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83章 天算人算——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从郭兰怀孕的心结中走出来,侯卫东又恢复了平日的风采。
接下来,侯卫东重新展现强势作风,连续召开市委常委会,传达贯彻省委换届会议精神,研究通过市政府牵头起草的西陆矿山整治与产业发展方案,中间甚至几次出席岭西前来观摩挂职干部工作地市的宴会,给足了新任市委副书记刘刚和组织部长朱小勇面子。
东跑西跑的同时,茂云一号车里再次响起汪峰《怒放的青春》的高昂旋律,唬得秘书楚飞大气不敢乱喘,也不敢正眼看老板。又私下里和恋人方芳通了几次电话,也没听出来岭西忆江南店里有什么特别的动静。不由暗自佩服侯卫东,正厅书记,水平就是不一样啊。
组织部长朱小勇知道自己扛大梁的时候到了,也打起精神,连续跑了几个县区,又带着副部长们反复研究,就有模有样地给侯卫东汇报了几次。班子特点,缺额数量,干部信息,娓娓道来,竟然基本不看手下准备的材料,倒让侯卫东有些刮目相看。
看着朱小勇一本正经的样子,侯卫东反而有些不适应,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个半路出身的组织部长这次是哪里来的动力啊。
汇报到最后,朱小勇特意停了停,意味深长地道:“卫东书记,这次换届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就是减少党委班子中副书记职数,除兼任行政一把手的副书记以外,原则上只配备一名专职副书记,这一点,中组部和省委组织部的文件都反复强调啊。”
侯卫东恍然大悟,暗道,朱小勇这是话里有话啊,台阶减少了,这也就意味着,今后常委上升的空间就大了,你朱小勇这点花花肠子,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有本事你给我运作个市长看看,就是你有蒙书记的老关系,我也相信你办不到。
转念又想,减少副书记,也未必不是好事啊。这样一来,书记的权威就增强了,以前涉及干部人事问题,还有书记办公会这个层面可以缓冲,现在是常委负责制了,副书记又不分管干部,几个常委有事总是直接找我,也不是个办法。
不管怎么样,有朱小勇这段时间扎实的做功课,加上平时的了解,茂云县区和市里几大班子情况也就清晰起来。
茂云班子中,侯卫东和市长鲁军任职时间都不是太长,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茂云目前的状况,省委都不会轻易动他俩,党政两个正职不动,这换届就翻不起什么大的波浪来。
吴北京主持人大渐入佳境,市委副书记刘刚想再上一个台阶,就只有去政协接替老病号主席昆鹏了。杜正东刚任纪委书记,邓家春刚任政法委书记,不出意外,朱小勇这次倒是可以顺利接任市委副书记了。
这样一来,有三个空出来的职位比较敏感。
一个是常务副市长,侯卫东有意运作南部新区李云来担任,当然,这要适当征求市长鲁军的意见。
另一个是一直未配备的市委秘书长,如果安排政府那边的楚休宏过来,需要首先把主持工作的副秘书长张宏安排好,老领导祝焱的嫡系,不在人大政协解决个副市级,是通不过的。
还有一个是有可能空出来的组织部长岗位,本来谷云峰很适合,但这次要安排他担任西陆县委书记,看来要从上边空降组织部长了。
茂云四县三区的班子,侯卫东倒是比较放心。矛盾最集中的西陆县和南浦区,春节前后就已经开始了陆续调整,其他县区正常换届就行。
能力不俗的党校同学景伟担任了南浦区长,西陆有两个得意手下谷云峰和晏春平,分别担任县长和常务副县长,**局长罗金浩和国房局长李世秋也是信得过的干将。只是自己的两任秘书同时在一个县工作,多少会引起一番议论,看来换届时需要调整出来一个了。
5月初,省委组织部长祝焱开始轮流听取各地市组织部长汇报班子情况和换届初步方案。朱小勇汇报完茂云的情况后,几次观察祝焱的表情,却发现这个岭西官场人人敬畏的管帽子的大官,面无表情,一脸严肃,饶是朱小勇见惯了场面,也是唯唯诺诺地退了出来。
待朱小勇离开,祝焱直接拨了侯卫东的保密电话。
红色话机一响,侯卫东赶紧抓起话筒,习惯性的说道:“你好,我是侯卫东。”打这电话的没有小人物,只要侯卫东在办公室,绝不让它响过三声。
果然,听筒里传来了祝焱沉稳的声音:“卫东啊,茂云换届方案我听了,总体不错,考虑的很全面,有几个小事情,电话里不便讲,这样吧,明天周末了,你来家里吧。”
侯卫东给祝焱当秘书时,岭西西郊小院是跑顺了腿的,这些年来,除了春节聚会,不知不觉,平时去的时间竟越来越少了,这大半年,特别是侯卫东坚决调整了交警支队王兵的岗位后,竟是几乎没再去过。
听祝焱今天电话里的口气,很是亲切,恍惚间,过去当秘书的感觉又回来了一些,只是现在两人都已是厅级以上干部,堂堂省委组织部长约地市书记见面,虽是半公半私,侯卫东感觉心里多少有些沉甸甸的,依他们对祝焱的了解,越是轻描淡写,越是有重要的事情。好在全省换届座谈会时,侯卫东心不在焉,有些事情听了个七上八下,他也确实想从老领导那里了解一些会议之外的动向。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换届的关键时期,岭西多少处级厅级干部,做梦都想见的省委组织部长,却一个电话把人约到家中,放眼整个岭西官场,能有这份荣幸的,恐怕也只有侯卫东了。
第二天下午,侯卫东照例准备了两瓶祝老爷子喜欢的茅台,叫上楚飞,驱车直奔城西小院祝焱家。
侯卫东特意早来了一会,一段时间没来了,必要的礼貌还是要讲究的。
踏进小院,与往常的气氛大有不同。门口的大黄狗一付懒散的样子,抬眼看了看侯卫东,象征性地叫了一声,但将头扭到了一边。小院里一片静悄悄,虽是春天,却没有春天的任何气息。再看看小院旁边的小河,河水依旧清澈,却没有了那个头戴草笠的独钓老翁。偌大的小楼,倒透出一股隐约的凄凉,
祝焱夫人蒋玉新开了门,屋里没有灯光,电视机也关着,祝老爷子正要从沙发上挣扎着起来。侯卫东快步走过去,一把扶住祝老爷子的身体,大声道:“老爷子,我来看您啦。”
寒暄几句,祝炎父亲有些激动,脸上有了笑意,忙着安排蒋玉新端茶倒水,手却一直抓着侯卫东不放,道:“是卫东来了啊,找祝焱吧?他还没回来,你一个人来的?小佳和慧慧好吗?”
