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94章 风暴来临——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李俊听堂姐说郭兰不在,很是失望,暗道,这个死兰兰,早不走晚不走,偏偏这个时候去什么北京。
郭兰母亲做了换肾手术,李俊是知道的,但是对于郭母的近况,李俊并不十分清楚。
一来她在办公室工作,政法委机关迎来送往的应酬不少,合适的机会,政法委书记郑少良还经常带上她一起参加。
二来郭兰爱面子,遇事不爱声张,特别是因怀孕让母亲到外地疗养的情况,并未向任何人透露。
李俊虚荣心强,仗着和郭兰发小长大,本来很想在段英和张小佳面前显摆显摆,长长面子,好在是看到郭兰作了安排,衣服又打了很低的折扣,又见到段英和堂姐手拉手,很是亲热,也就作罢。
张小佳在店里转来转去,心里却总有些怪怪的感觉,不怎么舒服。忆江南温馨的格调,热情的服务,优雅的环境,并没有勾起她太强烈的购买欲望,反倒感觉店里处处透着一股幽幽的气息和郭兰若有若无的影子。又看到大气十足的装修,选料考究的建材,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不少材料与自己家一样,如同购自同一家建材商店。
盯着吊顶看了一会,张小佳突然醒悟过来,对了,这是“刚成空间”经营的建材,是曾宪刚的!没错,自己家里装修时,侯卫东靠不上,都是张小佳一次一次地到处跑,曾宪刚经营的建材属于中高档水平,从牌子到型号,她都非常熟悉。很显然,忆江南的装修材料大部分也出自曾宪刚的店里。
曾宪刚是谁?他是和侯卫东有过命交情的上青林老哥们,岭西城的建材店何止成百上千,为什么郭兰的商店偏偏采用了曾宪刚的建材?凑巧碰上,也不会这么巧吧?郭兰不可能认为曾宪刚,那就只能是侯卫东牵线搭了桥,侯卫东啊侯卫东,你口口声声爱我一辈子,又为什么有这么多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事情,你到底是我挚爱的亲人,还是花花肠子的伪君子?
张小佳更加没有了购物的兴趣,段英、李俊大包小包满载而归,张小佳则两手空空。
而这天下午一直到晚上,侯卫东倒是放下心来。郭兰在飞机场候机室的一个电话,固然使他联系周昌全忙乱了一阵,可是这个突发情况,却客观上形成了三女不可能见到郭兰的事实,天算还是人算,连侯卫东也只有苦笑的份了。
果不其然,从下午到晚上,侯卫东的电话倒是一直没断,自然没有一个是小佳打来的。
一场预计中的暴风雨,就这样悄然而散。
随后的几天,侯卫东没有了后顾之忧,连续办了几件事。
先是叫着大哥侯卫国专程去了一趟岭西,约着新上任的公安厅长戴凯聚了一次,本想叫上邓家春一起,考虑再三,还是只带了秘书楚飞,连主持工作的市委副秘书长张宏也留在了茂云。毕竟是操作自家大哥的私事,邓家春虽已是副厅级干部,又在沙州成津和茂云摸滚打爬了几年,小50岁的人了,说不定也有息身岭西的想法。
茂云市委书记亲自出面,席间戴凯自然是一口一个老弟,表示局面稍微稳定,就考虑向省委组织部提出副厅长建议人选。又带了岭西公安厅刑侦总队队长耿德彪几个贴心手下,一同过来,侯卫东酒量大,酒风豪爽,得以全身而退,大哥侯卫国大醉而归。
另外,侯卫东记挂着上次晏春平的事情,终觉不放心,以看望下派干部为名,叫上组织部长朱小勇,专程到西陆活动了一天。
