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88章 家族荣誉(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及至第二天,岭西日报、茂云日报报道了省委常委郑少良到茂云视察的消息,省委政法委的王齐又编写了,《郑少良书记视察茂云》长篇报道,配合几十张照片,特别是郑少良与市委书记侯卫东亲切握手的特写,通过公安内网,发到了岭西公安系统,看完全部报道,侯卫国才算彻底明白,为什么昨晚侯卫东给自己打那个电话。
侯卫东也看到了相关的报道,想着大哥侯卫国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很是高兴。老父亲侯永贵一生酷爱公安事业,当年抓个小逃犯,也让侯卫国立头功,虽然自己到了退休年龄,也没离开派出所这个小天地,却是把满腔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
侯卫国一路从科级到副处正处,不能说没沾一点侯卫东的光,但是,侯卫东直接运作大哥职务的事,这还真是第一次。侯卫东姊妹三人,二姐侯小英一家做了生意,侯家两个儿子一个已是官至正厅,另一个如果也能到副厅,也不汪侯永贵、刘光芬老两口一辈子的辛苦和愿望,也无愧侯氏祖先了。
侯卫东饶有兴趣地翻着茂云日报,一条条重点工程的报道映入眼帘,都是进展顺利,推进健康,近期茂云的局面,虽不能说事事顺心,但除了西陆晏春平惹了一点小麻烦,感情方面郭兰意外怀孕以外,总体也算平稳。
环云高速已经全面铺开建设,高深莫测的胡铭南公司,施工能力自然不用担心,国家乙烯项目有南部新区李云盯着,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两个工程下来,今年茂云GDP可以确保全省第三,冲一冲老二也不是没有可能。
倒是南浦区的改造近期没什么动静,今天报纸上也没有什么消息。新任区委书记崔道元、代理区长景伟兢兢业业,没断了过来汇报,表示工程一切顺利。但是,南浦的改造是侯卫东最不放心的地方,没动静绝不意味着朱小琳的队伍没有惹麻烦,对于这位大小姐,侯卫东领教过她的手段,也知道她商人本质,南浦改造项目投入巨大,周期又长,没动静反而不符合朱小琳的作风。
南浦城中村的改造主要是两大块,原址黄金地段新开发的几个综合办公楼和商业区,另外在城郊分两期建设1500套安置房,其中1000套用于安置拆迁群众,500套按商品房对外出售。
按照侯卫东的想法,这两件事倒是宜稳不宜快,特别是配套的学校、幼儿园、小区绿化这些,如果跟不上,难免引起老百姓的意见。另外,办公楼和商业区也不宜仓促上马,现在是换届的关键时期,国家已经三令五申严禁建设高档楼堂馆所,先把群众安置房建起来才是正道。
这天下班,没有什么特别应酬,又值七月初夏,天空晴朗,温度宜人,侯卫东心情大畅,叫来秘书楚飞,安排道:“小楚,通知韩明,下班后咱们到南浦改造工地拐个弯,顺道看看,先不要通知南浦方面。”
楚飞中文专业出身,文笔流畅,又善于动脑子,已经任了市委办公室综合科副科长,收拾妥当,便随同侯卫东下了楼。
这种随便走走看看的做法,侯卫东很是轻车熟路。当年,祝焱在益杨做县委书记时,一次暗访掀开了土产公司经理易中岭案,周昌全在沙州做市委书记时,又是一次暗访,拉开了绢纺厂腐败大案的一角,这两起大案侯卫东都全程参与,自然深有体会。大会小会上,他也是反复强调,领导干部要深入基层,摸实情,动实招。
茂云一号车很快来到了南浦市中心。司机韩明本来就是公安机关出身,跟随侯卫东,耳濡目染,对许多事情都看出了门道。不用侯卫东吩咐,他将车停在路边不显眼的位置,侯卫东满意地下了车,韩明、楚飞一左一右,三人换了上衣,便向工地走去。
已经过了下午下班的时间,远远地望上去,工地上几座建筑都已达到七、八层的高度,塔吊转动,水泥搅拌车轰鸣作响,施工现场经理头戴安全帽,手举小红旗,正在紧张地指挥塔吊下落的准确位置,一副繁忙的景象,侯卫东很是意外。
侯卫东在三人中年龄最大,也不过36岁,见三个年轻人走过来,衣着朴素,干活的工人以为又是一拨准备租写字楼的小老板,倒也不防备。侯卫东将两手放到嘴边,大声道:“师傅,怎么还不下班哪?”
