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04章 调兵遣将(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果然,公安厅长戴凯也是堂堂正正,不仅带了岭西公安厅刑侦总队长耿德彪,而且带了办公室主任付海一起出席,这就应了那句话,高手对决,心有灵犀,一切尽在不言中。
提前一刻钟,王齐到了华裕国贸酒店,远远看到一位酷似侯卫东的大汉,鹤立鸡群般与漂亮的迎宾小姐一起,站在大堂门口,正想打招呼,听到身后脚步声,回头一看,却是另一个侯卫东器宇轩昂地带着两个人走了过来,与门口的侯卫东气质完全不同。
正犹豫间,身后的侯卫东向他伸出了手,“王主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我是茂云侯卫东。”依然是电话里那个称呼。
王齐赶紧伸出双手,道:“侯书记,我是政法委王齐,那位是?”王齐向大堂门口指了指。
侯卫东哈哈一笑,道:“那是我大哥侯卫国,现在岭西市公安局工作,差点认错吧?呵呵。”抬手冲门口的大汉招了招,道:“大哥,这是岭西省委政法委政治部王齐主任,是我请来的客人。”
侯卫国与王齐热情地见了面,道:“王主任,欢迎欢迎,我刚从沙州过来不久,还没来得及去拜访政法委领导,还请恕罪啊。小三跟我提起过你,很是神往啊,哦,你们先上去,我等一下戴厅长。”
几个人便在迎宾小姐的引领下,鱼贯而入,乘电梯进了房间。
岭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凯旋已经在房间等候,见到侯卫东进来,便满脸堆了笑容,几步抢过去,主动伸出双手和侯卫东握了,道:“侯书记,岭西一别就两年了,今天又和您见面,小赵深感荣幸啊。”赵凯旋一如当时面见省政府副秘书长侯卫东时,自称小赵。
赵凯旋不是侯卫东计划内邀请的客人,碍于侯卫国的面子,不咸不淡地点了点头。
赵凯旋这才转身冲着侯卫东身边的王齐伸出了一只手,忙着道:“哟,省委领导也来了,欢迎欢迎啊。”赵凯旋其实早就看到了王齐,因为工作关系,他和王齐打过不少交道,也比较熟悉,只是他以岭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身份自居,对政法委的处长,尤其是部门副职并不怎么看到眼里,只是奇怪,他怎么会和侯卫东一起进来。
侯卫东和王齐刚刚坐下,正要说话,侯卫国微笑着领了公安厅长戴凯进来,身后跟了耿德彪和付海。
看到王齐在场,戴凯稍微一怔,他虽然和王齐熟悉,却和赵凯旋一样,一时想不起来王齐怎么也和侯卫东搭上了线,猛然想到前些天他和王齐都随了政法委书记郑少良到茂云视察,不禁暗暗感叹:“这世界变化快啊,只一个公务交往,侯卫东就能把王齐招至麾下,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跟不上这些小年轻的步伐啊。”
众人寒喧一番,自然还是戴凯坐了首席,次席的位置却争执了一番。
在座的有三个厅级干部,一个是侯卫东,另一个是戴凯,再就是副厅级的耿德彪了。如果单纯按级别,耿德彪应该坐在次席,但是王齐是省委政法委的实职处长,耿德彪只是省公an厅的直属部门一把手,关键的是众人都看出来,侯卫东明里暗里,有意安排王齐坐次席,耿德彪也就抢着下首的坐位坐了。官场上的规矩历来如此,位置决定脑袋,他也只能作为第三号客人了。
王齐推脱了几次,也就没再刻意谦虚,不卑不亢地坐了下来。
重要的位置自然轮不上岭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凯旋,他倒也有自知之明,把自己完全放在了一个陪客的位置,忙里忙外,显得异常兴奋和活跃。
赵凯旋为人精明,喜欢结交政府层面的朋友,与侯卫国是警校同班同学,居然能早好几年就当上岭西市公安局副局长,不管有没有深厚的背景,都足以说明他有些自己的东西。
屈指算来,侯卫东算是和赵凯旋打过两次交道。一次是侯卫东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期间,与朱小琳的手下动手,赵凯旋处理得还算过得去;另一次是因为有人拿着周昌全与柳洁的照片要挟,赵凯旋显然是查到了背后的人,却在准备找侯卫东汇报的关口,以陪同老大熊大伟出国考察的理由回避了。
由此可见,此人是熊大伟线上的心腹,与他交往,必须要多留个心思,适当的时候,还要提醒大哥侯卫国注意才行。
酒宴开始后,戴凯自然是酒桌上的绝对核心,说话的由头和祝酒词都是围绕他进行。王齐作为省委政法委的处长,又在政治部工作,掌握着政法干部的帽子,自然也少不了被敬酒。
这一次,王齐没有像上次在茂云那样谦虚,你来我往,推杯换盏之间,八两多高度白酒进了肚,却依然面不改色,话语不多,一付处乱不惊的样子,侯卫东暗暗称奇:“好酒量,好气量!”
