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81章 惊见幽兰——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专职秘书楚飞耍了一把小聪明,见目的已经达到,便离开侯卫东办公室,轻轻带上门,走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侯卫东才慢慢走到宽大的办公桌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对郭兰的思念像雨后春笋,无可扼制地疯长起来。
他拿出专门用于联系李晶和郭兰的手机,迅速拨通了郭兰的电话:“郭兰,我是侯卫东,你现在在哪儿?”
郭兰也是刚到服装店不久,清脆的铃声响起,一看号码是日思夜想的人,心底一阵幸福,快步走进经理办公室,接通电话,甜甜地道:“卫东,我在店里,刚上班,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吗?”
听到郭兰温婉的声音传过来,侯卫东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拿着手机,走到窗台,看着市委大院里熙熙攘攘的上班人流,情绪越发热烈起来:“兰兰,我今天没什么特别的安排,想要见你,方便吗?”
听到侯卫东的声音有些急促,郭兰没有像往常那样和侯卫东开玩笑,“方便吗”这句话向来是他俩的通知暗号,不仅是指见面的时间地点是否方便,更是代表郭兰的身体是否方便。以往每次侯卫东这样问,郭兰都是笑他猴急,没出息。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回避和侯卫东见面,郭兰就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使声音显得和往常没什么不同。
心里打定主意,郭兰坚决地道:“卫东,你现在是市委书记,茂云情况又复杂,不要为了我专程过来,再说,我今天也安排了重要的客户,对不起啊。”生怕侯卫东坚持,紧接着,她又故意拖长了声音,小声加了一句:“再说,我这几天……这几天,身体确实不方便。”
侯卫东明知郭兰误会了他的意思,又道:“兰兰,我不是那意思。听我的秘书楚飞说,他和你那里的方芳正在谈朋友,这事你知道吧?”
听侯卫东语气不再坚持,郭兰松了口气,道:“我也是刚知道不久,他们挺般配的,方芳我很了解,是个好姑娘,倒是你那小秘书,我看随了你,猴精猴精的,可别欺负我们小丫头啊。”
侯卫东也放松了自己的心情,笑道:“他不敢!只是这事也巧了些,我俩,他俩,呵呵。”
“那又怎么了?你大书记难道还要干涉手下的私生活吗?这就是缘分吧,我俩又何尝不是随了一个缘字呢,对了,卫东,过些日子我要给你一个大惊喜呢。”郭兰话里软中带硬,半开玩笑地道。
两人又说了几句,郭兰找个理由,来客户了,侯卫东无奈放下电话,慢慢走回办公桌,拿起秘书整理好的文件,看了几行又放下,耳边回荡着郭兰美妙的声音,大惊喜,什么惊喜?肯定不是又加盟了几个连锁店这么简单,一定是和他俩有关,会是什么呢?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忽然,侯卫东一惊,和郭兰上次一别,不知不觉几个月过去了,这期间,包括春节在内,电话通了不少,几次约着见面,郭兰不是有事情就是“不方便”,这可不是她一贯的作派和性格,很明显是借故推辞,难道……,侯卫东越发胡思乱想起来。
现实中,男人可以毫不负责任的把处女变成女人,但他决不允许自己的女人不是处女,这是男人的劣根性。女人总希望自己的伴侣是她的最后一个男人。男人都渴望自己的伴侣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同时又是唯一的女人,正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也许侯卫东也免不了俗吧。
2006年是地方换届年。所谓换届年,是说省、市、县、乡党委、政府、人大、政协领导班子要整体调整,通过召开党代会重新选举党委委员、常委,副书记、书记,通过人代会选举一府两院,即政府和法院、检察院主要负责人,同时人大政协领导班子也要重新选举。换届年是各级党委的大事,也是组织部门的中心工作。换届的程序是自下而上,从乡镇开始,直至省级领导班子。4月20日,省委召开换届工作座谈会,要求各地市市委书记和组织部长参加。
19日下午,侯卫东给组织部长朱小勇打了招呼,安排楚飞在茂云值班,先行带着司机韩明住进了岭西华裕国贸酒店。
