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96章 突如其来——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啊?!”“郭兰!”
“刘老师?!”
病号中的五人,三人发出了不同的声音,随后便没了动静,时间如凝固了一般。
郭兰一声“啊”,满脸绯红,慢慢站了起来。因为在医院,天气又热,衣服本来穿得就少,郭兰两只手既想捂脸,又想遮盖明显隆起的小腹,一时间,不知所措地站在了那里。
侯卫东无数次想像了郭兰的模样,毕竟经过了多半年的时间,终于见到,还是禁不住一声惊呼“郭兰”。
病床上的郭母一眼看到了门口的侯卫东,只是没想到侯母一同过来,迫于老年人的矜持,还是张口喊了“刘老师”。
只有侯卫东的母亲刘光芬,呆呆地站在门口,嘴巴张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刘光芬是聪明人,看到侯卫东和郭兰见面的表情,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心里“臭小子,混球,作孽”不知暗骂了多少声。
好在刘光芬经历过的事情多,尤其是经历过李晶的事,还是很快镇定了下来,换了笑脸,快步走过来,先是扶郭兰坐下,道:“是郭兰吧,恭喜啊。”然后走到病床前,郭师母长郭师母短,问寒问暖起来。
侯卫东抽个空,悄悄对方芳道:“你是方芳经理吧,楚飞和我女儿在楼下大厅,你们一起去动物园转转吧。”方芳搬了椅子,给两人倒了水,悄悄地下了楼。
两位老人这边,手拉上了就再也没有松开,都是满脸笑意,似乎一肚子的话说不完。
侯卫东不好插话,也不便坐下,就有些尴尬发站在母亲刘光芬旁边,眼睛看着郭母,余光却一波一波地瞟着郭兰。郭兰开始时低着头,红红的脸,双眼似乎还含了泪,局促不安地坐在那里,偶尔抬起头,正碰上侯卫东的目光扫过来,两个人目光一对,郭兰哪里还有其它心思,眼光就再也从侯卫东身上挪不开了。
过了一会,郭母像是想起来什么,对郭兰道:“兰兰,你到走廊转转,我和刘老师说几句话。”
郭兰的脸霎时红到脖子里,慢慢地站起身,答应着就向门外走。刘光芬向侯卫东使个眼色,侯卫东倒是镇定自若,不紧不慢地跟着郭兰出了门。
病房外面的走廊里,两侧摆满了连椅。
出了病房门,侯卫东一把伸出手,坚决地扶住了郭兰的后腰,郭兰稍一犹豫,也就顺着向前走了几步,刚坐到连椅上,侯卫东不顾走廊里来来回回的大夫和病人,有力的胳膊伸了过来,郭兰再也控制不住,软软地倒在侯卫东怀里,像个婴儿一般,嘤嘤地哭了起来。
病房里,两位老人还在唠着家常。其实两人都是怀里揣着镜子,心里透亮,但谁也没有勇气先把事情说破,毕竟都是6、70岁的人,又都是当了母亲的人,面子还是要顾的。
刘光芬知道事情因自己儿子所起,又不敢百分百肯定,就掂量了掂量,试探道:“郭师母,你好福气啊,要当姥姥了。”
郭母叹了口气,答非所问地道:“刘老师,不瞒你说,我这个女儿啊,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这个当妈的操够心哟。”
“还不是都一样,我三个孩子,哪一个又让我省心来?就说这个小三,都当市委书记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调皮,做事不着调。”刘光芬明里顺着郭母,说话间绕到了侯卫东身上。
“卫东是个好孩子,打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就恨不得自己有这么个女婿,可惜没这个福了。”郭母也是话里玄机不断。
刘光芬当年在沙州学院第一次见到郭兰,还曾经张罗着把郭兰介绍给大儿子侯卫国,后来几次见面,她越来越喜欢郭兰。在她心目中,郭兰气质好,礼貌得体,温馨和暖,张小佳、李晶都不是理想的儿媳妇形象,她是做老师习惯了,就喜欢带着书香的女孩。
再到后来两家一起吃饭时,郭兰仍然未婚,有李晶的事作前车之鉴,特别是看到饭桌上侯卫东和郭兰的细微表情,刘光芬就更加起了疑心。
