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00章 难产风波(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郭兰毕竟怀着九个多月的身孕,抵抗力弱些,风吹雨淋了一下,还是感冒了。醒了以后,觉得身子懒懒的,就不想起床。又睡了一会,方芳过来叫吃早饭,发现郭兰脸色不对,吃了一惊。

郭兰连连摆手,挣扎着就想自己起床,刚刚坐起来,就感觉下身有些异常,仔细一看,还有少量出血,表姨和方芳就慌了神。

郭兰倒是沉得住气,道:“方芳,你乱什么,离预产期还有20多天呢,我就是感冒了,不要紧,休息休息就好了。”

表姨生过两个孩子,知道这时候下身出血意味着什么,就坚决地要去医院。郭兰拗不过,就对方芳道:“你下去把我的车开到单元门口,我和表姨慢慢下去。”

这个时候,方芳哪里还敢离开郭兰,跑到外屋打了平凡电话。十多分钟后,平凡迅速赶到,开车带三人一路飞驰,又闯了几个红灯,很快到了岭西省人民医院。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孩子发育良好,母亲有轻微早产症状。这倒不是主要问题,令医生比较担心的是,郭兰感冒低烧,而且温度还会上升,孕妇又不能大量使用抗生素,这种情况就比较麻烦了。

考虑到孩子的安全,医生建议,先住院观察,但是随时要准备剖腹产手术。

平凡就忙着办理住院手续,方芳则死死地守在郭兰身边,一步也不敢离开,倒是表姨找个理由,出来打了个电话。

等一切安顿下来,已经接近中午了。平凡毫不犹豫地安排了最好的待产病房,里外两间,空调、冰箱、沙发家具一应俱全。

躺在雪白的病床上,郭兰的体温开始升高,浑身更加无力,子宫频繁收缩的阵痛,使得郭兰再也顾不上矜持,口里不住地叫着肚子疼。

方芳就跑去找大夫,一个胖呼呼的大妈模样的产科医生,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做了简单检查,翻了翻郭兰的病历,道:“这么娇贵干什么,谁生孩子不痛?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先忍一忍,不行下午就剖吧!”唬得方芳直抹眼泪。

下午4点,郭兰好不容易睡了一会,醒来刚翻个身,下身感觉突然有一股水流出来,紧接着肚子一阵剧痛,她忍不住“啊”地一声叫了出来。表姨立即吩咐方芳:“赶快去叫医生!”

没多久,一帮护士就熟练地将郭兰推进了手术室,无情地将表姨、平凡和方芳挡在了门外。又过了一会,一个圆脸护士探出头来,拿着一张纸,面无表情地喊道:“郭兰家属,过来签字!”

三人中,能够称得上是郭兰家属的,恐怕只有表姨了。

就在表姨刚刚拿起笔来的时候,忽听身后一人说道:“这个字我来签!”

正是侯卫东的母亲刘光芬到了。

由于郭母在京住院时,平凡很快返回岭西,因此,三人中只有平凡不认识刘光芬,听说是侯卫东的母亲,平凡的感觉一下子变得有些复杂,“她来干什么?为什么还要代表家属签字?”

而刘光芬也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英俊的年轻人,目光中充满着淡淡的敌意。两人简单的问了好,平凡就在对面一排连椅上坐了下来。

刘光芬用不容置疑的态度,在家属栏里签了字,圆脸护士特意看了看,“与病人关系”一栏,刘光芬只写了两个字:母女,看了刘光芬一眼,圆脸护士就返回了手术室。

以母亲的身份签了字,刘光芬自然就成了此时在场的众人中,最有威信的人。表姨和方芳一左一右,拉着刘光芬就在另一侧的连椅上坐了下来。

等待的一段时间,四个人和郭兰的关系各不相同,甚至是四种毫不相干的身份,场面就有些冷住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圆脸护士又探出头来,这次手里拿了几张单子,依旧面无表情,直接冲着刘光芬晃了晃,道:“刘光芬,你女儿难产,大出血,快去缴费!”方芳就给平凡简单解释了刘光芬认郭兰干女儿的事情。

刘光芬一步跨过来,接过单子递给方芳,顺手又交给方芳一张银行卡,道:“方芳,你去办。”一面拉住圆脸护士的手,急急地问道:“兰兰怎么样,不会有危险吧?”

圆脸护士斜看了一眼刘光芬,道:“不好说,病人体质较弱,又在感冒发烧,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圆脸护士再次出来,声音明显变得急促起来:“刘光芬,你一个人进来!”

时间并不长,刘光芬就出来了。只是她阴着脸,双眼红红的,出来后不理会众人,掏出手机也不知给谁打了电话,说话声音也大了起来:“混小子,你作的孽啊,兰兰难产,大人孩子只能保一个,你说怎么办吧?”

刘光芬自然是给侯卫东打电话。

此时,茂云市委常委会刚刚结束,听到母亲如此说,侯卫东并没有走出会场,只是转过了身体,用没有丝毫犹豫的口气说道:“保大人!”然后不顾十几个常委的错愕,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楚飞正在按照平常喜欢,在笔记本电脑上噼里啪啦整理材料,一撇间,侯卫东的身影一晃而过,便“啪”地一声合上电脑,迅速跟了出去。

侯卫东头也不回,道:“叫韩明,去岭西!”