小工头斜眼看了一下侯卫东,没好气地道:“下什么班,还早着呢!”接着又喊了一句:“你们是干啥的?看楼吗?”
侯卫东看了看表,6:30,正常情况下,早过了晚上工地开饭时间,向韩明努了努嘴,韩明会意地给工头递上一支烟,道:“师傅辛苦了,我们是庆昌矿业公司的,以后想过来租写字楼。”茂云矿产公司遍地都是,韩明随口编了一个。
工头这才缓了口气,走过来接了香烟,点着深吸了一口,看着侯卫东道:“我看着也是,这些天来了不少公司来看楼,都问什么时候能竣工,没办法,老板给我们下了命令,每天上午施工提前一小时,下午延长一小时,反正答应了发加班费,就是饿坏了。”
侯卫东又问道:“按这样的速度,能提前多长时间竣工啊?”按照规划,百姓安置房是今年年底前竣工,办公楼和商业区2007年“五一”前交付使用,侯卫东记得这些时间。
“老板给我们规定的是年底前,不过照这样的速度,可能还要提前,放心,你们公司春节后就能搬进来了。”工头倒是很热心,有点自豪地道。
除非是向某某某重大活动献礼之类的工程,一般情况下,政府的城建工程都比原定计划向后拖延,这也是开发商惯用的手段,拖延的后果就是找种种借口,要求政府追加投资和预算。开发商加班加点,主动赶工期的情况,侯卫东还没有遇到过。
违反常规就意味着不正常,虽然还想不透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侯卫东对琳达老板朱小琳的手段却是早有领教,想当初口口声声说要在茂云长期投资,为茂云发展增光添彩,现在宁肯发给工人加班费,一声不响地赶工期,刁钻狂放的清华才女,背后又在做什么文章呢?
一时想不透里面的关节,侯卫东便悄悄冲楚飞、韩明使个眼色,三人不动声色地退了回来,上了车,侯卫东沉稳地道:“到安置房工地再看看。”
韩明不敢怠慢,奥迪掉转车头,急速驶向城郊。楚飞本想提醒侯卫东,是不是先吃晚饭,见老板面无表情,便没再吱声。这时,侯卫东发了话:“楚飞,通知南浦景伟区长,到安置房工地会合。”楚飞忙不迭地给景伟打电话。
景伟做了七年副区长,跨越常务副区长、区委副书记两个台阶,一步上位区长,自然知道自己肩头担子的份量。尽管将南浦城中村改造领导小组组长的头衔让给了新任的副区长,但仍将城中村改造项目列为头等大事。
这段时间,他反客为主,几次约见琳达集团老总朱小琳,反复强调项目的重要性,朱小琳倒是事事答应得很痛快,工程进展也没出什么岔子,景伟也就略略放些心,安排分管副区长牵了头,定期汇报,他则一头扎进区政府的其它工作中。
接到楚飞的电话,景伟正在家中吃晚饭,听说侯卫东要到安置房工地,他放下饭碗,打个出租车便急急向工地赶去。搞不清楚市委书记的意图,他在路上还给分管副区长打了电话询问近几天的工程进展,得知一切正常,也就放了心。
一路快赶,景伟还是落在了侯卫东的后面,看见景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侯卫东脸上有了些表情,道:“老景,别着急,没什么急事,我就是来看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