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97章 金星酒战——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飞机上,女儿慧慧趴在侯卫东的腿上,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秘书楚飞坐在后一排,尽管也是十分困乏,却是强打精神不敢合眼。想到早晨才从茂云出来,暗道:“老板好辛苦啊,我一定要多为老板分解忧愁。侯书记虽然是年轻干部,但我比他更年轻,他能坚持,我为什么不能?”
但是楚飞毕竟是小年轻,本想到了北京和女朋友亲热亲热,一天下来,居然没有一分钟单独相处的机会,现在还要连夜赶回,也只有咧嘴苦笑,没办法,“秘书就是符号”,一点儿也不假啊。
侯卫东一手轻拍着女儿,一手在坚硬的下巴上来回摸着,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事情如此突然,恐怕不会这么简单。考察一个堂堂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他这个市委书记却事先一无所知,那么,不是这个市委书记没有了威信,就是省委对这个市委书记失去了信任。侯卫东自信自己的威信不差,更何况临来北京前,侯卫东还刚刚与省委书记见
了面,钱书记并没有任何表示和暗示,很显然,原因不在这里。那么,原因在哪里呢?
还有,之前一直运作大哥侯卫国进省厅,公安厅长戴凯也答应了给省委组织部推荐,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邓家春了呢?要知道,一个省厅绝不可能同时从地市补充两名班子成员,那么,大哥的事情岂不是黄了?
关键的是,多年来,从成津到茂云,邓家春就是自己最得力的干将之一,在某种程度上,是最重要的帮手,更是保持茂云平安稳定的基础和保障,而且,邓家春现在还身负细查茂云国有资产流失案的重任,这个时候离开茂云,这意味着什么呢?
蓦地想到祝焱的电话,郑少良,是这个郑少良给省委做了推荐。侯卫东脑子里一闪,怪不得郑少良前段时间,高调去茂云搞所谓调研,又高调肯定邓家春的工作,原来是打个这个算盘啊。
可是又一想,不对啊,依侯卫东对郑少良的了解,他不是光明磊落、一心为公的人,调邓家春进公安厅班子,明面上是重用,他绝对不会爱才惜才,让邓家春把全省的大案抓起来,他的真实目的在那里呢?
如果自己的感觉是对的,那么空出来的茂云政法委书记,郑少良一定会安插自己的人,而且,他会阻止茂云推荐人选,好一招釜底抽薪啊。
心里有了底,侯卫东反而沉住了气,想起周昌全在北京说的话,从上往下看,茂云的这点事就不算什么事了。
第二天上午,侯卫东有意不去办公室,以免市里几个主要领导东问西问,打听消息,也不给戴凯、邓家春等任何与此事有关的人员主动打电话,而是算准了时间,先和丁原副部长一行见了面,然后直奔会场。
十点,在茂云公安局召开了中层以上干部大会,省委组织部考察组对邓家春进行了民主测评,又和公安局班子成员分别谈了话,整个程序也就结束了。
会议期间,邓家春几乎面无表情,探询的目光多次与侯卫东相遇,侯卫东并没有任何表示。但是,看到邓家春的表情,侯卫东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同时,他也基本断定,邓家春没有在背后动手脚,此事和他没关系。
午饭,侯卫东放开量,与丁原大干了几杯,常务副部长也是正厅级,又是多年春节一同在祝焱家里相聚的老弟兄,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能失了礼数。邓家春本不善饮酒,心里有话没说出来,几杯酒下去,也是满脸通红。
送走了省委考察组,虽然是夏天,侯卫东仍有泡温泉的冲动,便冲邓家春使个眼色,等市委副书记刘刚、组织部长朱小勇、市委副秘书长张宏先后离开后,邓家春悄悄调来一部公安生活用车,特意安排了一个特警当司机,两人关了手机,便向岭西东郊的雁鸣湖温泉山庄
驶去。
侯卫东对温泉山庄并不陌生,去年忆江南茂云生产基地奠基时,他欣然接受几个台商的邀请,泡了温泉,然后和郭兰去了岭西小屋。
今天不知怎么了,就是特别想和邓家春单独待一待,说说交心的话。邓家春似乎也受了感染,眼神中透着刚毅和渴望。两人就找了个僻静的房间,下了水。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侯卫东对邓家春道:“老伙计,在人们印象中,似乎只有冬天才泡温泉。其实,泡温泉是非常好的解暑降温活动。”
