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98章 曲线救国——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宁玥的这种安排,而不是两人单独见面,恰恰是侯卫东最佩服的地方。
先抛开省委常委这个层面不说,就是一男一女两个市委书记,又是在岭西,被人撞见的话,也会很快有些议论出来。一般的干部,可能会说两人关系不一般,比较暧昧,甚至说不正常。但是,如果这个场景传到省委书记耳朵里,那就成了政治问题,和皇帝眼中的谋反差不多了。
况且,做官到了这个级别,已经没有必要在酒桌上说事了,更不可能说个人的私事了,那样做的,多半是科长以下干部的水平。
从县委书记开始算起,已经可以称作手握重权的大佬,一方只要敢张嘴,就是算定了在对方职权范围内,可以办到的事,至于办不办,那就看关系是否到家了。
到了晚上约定的时间,果然是一批重量级的人物,云集金星大酒店顶层包房。
岭西市是副省级城市,党政和人大政协班子,四个一把手解决了副省级,几大班子的副职明确了正厅级,市直部门的局长们就跟着到了副厅级,连带着部门的内设机构,一律改科为处,与岭西省直的处长们平了级。就是苦了部门的副局长们,名义上是市管干部、副局级,其实级别还是正处,倒是工资长了两级。
岭西官场这些年,逐渐开始学习东部沿海一些省份的规矩,市委书记宁玥自然坐了主陪,市委副书记赵雪山坐了副陪,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邝明、市委常委、秘书长常青,分别坐在宁玥和侯卫东的下首,算是充当了三陪四陪,再加上一位市委副秘书长和宁玥的秘书杨柳,也算是一场大宴了。
除了宁玥,侯卫东比较熟悉的就是常青和杨柳了。
他在省政府做副秘书长的时候,岭西市区老庙突发大火,侯卫东旁听了岭西市政府的火情分析会,当时赵雪山还是常务副市长,主持了会议,侯卫东也就打了这一次照面。
常青倒是打过多次交道,原来是岭西市政府的秘书长,常年跟随市长熊大伟,后来熊大伟任了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常青很快就挂了市委常委,任了市委秘书长。侯卫东在省政府工作期间,几次与熊大伟在酒店遭遇,常青基本都在场。
听完宁玥的介绍,侯卫东暗道:“看来宁玥真的是在岭西市过渡一下了,否则,依她的风格和脾气,就算是熊大伟还在省委统战部任职,也绝不会继续用他的人做市委秘书长。”
杨柳现在倒是超脱得很,闹了几年的婚也终于离了,又没有孩子,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倒是有足够的时间给市委书记服务了。宁玥也是看杨柳跟随自己多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就直接任命了岭西市委办副主任。
岭西市委办副主任,虽然和沙州职务名称一样,含金量却大大不同。沙州的委办副主任是标准的副处级,岭西的委办副主任却是分管几个处长,正儿八经的副局级。将来无论是解决市委办主任还是市委办公厅几个内设机构的一把手,轻而易举地就是副厅级。
也正是这个缘故,宁玥才没有同意组织部推荐杨柳参加省委组织部举办的培训班,否则,在省委党校的培训,除了张小佳、段英、李俊之外,就要加上一个杨柳了,四女都和侯卫东有莫大渊源,最后会是什么局面什么结果,恐怕谁也不敢想象,也无从预料了。
杨柳职务的变化,明面上是副处到正处,合情合理,但是岭西本地的副处级干部,要想到杨柳这个位置,快的至少要经过处长这一级,正常提拔要经过调研员、处长两级台阶,这样一来,三五年就过去了。
岭西的干部除了感叹,就只有羡慕的份了:这就是领导身边人的优势,不违规,不越级,但是却灵活地把政策运用到极限,发挥到极致。
酒桌上一共七人,一对六。
看到这个场面,侯卫东就知道,今天晚上,除了一醉方休,恐怕没有什么退路了。
他站起身来,双手拱拳,对着宁玥,也对着桌上的众人,哈哈笑道:“宁书记,你这是折煞卫东啊,今天找你汇报了点事,好家伙,一个副省,三个正厅,两个副局,这酒我哪里敢喝啊。”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其实在座的诸人中,除了宁玥和杨柳以外,其他的各位,晚上都已经有了安排,但是市委书记召唤,不管什么时间,只要人在岭西,都会毫不犹豫地推掉应酬,巴巴地赶过来,这已经成了岭西市官场不成文的规矩。也有人想偶尔缺席一次没关系,但是事到临头,谁也不敢第一个吃螃蟹,也足见宁玥强势一斑。
说来也怪。这位美女书记来了几个月的时间,也没见整天开会,布置任务,招商引资,但是,几个高科技大项目,却以惊人的速度在岭西市落地、投产,省委书记钱国亮甚至批示“全省各地市要认真学习省会速度”。
岭西市的常委们有时也挺看不透,印象中常委会研究完大事后,也就有时顺便调整几个干部,几个月下来,回头一看,岭西市所属12个县市区的党政一把手,竟然有一半换了人。
紧接着,市政府这边,又以和省直部门工资差距大为由,全市机关事业单位普调了工资,提高了企业养老金标准,上调了下岗职工最低保障线,一时间,省会大街小巷叫好声不断,就连中组部和国家统计局,下来搞选人用人和城市幸福指数满意度测评,看着一张一张的满分问卷,都怀疑是不是岭西市事先做了安排。
看着侯卫东多少有些油滑的派头,宁玥也半开玩笑地道:“侯书记是拿自己不当干粮啊,别忘了,你我都是岭西省的市委书记,到省委开会,我和你都是坐第一排的,他们有这个待遇吗?”
