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91章 佳英会兰——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李俊是属于那种性情活跃、有些狐媚的女人。
能够正式调入省里重要部门工作,又结识了政法委主要领导,还小步快跑,不显山不露水地担任了办公室调研员,虽是非领导职务,毕竟也是正处级,依她在政法委的资历,在同龄人已经是被羡慕的对象了。
李俊自觉春风得意,回想着以前借调工作期间,那些嘴上说得好听,眼睛不怀好意盯着自己的家伙,心里就有一种咸鱼翻身的感觉,虽然也听说了有人背后嚼舌头,说她与书记郑少良如何如何,她并不十分在意。加上本身从事行政工作,经常参与郑少良的接待活动,再看那些同事,眼光就逐渐有些向下的味道了。和段英说话的间隙,李俊扫了一眼对面的张小佳,她到省直机关工作时间虽然不算太长,即已沾染了有些省直干部居高临下的派头,看到张小佳虽然外表高贵,不过是茂云部门的处级干部,就没怎么多想,随意地说道:“哎,你叫张小佳?你们茂云的市委书记叫侯卫东吧?我们还一起吃过饭,同过学呢。”
听到李俊很不礼貌的说话方式,张小佳抬起头,刚想回答,段英在旁边笑道:“呵呵,李俊,你可问对人了,你知道她是谁?她就是侯卫东的老婆,市委书记夫人。”张小佳淡淡地说:“他是他我是我,再说,一个小地方的市委书记,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李俊吃了一惊,脸上一红,两只单眼皮向上一翘,脸上就有了些许献媚的风情,热情地道:“当年侯卫东和郭兰吃饭,我还参加了,后来,我们三人一起在省委党校读研究生班,没少一起来回呢。”
这次却轮到张小佳大吃一惊,李俊口无遮拦的话,勾起了张小佳的回忆,也引起了她的警惕。侯卫东啊侯卫东,这些你怎么从来也没有和我说过,你背后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郭兰,一个未婚年轻漂亮女子,一起读研究生也就罢了,还三人一起来回,谁知道是三人来回,还是两人来回?孤男寡女,几个小时的时间,谁能说得清楚?
段英在一旁看出了张小佳脸色的变化。她自己和侯卫东有过说不清楚的关系,担心顺着侯卫东的事说下去会牵涉到自己,便不想参与张小佳和李俊的对话,但一时又想不起其它的话题,场面就有些尴尬。
好在女人天性就是喜欢逛商店,段英就提议道:“李俊,正好你堂姐在忆江南,她还是我师傅,小佳,周末咱们去买衣服吧。”
段英哪里想到,她这句解围的话,不仅没有改变尴尬的局面,反而是火上浇油,更加吊起了张小佳的猜疑。
张小佳曾经偶尔和常务副省长秦路的二妹秦莉,去过忆江南的服装连锁店,只是没有直接在店里和郭兰打过照面,仅有的一次,在店里偶遇沙州驻京办的主任郑红梅试衣服,郭兰曾经打电话通知服务员打折,过后,小佳的注意力停留在郑红梅身上,并未注意服务员提到的兰姐就是郭兰。
后来,虽然知道了郭兰开办岭西忆江南总代,也几次与郭兰偶遇,都是有忆江南总部老总平凡在场,误认为两人是一对儿,偶尔有过怀疑,也被侯卫东搪塞了过去。两家虽曾经几年邻居,有张小佳在场时,郭兰自卑心重,楼道见面,也就点点头而已,最危险的一次,张小佳发现侯卫东手机上陌生号码和短信,回了过去也没接,后来在电信局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张小佳也就暂时罢了手。
三个人谈话的气氛僵住了,李俊也就只好借故离开。
段英见张小佳依然胸脯起伏不止,脸色喜怒不定,就也想回自己的家,反复邀请了张小佳几次,小佳态度坚决,再三推辞,段英也就无声地离开了党校。
张小佳一肚子心事,没滋没味地吃过晚饭,慢慢地走在党校的林荫小道,思绪还是理不清楚。青林苑的房子这段时间一直空着,她本想晚上去看看,顺便打扫一下卫生,这时没了心思,便独自一人回了学员宿舍。
党校宿舍条件不差,网线也齐全,打开笔记本电脑,看了股市行情,本以为侯卫东会主动打电话过来,等了半天也没动静,看看时间晚上8点多,张小佳就拨了过去。虽然听着对方电话里是酒局动静,知道侯卫东有应酬,张小佳的声音还是有些不软不硬:“侯卫东,你好自在啊,开学第一天,你也不来个电话。”
侯卫东正有接待活动,接了张小佳电话,就离开酒桌,走到一旁:“小佳,一切顺利吧?我忙了一天,本想晚上回家给你联系的。”
张小佳心里回味想着李俊说的话,就想问个究竟,可是女人天生包不住事,这次培训意外和段英同室,毕竟很高兴,就忍不住有了些笑意,语气也有了些撒娇:“老公,你猜,我在培训班里遇到谁了?”没等侯卫东答话,张小佳接着道:“段英!我们俩还同屋呢,你说巧不巧啊。”
虽然已经把这段感情放下了,但是听到段英的名字,侯卫东头还是有些大。下意味地回头看了看,离酒桌又远了些,心道,世界如此之大又如此之小,段英怎么会参加这个班,两人居然还同屋,真是奇了怪了。嘴上却呵呵笑道:“那真是巧啊,不过也好,有段英作伴,我倒是不担心你晚上寂寞了呢。”
张小佳有时心细如丝,有时却大大咧咧,其实归根到底,还是从内心里不希望自己的老公有什么事,也一直坚定自己家不会出事。但是这次却是要试探一下侯卫东,又继续笑道:“还有更巧的呢。岭西政法委的李俊,就是她堂姐在忆江南作店长的,那个段英在绢纺厂的同事,也在这个班里,今天下午李俊还主动来找段英,我们约好周末去忆江南选衣服呢,岭西总代的老总是郭兰吧?”
