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84章 专家型领导——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祝焱和侯卫东谈了接近一个小时,在侯卫东听来,祝焱话里话外,核心就说了两件事。
一件是,最近一段时间,省长朱建国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出,鉴于岭西的发展大计,要进一步加强省政府领导班子建设,改善知识结构,尤其是要充实专家型领导,不断提升岭西经济发展速度。
另一件,省委从换届工作需要出发,责成省委组织部从岭西省直和各地市,筛选了一批年纪轻、学历高、现任正处级职务的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和党外干部,作为这次换届的结构人选,近期在省委党校集中举办培训班,不少地方称作“中青班”,张小佳的名字赫然其中。
所谓结构人选,就是按照中央要求,各级班子中必须配备一定数量和比例的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和党外干部。这是刚性要求,达不到结构要求的,按照管理权限,可不予批准。
在实际操作中,为了达到中央这个结构要求,各级也是大伤脑筋,既要考虑提拔更多的党政干部进班子,又要对付上边,符合各种比例要求,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同时符合几个条件的干部,皆大欢喜。
可是,同时符合几个条件的干部,实在是少之又少,没办法,只能从下一个职务层次中越级提拔,也正是得益于中央这个政策,这些年,才有一批身兼几个身份的干部,尤其是女干部,从副乡长直接提拔到副县长,从副县长直接提拔到副市长,及至提拔到副省长,有的干部自己都感到很无奈,做官到了副省长,居然一个正职都没担任过,这也算是特色吧。
祝焱本就是心机很深的人,又任省委组织部长多年,长期与厅级以上干部交往,早已练就了说话含而不露点到为止的境界。侯卫东跟随祝焱多年,对他说话的方式、表达意思的分寸,早已是非常熟悉,即使是这样,在返回茂云的路上,祝焱冠冕堂皇的话也是一直在侯卫东耳边回响:“卫东,换届是大事,你刚主持茂云工作不久,一切要以全省大局为重,茂云是岭西的茂云,搭班子配干部,必须要从全省大局出发。”
本来,到家里去见祝焱,侯卫东心里是有些忐忑的。虽然打黑结束后,追查国有资产的事侯卫东给老领导做了保证,但是时隔不久,把老领导的心腹王兵放到了边缘的位置,老部下张宏又一直放在了市委副秘书长的位置不动,别说祝焱,就是侯卫东也觉得有些说不过去,可是时势使然,即使没有国有资产流失的事情,侯卫东也不能把前任书记的红人抬得过高,一朝天子一朝臣,不打入冷宫就算不错了。
今天与祝焱的一番交流,老领导却似乎这些事情没发生一样,不仅晚餐饭桌上谈笑风生,两人还足足消耗了接近两瓶茅台,祝焱左一句“卫东不错”,右一句“前途无量”,弄得侯卫东反倒不自在起来。
可是老领导书房里的一番话是什么意思呢?朱省长为什么最近总强调选配专家型领导?
还有,小佳到茂云财政局任职时间也不算太长,尽管在建设厅时已经作为厅级后备干部报到省委,可是毕竟离开了建设厅,又想到小佳到茂云工作,也是老领导祝焱一手搓成,现在又列入实实在在的提拔序列,联想到祝梅长期与李晶、大小丑丑的接触,与郭兰幽会在高速路上偶遇王兵,祝焱的用意在哪里,是在暗示什么吗?
回到茂云,已是夜里11点。
张小佳依然是里里外外一团火,忙完了财政局的公务,回家一头待在母亲的病床前,安心尽孝,就连麻将圈子也似乎没有了动静。这天上午,她已经接到了省委组织部的培训通知,正在兴奋间,也知道侯卫东去祝焱家,免不了谈论此事,晚上便早早上床,半睡半醒,等待侯卫东的归来。
侯卫东洗漱完毕,刚刚上床,小佳心里有事,稍有动静便醒了过来,睡眼朦胧:“老公,回来了。这么晚了,你在岭西休息一晚就是了,何必跑回来。”
“司机秘书都跟着呢,还是回来比较方便。”
“见到祝部长了吗?是不是老公的工作又要动啊?”张小佳不提接到通知的事,故意找了个借口,想引侯卫东主动说出来。
侯卫东历来有不在家里谈论公务的习惯,晚上喝了酒,又一路奔波,睡意已浓,道:“都是工作上的事,对了,祝老爷子问起你,放暑假时,你带慧慧去看看老人吧。”
见侯卫东只字不提自己的事,张小佳有些悻悻然,仍旧挡不住即将升任副厅的诱惑,一脸按捺不住的喜悦,身体便不由自主地靠了过来,眼神开始迷离。
夫妻两人近来各忙各的,偶尔亲热一回,也是走程序的成分居多,加上张小佳200万股票的事,心里一直放不下,总是不尽兴。屈指算来,两人又是近一个月没挨身子了,张小佳春心萌动,便有些兴趣盎然,侧身抱住侯卫东,温热的嘴唇递上去,也顾不上侯卫东下体的反应,身体便开始扭动起来。
这一次张小佳以攻为守,上多下少,倒是极尽性致,高潮不断。仰面躺了一会,正想催促侯卫东下床冲洗,却听到微弱的鼾声传来,侯卫东竟已进入梦乡!张小佳就想发作,可看到侯卫东一脸疲态的样子,想到老公来回奔波,也只好作罢。兴奋的潮期还未褪去,张小佳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心思却活动起来。
这段时间,母亲陈庆蓉的病情越发稳定,两边家里的开销逐步降了下来。前段时间捉襟见肘,一时无计可施,冒出了约莉姐打麻将的念头,她把自己吓了一大跳,着实呆了好一阵子,冷静下来,也是一身冷汗。
我张小佳是何等人物,自己在财政局,每天百万、千万的资金过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出来,真是见了鬼了。来茂云之前,祝焱是和自己见过面的,话里话外,也透露着一两年解决副厅的意思,莉姐那里就是再可靠,毕竟是得益相连啊,一旦有所触犯,谁还会顾得上保全别人?