宁玥的话激起了在座众人的一片掌声。
官场讲究级别,位置也很重要。光有级别不在重要位置上,照样没有人拿你当干粮,只在重要位置工作但级别较低,说话的分量就不够,特别是级别相同的,位置就更重要,只有到了一定级别,又在重要位置上,才能真正在关键时候震得住场面。
眼前这几位陪客,虽然都是正厅级,但毕竟是副职,没有多少决策权,在侯卫东面前,也就不敢拖大。有了美女书记的话,自然是一片恭维,欢声笑语中,酒宴也就开始了。
侯卫东既然存了不怕倒下的念头,本身酒量又大,喝起来自然来者不拒,潇洒自如。
本来岭西喝酒习惯就没有太多暖场,官场上还略微讲究些,在民间,上座后直接共同举杯,菜没吃几口便开始一对一敬酒,而且不讲理由,就是反复敬酒。
不到半个小时,岭西众人就轮流敬了侯卫东,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第二圈战斗也基本结束,酒桌上局面就走了些微妙的变化。
市委副书记赵雪山年龄已过50岁,喝酒多少注意一些,组织部长邝明担任过铁州市委副书记,45岁左右,性格豪爽,喝酒扎实,酒态明显,最滑头的是秘书长常青,跟随熊大伟场面多了,见的高层领导也多,一会儿催菜,一会儿各处倒酒,喝的最少。至于那位副秘书长,喝酒不敢耍滑,插话又没资格,眼看着就要撑不住了。倒是杨柳几次跃跃欲试,想过来单独给侯卫东敬酒。
两圈下来,侯卫东又回敬了酒,又主动走到杨柳面前,敬了一杯,前后一斤多高度茅台就进了肚,微微有了些醉意。
宁玥抽个机会,主动端了杯,道:“大家静一静,我给侯书记敬三杯酒,你们都陪着啊,来,杨柳,给侯书记换个中杯。”
岭西习惯,喝酒分大中小杯,小杯一般不到一两,中杯至少一两半,大杯则是三两以上。三个中杯,又是接近半斤,饶是侯卫东上青林60多度的老白干锻炼出来的肠胃,也怕是承受不了。
侯卫东刚想推辞,杨柳动作迅速,已经把满满一中杯酒端了过来,足有一两半。
只听宁玥道:“这第一杯酒,我们对侯卫东书记看得起岭西市干杯!”
这样的敬酒词是没有任何反驳余地的,侯卫东抹不过,只好端起来一饮而尽,猛然品出来酒的味道不对,知道是宁玥让杨柳做了手脚,哪里还敢乱说话,一边说着惭愧惭愧,一边附和着宁玥的敬酒词,就豪气地喝了第二和第三杯。
市委书记的三杯酒,实际上就是结束语,这种场合,酒可以尽兴,但是绝对不能有人当场出丑,更不能让客人倒下。
在座的都是官场上的人精,情知今天这个局临下班才约,侯卫东没带秘书长而只带了秘书,酒后两位书记肯定有事要谈,就慢慢停止了敬酒。旁边的副秘书长及时安排个主食,杨柳签了单,酒宴也就尽欢而散。
楚飞被杨柳安排和岭西其他领导的秘书一起吃了饭,这时早已在大厅等候。
兄弟地市的一把手来到自己的地盘,饭后要到房间里坐一坐,这是起码的礼貌,明面上的规矩,宁玥也不好打破。
果然,众人握手告别以后,宁玥风度翩翩,一路说笑着,陪侯卫东向电梯走去,杨柳、楚飞一个带路,一个慌着摁好了电梯。
类似这种公务接待后的单独活动,宁玥定了规矩,考虑到女书记的特点,原则上常委秘书长常青就不再跟随,一律由杨柳全程安排,为此,常青还授予了杨柳岭西市内几乎所有大酒店的吃饭住宿签字权。
到了豪华套间,宁玥坐了最靠里的单人沙发,侯卫东则坐到旁边的长沙发上,两位秘书自然一阵忙乱。端茶倒水,放好水果,杨柳使个眼色,便和楚飞退出了豪华套间。到了一楼大厅,杨柳顺势到总台把侯卫东三人的住宿费签了单,便陪着楚飞聊天。
随着豪华套间大门无声地关闭,宁玥心跳便有些加速,侯卫东喝了不少酒,也觉得有些血往上涌。想说些什么,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心里挂着大哥侯卫国的事,也不便这时候提出来。
还是宁玥先打破了僵局:“浑身酒气,熏死人了,去刷牙洗把脸吧,顺便把……”她本想说顺便把外套脱了,此时接近七月底,正是炎热的季节,侯卫东身上除了一件短袖衬衫,哪里又有什么外套?