朱小勇这些天情绪稍微稳定了些。竞争副书记失利的事情毕竟过去了一段时间,挂职干部安排的事弥补得侯卫东也比较满意,朱小勇毕竟身后站着在北京任职的岳父蒙放,根基深底气足,更关键的,他已从上层探到了一些风声,这次岭西各级领导班子换届,空缺职位不少,涉及面大,如果运作得好,市委副书记算什么,上一大步,直接登上正厅也未可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接到省委通知,朱小勇原以为侯卫东会把自己叫过去,合计合计茂云各级班子情况,好做到心中有数,何况他也确实做了准备。哪知道,市委书记只是电话里淡淡地说了句,今天有事先走,明天直接会场见面,匆匆挂了电话。
侯卫东违背常理的做法,多少引起了朱小勇的一丝怀疑。自己与驻京办郑红梅交好,关键时候侯卫东运作提拔,他才得以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侯卫东大事善于不按常理出牌,平时小事一直比较注意,朱小勇倒是希拉惯了,不拘小节。对于侯卫东的私生活,朱小勇压根也没多想过,他穿针引线,多次组织侯卫东和姐姐朱小琳吃饭,虽也曾发现姐姐看侯卫东的眼光有些暧昧,充其量当时怀疑怀疑,他对这类事情见怪不怪,加上自身心里有鬼,也就不往深里想。
好在侯卫东与上层素来交好,在省委书记钱国亮、省长朱建国、组织部长祝焱,老常务副省长周昌全面前都是说得上话的人,朋友多,路子广,提前走一天,也属正常。
一路风驰电掣,茂云1号车来到岭西。韩明已经养成习惯,知道第二天才是正式公务活动,提前一天来,老板肯定是自己有活动,停下车第一件事就是换上岭西D16888车牌,把房间安排好,将钥匙交给侯卫东。
侯卫东对此也是习以为常,接过钥匙,也不上楼,径直开车来到忆江南岭西总代,将车找个合适位置远远地停下,也不下车,摇下半面车窗,目光却始终盯在小店门口。
当年的服装小店如今已是今昔非比。为了租下这个小门头,郭兰受尽房主的刁难,还是恰逢曾宪刚夫妻也来租房,侯卫东才委托曾宪刚出面租了下来,送给郭兰使用。
几年下来,随着生意的转好,特别是挂了忆江南岭西总代的牌子,郭兰早已从曾宪刚那里变更了合同,还清了租金,又连带租下了左右两个门头,重新进行了装修,里面专门装修了经理办公室和行政办公室,一个初具规模的公司模样便显现了出来。
郭兰这些天心里也不好受。上次电话打完,她何尝不知心爱男人的心思,又何尝不是同样按捺不住相思之火,只是为了侯卫东的前程,她绝不可能把真相告诉他,因为,郭兰坚定地认为,侯卫东发现她怀孕的情况后,绝对不会怀疑她与别的男人有染,尽管二人不是夫妻,但是多年恩爱下来,相互之间早已深信不异。依郭兰对侯卫东的了解,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
其实这也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郭兰哪里会知道,侯卫东尽管也深爱她,但却不止她,性感的段英,妩媚的李晶,泼辣的朱小琳,高高在上的女市委书记,都和侯卫东有过私情,在这些女人中,也许只有孤傲的郭兰才会这样独恋自己的男人。
好在身体状况越来越稳定,甚至有几次,腹内胎儿隐隐出拳伸腿,吓得郭兰连忙咨询医生,才明白那是宝宝发育良好的表现,晚上躺在床上,止不住一只手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另一只手指着肚子喃喃自语:“宝宝啊宝宝,难道你也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卫东么?”
没什么事情,郭兰也就坚持每天到店里看一看,有时上午,有时下午,其余时间就在小屋安心养胎,而这天,恰好是郭兰下午来店里。
岭西是全国闻名的休闲城市,经济发展和人均收入一般,但是消费水平并不低,人们的开放意识也很强。虽是初春,大街小巷已有不少爱俏的青春少女换上了漂亮的单衣。
郭兰性格本就腼腆,在组织部门工作多年,又知道自己的身份,虽是在岭西而不是长期工作的沙州,她穿衣依然十分注意,反正忆江南是生产女装的专业公司,宽松款式有的是,一出家门,郭兰都是一身宽松衣服,漂亮气质倒也丝毫未减。
由于她人好脾气好,店里服务员对她很尊重,她都注意保守秘密,出了店门谁也不乱说,日子一长,郭兰在店里的时候穿衣也就随意起来。
这天下午,她在办公室接待了几个客户,几笔业务顺利签了单,一时高兴,未穿外套就随客户从另一侧办公区域的大门走了出来,握手送别,抬手致意,返回店里的过程中,一笑一颦,孕态尽显。
侯卫东伸长了脖子看了好半天,顾客倒是人来人往,哪里又有郭兰的影子?正在欣赏忆江南的新门头和气派,听到动静,脖子一扭,正好看见郭兰出来的一幕,好似天空中一声霹雳,侯卫东整个人顿时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