邓家春身体精壮,浸泡在热温泉里,全身毛孔很快张开,中午的酒气迅速释放出来,全身就像吃了薄荷糖一样爽。
“侯书记,事先我确实不知道。”邓家春舒展了一下身体,突然冒出了一句。
侯卫东摆摆手,“老邓,你我多年弟兄,肝胆相照,生死之交,我是相信你的。”
“那……侯书记,事情还有余地吗?我不想离开茂云,更不想离开你,再说,我喜欢在基层办具体案子,不喜欢当这个什么甩手副厅长。”
“老邓,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依我看,郑少良这一手并不高明,他以为把你调开,就能左右局势吗?笑话!老邓,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有朝一日,事实一定会证明,他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侯书记,你放心,无论我在哪里,都是你带出来的人,姓郑的使这些手段,我就是到了省厅,也不会给他卖命!”邓家春气愤愤地道。
说完这些,两人从温泉池子出来,早有人递上一次性按摩服,一个很精神的年轻服务员引领着侯卫东和邓家春进了松骨包房。
侯卫东对于夜总会、异性按摩这类的活动并不排斥。从最早和曾宪刚开石场,请益杨交通局的财务科长进夜总会,到后来被当时的交通局长曾昭强拖入李晶公司的汉湖,从而认识了李晶,甚至通过洗浴,搭朱小勇的桥认识了当时的省委书记秘书陈曙光,侯卫东既正经唱
过歌,也和那些风尘女子风流过。
邓家春恰恰相反,他长期过手各种血腥案子,对这一类的活动场所从不涉足,只是迫于面子,偶尔随领导泡泡温泉,只是今天,也只能入乡随俗了。
两人分别做了松骨,邓家春一肚子话没说出来,又跑到侯卫东的单间,支开服务员,道:“侯书记,我分析西陆公安内部还有败类,罗金浩的能力水平我是相信的,但是这次姓郑的敢这么做,肯定是西陆有人通报了罗金浩他们维持矿业秩序背后的行动。”
侯卫东也有些感觉,“老邓,你的分析有道理。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不要小看了我们的对手,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邓家春脑海中又浮现出闻天强临刑前说得那一段话,“银座顶层大套房里藏了两个笔记本,一个是西陆国房局刘刚的,一个是我的,内容绝对有火力……”就点点头,道:“侯书记,你的意思,他们是冲着……”
“没错,他们是冲着那个笔记本来的,很显然,他们是知道了闻天强留下了东西,老邓,这说明,你的身边,茂云公安也不是铁板一块啊。”侯卫东表情有些复杂地道。
邓家春当年在银座会所拿到了闻天强和刘刚的两个笔记本,他明知这是一块热炭团,还是忍不住保存了一段时间,直到闻天强伏法后,看市委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才找个理由将闻天强的笔记本秘密交给了侯卫东,本想通过这个笔记本激起侯卫东的斗志,立即采取行动
,一抓到底,没想到当时侯卫东迫于方方面面的压力,将李建林闻天强大案结了尾。
一念之差,邓家春鬼使神差地保留了刘刚的笔记本。刘刚的笔记本邓家春是翻过的,里面记录的内容,正是现在侯卫东安排谷云峰、罗金浩他们日夜寻找的东西。邓家春虽然不谙官场腥风血雨,但是保护侯卫东的念头始终是占上风的。他深知交出来的后果,不仅会牵涉
到省里的领导,眼前的这位也会因此大受影响,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这时,听侯卫东并不回避笔记本的事,邓家春就有了离开茂云前,把刘刚笔记本也交给侯卫东的想法,但是一瞬间,他又否定了这个念头。
当初他把闻天强笔记本冲动地交给侯卫东的时候,邓家春就有了些后悔。自己是公安局长,有些事情到了他这里,就应该是终点。作为领导的铁杆,关键时候不去想方设法保护领导,这就说明你这个铁杆还不够份量。尽管侯卫东当时表了态要毁掉,邓家春没有亲眼看到
,也不相信会真的毁掉,他公安出身,知道这个份量的核心机密,任何人也不会轻易地处理掉,当然也包括侯卫东。
想到这里,邓家春就恢复了**本色,郑重道:“侯书记,你放心,家春一路跟你走过来,知道每一步是怎么迈的,笔记本的事,今后即使有人问起,我知道该怎么对付。”
两人尽管还都穿着温泉的一次性按摩服,这时却都严肃起来,两只手不由自主握在一起,侯卫东连称呼也改了,道:“家春同志,马上你就是堂堂岭西省公安厅副厅长了,老戴人不错,相信不会亏待你,不管你在省厅如何分工,也不管谁来接替你,茂云的事你必须要始
终挂在心上!”