现在听到郭师母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心里就越发相信了自己的判断,就笑着道:“老姐姐,你这个女儿才处处透着让人喜欢,你放心,到时候生了孩子,你如果不方便,我来帮着她带孩子,我家孙女也老大不小了,这些年我这把老骨头正闲得难受哪。”
郭母是过来人,岂有听不出刘光芬话里的意思,就抹了眼泪,道:“那敢情好,眼看着我就活不了几天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外孙,有你这句话,我也就可以放心地闭上眼啦。”
刘光芬啧啧几声,假装生气道:“老姐姐,你说哪里话。如果还不放心,我俩就做干姐妹,郭兰就做我干女儿吧。”
郭母眼睛里就放出光来,笑意写满了脸上,重重地出了一口气,像是放下了天大的心事,道:“刘老师,不,她干妈,我们就高攀啦,我这就叫兰兰进来,叫你一声妈。”
刘光芬连忙制止,眼光向外瞟了瞟,道:“不急不急,过几天我再来看你,到时候再叫也不迟。”
郭母明白了刘光芬的意思,是要让屋外的两个年轻人多说会话,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她今天突见刘光芬,说话又投机,精神就格外好,这会儿兴奋劲过去,就感觉眼皮有些沉,刘光芬就连忙起身道别,嘴里叫了侯卫东。
听到喊声,连椅上紧拥的两个人,下意识地分开了些。郭兰知道两人要分手了,想着母亲的身体状况,又想着自己不久要临产,这一分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与侯卫东见面,刚刚桃花一般的脸上,眼泪又想落下来。
侯卫东就搂紧了郭兰,低沉而坚定地道:“兰兰,别担心,一切有我,记住我的话,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都是两个人,不,很快就是三个人!在北京也好,回岭西也好,那一天,我一定在你身边!”
郭兰紧紧地咬住嘴唇,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她心里很清楚,只要一张嘴,自己的情绪一定会完全失控,那就会给心上人带来麻烦。
侯卫东说完这句话,心里也是一阵苦笑。当年面对李晶,两次他都说过同样的话,可是一次也没有兑现。
“李晶是李晶,郭兰是郭兰,兰兰生孩子时,不管工作多忙,我一定要在她身边!”侯卫东暗暗给自己下决心。
回到了四合院,父亲侯永贵早已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楚飞和慧慧也已经回来,侯卫东又吩咐楚飞另外准备了人参,信步走到周昌全居住的小四合院,人未到,声音急不可耐地传了进去:“老领导,周省长,刘阿姨,我来看你们来啦!”
门一开,周昌全消瘦的身影露了出来,后面夫人跟着,嘴里呵呵笑道:“卫东啊,我估摸着你该来啦,没忘了我老头子就好啊。”又指着身后的楚飞道:“这是小楚吧?我有些印象,来过是吧?越来越像卫东当年的样子啦。”
楚飞就有些激动了,能让老板的老板记住,也就不枉跟了侯卫东几年了,虽说是个即将退休的政协副主席,可是余威不减,官威尚在啊。
楚飞就忙不迭过来搀扶周昌全和爱人,一通忙活,一桌子人就坐满了。周昌全也不顾刘光芬情绪不高,谈性甚浓,岭西、茂云、沙州问了个遍,还不过瘾,道:“卫东,晚上我也不出去散步了,你陪我再聊聊吧。”
刘光芬一直想找个机会,单独问问侯卫东郭兰的事,目前这个局面,她还不想告诉丈夫侯永贵,老头子工农出身,性格耿直,知道侯卫东李晶之外还有郭兰,说不定炸了锅,无奈周昌全发了话,她就琢磨着晚上睡前再说。
晚饭周昌全破例和侯永贵、侯卫东和楚飞各碰了一杯酒,面色红润,兴致很高,推下饭碗,周昌全就拉着侯卫东回了小四合院。
侯卫东认识和见过的省部级领导也不少了,但是唯有在周昌全面前说话最放得开,没有任何顾忌,即使周昌全在位期间也是如此。其实这段时间的茂云,并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向老领导请教的事情,唯一令侯卫东不舒服的,就是市长鲁军、组织部长朱小勇背后的小动作,尤其是朱小勇。
