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90章 党校室友——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七月初,省委组织部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党外干部培训班开班。
茂云市参加培训的,除了财政局党组书记张小佳,还有统战系统一位九三学社市委主委、市工商联副主席徐炳高。
提前几天,张小佳开始忙里忙外。母亲陈庆蓉那里,多雇了一名家政钟点工,张小佳反复叮嘱,直到家政把照顾病人的一套程序演习熟练为止;完了又把父亲张远征叫到跟前,逼着父亲捶手顿足,发誓保证,这段时间少出家门,绝不饮酒,这才作罢。
张小佳挂帅的财政学校培训中心工程验收也有了眉目,反正主体建筑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装修上个别材料降了档次,局长郑良荣又啪啪地拍了胸脯,张书记放心参加培训,验收的事放一百个宽心。
郑良荣担任局长多年,虽也算是侯卫东线上的人,但是副厅这一小步却始终迈不出来,眼看着才来不久的张小佳,轻描淡写,视副厅如无物,信手拈来,自知没有可比性,醋意泛了泛,酸味也就没上来。
常务副省长秦路的二妹秦莉,专门打来电话,预祝张小佳高升,前途无量地扯了一通,又说了在岭西培训,晚上麻将圈子终于可以开张了,戴福成天天盼着见张书记呢。弄得张小佳手心痒痒,既害怕上次麻将那样天价论输赢,又隐隐盼着长城桌上一展身手。
自己家里也免不了一番收拾,冰箱里堆满了速食食品,丈夫侯卫东的换洗衣服,分门别类,一套套在卧室的沙发上摆好,客厅厨房卧室又来回擦拭了几遍,一切摆放整齐,水也没喝,才简单准备了自己的随身物品,又精选了几样化妆品和卫生巾、内衣内裤,竟也塞了满满一行李箱。
掐着腰又想了一下,笔记本电脑是少不了要带的。财政局办公室花了将近两万,专门给书记买了索尼最新款。除了查资料,写培训心得,还要关注股票。8月份庆达矿主铁定上市,大盘也像打了鸡血一样,屏幕上滚动七八屏,才偶尔出现一两条绿色的信息,张小佳心里小兔似的砰砰跳,嘴里说着再涨再涨,心里又感叹着,股市,好神奇啊。
一直折腾到快12点,张小佳才捶捶腰,转动了一下身体,一屁股坐在床上。扭身看到侯卫东正悠闲地躺着翻书,翻眼抱怨道:“侯卫东,你有良心没有?我忙了一天一晚上,自己的东西没怎么准备,还挂着你吃饭穿衣,你倒自在。”
侯卫东就放下书,安慰道:“夫人辛苦了,来,老公抱抱。”官做得再大,老婆面前也摆不得架子的。
“去去去,一看就是虚情假意,有那心思,你起来帮帮我。”张小佳一把推开侯卫东的双臂,站起来准备洗澡。
侯卫东道:“就是一个副厅后备干部培训班,不至于这么紧张吧,小佳,你小心真变成无知少女啊。”
张小佳停住脚步,好奇地问道:“什么无知少女?又是你们男人乱编乱造吧?污蔑本夫人,小心老娘的九阴白骨爪!”
侯卫东道:“这几年中央要求各级班子,必须配备一定数量的无党派干部,知识分子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和女干部,就简称无知少女。”
张小佳咯咯笑着,指着侯卫东的鼻子,道:“好啊,你们这些臭男人,背后就这么龌龊啊,侯卫东,我看你是嫌我老了吧?老实交代,看上哪个少女了?”
原本是开小佳的玩笑,不小心把战火引到了自己身上,侯卫东不想顺着这个思路走,便换了话题:“小佳,省委党校条件不错,再说了,就是半个月的培训,你不要搞得像不回来一样。你没听楚飞他们说吗,现在年轻人出门,只要记住四个字就行了。”
张小佳就被引了过来:“哪四个字?”