再想到年初的时候,张木山又委托他的小秘书,庆达股份董事长助理李倩,专门打来电话,说是原定庆达公司2005年十月份上市,因为公司规模变动,申请改到今年下半年上市,要她适当关注股市行情,熟悉操作手法,云云。
张小佳哪里知道,李晶以迅雷之势,将茂云矿产低价转给庆达集团,张木山急着变更公司骨架,想一口吃个胖子,以更大规模募集资金,这才导致了上市推迟。
股友们知道,2006年的中国股市岂止一个“热”字了得!沪市从2005年的998点,一路攀升,直冲上1622点,几个月来,张小佳几乎每天都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掰着手指头计算,庆达公司的股票到底能赚多少钱,甚至连今后的用途都做了计划,可谓踌躇满志,自信满满。
今天又接到了省委组织部的培训通知,张小佳也是长年浸泡在官场,游走于官夫人之间,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再打麻将的念头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星期一照常上班。楚飞正在给侯卫东汇报一周的大体安排,刚过八点,市长鲁军的保密电话打了进来:“侯书记,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过来汇报一下西陆矿产整治的进展情况。”
一般情况下,国内的体制决定了,各地党政班子一把手,除了开会和共同出席活动外,私下里交流并不多,即使因为公务需要书记定夺的事项,一般也是书面形式,市长签上“请某书记阅示”之类的,很少会专程口头向书记汇报工作,都是握有重权的人物,自然讲究身份。
侯卫东当秘书时的益阳县祝焱、马有财,沙州周昌全、刘兵,乃至自己主持县委工作时亲历的成津县长曾昭强,无一不是明面上和和气气,背后少不了掰腕子较手劲,像自己初到茂云与段宜勇,后与鲁军的搭档,绝对可以称得上团结的党政主官了。
侯卫东就显得越发客气起来,道:“鲁市长,你是老兄,何必这么客气,我把一切事情都推了,在办公室等你。”又忙不迭地安排秘书楚飞准备上好的青林茶,做好一应准备。
市长鲁军本来就在二楼办公,没有几分钟,就在政府秘书长楚休宏的陪同下进了侯卫东办公室,又是一阵客套,鲁军才道:“侯书记,你是班长,这阵子省委安排的任务又多,我尽量少占你的时间,简要汇报汇报吧。”
听着鲁军一本正经地汇报,无外乎还是平时大会小会反复强调的几个大工程,思绪但天马行空起来。眼前的鲁军化成了当年以省计委副主任身份,给沙州市里和县区班子普及矿产知识,儒雅俊朗、洋洋洒洒讲课的样子。
侯卫东心头一紧,朱建国省长强调要选配专家型领导,我怎么忘了眼前这一位呢?从担任省计委副主任开始,一直到沙州常务副市长、茂云市长,他可一直是朱省长线上的红人啊。联想到鲁军平日相对保守的作风,今天主动高调过来汇报工作,这中间难道有什么联系吗?
这位真正的专家型领导,在省里已是厅级多年,又在沙州任了常务副市长,担任茂云市长也已经快两年,年龄、资历、专业,长期在政府面上工作的人脉,不正是朱省长心中的最佳人选吗?特别是,现在在茂云,自己动不了,他也就不可能上位市委书记,从市长直升副省长不正是顺理成章的事吗?
依侯卫东的敏锐机智,思索了两天的祝炎隐晦暗语,一旦想通了,就一通百通了。心道,自己在茂云小天地里当个一把手,有时还认为善于运用权术,和朱建国的曲线救国、曲径通幽,祝焱的运筹帷幄、眼观八方相比,自己还是井底之蛙啊。
摸到了鲁军的底牌,又听了鲁军官方似的汇报,侯卫东看着鲁军的表情就复杂起来。拨开乌云见了太阳,确定了对方的真实意图,侯卫东市委书记的威严和杀伐决断的作风便不自觉冒了出来,指东打西,压抬结合,官腔十足:“鲁军市长,西陆指挥部成立这段时间以来,市政府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市委很满意。西陆整治的同时,关键是要迅速引进一批高新技术企业,抛弃低层次的原始作业,实现新的飞跃和发展,这一点,请市政府牢记。”
“另外,环云高速的推进,国家乙烯项目落地后的一系列配套,还有南浦城中村的改造,这些市政府都要一并抓起来。”停了停,侯卫东又意味深长地道:“鲁市长,还有几个月换届就要全面展开了,人选上你有什么考虑,也可以随时和我沟通,有必要的话,近期开个常委会,再专题议一议。”
市委书记、市长碰头,是不容其他人再打扰的,秘书楚飞很清楚这一点。连续挡了十几拨前来找侯卫东汇报的各路头头脑脑,接近10点半,他接到了西陆县常务副县长晏春平的电话:“楚秘书,侯书记在不在,我有急事汇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