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82章 打开心结——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岭西省委换届座谈会隆重召开,省委组织部长祝焱作了长篇的讲解,下午分组讨论结束后,省委书记钱国亮又发表了重要讲话。按照会议部署,2006年年底前,省级以下领导班子完成换届,2007年初,省里几大班子换届,一切为即将召开的中央十某大作准备。
领导班子换届是官场的大事,我国现行的制度,从最高层的中央到最基层的乡镇,都是任期五年。
五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官场中人来说,是政治生命至关重要的五年。能够赶上这个机会,及时进到班子,仕途基本上就是一片光明;错过了,那就不是晚几年任职这么简单,所谓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对一批干部来说,也许就是一辈子原地踏步了。另外,换届和平时干部调整又有很大的不同,中央对各级领导班子的年龄学历党派性别民族,都有严格的比例规定,这也从客观上导致了选人的局限性,也使得竞争更加残酷。
对这次换届,侯卫东倒是十分平静。
十几年的时间,从沙州大学的一个初出大学校门的公招生,一步步上到市委书记,尽管36岁的正厅,放在全国也有年龄优势,但是侯卫东很清楚,自己一两年职务变动一次,在官场早已是异类,这样眼花缭乱的升迁,在厅级以下干部中间还有可能,但对于已经上升到厅级以上的干部,那绝对是不现实的。
满打满算,明年换届时侯卫东任市委书记才一年多,依这样的资历,想上位省级干部,就算省委同意,中央也是通不过的,毕竟,省级干部的配备已经超出了省委直接任命的权限范围。反倒是目前的茂云,矿产治理初见成效,发展环境刚刚改善,几个大项目同步推进,老老实实在茂云做足功课,才能为以后的发展铺好路子。
可是这次省委会议上,侯卫东的心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柔顺如水的郭兰做出了一件绝对超乎侯卫东想像的大事,忆江南门口的郭兰,全身洋溢的母性,一副小心翼翼又分明幸福满足、自豪骄傲的神态,始终在侯卫东眼前晃动。
宁钥是省委常委,由于兼任岭西省会城市市委书记,也以市委书记的身份参加了会议。会议期间,她和侯卫东并不是紧靠着座位,但是女人的心细细腻天性加上特殊感情,使得强势书记的余光不时会瞟一瞟过来,很快就发现了侯卫东的异常。
中午,省委小食堂安排了丰盛的自助餐,招待各地市参加会议的大佬们。宁钥一身职业装,端着精美的餐盘,四处看了看,不显声色地走到了侯卫东就餐的桌边,一边顺势坐下,一边调侃道:“卫东书记,那边有啤酒啊,依你的酒量,喝它个十瓶八瓶又不会耽误下午开会。”
侯卫东知道会议期间自己的表现瞒不过宁钥,心里苦笑一声,嘴上强作镇静道:“好啊,宁书记,美女如果陪喝,我宁肯喝醉了下午不开会。”
宁玥脸上一红,白了侯卫东一眼,道:“没大没小,给我闭嘴!”把餐盒挪了挪,又小声道:“我看你是想借酒消愁吧?老实交待,出什么事了,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这可不是你侯卫东的风格啊。”
被宁玥一语点中心事,侯卫东只得搪塞道:“我哪有什么事,茂云百业待兴,家里岳母生病,这换届又是一大堆任务,我是累的啊,宁书记如果看着心疼,什么时候赏赐给我改善改善生活啊。”
这般暧昧的话语,又是在这样的场合,也只有侯卫东敢说出来。宁玥的脸是真红了,嘴上骂着侯卫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心里却莫名痒痒起来,借故吃好了,端起餐盒离开了餐桌。
侯卫东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与小佳结婚前,就和段英有了肌肤之亲,及至后来数度疯狂,他并没有太强烈的负罪感。结婚后,架不住李晶的进攻,又与李晶长期保持关系,乃至生育大小丑丑,侯卫东不仅处理的游刃有余,更没有要罢手的想法。至于和朱小琳的一两次露水夫妻,和宁玥的官方式性爱,他也能泰然处之。即使有过犹豫不决,他也是一句“人死卵朝上”了事。
侯卫东历来信奉,官员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就像明代首辅张居正所说,用循吏不用清流,当官能为老百姓着想,为官一方,造福一方足够了,做官和做人一样,谁敢说一辈子没有瑕疵?当然,侯卫东与一般官员不同的是,他并不轻易为情所困,直到遇见郭兰。
终于突破了与郭兰的关系后,他像南极帝企鹅呵护企鹅宝宝一样,呵护他与郭兰的爱情,不容一丝亵渎,更不容任何外来力量所侵犯。
但是郭兰的怀孕却让侯卫东感到无所适从。
郭兰和李晶不一样。李晶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根本用不着侯卫东操心,也没有任何可担心的事情,两人虽然都是单身,郭兰则完全不同。
李晶素来性格外向,心思缜密,不到20岁的青春少女,混在生意场上,周旋在男人堆里,为了自己的安全,从骨子里就会产生强烈的防范意识,更练就了一套完善的自我保护本领。认识侯卫东后,目标很明确,借种生孩子。此后,哪一天是最佳怀孕期,甚至做爱后什么姿势能确保怀孕,每一步,李晶都计划得丝丝入扣,滴水不漏。
而郭兰毕业踏入仕途,结识的是机关里林林总总、生性关注桃色新闻的所谓君子,业余生活平淡无奇,失去父亲庇护,母亲大病未愈,除了侯卫东以外,说无依无靠也不过分。至于像李晶那样,提前找好侯姓男人假结婚,怀孕后到哪里保胎生孩子,郭兰更是连想也不会想。
郭兰怀的是自己的孩子,这一点侯卫东确定无疑。看着笑嫣如花的郭兰,毫无防备的走回店里,侯卫东手里的手机几次拿起,又几次放下,甚至连车门都开了几次,险些冲进小店,直面郭兰。最终,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还是克制了侯卫东的冲动。
郭兰以种种理由推辞,不与自己见面,强行面对她,这很容易做到,但是,后果是什么,侯卫东也很清楚。他心里明镜似的,心爱的女人这是在保自己啊,一旦这时真相公开,不仅侯卫东自己官运难料,郭兰也势必难以抬起头来。
兰兰,我的兰兰,可怜的兰兰,你这是何苦呢。
到了下班时间,郭兰像往常一样,自己开车回家,方芳通常是晚一会儿到,帮她准备晚餐。
走进熟悉的楼道,郭兰心有灵犀似的,总感觉和往常不一样。一股熟悉的味道,强烈的男人气息,总让她的颤动不已。是他么?