酒至半酣,公安厅长戴凯见侯卫东的目光多数集中在王齐身上,琢磨出了一点味道,端了一杯酒,呵呵笑道:“我借侯书记的酒,敬我们政法委的小诸葛一杯!”
众人一时不明就里,王齐却是脸上微微一红。坐在下首的刑侦总队长耿德彪道:“大家可能不知道,王主任曾经在我们刑侦总队重案侦查支队工作过,我有幸和他一起战斗了两年,当年几个重要的案子一时审不下来,王齐主任一出马,立马搞定,他长得又帅又文雅,私下里干警们都叫他小诸葛呢。”
刑侦总队是省级公an厅指导和监督全省刑事犯罪案件侦办,和刑事科学技术研究与应用的直属机构,具有直接的刑事执法职能,机构规格一般是副厅级。其内设机构中,重案侦查支队是重要的直属支队之一。
戴凯正要离座,王齐不动声色地快速走过来,举杯和戴凯干了,两人又亲切地握手。
现在的酒局中,这也算围棋中的定式了,只要单独敬酒,一饮而尽的同时,一定要握一下手,似乎没有这个程序,仿佛这杯酒没敬完一样。
侯卫东不动声色,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这个王齐,不卑不亢,的确是个人才。”
席间,侯卫东自然免不了与邓家春多饮几杯,看得出来,邓家春虽然对王齐不甚了解,仅凭今天酒桌上的表现,也是对王齐表示了充分的认可和肯定。倒是岭西公安局副局长赵凯旋,看出侯卫东对王齐的器重后,眼神有些异样。
后来的事实证明,正如侯卫东担心的那样,侯卫国随便的一句话,使赵凯旋参加了今天的聚会,正是这个赵凯旋,在关键的时候,差一点坏了侯卫东的大事,此乃后话。
酒足饭饱,戴凯婉言谢绝了侯卫东的后续项目安排,带着耿德彪一行离席而去,都是老油条了,依戴凯多年官场经验,岂有看不出侯卫东的醉翁之意?
王齐并没有起身的意思,直到众人全部离开后,见侯卫东站起身来,心有灵犀般跟了过去。
秘书楚飞也是机灵过人,早已安排好了侯卫东住过的8818套房,一路伸手示意方向,将侯卫东和王齐送到房间,知趣地离开了。
侯卫东环顾了一圈这个豪华套房,心里大有感触。当年清华才女朱小琳生日之夜,正是在这里,二人露水一场,后来又有了高尔夫球场一夜,照片事件险些让张小佳掀起风雨来。“这个楚飞,机灵倒是真机灵,只知道我住过这里,就以为我不愿意再换其它的房间,哪里知道这房间背后的故事啊。”
沙发上的王齐依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虽不是正襟危坐,却也是面带微笑,显得异常自信。两人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谈话自然不饶弯子,进行得非常顺利。
侯卫东直接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同时把茂云公安的现状和茂云闻天强案的来龙去脉大体做了介绍,道:“王主任,你我萍水相逢,却相见恨晚。我的脾气你可能不太了解,从内心深处说,我不喜欢那种死气沉沉老气横秋的同僚,喜欢那种富有激情和和创造力,或者干事情思路清晰目标明确的干部,你在政法委工作,应该知道茂云自闻天强案以后,表面平静,实则暗潮涌动,树欲静而风不止。”
停了停,侯卫东接着道:“家春同志到省厅以后,茂云公安群龙不可一日无首,这是明面上的事,从长远和深处看,我需要你,茂云400万人民也需要你!”