朱小勇自然得知了姐姐朱小琳在南浦代理区长景伟那里的遭遇,朱小琳也暗示了他几次,要他出面约侯卫东吃饭,朱小勇生怕运作市长的事提前暴露,没敢贸然答应,还给朱小琳定了规矩,这段时间不准随便打扰侯卫东。
在西陆跑了几个点,又给全体挂职干部提了要求,侯卫东把更多的目光放到了西陆的发展大局上。好在近期西陆引进的几家高科技企业正在陆续落地,数百家矿产经过二次复检,绝大部分都已经恢复了正常生产,侯卫东虽然忿忿不平张木山的庆达矿业每年少交几千万的收益,但是不到关键时候,还不好动他。倒是看到原来精工集团的矿产全部挂上了庆达的牌子,心里有些踏实,否则,以他市委书记身份,又不能不来县里视察,眼看着一个个精工集团的牌子,心里总觉不是滋味。
当天晚上,侯卫东和西陆县委书记韩磊、县长谷云峰、常务副县长晏春平分别谈了话。当然,重点是敲打晏春平,又以自己家的经验,提醒了晏春平如何对待礼品,隐晦说了处理办法,也不知道晏春平是否真正听了进去。
再就是日夜牵挂着郭兰在北京的一切了。知道老领导周昌全找的人一定没问题,又给郭兰打了电话,得知一切尚好,略微放了些心。只是几次电话,两人都没有把怀孕的事情说破,一个碍于面子,一个碍于身份。
两人其实心照不宣,孩子瓜熟蒂落那一天,自然一切水到渠成。
只是这段时间平凡一直待在郭兰身边,这让他感到很郁闷,甚至是很愤怒。郭兰是他的,甚至是他心中的唯一,在郭兰最需要男人的时候,身边有一个优秀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并不是他侯卫东,这让侯卫东不能忍受。又想起小佳培训时说的话,就想着过几天小佳回来后,以接慧慧为理由,去北京一趟。
张小佳在省委党校,照例是情绪时好时坏,抽了几个机会,找李俊单独问了问,李俊知道了她的身份,又看到她的情绪,反而说话吞吞吐吐起来,也就说不出个所以然。
一天晚上,张小佳一咬牙,打了“刚成空间”老板娘宋致成的电话:“小宋,我是张小佳。”
曾宪刚的建材生意现在越来越好,本来侯卫东还想在茂云给他介绍点生意,曾宪刚委婉地拒绝了。在这一点上,曾宪刚和秦大江的两个儿子秦勇、秦敢不同,在他的潜意识里,都是上青林用命换出来的交情,疯子现在又是市委书记,犯不着为了一点小钱给他添麻烦,过命的交情胡乱张嘴,就成了酒肉朋友。
这天曾宪刚恰好在家,正在客厅悠闲地喝茶看电视,看到老婆宋致成从沙发上坐起来,电话里热情地叫着“小佳姐”,脑子里就挂了根弦,身体也凑了过去。
电话声音不小,曾宪刚很快听明白了,小佳在拐弯抹角打听忆江南装修的事情,尽管早就给小宋交待过,曾宪刚的独眼还是射出凶狠的利箭,恶狠狠地冲宋致成瞪了瞪,宋致成就打着哈哈道:“是啊,小佳姐,那一次我们在华裕国贸集中搞展销,优惠力度比较大,我记得好像有个忆江南服装店订购了我们不少产品,我们还给了不少赠品呢。”
曾宪刚就顺便接过了电话,道:“弟妹,你好啊,疯子现在忙什么,好久不见了,他现在是市委书记,我也不好贸然打扰他,好,抽时间我去茂云看你们。张小佳就悻悻地挂了电话。
从忆江南回来,段英倒是几次热情地请小佳到家里去,张小佳却始终没提起那个心情,段英也不敢太坚持。看到这次培训与小佳同班同舍,段英心里就有些七零八落,担心接触深了,难免对小佳察觉出什么,后来李俊的一番话,连带着段英的情绪也受了感染,想到在忆江南见到的郭兰模样,也不敢想像侯卫东与郭兰是否发生过什么。
就连秦路副省长二妹秦莉约着打麻将,张小佳虽然抹不开面子,去了两次,也是以党校管理严格,第二天上课为由,不到12点就收了场,中间戴福成几次想表示,都被秦莉眼色制止。
好在是股票每天还在涨,打开笔记本看股市,这成了张小佳每天最高兴的时刻。
