气,恰恰暴露了心里的底气不足。
谷云峰暗道:“韩磊如此顾忌李俊,不外乎将来提拔时,市委常委手里这一票,李俊一个政法委书记,是没有资格对西陆党政班子指手画脚的,这一点,一个县委书记应该明白,随便容忍别人对班子成员说三道四,这只能让人觉得你县委书记好欺负。”
治安大队长盛明将王兵送回后,及时报告了罗金浩,罗金浩又在第一时间向谷云峰作了汇报,联想到昨天侯卫东电话里防备鸡蛋里挑骨头的话,谷云峰就对李俊和王兵的做法很是不屑。
他打定主意,道:“谢谢李书记对西陆公安的肯定,更感谢李书记对西陆干部的提醒。市委侯卫东书记对西陆的发展高度关注,对班子建设反复叮嘱。作为县长,我和韩书记十分重视干部队伍的廉洁问题,我虽然不敢保证西陆班子成员百分之百的没问题,但我敢保证,西陆县委县政府对廉政工作是高度重视的,对干部的教育也是及时有效的,西陆县委县政府有能力抓好班子、带好队伍,治好西陆!”
李俊被谷云峰的话噎了一下,心里冷笑一声,暗道:“谷云峰,你少拿侯卫东压人,在这里唱高调,等事情有了进展,有你的好看!”
谷云峰说完,其他人一时不好再接话,汇报会也就失去了继续进行的气氛,原定五点半结束的汇报,刚过五点就收了场。
走出会场,李俊脸色有点**:“韩书记,谷县长,西陆之行印象深刻,收获很大。跑完西陆,明天开始就要在市内的三个区调研了,现在时间还早,晚上我们就不在这里用餐了,直接赶回茂去吧。”
韩磊脸上有些挂不住,低三下四地反复挽留,谷云峰没怎么表态。西陆政法委书记刘鹏飞看了一眼两位县领导,道:“李书记,难得来西陆一趟,空着肚子回茂云,侯书记那里我们不好交待啊,再说,你怎么也要慰问一下我们西陆政法战线的同志们吧,大家可都盼着哪。”
李俊这才在半推半就随刘鹏飞转身向招待所餐厅走去,一旁的韩磊紧走两步,跟上了李俊,脸上堆满了笑意。
晚饭,李俊坚持一口酒不喝,酒宴也就进行得不咸不淡,草草吃了一个小时,李俊站起身来,韩磊就带头鼓了掌,餐厅内四大班子三十几号人就簇拥着李俊向外走去。
谷云峰还是给李俊留足了面子,和县委书记韩磊一起送到了西陆地界,中巴车就拖着一溜烟向茂云驶去。
出了西陆,李俊逐渐平静下来,多少为自己下午的冲动有些后悔,想到谷云峰会上的发言,暗道:“谷云峰一个县长,在西陆一手遮天,还不是靠了侯卫东的权势?还有那个公安局长罗金浩,开口闭口邓家春,哪把我这个政法委书记放在眼里?我刚来不久,又不便兼任公安局长,否则……”
正琢磨的功夫,李俊手机响了起来:“李书记吗?我是政法委政治部王齐,有事和您汇报,您是否方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