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80章 秘书心机——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听到楚飞的名字,郭兰不禁呆立在当场。市里的秘书,楚飞,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卫东的那个小跟班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怕什么来什么,天下优秀小伙有得是,找谁不好,这个死丫头,偏要找侯卫东的秘书。再一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啊,追求自己的赵东、平凡,一个当时是位置显赫的省委书记秘书、现在是沙州市长,另一个是堂堂国内一流大企业老总,自己不也是一概拒绝吗?
只是自己与市委书记如此,助手与市委书记秘书恋爱,一个是暗好,一个是明恋,这是天意,还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幽幽叹口气,郭兰拍着方芳的后背,道:“这小伙子不错,我见过,好好珍惜吧。”
方芳惊喜异常,急切地道:“兰姐,你认识他啊,他是哪个领导的秘书啊?”
郭兰恢复了平静,淡淡地道:“是市委这边的秘书,具体跟哪位领导,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这小伙子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你的眼光很好啊。”
得到郭兰的肯定,方芳喜滋滋地离开了。望着小鸟般离去,青春活力四射的方芳,郭兰心中还是一阵惆怅。自己当年何等追求唯美爱情,转眼已是32岁女人,父亲早逝,母亲大病,无兄弟姐妹,唯一挚爱的男人却已为人夫、为人父,禁不住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下午5点,方芳终于等来了心上人的电话,楚飞也是瞅准了侯卫东今晚恰好没有公务活动,一对小情人约好晚上7点在岭西一家有名的西餐厅见面,而这个时间点,方芳也有足够的时间照顾好郭兰的晚餐,楚飞也能从茂云赶到岭西。
红褐色的墙壁,木质的桌椅,大大的落地窗,优雅的古典音乐,映着咖啡厅卡座内一对对情侣和小恋人。
一大束99朵玫瑰花旁,楚飞和方芳已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几杯红酒喝下去,不胜酒力的方芳已是眼色迷离,娇艳欲滴。楚飞却找了领导理由,只是抿了一小口,望着心爱的姑娘,想着一会儿两人单独相处的恩爱,心跳却加速起来。

方芳双手托在粉腮上,撅着小嘴道:“楚飞,今天我把你的情况告诉兰姐了,她还说认识你呢。”
楚飞却早已知道,忆江南岭西总代郭兰与老板一同在沙州和成津同过事,关系至深,假装糊涂道:“什么兰姐,我不认识啊。”
方芳倒不奇怪。郭兰怀孕后,曾给她立下严肃的规定,除他们两人外,包括父母在内,不得告诉任何人,否则,立即辞退不说,永世不再做朋友,也正是基于此,她甚至违反协议,连平凡都没有说。于是认真地道:“就是我的老板,忆江南岭西总代的经理啊,叫郭兰,你不认识吗?”
楚飞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唔,想起来了,好像是在服装城奠基的时候见过,人很漂亮,原来她是你的老板啊。”方芳点点头道:“兰姐人好,对我很好,对店里的员工都好。”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瞪着眼睛对楚飞道:“对了,兰姐说你是市委这边的秘书,老实交待,你到底给谁当秘书?”
楚飞咧咧嘴,道:“好方芳,这个真不能说,这是秘密,也是纪律。”
方芳眼珠一转,把嘴一撇,故作神秘道:“楚飞,我也有个秘密,你告诉我,我也告诉你。”
楚飞不以为然,不怀好意道:“你还有秘密?你说,你全身上下我哪里不知道?你先说吧。”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是零。方芳呸了一声:“滚你的!”终于还是忍不住,又把头伸了过来,两手挡在嘴唇两侧,一副八卦的神态,小声道:”我先说也行,不过你要发誓,绝不能对任何人说!”
待楚飞一番指天指地,方芳才认真道:“兰姐怀孕了,而且是未婚先孕,这段时间都是我照顾她。你帮我分析分析,和兰姐好的这个男人是谁啊?”
楚飞并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反而笑道:“这年头,这算什么秘密?她没有男朋友吗?”
方芳想了想,很坚决地道:“我们忆江南总部的平凡老总,倒是一直在追兰姐,但是兰姐并不喜欢他,我敢肯定,孩子绝不是他的。”
说到这里,方芳八卦之心又起,笑着道:“听说兰姐和市委书记侯卫东,做过同事,住过邻居,侯书记英俊潇洒,兰姐美丽善良,该不是……”
楚飞脑袋翁地一声,声音突然大了起来,道:“别胡说!侯书记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方芳,我告诉你,不许乱说!”
看楚飞真的急了,方芳小声嘟囔道:“我就是说说,你急什么啊。好了好了,不说了,看我给你带的什么。”
边说边从身旁拿起西装,递给楚飞,却早把楚飞身份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一直到回到单身宿舍,楚飞始终处在忐忑不安中。方芳一句玩笑话,楚飞却不啻一声惊雷。
老板和郭兰关系不一般,他是有感觉的。作为秘书,天天在领导身边,几次都听到老板在应酬结束后,回家的路上和郭兰通电话,尽管没什么过分的语言,但那种随意的口气,关切的问候,绝不是同事朋友那么简单。联想到郭兰这么出色的女人,一直未婚,楚飞更感到这里面恐怕有情况。
老板任市委书记还不到一年,现在正是上升势头,真出了事,影响老板不说,自己才干秘书,这一辈子也就算交待了。

接下来几天,楚飞跟着侯卫东跑南浦区,跑西陆县,跑南部新区,脚不粘地,一上车老板就靠在座椅上打盹,没有机会说,也不敢有任何暗示。
终于回到市委上班,楚飞看好了上午没有外出安排,特意穿上方芳买的高档西装,早早来到侯卫东办公室忙乎起来。
侯卫东秘书出身,很理解秘书的职责就是一切围着领导转,对每天接送领导深有体会。没有特殊安排正常到办公室上班时,一般就是由司机韩明来接,如果不是邓家春私下里反复给他强调安全,韩明又像兼着警卫员似的,他甚至都想一个人自由自在地来上班。
走进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秘书楚飞忙碌的身影,只是感觉今天这小秘书似乎比往日更加精神和帅气,笑呵呵地道:“小楚,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西装不错嘛。”
楚飞见老板注意到了自己的用心,快速收尾手头的动作,又麻利地给侯卫东泡好上青林的新茶,略显腼腆地道:“书记早,这是前些天女朋友生日时,她送我的,今天咱们不跑县区,我就穿上了。”
侯卫东大感兴趣,道:“哟,找女朋友啦?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嘛,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女朋友是哪一位啊?”
楚飞本来就是要借西装引起侯卫东注意,见目的达到,就老老实实地道:“她叫方芳,是岭西忆江南总代的经理助理。”楚飞很机灵,也很聪明,他知道岭西忆江南总代意味着什么,郭兰的名字和怀孕的事情,他是只字也不会说的。
岭西忆江南总代,这是侯卫东经常在心里念叨的几个字,伴随着这几个字,同时浮现的还有他牵肠挂肚的郭兰。侯卫东稍一走神,迅即平静下来,道:“方芳?我有印象,好像前段时间韩明还提起过吧。女孩子不错,你是我的秘书,要好好交往,也要时刻注意形象,好了,你忙去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