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05章 西陆调研(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茂云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俊,在东湘、陈桥、翠山三个县的调研情况,三县县委书记自然及时向侯卫东作了汇报。了解了李俊调研的详细经过,“小人得志”几个字从侯卫东脑海中涌现出来。
其实,除了李俊的洋洋自得和偶尔的指手画脚,单从三个县反馈的信息看,李俊的调研可谓中规中矩,并没有其它特别出格的地方,越是这样,侯卫东越是觉得有些不正常,因为,李俊调研的真实目的,绝不是简单地到县区走一走,先混个脸熟。
“她是一只狐狸,是狐狸就不可能不露尾巴。”侯卫东坚信这一点。
李俊调研的下一站是西陆县,这是茂云区县的焦点,也是侯卫东最为在意的地方,他给谷云峰打了电话,道:“云峰,李俊书记明天就到西陆了,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谷云峰电话里很轻松,道:“侯书记,你放心吧,西陆各项事业健康推进,尤其是矿业秩序井然,这方面她挑不出毛病来。”
“云峰,不要大意,西陆是她在县里调研的最后一站,也是最关键的一站,现在不是挑不挑毛病的问题,而是必须要防备她鸡蛋里挑骨头。”
对谷云峰,侯卫东从心底里是很放手的,对西陆目前的情况,侯卫东也是比较放心。如果说还有不放心的地方,就是担心李俊借市委常委的权威,干扰西陆正常的秩序和来之不易的局面,毕竟,韩磊、谷云峰他们在明面上还是要给李俊留足面子。
在如何迎接李俊的问题上,西陆县委书记韩磊和县长谷云峰多少有些分歧。
以韩磊的想法,他和谷云峰至少要有一人到地界迎接,以示礼貌;谷云峰则认为当前西陆事情繁多,李俊就是正常调研,没必要搞这么隆重,由县里政法委书记出面迎接就足够了。最终,韩磊还是接受了谷云峰的意见。
韩磊是老资格的县委书记,稳重持成,处事公道,做事讲原则有底线,这也是当年祝焱在茂云时提拔他的主要原因。但是韩磊稳重有余,泼辣不足,性格偏软,对县长高风梧为龙口矿主单奎充当保护伞听之任之,姑息迁就,最终酿成大祸。
高风梧案揭开以后,韩磊本以为自己要承担领导责任,头上乌纱帽不保,没想到侯卫东只是给了他个处分,派了嫡系谷云峰过来做县长,他则继续做了县委书记,而且看目前的态势,侯卫东几次明里暗里表态,大有换届时解决韩磊茂云人大政协副职的意思。
由此,韩磊就抱定了一个原则,大事小事征求谷云峰的意见,任凭班子里一些成员怎么劝,他自己主动退到了二把手位置,好在谷云峰心中有数,做事有分寸,两人配合倒也默契,西陆的局面稳定下来。
第二天早晨不到九点,西陆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鹏飞,代表县委县政府,在西陆地界迎接。
西陆与翠山县都在茂云南部,同在东西水平线上,两县搭界相邻,直线距离不超过70公里,沿着省级公路过来,最多也就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而且,翠山方面传过来的消息,按照预定计划,李俊一行八点左右就从翠山县出发。
九点钟了,公路上没有动静。又过了半个小时,刘鹏飞正准备打电话询问时,一辆挂着岭O-D0061牌照的中巴车,打着双闪开了过来,正是李俊一行。
在这一点上,李俊还算有自知之明,从茂云出来,一直没有安排警车开道,也没有自己单独乘坐小车,好在中巴车挂了岭西公an的内部牌照,一路上也倒是畅通无阻。
茂云各县区的头头脑脑,李俊基本上不认识几个,她在政法委系统工作多年,认识的也就是地市级几个政法委的副书记和中层干部,和块块上的干部没什么交往。
中巴车停稳后,李俊理了理短发,又整理了一下衣服,迈步下了车。这次调研,李俊也注意了一些细节,尽管天气炎热,她坚持不穿裙子,一身套装长裤,脚上则是轻便布鞋或者皮凉鞋,从未穿高跟鞋,作为女性领导,减少了许多有可能出现的尴尬。
看到西陆等候的人员并不多,她开始并没在意。刘鹏飞向前一步,握了李俊的手,道:“李书记,欢迎来西陆检查指导工作,韩书记和谷县长临时有点事拖不开,安排我过来接您,两位领导处理完事情,在常委会议室等候给您汇报。”
李俊摆摆手,道:“刘书记,我虽然是第一次来西陆,但是对西陆并不陌生,公安内网隔三岔五宣传西陆,很让人羡慕和神往啊,韩书记和谷县长工作忙,你陪我看看就行了。”
刘鹏飞看出了李俊的不快,脸上一直堆着笑容,还是按计划向李俊汇报道:“谢谢李书记关心西陆,咱们去县委吧。”
李俊也没有表示出什么,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先不去县里听了,直接到基层点上看看。”话音落下,转身就向中巴车走去。
李俊这么说,实际上就是给县里出难题了。