听着侯卫东的话,王齐很感动,道:“谢谢侯书记的信任,如果我能到茂云工作,一定会不辜负您的期望,这一点请侯书记放心。”
侯卫东点点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真恨不得你明天就到茂云上班,只是政法委刚出来了一个李俊,你接着再出来,少良书记会不会有看法?”
王齐政治部出身,对干部调配的程序很是精通,他想了想,又道:“我现在是处级干部,交流岗位政法委自己就说了算,只需要到省委组织部走个备案程序就可以了,请侯书记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也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办好手续,争取早日到您身边工作!”
王齐虽然话说得轻松,侯卫东却明白,以郑少良的老奸巨滑,刚刚派了一个心腹到茂云担任政法委书记,再从政法委派出来一名干部到茂云担任公安局长,他一定会对王齐明查暗访,严加考察,否则,他绝不会轻易点头的。
说话间,两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面色凝重,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许久没有分开。
就在侯卫东倾力运作公安局长的同时,茂云政法委书记李俊的调研,也进行了三个县,明天,将是城外的最后一站,西陆县。
三个县跑下来,李俊兴致勃勃。一来,她每到一处,县里界迎界送,不可谓不隆重,四大班子领导设宴款待,不可谓不热闹,这样的场面,她很受用;二来,她新任市委领导,所到之处,一片莺歌燕舞,附和奉承,随口一讲就是指示,伸手一指就有人马上落实,她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望着一众县级领导在她面前,为马首是瞻的样子,李俊切切实实感到了权力的魅力。
在翠山县,晚宴结束后,送走了专程到房间看望的县委书记李鸣和县长郭放,李俊把王兵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说起翠山县委书记李鸣,背后还有一个小故事。
当年侯卫东刚刚被任命为茂云市长时,母亲刘光芬突患肺癌,当时还是翠山县长的李鸣,讨了一位得道高僧的偏方和最难找的药引子,在侯卫东家门外等了四个小时,终于送给了侯卫东,并由此获得了侯卫东的好感。后来翠山县委书记到龄退了二线,侯卫东毫不犹豫地提名李鸣接了县委书记,常务副县长郭放顺位接了县长。
“王局,来来来,坐。”李俊热情地招呼王兵坐下,并且使用了王局的称呼,这使得副处级的王兵很受用。
“你跟着我跑了三个县,感觉如何啊?”
“李书记,跟着您我学了不少东西。”其实王兵和李俊年龄相仿,甚至还大了李俊几岁,但是两人职务相关悬殊,加上王兵搞不清楚李俊的用意,就先打了个马虎眼。
其实,这次调研,王兵还真是迷迷糊糊接到通知的。到法制科工作后,除了开会时能见到市局的局长们,平时,没有人理会他,更别说政法委书记了,那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他也时常感到委屈,为了这个,他曾经专程拜访祝焱,祝焱只是告诫他,要学会韬光养晦,耐得住寂寞,时机成熟,一定会给他个说法,王兵这才逐渐安稳下来。
对于侯卫东采取明升暗降的方式调整他的职务,王兵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地接受。段连德车祸以来,王兵像个惊弓之鸟,整天提心吊胆,夜不能寐。一合上眼,仿佛又回到那个月黑风高的深夜,电话里传出的那个威严而神秘的声音。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把段处理好!”
接到市局办公室的电话,通知他随市领导外出调研,王兵喜出望外,“出头的日子这么快就来了吗?”
王兵和李俊不认识,甚至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尽管没有接到任何熟悉人的指示,他下意识地把这个新上任的市委常委当成了自己人,哪里知道他不知不觉当了别人的枪头,做了权力斗争的牺牲品,直至走向毁灭。
看到王兵脸上琢磨不定的表情,李俊知道还必须再添把火,道:“王兵,你是个人才,我很欣赏你的才华,我虽然来茂云不久,但是对于能干事的人,绝不会让他吃亏!”
王兵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判断力就打了折扣,听了李俊的话,便信誓旦旦地道:“李书记,只要你信得过我,我一定为您效犬马之劳!”
李俊见目的达到,便摆了摆手,两个人的头几乎凑到了一起,李俊声音低的蚊子一样,“明天就要到西陆了,你的任务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