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92章 别无选择——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李俊连喴了几声,堂姐笑盈盈地走了过来,道:“俊俊,你找郭兰吧?郭总出发了。”
“啊?出发了,去哪儿了?”
堂姐是个老实人,就老老实实地道:“听方芳经理说,好像去北京了,陪她妈妈看病,走得挺急的。不过,俊俊,你给几位朋友说一下,请放心挑选衣服,我已经给方经理打了电话,说了你们要来,她说很抱歉不能陪你们,让我打最低折扣。”
郭兰确实不在岭西。一周之前,郭兰、方芳、忆江南总部平凡,陪郭母去了北京。
此事说来话长。郭兰发现自己怀孕后,深深知道十月怀胎,过程漫长,十分不易。母亲又是做了大手术,移植的肾体还在适应中,受不了大的刺激。便以冬天北方寒冷,身体不易恢复为由,动员母亲到海南休养,又安排铁州表姨陪同照顾。
到达海南三亚后,深冬季节,却是阳光灿烂,植被茂盛,气候宜人,郭母感到很新鲜,加上郭兰此时服装经营今非昔比,资金充足,嘱咐表姨不必过分节俭,尽管选择靠海边的公寓租住。适宜的气候,舒适的环境,郭母也就安心住了下来。
开始的一段时间,郭母一切新鲜,加上每周要到三亚人民医院,恢复治疗两到三次,闲暇的时间,两人就在海边散步,然后自己动手,做点新鲜饭菜,一日三餐,生活很是规律。
想念女儿的时候,就由表姨给郭兰打个电话,母女俩断不了互诉别情,郭兰也要对表姨千叮咛万嘱咐。当然,每次通电话,郭母还免不了老生常谈,催促女儿的终身大事。每到此时,郭兰都是面红耳赤,好在母亲远在数千里之外,郭兰也就胡乱答应,或者撒撒娇蒙混过去。
过了几个月,郭母思念女儿心切,身体也逐渐恢复,就动了回岭西静养的念头。每当此时,郭兰就以服装生意繁忙,没时间照顾母亲为由,一次次向后拖延。暗地里又给表姨多打些钱,让她带母亲多出去转转景点,何时可以回来,听郭兰的通知。
又过了一段时间,每天重复单调的生活,身边除了表姨又几乎没有认识的人可以说话,郭母终于不耐烦起来,给郭兰打电话,提出要回来的次数也就更加频繁起来,甚至有一次,还冲着劝说自己的表姨发了火,直到郭兰胡乱编个理由,说是近期有可能到海南出发,才勉强答应再住一段时间。
郭母预感到短时间内仍然回不了岭西,索性就大部分时间把自己关在公寓,医院的治疗和检查也停了下来。
不知不觉,郭母已经在海南呆了半年多的时间。而此时,郭兰体内胎儿发育快速,体重增加,行动已经有些不便了,每天去店里的时间也开始减少,加上母亲又三天两头电话,无计可施的郭兰有时也很烦躁不安。毕竟,这已经过了家家有三、四个孩子的年代。尽管,每个女人知道怀孕的那一刻,内心都是充满憧憬和向往的,但是,如果让这些新时代的女性先模拟体验十月怀胎的所有感受,相信没几个敢再有生孩子的欲望了。
这期间,郭兰也曾经多次想过和侯卫东联系,眼前又浮现出白衣庵黄纸签上“与有情处持平常心,别问是劫是缘”的话,自己一个人决定了的事,他现在是市委书记,即使联系了,又能有什么办法?
又是一个月过去,郭母更加郁结,茶饭不香,活动量又少,体质就弱了下来,有时头有些晕,更有一次,小便颜色也有些深,她也没在意。
这期间,郭母已经不是单纯要回岭西这么简单了,念头也复杂了起来。是兰兰生意亏了本?身体生了病?出了车祸受了伤?都不像啊。女儿一直未嫁,难道是感情上出了什么问题?刹那间,压在她心底的一幕又冒了出来,女儿是有男人的,尽管郭兰并没有亲口承认,但是她确信那个男人……
七月初的一天上午,郭母感到实在烦闷,便拉着表姨到了三亚市中心,那里人多热闹,这里听听那里看看,一天的时间也就过去了。
两人刚下了出租车,迎面一阵音乐想起,只见几部花花绿绿的汽车缓缓驶过来,车身贴满了鲜艳的广告标语:热烈祝贺忆江南海南分公司成立!忆江南三亚总代向全市人民致敬!
郭母心中一怔,忆江南?兰兰的服装品牌好像也叫忆江南吧?见到和女儿有关的东西,精神就好了许多,她拉住表姨,道:“她姨,这好像是兰兰公司的衣服牌子,走,咱们跟着去看看。”
宣传车走得很慢,过了十多分钟,车队停了下来,前面一阵鞭炮声,一座装扮得五颜六色的写字楼前,摆满了花瓶花篮,门口人来人往,门匾上清楚地写着一行字:忆江南女装海南分公司三亚店。
郭母的脚就不由自主的迈了进去。店铺很大,各种款式的服装摆满了大厅,身材娇小的导购小姐,正在一排排衣架中来回穿梭。顾客中本地人居多,不少导购小姐便用当地话向顾客推荐服装,郭母倒是也能听懂一些。
正要拉住一个导购小姐问话,身旁突然响起一个男子礼貌的声音:“请问,您是郭伯母吗?”