到了厅级市委常委这个层面,每周的活动甚至每天的安排都是由市委办公室提前安排好了的,而且会在每天下班前或者早晨上班前发到各有关部门办公室。就拿李俊的这次出行来说,虽然她是政法委书记,属于部门领导,但她同时又是市委常委,这就决定了她的出行通知是由茂云市委办公室发到各县、各区委办公室,而不是由政法委系统下发。
李俊的出行通知是提前下发的,七个区县早已制定了接待方案,和茂云政法委进行了沟通,先看参观点,还是先听汇报,也是明明白白写在在接待方案里的。如果是中央和省里的主要领导,他们有资格即兴改变行程,依李俊的级别,又是第一次到县里,随意改变计划,就有些刁难的味道了。
西陆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鹏飞是土生土长的西陆人,长期和西陆的大小矿主打交道,是个地地道道的矿井通。他为人精明,处事老练,十分不屑于过去县里领导干部在矿上入干股、拿提成,仅凭这一点,就赢得了谷云峰的绝对信任。
听到李俊的话,刘鹏飞假装着急,道:“李书记,那怎么行?就是先到点上去,我也得给韩书记谷县长汇报,请二位领导忙完后直接赶到参观点上去。”李俊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径直上了车。刘鹏飞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把手里的接待方案往包里一放,回头和西陆跟来的人员交待了几句,跟着李俊就上了中巴车。
李俊自然是坐在司机后面的第一排,单人单座,面前是一个小型办公桌,茶水果盘一应俱全。
刘鹏飞走到李俊身旁,弯了弯身体,用充满请示的语气道:“李书记,您看咱们是按照方案的顺序视察,还是你随便抽查?”
李俊也是官场多年的打磨,又到了市委常委这个层面,刘鹏飞的这点把戏自然蒙骗不了她,当然也不会戳穿。
李俊笑了笑,没有接刘鹏飞的话,道:“西陆公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力维护矿业秩序的做法,已经在全省推广,少良书记也给予了充分肯定,上次我没有跟着来,这次就重点到现场看几个矿企吧。”
张木山的庆达矿业是西陆的巨无霸,无论哪一级领导到西陆看矿山企业,庆达矿业都是必看无疑的。谷云峰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提前给张木山打了招呼,只是张木山见惯了省市领导,又自侍岭西顶尖企业家身份,并没有亲自出面的意思,安排了一个副总全权处理。
刘鹏飞的小车拉了西陆其他的迎接人员,同时兼作了开路车,一小一大两辆车,打着双闪,从西陆城郊公路直接向山区驶去。
中巴车里,空调的温度很舒适,李俊坐在司机后面宽大的坐椅上,尽管视野开阔,景色宜人,李俊并无心欣赏道路两侧的山区风光,过了一会,微微闭上了眼睛。
刘鹏飞心很细,头一天晚上拿到调研人员名单,就把李俊一行的人数和基本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上了车以后,给李俊请示参观路线的功夫,他就发现车里比名单上少了一个人,等介绍完所有人员,他发现少的是茂云公安局法制科长王兵。
刘鹏飞很机灵,李俊后面一排正好空着,他一转身,顺势就坐下了,抽空回头看了看,车上随行的人员跑了三个县,多数在闭目养神,并没有注意他。
刘鹏飞抓住难得的机会,掏出手机,快速发了一条短信:“王兵可能单独行动”,收信人是西陆副县长兼公an局长罗金浩。
刘鹏飞不愧为老资格的政法委书记,嗅觉很灵敏,猜测也很准确。
翠山县和西陆之间是普通的公路,并没有修通高速。中巴车进入西陆境内以后,王兵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李俊身旁,故意大声道:“李书记,给您请个假。前面是西陆的盘龙乡,派出所长是我警校同学,他托我带了材料,我给他送过去,然后让所里送我到调研地点。”
“好吧,不要太耽误时间,当然,为基层同志们做点事也是应该的。”李俊挥了挥手,王兵就下了车。
昨天晚上,接受了李俊布置的任务,王兵做了些功课。他的目标是西陆矿区最集中的大湾镇,而大湾镇就在盘龙乡的隔壁,从这里下车拐下公路,随便拦个车,十多分钟就可以到达大湾镇的大湾矿区,那里集中着大大小小几百家矿企,情况复杂,容易找到突破口。
一切如王兵所料,他很快就顺利进入了大湾矿区。王兵从路边小店里买了安全帽和黄色旷工服,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找个破包装起来,往背上一搭,除了脸上的皮肤白一些,还真有了几分矿企小头目的模样。
他特意回避了庆达等一批大矿,专门往货车和人流稀少的小矿里走,也没有人拦他。
迎面过来一支队伍,五六个人,走在最前面是一名警察,后面是几名联防队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