侯卫东一字一句:“这四个字就是,伸-手-要–钱。”
小佳点点头,赞同地道:“年轻人出门,伸手要钱也是对的。”
侯卫东就笑起来:”可不是简单地要钱,四个字代表身份证、手机、钥匙、钱包,这就是年轻人的潇洒,小佳,咱们恐怕落伍了。”
张小佳这段时间忙里忙外,确实辛苦,有时候连淡妆也不化,30多岁的女人,有一天起床照镜子,鱼尾纹都若隐若现。
想到这里,心情便暗淡下来,眼睛也有些湿润:“老公,这些年我俩也真是不容易。你长期一个人在外面打拼,我们这才在茂云安了家,我妈身体又这样,有时候我想,你也别做市委书记了,我也不在财政局担这些责任了,咱们回岭西青林苑,把老人孩子都接回来,安安稳稳地过上几年清净日子。”
“小佳,我的脾气你知道,不是为了干点事,我开石场早就成富翁了,进了这个体制,就遵守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吧,好了,别哭了,都马上副厅的人了,再说这些干啥?”侯卫东一边重复着说过多次的话题,一边抛出了副厅的诱饵。小佳心情就舒畅了些,脸上有了笑意,脱下睡衣,自豪地原地转了一圈,道:“老公,我马上去洗澡,你等着我啊,本夫人今晚让你吃大餐,喂饱一次,管半个月。”
侯卫东有了反应,作势要扑过去,张小佳顾不上穿拖鞋,几步冲进了卫生间。
洗漱完毕,丰满少妇就变成了出水芙蓉,夫妻俩都想着要分开一段时间,自然刻意奉迎对方,一个极尽温柔,一个挺枪怒吼,完美收官后,二人相拥而眠,一夜好梦。
市委书记夫人参加省委党校培训,这是何等大事,组织部长朱小勇早就悄悄作了安排。第二天,茂云市委组织部派了车,专程送张小佳和市工商联副主席徐炳高到省委党校。
临行前,张小佳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侯卫东道:“对了,老公,妈妈来电话,慧慧已经放了暑假,说北京太热,和爷爷奶奶吵着要回岭西,我在培训班上,你要有时间,就把女儿接回来吧。”
侯卫东摆摆手,道:“好了,我知道了,不过,现在你妈这个情况,慧慧回来谁照顾她啊,还是在北京呆一段时间吧。”
张小佳思女心切,不高兴地道:“侯卫东,女儿从小到大,你管过多少?你不想女儿,女儿还想妈妈呢,她这么大了,不需要人照顾,你要没时间,我培训完了就直接去北京接她。”
说完,也不理侯卫东,砰地关上了车门。侯卫东在车外连连摆手,小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一路上倒也顺畅,省委党校报到现场还只寥寥数人,张小佳二人办完手续,拖着行李箱分别进了男女学员宿舍。省委党校已经提前做了安排,两人一室,宿舍门口已经贴上了学员名单。
按着报到表上的安排,张小佳来到房间门口,一看房门上贴着的室友名单,来时的不高兴顿时飞到九霄云外,张大了嘴巴,大叫一声:“哈哈,死丫头,你也来了啊!”
黄色方块纸条上清晰地打印着两行字:203室 张小佳 段英。
一同参加培训的室友正是岭西日报记者部副主任、张小佳的大学室友,段英。
段英是副处级干部,按规定不够这次培训资格。但是放眼岭西,同时符合几个条件的结构人选本身就不多,加上段英不在党政机关工作,又是党外干部、女干部两个身份同时具备,有一定的代表性,省委组织部就放宽条件,破例选拔了进来。
张小佳兴奋地打开房门,段英性格开朗,能说会道,两人又投缘,有这个老同学作伴,培训期间可就不寂寞了。
当年,段英和侯卫东同学刘坤恋爱,靠了刘坤父亲的关照,从益杨绢纺厂到益杨日报做了记者,后来与刘坤的关系破裂,又靠着自身的刻苦努力,逐渐写出了不少有份量的文章,从益杨日报、沙州日报、一路到了岭西日报。
大学刚毕业的一段时间,侯卫东和段英同时挣扎在基层辛苦和企业打拼的难熬时光,两人就做了几场露水夫妻,后来分别结婚生子,聚少散多,这段感情才逐渐淡了下来。
婚后,张小佳怀疑的目光一直放在与侯卫东工作密切接触的几个女人身上,对李晶、朱小琳是深深怀疑,对郭兰倒是疑惑多于怀疑,哪时想得到婚前婚后,侯卫东与段英也关系异常。想到与段英在大学里就是室友,这次党校培训居然又分在了一个房间,就忍不住想给段英打个电话。
放下行李,担心省委党校的保洁员打扫卫生不彻底,就先把两个床铺又清理了一遍,转念一想,索性把门口的黄纸条揭了下来,我也吓她一跳。
哼着小曲,刚刚收拾得差不多,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张小佳把房门打开条缝,一转身躲到门后。
段英还是老习惯,一身白衬衣牛仔裤,身材更加圆润丰满,刚进屋,张小佳一把从背后蒙住她的眼睛,叫了一声:“别动,打劫!”吓得段英浑身哆嗦,一声尖叫:“谁!?”
张小佳再也忍不住,一步冲到前面,哈哈笑道:“死丫头,你也来了啊。”见到是张小佳,段英心里倒是真的一哆嗦,长出了一口气,嘴上嗔道:“小佳,是你啊,吓死我了。”
段英与现在的老公、省人民医院内科医生梁进文婚后关系不错,但是,在段英心目中,始终给侯卫东留下了一个位置。甚至在与丈夫做爱时,偶尔也会把丈夫想象成来自于上青林的强壮而疯狂的男子。此时,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党校同室竟然是侯卫东的正牌老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