侯卫东的手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张小佳嘴里“忆江南郭兰”几个字一出来,电话差点掉在地上,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啊,怎么把郭兰也牵涉上了。想到郭兰,脑子里立即浮现出郭兰孕态尽显的模样,张小佳、段英、李俊、郭兰,四个凑在一起,难道该来的事情终究要来了吗?
对付张小佳的八卦,侯卫东还是很有经验,他打起精神,左一句右一句,终于岔开了张小佳的话题,到最后严肃地提醒小佳,注意身份,遵守培训纪律,好在搪塞了过去,酒局也就草草而散。
秘书楚飞不知云里,见老板突然换了脸色,说话的语气也有些改变,给陪同的市委副秘书长张宏打了招呼,便提前从房间退出来,叫了司机韩明,把车调好,预备着老板一出来,就立即冲到酒店迎宾台。
约摸过了十多分钟,侯卫东和一干客人走出来,能让市委书记出面作陪的,自然不是普通人,侯卫东礼貌地送了客,看到楚飞已经把车门打开候着,就道:“小楚韩明,你们先走吧,我自己走走回家。”
楚飞、韩明对视了一眼,老板不知又遇到什么事了,看来事情还不小,又不敢乱说话,就互相使个眼色,先把车开出来,停在路边不显眼的地方,等侯卫东走出酒店,便熄了大灯,远远地跟在后面,大气不敢喘一声。
侯卫东一路沉思着眼前的局面。小佳段英同室,他并不是太担心,当然,段英肯定不自在,甚至不痛快,但不会蠢到这个时候在小佳面前说三道四,她应该很清楚,和侯卫东之间,两个人的轨道,这辈子不可能再有什么交叉。
比较危险的倒是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李俊,侯卫东不是太了解。当年,侯卫东以沙州市委办副主任的身份,参加省委党校研究生班,同班的除了郭兰,还有这个李俊,虽然当时也曾经三人同车,数次来往于沙州和岭西,但也仅限于有限的那几次接触。虽然郭兰和李俊是好朋友,但是侯卫东对她的人品和本性并不了解。
侯卫东职务火箭般窜升,在外人看来,仕途可谓一帆风顺。其实侯卫东自己最清楚,所谓官运亨通,是靠先后跟随祝焱、周昌全,经历了无数腥风血雨,历练打拼出来的。官场上,侯卫东杀伐决断,遇事从不后退,唯有面对郭兰,这个几乎没有自我保护能力,又怀有自己骨肉的女人,侯卫东觉得有些一筹莫展。
提醒段英防备,那无疑是引火烧身;提醒小佳防备,那更是火上浇油。任何时候,女人都会对男人提及另一个女人更敏感。
更不能提醒郭兰。郭兰外表柔弱,内心高傲,两人在一起时,互相都十分注意,很少提及与第三者有关的话题,偶尔有时不注意,郭兰的情绪都会低落好几天。现在,让郭兰像个贼一样,拖着近八个月的身孕,躲避三个女人,连侯卫东都觉得这是最下下策,郭兰也绝对接受不了。
思来想去,总也没有万全之策,侯卫东雄性激素上升,也不顾周围环境,低声怒吼一句,该死卵朝上!该来的早晚要来,婆婆妈妈能成什么事,大不了,老子市委书记不做了,带郭兰母子,离开岭西!
侯卫东头也不回,一只手无声地向后一摆,奥迪车稳稳地跟了过去。
党校培训也就不咸不淡地进行着。李俊知道了张小佳的身份,课上课下,就开始主动接近,到宿舍的次数也多了起来,说话也注意了不少。过了几天,张小佳、段英、李俊三个女人一台戏,说说笑笑多了,气氛也就融洽起来。这天是她们约好买衣服的时间,李俊想给郭兰一个惊喜,便只给堂姐打了电话。
周五下午,三女一辆出租车,直奔忆江南岭西总代而去。
在岭西,忆江南女装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地市级代理商全覆盖,岭西市区,代理商也已发展了七家,每月利润很可观。写字楼里,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忆江南的LOGO晃动;白领丽人,成功女士,衣柜里都有若干套忆江南新款。
忆江南总代商场里,照例是人流熙攘,顾客如云。
三女下了车,堂姐已在门口等候,见了段英,师徒免不了一阵拥抱,又见了张小佳的高贵气度,知道是贵客,说着欢迎欢迎,一手拉着一个,连忙往店里迎。
李俊第一个冲进店里,嘴里大叫:“兰兰,兰兰,我来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