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01章 也算归属——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两天以后,岭西省委组织部分兵几路,副部长们亲自带队,赴岭西部分地市宣布了这批干部的任命。

当天,铁州就由堂洪明主持了短暂的常委会,热烈欢迎张小佳赴任,同时明确她暂时协助铁州纪委书记穆明工作。

杨森林、张小佳是熟人,借了侯卫东大哥侯卫国妻子蒋笑的光,几家多次春节和省长朱建国一家聚会,里外也算得上是亲戚了。会场上,张小佳自然不敢有所表示,只是礼貌地冲着所有常委优雅地点头示意,只是到了会议结束时,杨森林才抽个机会,握着张小佳的手,热情地表示了欢迎。

说来,杨森林是十分感谢侯卫东的,在他仕途最关键的时候,正是侯卫东电话里不经意地提醒,才避免了他因为黑色皮包事件出大问题,尽管侯卫东的电话,是在省委常委、纪委书记高祥林的授意下打的,但杨森林却知道这里面的道道,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来做这个传话筒的,也正是因为这些,侯卫东是他杨森林第一个要感谢的人,也是一辈子都要还人情的人。

段英在沙州市长赵东手下任了代理副市长。从沙州绢纺厂参加工作,历经事业和婚姻的坎坷,最后却阴差阳错地回到沙州做了父母官,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倒是已经在益杨宣传部退休的刘坤父亲刘军,从报纸上看到了段英任职的消息,想到儿子刘坤不务正业导致现在四处流浪,曾经的准儿媳却一步上位副市长,禁不住又对老婆发了火,当年的“黑白双煞”因为儿子刘军的不争气反复争吵,这次刘军母亲再也没了脾气。

茂云市委也按照程序,迎接来了历史上首位女性政法委书记、新任市委常委李俊。欢迎会上,场面多少有些尴尬。李俊倒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刻意进行了打扮,顾盼之间,妩媚动人,只是茂云一干常委们似乎不是很买帐,常委会上多数低头不语,连掌声也是稀稀拉拉,惹得侯卫东暗骂:“这帮小子,也不知道有点绅士风度。”

张小佳这边春风得意,医院里的郭兰却是冰火两重天,虽不是十月怀胎,毕竟也是打算用孩子给心上人一个交待,出现这样的结果,以郭兰外柔内刚的性格,怎么也接受不了失去孩子的痛苦和现实。

郭兰苏醒的那一刻,万念俱灰之下,看到侯卫东跑了进来,再也顾不上其他,抱着侯卫东彻底痛哭了一阵,不经意间,转头才发现了病房门口呆若木鸡的平凡,郭兰才依依不舍地推开侯卫东,正要和平凡打招呼,却见平凡毫无表情地转身就走。

平凡自从与郭兰一见钟情,几年下来,一路追求,痴心不改。为了郭兰,他命令得力助手方芳放弃总公司的岗位和待遇,到岭西来应聘店长,为了郭兰,他不惜在茂云投资兴建服装生产基地,即使知道了郭兰未婚先孕,他从岭西到北京,无怨无悔地做着本不该做的一切,仍然怀着一丝希望。

可是今天,亲眼看到眼前这一幕,尤其是证实了郭兰背后男人的身份,恰恰是他最不愿意承认的茂云市委书记侯卫东,平凡真的是五雷轰顶,彻底绝望了。

“侯卫东,侯卫东,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

“你有家庭,有孩子,为什么还要这样?”

“侯卫东,我要报复你!”

跑出省人民医院大门,站在一楼停车平台上,也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平凡仰天长笑,笑得很投入,笑得很恣意妄为,他觉得只有笑能让自己好过一些,能让自己忘掉所有的失意,忘掉心痛的感觉,忘掉不平衡的感觉,甚至把自己都彻底忘掉。

笑够了,哭够了,平凡把车开了出来,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围着省人民医院转了两圈,一拐弯,上了中心大道,不知不觉到了岭西忆江南总代。漂亮的门头,紧闭的大门,他一下一下地拍着,仿佛郭兰会随时走出来。

再次发动汽车,不由自主地来到了岭西小屋前的小区广场。平凡静静地坐在驾驶室,也不熄火,听着汽车发动机沙沙的声音,抬头望着那间小屋黑黑的窗口,心里一遍遍叫着郭兰的名字,久久地不愿意离开。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岭西酒吧一条街却灯火辉煌,色彩迷离。

平凡迷迷糊糊地来到平时最爱的江南咖啡屋,因为这个店有“江南”两个字,这里成了平凡平时休闲最喜爱的地方。名字虽然是咖啡屋,但却是这条酒吧街上最大的一家休闲场所,里面分了三个区,分别是咖啡区、动吧和静吧。