省委党校培训班的最后一天,省委组织部长祝焱终于露了面。结业典礼的主席台上,规格就高了上去,祝焱威严地坐在正中央,身边两侧一溜坐满了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党校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和分管副校长。一般而言,省委党校的校长由所属地党委一把手兼任,在岭西,钱国亮也就兼任了这一职务,自然,他是不会来陪祝焱了。
随着全省各级换届的日期越来越近,这段时间,有关岭西人事安排的传闻也越来越多,而且花样百出。有的说,省委书记钱国亮根基不深,难以再上,搞不好在岭西退休;有的说,省委副书记乔志民空降干部,来岭西就是要干一把手;还有的说,省委政法委书记郑少良,后台南源省委裴书记风头强劲,正在运作郑少良上位省长。当然,传说最多的还是组织部长祝焱,当年踩了铁州、沙州书记的肩膀,从茂云斜刺里杀出来,李建林闻天强大案后院爆发,这次换届不出事就不错了。
祝焱老谋深算,耳目众多,这些传闻他自然第一时间就知道,甚至连传闻的始作俑者都清清楚楚。明面上他天天忙着全省各地换届筹备,暗里也是时常冷笑,我祝焱一生经营,岂跟你们这些鼠辈一般见识,我翻了,岭西也找不出几个像样的人了。
今天,面对自己亲手选拔的这批厅级后备干部,又知道这些人中,三分之一的干部几个月就将进入实职副厅行列,讲起话来也就行云流水,挥洒自如。
讲到酣畅处,祝焱不由脱了稿子,深沉威严地道:“想必在座的各位知道这次培训班的分量。刚才听了几位学员的发言,半个月的时间,感觉大家收获不小,但是还远远不够。举办这次培训班,是省委对同志们过去工作的充分肯定,但是,真正的考验现在才刚刚开始。马上,省委将分配各地市党代表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名额,你们中的部分同志,也要随省里领导到地市参加两代表一委员的选举,这是第一关!”
“这一关过了,才能保证在正式换届时,有机会接受全体代表和委员的检验,否则,省委意见很坚决,即使任命了临时职务或者代理职务,一律就地免职,回原单位安排!”
一番话分量重,味道足,甚至充满了火药味和隐隐的杀气,在座的干部中,有的人心里就有些七上八下。
张小佳和祝焱熟悉,刚才又作为学员代表发了言,也看到在发言的过程中,祝焱不停地颌首点头,自然早把自己归入了提拔行列,听了刚才祝焱的一番话,震撼之余也是暗自思量,戴福成的200万虽然没有胡乱挥霍,但毕竟以母亲名义买了股票,下个月股票出了手,肯定会大赚一笔,可是这200万的本金该如何处理呢?
想不出个头绪,张小佳也只好暂时放下这些念头。培训班圆满结束,茂云市委组织部朱小勇依旧派了车,将二人接回。
在外培训了十多天,刚回到家,张小佳尽管一肚子不高兴,也不好马上对侯卫东发作。两口子也没做饭,随便找了个家常菜馆,吃了顿饭。
侯卫东见小佳情绪不高,还以为段英那里出了什么故障。以往张小佳因为类似的情况不高兴,侯卫东多是讲个笑话,把小佳逗乐,心一软,夫妻也就和好如初了。
今天这个局面,侯卫东不敢贫嘴,也就尽量说些茂云这段时间发生的新鲜事,张小佳依旧不瘟不火。等脱衣躺下,侯卫东就想通过亲热亲热缓和关系,张小佳也倒没有拒绝,夫妻俩按程序做了功课。
事毕,侯卫东试探着说了一句话。没想到,就是这句话,却几乎引发了一场风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