洗漱完毕,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侯卫东从卫生间出来,径直走向单人沙发,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下坐在宽大的扶手上,两只手一环一带,宁玥犹豫了一下,上半身就靠在了侯卫东身上。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足有40平方米的卧室内,只有墙角的柜式空调拼命地吹着风,顽强地维持着主人设定的舒适温度。
这样的姿势,侯卫东的双手自然而然地捂在宁玥的胸前,一对饱满的乳房恰好分别落在了侯卫东的两只手里,宁玥身子便抖了起来。
侯卫东有些紧张,手心也开始冒汗,很快打湿了宁玥胸前的衣服,汗水透过薄薄的衣衫渗到皮里面,两颗樱桃顽强地立了起来。侯卫东明显察觉到了宁玥身体的变化,两只手刚想挪开,宁玥的两只玉手却盖了过来,仰起头,眼睛微闭,嘴唇充满了渴望。
侯卫东低了低身体,头就递了过去,就在两人的嘴唇接触的刹那,宁玥突然抓住胸前不老实的一对大手,顺势一绕,身体从侯卫东的环抱中脱出来,小声道:“卫东,对不起,我们不能在这里……”
虽然两人已是数度风情,侯卫东却绝不敢在宁玥身上用强。看到宁玥的反应,侯卫东知道今晚只能就此为止了,也就顺势站了起来。此时,两个人的手并没有松开,宁玥稍微回避了一下侯卫东火热的目光,道:“卫东,原谅我,在这里,我做不到。”
说完话,宁玥便径直走进洗手间,一阵水声传来,随后就是吹风机的嗡嗡声,很快,一个精明干练、气场强大的女市委书记走了出来。
没有多余的话,两人默契地各自回了原来的坐位,似乎刚才的一切从来也没有发生过。宁玥顺手从侧面的茶几上取了放好牙签的西瓜,优雅的放到嘴里,又从抽纸盒中抽了一张纸,在嘴唇周围按了按,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侯卫东还沉浸在刚才的意境之中。在他的印象中,与宁玥几次缠绵,每次事后,宁玥连穿衣都是雷厉风行,何曾像今天这样小女人姿态,简直就是全盘颠覆,刚才这种感觉,依稀只有和郭兰在一起才有过。
听到宁玥突然的问话,侯卫东反一时还原不了状态,道:“哦,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跟我还打马虎眼,连秘书司机都是后来才赶过来,你真有事假有事,我还看不出来?”
连这样的细节都逃不过宁玥的眼睛,侯卫东是真的佩服这位女书记了,就老老实实地说了运作大哥侯卫国、以及郑少良突然调走邓家春的经过。
宁玥就道:“省委常委会上,郑少良提出调老邓上来,我也没提反对意见。邓家春跟你多年,眼里只有你的安全和案子,现在茂云关键是要发展,他上来对你也未必是坏事。”
“至于侯卫国的事,我在沙州期间,对他很了解,水平能力没有问题,岭西市也很需要,一家三口一起来吧。”
市委书记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一个人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轨道。
一个星期后,侯卫国出任了岭西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虽然还是正处级,但是已经是岭西市委管理的干部,位列岭西市公安局的第三号人物,不用再提拔,就是熬资历也能上个副厅级。爱人蒋笑也同步调入岭西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还明确了主任科员待遇。
连蒋笑的姑父、当年号称“沙州师爷”的蒙厚石都有些诧异:“侯卫国和蒋笑绝对没有这个能量,是谁在背后出了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