侯卫东鼻子有些酸,人生一世,几十年官场打拼,临了就是这样的结果,又想到今天来的目的,不禁暗暗自嘲起来。仔细端详老人,身体倒是说得上健壮,可是一股难以抑制的沧桑顽强地笼罩在老人身上。想想也是,如今祝梅结婚后平时住在自己家里,没有了孙女的陪伴,老两口也只好从周一盼到周末,心情自然寂寥起来。
祝老爷子很快恢复了往日的神情,呵呵笑道:“卫东啊,市委书记了,难得来老头子这里一趟啊。”
侯卫东连忙站起来,道:“老爷子,这是我的不是了,在您面前我可不敢说工作忙,就是懒了啊,好久没吃阿姨做的酸菜鱼了,晚上我自罚三杯。”
祝老爷子把手一摆,毫不在意地道:“卫东,你第一次到我这里来,我记得是刚给祝焱当秘书吧,那时,他还是县委书记。如今,你都是市委书记了,我老头子是真为你高兴啊。400万人的吃喝大计,你说不忙就不忙吗,我老头子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侯卫东知道祝老爷子素来喜欢自己,也就真诚地道:“老爷子,没有您和祝书记,我恐怕还在青林镇也说不准哪。就是现在,没有祝部长掌舵,我在茂云也一事无成啊。”
祝老爷子手捻胡须,后背从沙发上挺起来,道:“卫东谦虚,卫东谦虚,你在茂云的几步棋我是有所耳闻的,否则,省委也不会让你来主政茂云,从市长到市委书记,不到半年时间,别说岭西,就是放眼全国,也是绝无仅有啊。”
喝了一口茶,老爷子又兴致勃勃地道:“你来找祝焱,是为了换届的事吧?我听说省里刚开了会,卫东是不是要再进一步啊。”
祝老爷子虽已退休多年,但铁杆部下众多,儿子又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政治灵敏不减当年,就是消息来源和准确度也不逊于一个省委常委,老爷子莫非已经听到了什么风吹草动?
这些天来,岭西官场最热的话题就是换届了。侯卫东一方诸侯,自然不会参与一些官场好事之人的议论,但是目前岭西的局面就摆在那里,到了侯卫东这个职务层面,省委省政府班子的走向趋势,哪几个岗位变动明显,哪几个岗位尚不确定,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现任省委书记钱国亮,明年换届时年龄将达到63岁,刚刚超过提名界限,上一步则进政治局,平调也得任个中央重要部委的一把手,依岭西近年来的发展势头,上一步的可能性更大。
省长朱建国届时年龄59岁,是接任省委书记的黄金年龄,也是最热门的人选。只是他从沙州机械厂团支部书记起家,一路升上来,是个不折不扣的岭西干部,现在中央只是提倡回避任职,但也掌握得不绝对,这个层面干部的任用,只能看最高首长的心情了。
至于新的省长人选,现任省委副书记乔志民和常务副省长秦路,一个51岁,一个57岁,年龄都没问题,一个是京官正派,一个是地方成长,倒是有得一拼。
如果一切顺理成章,届时54岁的现任组织部长祝焱将是省委副书记的有力人选,当然,这也是变数最大的岗位。接下来西陆谷云峰工作进展的如何,将直接决定着老领导的未来,对此,侯卫东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老领导祝福了。
更加引起岭西官场关注的几个热点人物,现任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宁玥无疑是焦点中的焦点。这位背景通天,连侯卫东都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女强人,从省委宣传部下来,几乎是没有任何阻挡的、没有任何争议的上位省委常委,尽管风闻要回中宣部任职,可是不到中央宣布的那一天,她去哪个部门、甚至是中组部任职也不是没可能。
还有新的省委组织部长人选,也是多少人仅仅停留在心中想想、却不敢奢望的大热门,谁家的祖坟上会冒起这股青烟,就看造化了。
不得不提到的一个颇有争议的人物,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郑少良,这位南源省委裴书记的绝对心腹,与原茂云市人大主任李建林打得水深火热的难兄难弟,关键时候会如何出手,也是岭西官场人翘首关注的焦点。竞争组织部长?抑或是直接竞争省委副书记?
另外,已经61岁的省纪委书记高祥林出任省政协主席的可能性极大,至于班子中的其他几位成员,就注定不会成为热点了,估计也就是看年龄留任或转人大政协副职了事。即便是曾经无限风光的熊大伟,估计也就是任个政协副主席罢了。
当然,这一切的推算,都是建立在常规情况下,省级领导班子换届,哪一回不得从上边下来几个?都从地方上产生,那才是不正常的。
等祝焱回家,侯卫东热热闹闹地陪老爷子吃过晚饭,到了楼上祝焱的书房,略作寒暄,祝焱的一番话却让侯卫东大跌眼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