邓家春轻易不外露情绪的男人,这时除了忙不迭点头,眼角也有了些许湿润。
泡了温泉,和邓家春交了心,侯卫东心里踏实,想着刚才说的事,就打了省委组织部长祝焱的电话:“祝部长,今天考察一切顺利,市委常委会也没有意见,只是,大家都不舍得老邓啊。”
祝焱也笑了起来,道:“卫东,老邓是个人才,他跟你跑了不少地方,立了不少功,这样安排,对他也好,对公安的其他同志也好,都有个交待。”
侯卫东就趁热打铁,道:“老领导,你把我的人要走了,总得让我再培养一个吧,成熟了我再往省里输送。”
“呵呵,我知道你小子打的什么算盘,不过这次不行,省委已经定了调子,地市微调空缺的岗位,先从这批刚培训的干部中选派。”放下祝焱的电话,侯卫东心里暗骂了一句,“妈的,郑少良这个老狐狸,把一切都算准了,还真不能小看啊。”
侯卫东从毕业分到上青林,顽强地把公路修通,又成功地跳票担任副镇长,通过一场青年论坛当上祝焱秘书,从此步入仕途,及至后来官场上的挫折坎坷,十多年来早把一切看了透,对于郑少良玩得这些把戏,他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也不觉得如何高明,反而激起了他
的无限斗志。妈的,接替老邓的人我左右不了,但是,第一回给大哥运作点事,就摊上了这么个结局,老子还就不认这个邪了,条条大路通罗马,去不了省厅,难道还去不了岭西市局吗?
侯卫东拿定主意,打开手机,也不管铺天盖地的短信通知往里挤,就打了秘书楚飞电话:“小楚,我没事,你马上带韩明到岭西金星大酒店来。”放下电话,又对邓家春道:“老邓,我晚上要在岭西办点事,你把我送到金星。”
楚飞正在急得六神无主,吃过午饭,送走了考察组和其他市领导,只看到老板和公安局长邓家春上了一辆车,原以为侯卫东会随后打个电话回来,等了半天,楚飞打过去,却已经关机了。给邓家春打电话,也是关机的提示,楚飞虽然知道这两人在一起不会出什么事,可
也不敢乱跑,就回到秘书办公室一边处理日常事务,一边等候老板调遣。
终于在下班前接到了老板的指示,楚飞不敢怠慢,叫了韩明,直奔岭西金星大酒店。
金星大酒店是岭西市委市政府管理的专用接待酒店,之所以选择在这里,是因为侯卫东要约岭西市委的最高首长,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宁玥吃饭。
躺在房间的大床上,侯卫东打了宁玥电话:“宁书记,我从北京回来,特来向你报到。”
宁玥任了岭西市委书记后,依然是强势不减,手腕刚硬,很快理顺了方方面面的关系,特别是妥善处理了熊大伟在任期间遗留的一些干部问题,岭西的局面也迅速稳定下来。
作为女书记,不是接待上级或者外地重要客人,她是不会随便参加酒局的,更不会像侯卫东这些地市的书记市长一样,一晚上跑个三场两场。这天,她正在办公室准备下班,正琢磨着心事,手机响了起来。
听到侯卫东有些放肆的话,宁玥知道他就在岭西,不禁脸色微红,道:“向我报什么到?给你夫人报到才是正事,说吧,有什么事?快下班了打电话,就是请吃饭心也不诚吧?”
侯卫东这边就嘿嘿笑着,嘴上调侃道:“宁常委,宁书记,就是地市的同志到岭西办事,你也该尽地主之谊吧?怎么样,晚上金星,我已经订好了顶楼的包间,我请客,你埋单,哈哈。”
宁玥电话里也就故作咬牙切齿:“侯卫东,你就贫吧,好,晚上你就等着岭西市委的同志们,检阅你的酒量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