打开房门,客厅的小桌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大束晶莹洁白、端庄盛开的兰花。
郭兰素喜兰花。固然也名字的原因,更是性格使然。她曾给侯卫东说过:兰花,无论是在冷雨中挺立,还是在寒风中怒放,从不与百花争宠,只是默默地为世界增添一丝丝光彩;兰花,无论高缀枝头,还是飘落在地,始终保持一尘不染的品格。兰花之香,清幽淡雅,不会让人感到高不可攀,是沁人的香,亲切的香,叫人怜爱的香。
未及脱衣换鞋,郭兰已是泪水涟涟。她不顾一切地冲进屋内,嘴里喊着:“卫东,卫东,是你吗?”
没有人答应。除了在卧室的床头柜上又发现了一大束玫瑰以外,屋内空空如也,郭兰一下子普通人瘫倒在床上,禁不住掩面痛哭。
毫无疑问,一定是侯卫东来过了,他是这房子的主人,除了他和自己,没有第三个人有钥匙。就连方芳,每天照顾她,郭兰也没有给她钥匙,尽管知道侯卫东如果过来,事先一定会和她联系,但下意识间,郭兰还是存有隐隐地期盼。
清脆的门铃声想起来,郭兰知道,这是方芳回来了。简单清理了一下脸上的泪痕,方芳提着一兜食品,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手里的东西还没有放下,方芳就叫了起来:“哇,兰姐,你买的花好漂亮啊。”
郭兰淡淡地道:“回来路过花店,顺手买的,方芳,别忙乎了,今晚我不太想吃饭。”
方芳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急切地问道:“怎么了,兰姐,不舒服吗?”
“没什么,可能今天累了些,你把东西放冰箱,自己做点吃吧,我去躺一会。”郭兰边说边往卧室里走。
还没来得及躺下,就听方芳在厨房里大叫:“兰姐,冰箱满满的,什么也放不下,你啥时候买的啊?”
郭兰心里明白,这肯定也是侯卫东所为,身体懒懒的,就不愿意起来收拾,也顾不上看看是什么东西,嘴上支唔道:“哦,我忘了,你收拾一下吧。”
方芳愣了一下,心道,今天兰姐怎么了,身体突然不舒服,还丢三落四的。
郭兰慢慢静了下来,开始回味侯卫东的用意。
他肯定是知道了怀孕的事情,否则不会无缘无故地买花、买食品。几个月来,郭兰一直在刻意地瞒着侯卫东,也有意无意地回避着侯卫东,她不想给他增添任何钢制和麻烦。郭兰组织部门出身,对官场中忌讳什么,自然十分清楚。一个堂堂地级市委书记,有家有老婆有孩子,偶尔有些绯闻,倒也不至于出什么大问题,但是与第三者有了孩子,这是官场中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大坎,这道坎足以毁灭一个官员的政治前途。
郭兰也曾经多次暗地里猜想过,如果在孩子出生以前,侯卫东知道了一切,他会怎么办。依她对侯卫东的了解,他不会强制自己做掉孩子,那么,孩子的问题就会成为侯卫东沉重的负担,这是郭兰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局面。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刻意瞒着侯卫东,侯卫东理解了自己的良苦用心,以送花送食品的方式也表明了他的态度,好好保养自己,把孩子生下来。
世事难料,人心难测。热恋中的女人智商基本为零,郭兰的智商此时为负无穷。
多年以来,郭兰连自己是小三的事实都一直不肯直视,心里仪仗着自己是侯卫东生命中独一无二不一样的一个人,如果有一天,郭兰忽然发现原来现实并不一定如她所想,她实实在在的身份也不过是侯卫东的情人之一而已,而且,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