岭西省人民医院,从手术室出来的郭兰,已经度过了麻醉期,刚刚苏醒过来。

郭兰醒来的第一反应便向身旁看去,自然是什么也没发现,当刘光芬哽咽着把孩子的情况说了后,郭兰顿时觉得天昏地暗,双手死死地抓住床单,牙齿牢牢咬住嘴唇,头来回不停地晃动,脸也憋的通红,一旁的方芳已经哭成了泪人,平凡忙着去了楼下的超市,铁州表姨因为老家有急事,临时回了乡下。

过了足足两分钟,郭兰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病房走廊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侯卫东风一样地冲了进来,几步到了病床前,一把把郭兰抱在了怀里。

看到是侯卫东,委屈到极点的郭兰再也控制不住,双手死死的搂住侯卫东,嘴里喃喃地哭道:“卫东,对不起,孩子没了啊!”

就在此刻,病房门打开了,一个年轻人怔怔地站在门口,手中,一大捧鲜花无声地滑落,正是忆江南总部平凡!

生命轮回,时光流转。这一天,恰恰是岭西省委发文任命张小佳为铁州市委常委的那一天。

张小佳这几天可谓春风得意,发财升官双喜临门。

正式任命文件下发的头一天,省委安排副书记乔治民、组织部长祝焱分别与提拔对象谈话,乔治民重点谈党委班子人选,祝焱则以政府班子人选为主。

张小佳自然荣幸地得到了省委副书记的接见。

其实这些年,张小佳的活动圈子里省级领导并不少。

远的如原省委书记蒙豪放一家,早与蒙豪放的女儿蒙宁通过麻将桌成了蜜友,就拿现任的省领导来说,以拐弯抹角亲戚的身份与省长朱建国吃过饭,以秦莉牌友的身份与其担任常务副省长的哥哥秦路也见过面,至于周昌全和祝焱,更是随侯卫东夫贵妇荣,早与两家打得火热。

但是,以副厅干部身份,单独与省委副书记面对面,还是第一次,张小佳不免有些忐忑不安。

乔志民北京长大,长期在国家部委熏陶,加之背景莫测,人脉深厚,自然又比张小佳高了一个档次。空将下来一步就任省委副书记,他并没有把和一个即将副厅干部的谈话太当一回事,况且,他和侯卫东交往不深,更是对张小佳不熟悉,因此,谈话就是一种常规程序了。

谈话前,乔志民逐一翻看了组织部提供的干部履历表,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眼前这位市委书记夫人的身份,尤其是老公的名字:侯卫东。

乔志民自然清楚,侯卫东与宁玥关系交好,而宁玥则是自己在岭西的强援,那么,侯卫东也就注定不可能成为自己的对立面,想到这一层,乔志民看张小佳的眼色就温暖起来,说了一番祝贺勉励的话就想结束谈话。

一撇间,看到张小佳在茂云财政局的分管工作,不咸不淡地顺口说道:“小佳同志,按照省委的安排,估计下一步你要把铁州的纪检工作抓起来,你在茂云分管过工程,而建筑工程是干部腐败的最好温床,铁州基建项目马上大量上马,我希望你能在这方面下狠功夫,切实抓出成效来。”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小佳表面上点头答应,心里却大受刺激,一直到晚上回家,张小佳依然有些心神不定。

侯卫东几天前刚刚经历了丧子的痛苦,又时刻挂念着郭兰的安危,同样也是心事重重,但是毕竟不敢表现出来。看到张小佳坐卧不宁的样子,感到有些奇怪,便想开句玩笑缓和一下气氛,道:“老婆大人怎么不高兴啊,今天接见了省委副书记,是不是觉得应该接见一下省委书记啊?”

张小佳也就打起了精神,一付笑脸地道:“老公,谢谢你啊,以前我见得省领导也不少了,连省委书记也见过,今天在乔书记办公室,还是挺紧张的,幸亏乔书记提起你,说话挺平易近人的。”

侯卫东借势收起笑脸,道:“小佳,乔书记说得对,这几天你就要去铁州报到了,铁州经济发达,一直在岭西前列,城市建设项目投资大数量多,尤其是你协助纪委老穆这一段时间,一定要把握好度。你身份特殊,省委常委会本身就有争议,我的形象是次要的,关键要维护铁州多年来的良好形象。”说着脸上更加严肃,“将来你接了纪委书记,一是抓好本职工作,二是管住自己。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这是永恒的道理。”

说完这些,侯卫东一反在家不谈工作的惯例,意犹未未尽地道:“历来的经验,负责工程的干部在位时没事,往往离开了问题就来了,你在财政负责的两个工程,投资不大不小,我早已提醒过你,抓紧完成决算,按分工交给财政局的分管领导,在茂云出了事,我一样不保你!”

看着侯卫东慷慨激昂的样子,张小佳再一次大受刺激,嘴上却矢口否认,不依不饶:“侯卫东,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这么多年,从你在上青林开始算起,我沾了你什么光?家里家外,大事小事,你又管过什么?我在茂云管这点工程,你还念念不忘,那些负责高速公路的人转手就是上亿,你也是说过的,他们为什么就行?”

见张小佳真的有些着急,侯卫东也就心软了,道:“老婆,我又不是说你真有什么问题,你何必这么激动?”

“老公,我说话间这几天就要去铁州了,家里妈妈那样,你还在这里说我,我能不急吗?”张小佳也换了口气,“我这一走,家里就剩下你自己了,是不是你又可以和什么李总、郭总、朱总的联系了?老公,无论我们今后怎么样,我张小佳自信没做过感情上对不起你的事,你也不要胡来,否则”

侯卫东一把抓住张小佳的手,顺势把整个人拉到怀里,舌头就堵上了张小佳还在不停说话的小嘴,身体向一仰,两人就倒在了床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