郭母其实60多岁年纪,虽然肾功能出了问题,但耳不聋眼不花,转身看着面前胸带贵宾佩条,文质彬彬的青年男子,觉得很面熟,只是一下叫不出名字来。
青年推了推眼镜,上身略向前躬了躬,又道:“我叫平凡,您还认识我吗?”
青年男子正是忆江南总部平凡,他受董事长委托,来出席海南公公司的成立庆典。
郭母一下想了起来,高兴地道:“是平凡啊,我认识你。兰兰在哪里,快带我去见她。”
郭母虽是书香门第出身,有些文化底蕴,但是生意场上的事却一窍不通。他以为,这里是忆江南服装店,平凡和女儿一起做生意,而郭兰又曾经说过要来海南出发,那么,碰到了平凡,郭兰也应该来了才对。
“伯母,我是从宁波来的,没见到郭兰啊,她没和您在一起吗?”
郭兰在岭西的经营非常成功,连锁店扩张快,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平凡对岭西很放心,加上春节期间,台商联谊会后,茂云生产基地顺利投产,这半年多,他并没有回岭西。亲自安排的行政总监方芳,与郭兰情同姐妹,守口如瓶,平凡并不知道郭兰个人的近况。听郭母如此说,他也很奇怪,将郭母安排到贵宾室,平凡才慢慢搞清了怎么回事。
见郭母回家心切,平凡不假思索道:“伯母,这事简单,三亚这边的活动上午就结束,您老要是信得过我,下午我陪您回岭西如何?”
郭母顿时眉开眼笑,“那感情好,我这就回去收拾收拾,下午回家喽。”
平凡就急着把秘书叫过来,道:“你抓紧去买今天下午飞岭西的机票,三张,我记得四点有一班,快去办吧。”秘书不敢怠慢,就取了两人的身份证,转身走了。
郭母与平凡两人的对话,一旁的表姨自然听得清清楚楚。想起郭兰的嘱咐,就有些着急,从海南总代出来,就想给郭兰打个电话,郭母一把拦住:“她姨,别给那个丫头打电话!这三亚我是待够了,这么长时间,她也不来,咱俩这次就来个突然袭击,看看兰兰到底搞什么名堂,哈哈。”表姨表面答应,心里着急,两只手来回搓着,也没有什么办法。
两人一路回到公寓,也顾不上吃饭,就开始收拾东西。下午两点,平凡准时来到公寓,郭母高高兴兴,一路就向机场赶去。
到了机场,办完登机手续,坐到候机厅,表姨终于瞅个机会,在卫生间急急地给郭兰打了电话:“兰兰,我给你说,我们在海南碰到你们公司的平总,对,平凡,老太太非要和他一起回岭西,我拦不住,下午四点的飞机,我们现在已经在候机室了,给你说一声啊。”
接完电话,郭兰呆呆地愣住了。平凡怎么会到了海南,又怎么会和妈妈碰到了一起,真是倒霉。急迫中,还是打了平凡电话,却是关机的提示;再打表姨电话,也已经打不通。看来事情躲是躲不过去了,怎么办?
去年,郭兰手头有些余钱,没等到和侯卫东一起看房,就自作主张在青林苑买了套大房子,郭母巧遇侯卫东的母亲刘光芬,两家还为此在一起吃了顿饭。母亲去海南后,考虑到青林苑的房子面积太大,不好打扫,离岭西总代又远,郭兰便搬进了岭西小屋,在这里孕育侯卫东的孩子,郭兰从心理上也更舒服些。
自己身体现在这样,肯定没办法到机场接机,母亲回来后也肯定会直奔青林苑,另外,平凡也极有可能一起过来,郭兰当然清楚这位执著男子的心意,尽管已经数次表明态度,对方仍是不离不弃,母亲发现自己的情况也就罢了,平凡发现了会怎么样?
郭兰反复思量,最后下了决心,不管如何,当务之急,是需要抓紧搬回去,不能让母亲到这里来。
看了一下表,从三亚到岭西,飞机要三个小时,时间还来得及,不能犹豫了,马上搬回去!
把方芳从店里叫回来,郭兰胡乱编个理由,简单解释了几句,也不管方芳嘴里嘟嘟囊囊,两人就拣急用的物品,塞了满满两大包,回了青林苑。一通忙乱,又把房间卫生打扫了一遍,时间就到了晚上七点。
郭兰暗暗提醒自己,是福跑不了,是祸躲不过,母亲那里,早晚要知道,何况上次母亲突然从铁州回来,发现了门口的男士皮鞋,过后反复追问,已经有了怀疑。这次又突然回来,天意如此,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就勇敢面对吧,就算是他面对这个局面,估计也不会退缩。脑海里就浮现出侯卫东曾经多次说过的一句话,就是身后滔天洪水至,也是我们两个,不是你一个人啊。
打定了主意,心里就平静了许多,方芳手忙脚乱地在厨房准备晚饭,郭兰则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客厅,开了电视,随便换了一个频道,身体靠在沙发上,默默等候母亲的来临,也等候一场风暴的来临。
接近八点,两人正在吃饭,敲门声终于响起来。郭兰放下筷子,喝了一口汤,用餐巾纸优雅地抹抹嘴,眼皮抬了抬,道:“方芳,去开门。”
脑海中一段话闪了出来:生命中总有那么一段时光,充满不安,可是除了勇敢面对,我们别无选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