依平凡的性格,平时最喜欢到咖啡区或者静吧,品上一杯咖啡或者香茗,一个人静静地坐上两个小时,倒也放松自在。极其偶尔地去一次动吧,也是只要一杯啤酒,静静地坐在一角,欣赏演出或者看男男女女们疯狂跳动的身影。

进了咖啡屋,平凡没有像平时一样,而是直接走到了动吧。一屁股坐到吧台前吧椅上,一边冲着服务员大喊:“拿酒来”,一边瞅了一眼前方的小舞台。

今天的小舞台上,似乎比较热闹。一个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子,长发飘飘,一身紧身的红色套装,在小舞台灯光的来回照耀下,时而大刀阔斧的扭动,时而温柔似水的摇摆,音乐声也配合得天衣无缝,绝对不是寻常跑场子的不入流的角色。

看了一会儿,平凡的目光收了回来,触及到面前的啤酒,想着满腹的心事,平凡猛然端起酒瓶,半个多小时的功夫,面前的啤酒就见了底。舞台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换成了一位歌手,正在卖命地吼着时下最流行的《死了都要爱》:

死了都要爱

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

死了都要爱

不哭到微笑不痛快

宇宙毁灭心还在。

这个事似乎说不太清了,从棋局的本意看,平凡这个角色是挺有味道的。能够给祝焱做过秘书,又是祝焱侄女周箐的单相思对象,他身上应该有些故事。只是后来别人续来续去,从郭兰到上海读研开始,偶遇平凡,到后来忆江南又冒出来个老总林羽凡,我也搞不清楚了,干脆就合二为一了,即使有错也就将错就错吧。

虽然台上连三流都算不上的歌手,唱得水平很一般,这首歌平凡也听过许多遍,但今天听来,却深深打动了平凡。

“宇宙毁灭心还在,郭兰,你知道我的心吗?你在乎过我吗?难道真的需要我毁灭了才算吗?”

不知不觉间,平凡的面前已是东倒西歪一溜啤酒瓶,他也一头倒在了吧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平凡摇晃着站了起来,酒精的麻醉似乎清了一些,一路歪歪斜斜地走出咖啡屋,发动了汽车,脚下油门一踩,汽车冲了出去。

“砰”地一声,平凡下意味地踩住了刹车,脑子里一片空白,知道自己碰上了什么东西,推开车门下了车,只见一个人缩在车头前,正是动吧内独舞的年轻女子。

“你怎么回事?哎哟!”女子发出了声音。

听到女子说话,平凡略微松了口气,酒意消了不少,连忙蹲下身子,嘴里道:“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怎么没事?我的腿动不了了,你怎么搞的?”地下的女子眼泪流了下来,强忍着疼痛道:“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是专业舞蹈演员!赶快送我去医院,我警告你,如果我的腿坏了,你一辈子都赔不起!”

无巧不成书,地上的女子正是岭西省歌舞团的舞蹈演员晏紫。

周昌全担任岭西常务副省长期间,明里暗里,通过财政拨付以及张木山等一批企业家赞助,加上团长柳洁的八面玲珑,省歌舞团那几年彻底红遍了岭西,捎带着也红晏紫一批台柱子演员。等到周昌全重病的消息传出来,柳洁小人的本性暴露,迅速远离周昌全,加上新换了分管副省长,歌舞团又迅速地沉沦下来。

晏紫本来已经是省歌舞团的中层干部,柳洁也有意培养她,无奈晏紫因为柳洁后来的做法几次与她发生争吵,最后一怒之下,辞职离开了歌舞团,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好朋友中小曼一意开办夜总会,朱莹莹不知去向,晏紫只能游走于各个大型娱乐场所跑台演出。

一周后,同在省人民医院的郭兰坚决要求出了院,出院后的郭兰既没有回岭西小屋,也没有回青林苑的房子,而是由表姨接回了铁州乡下。

侯卫东自然天天挂念产后的郭兰,连续拨打手机却始终无法接通。拐弯抹角地问母亲,刘光芬除了唉声叹气,什么也不说,后来,以小佳去了铁州,没人管孩子为由,刘光芬干脆带着慧慧回了北京。

一时间,郭兰似乎人间蒸发了一样。又过了几天,秘书楚飞有一次和女朋友方芳约会,方芳无意中透露,郭兰在铁州休养,楚飞又在不经意间告诉了侯卫东。

一个月后,在平凡的悉心照顾下,晏紫已经可以半坐在床上。这天晚上,平凡接过晏紫手中的便盆,刚要转身向外走,满脸羞涩的晏紫一下从背后抱住了平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