放眼茂云棋局,总体稳定,也有不少变数,就说一个市委组织部长朱小勇,从中央到岭西,活动能量就不可小视,侯卫东心底忌讳是说不出的,朱小勇想在茂云解决正厅,最好自己升上去以后再说。
面对周昌全,侯卫东一股脑把内心的想法和感受都倒了出来。
周昌全微微一笑,道:“卫东,每次换届,总会有人跳出来,总会有人做文章,这是规律。卫东,你要记住,不管东西南北风,咬住发展才是硬道理。但是,只低头拉车也不可取,因为官场永远不会一派歌舞升平。”
周昌全仿佛回到了岭西官场岁月,接着道:“我给你说过,茂云窝案后有三股势力,现在看,李建林闻天强明面上倒了,背后的势力依然不会罢休;祝焱培植的势力,也只会越来越强;反倒是以你为首的新生派,根基还远远没有扎下去。”
周昌全喝了一口水,又道:“卫东,不要以为这次换届,你仅仅是连任这么简单,换届开始,一定会有人做你的文章。鲁军也好,小勇也好,他们的做法可以理解,你已经是市委书记,要跳出茂云看茂云,路才会宽起来。”
侯卫东静静地聆听着老领导的话,心中感慨,自己真是井底之蛙啊,政治就是朋友多多,敌人少少,我还是走了样啊。
周昌全又语重心长地道:“我出来以后,除了祝焱,你在岭西并无特别关系,虽然和宁钥、志民上面的人脉有点关系,但远没有郑少良后面强硬的支持。你的优势是年纪轻,起点高,有冲劲,潜力大,你的劣势是政绩不够,我相信以你的能力,知道该怎么办。卫东,只有手里有了真东西,你才能在韬光养晦的同时,抓住机会一飞冲天!”
一直到离开周昌全,侯卫东还在回味老领导的话,从上次赠送笔记本,到这次敞开心扉,侯卫东似乎登极顶看到日出一般,豁然开朗。
是啊,自己一路上来,都是先后顶了祝焱和周昌全的光环,直到周昌全生病,又与祝焱有了隔阂,有时候也想自己必须闯出一条新路来,虽然也先后结识了两任省委书记的大秘,细细回想,竟是为他人做嫁衣更多。
及至通过宁玥认识了北京的乔老、李老,也就是在那里挂了个名而已,关键时刻,他侯卫东充其量排个三四五的位置。现在,岭西换届在即,钱国亮书记离开已成定局,新书记、新省长的人选扑朔迷离,自己怎么办?只有一条路,以不变应万变,发展茂云,富裕茂云,腾飞茂云!
从周昌全这边出来,已经接近十点,父亲侯永贵、女儿慧慧已经睡下,走到院子里,坐在水塘边的栏杆上,就想给郭兰再打个电话,刚要接通,母亲刘光芬从屋里走了出来,两眼紧瞪,侯卫东也就只好怪乖乖地跟着老妈进了里屋。
关了门,刘光芬就把脸拉了下来,声音不大但是很严厉地道:“三啊三,你这是作什么孽,郭兰到底怎么回事?”
侯卫东刚想给母亲争辩几句,口袋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竟是省委组织部长祝焱的电话,连忙接了,“祝部长,我是侯卫东,有什么指示?”
“卫东,不要一张口就是指示指示的,时间晚了点,给你说个事。”祝焱并不知道侯卫东不在茂云,自顾自地继续道:“省委也是刚刚定了,近期微调部分省直机关的班子,郑少良书记提出来,茂云邓家春政治素质好,工作能力强,想调整到省厅任副厅长,我考虑目前茂云也没什么大案了,全省案子倒不少,也没提反对意见,钱书记也同意了。”
侯卫东正在思考间,祝焱又道:“这样,明天部里由丁部长带队,到茂云走个程序,就是平级调整,估计半天也就结束了。丁部长是部里的老人了,你出个面作陪一下,都是我的老部下,好了,就这样吧。”
刚刚放下祝焱的电话,茂云组织部长朱小勇的电话又打了进来,也是接到了省委组织部的加急通知。
母亲刘光芬又要说郭兰的事情,侯卫东的思路完全回到了茂云,就没有了兴趣,也不顾母亲的阻拦,就叫了楚飞,安排到:“你马上联系驻京办,让他们买今天晚上最早的飞机票,同时安排车过来,我们现在回岭西。”
刘光芬不知出了什么事情,看到儿子电话不断,脸色凝固,也就不再说什么,连忙叫醒了慧慧,又忙着收拾东西,一肚子的话就憋在了心里。
茂云驻京办主任任林渡已经兼了市政府副秘书长多时,平日里就是茂云、北京两边跑,虽然今天他不在北京,接到楚飞的电话,还是不敢怠慢,立即作了安排。
11:30,侯卫东一行三人顺利登上了飞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