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79章 概不任用——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中秋节按照惯例这个时候是登门拜访最热闹的时候,但侯卫东的门庭还算清静。第一恰逢原云州市**局局长、司法局长闻天强被执行死刑,云州官场的空气不免紧张异样起来,再者侯卫东、张小佳谢客启事也是家喻户晓,主要是侯卫东在市委市政府推进南部新区工作会议上的题外讲话流传开来,有些人想上门也有些不敢了呢。
可是侯卫东跑了次北京,云州官场瞅出时机又开始有人上门了,这些人好像约好间隔时间一样,走马灯来串门,旗号多是找张小佳的,大多都是一定级别的同志,张小佳镇不住也无可奈何了。以她岭西圈子耳闻目染,其实这些算不了什么。现在别说地市市委书记,就是普通的一个县委书记过个节或者住住院,收礼也能有个一百来万,只要低调行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不过也有叫张小佳纠结一番的,岭西华通路桥老总戴福成空手登门,貌似随意坐坐,手段却很老道,他是中途从交通厅出来经商的,做人做事更透彻些。世上没有不走动就能随意凭借的关系,有些关系培植好才能凭借。在张小佳照应下,戴福成拿到茂云财会培训中心、茂云市财政局综合办公楼等项目,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竞标环云高速不成,算下来也算没在茂云白费心思。
戴福成进门,细细打量了侯卫东家市委家属楼的客厅,家具多为原木老料,自然气息扑面而来,简约不失格调,用料考究而不奢华,客厅点缀几幅赝品的板桥书画,显示着不同一般家庭小温馨的气韵,书房和客厅错位相连,锁的严严密密,中距中规颇具领导门庭味道。
戴福成很欣赏点着头道,“张书记品味不俗,侯书记更是布局得法,这是您的手笔吧,不是一般设计师能做出来的哦。”张小佳听恭维话多了,但是关于家居装修、养花种草方面仍喜欢听,不由优雅笑了,道,“戴总过奖了,也就简单收拾一下,市委的房子装修能用个几年旧城了,戴总不是我说你,大家都忙再者我和莉姐姐妹一样,你还跑一趟做什么?这不是见外生分吗?说起来,卫东和我也没帮上你什么忙。”张小佳历练的言语温馨含蓄,说的滴水不漏。
戴福成也算岭西省官场商界纵横,见识的人物多了,像张小佳这样的市委书记夫人,年轻貌美,气质高雅不俗,言谈不温不火,有着雍容沉稳劲儿,倒真的不多见,不由暗暗艳慕侯卫东。双手交叉想跷起二郎腿中途又平放下去,哈哈道,“我麻烦您不少了,统算下来到家不过两次,很对不住张书记对我的关心呢,就是我姐不批评不指示,我也要自我批评,过节吗?也该来家坐坐的,这个我还是懂得的。”
其实秦路常务副省长夫人莉姐刚挂电话,没有五分钟,大家都是明白人,张小佳不能不表现的客气些,笑了笑道,“谈不上什么关心,秦省长和莉姐对我们才是关心,在茂云高速项目上,市委明确表态一律不插手,侯卫东我是说不通的。”
戴福成双手搓了搓,商人本色带出遗憾,唏嘘道,“那是那是,领导干部,原则还是要讲的,张书记要求的严啊,我们没有中标,也说明华通路桥还有需要加强的方面,修建高速是百年大计,虽说一公里利润在五百万到一千万之间,茂云山路多,利润空间可能要更大些,但是路基、桩基、养护坡工程量也大,工程成本控制难度大,不偷工减料地坚持做下来,中标的几家也不易。”
说者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听者却有了心,这样环云高速随便一个小标段就有几个亿的利润,这还是在正常合理范围,印证了张小佳工程项目钱来的好容易的印象。戴福成没有久坐。漫不经心丢下一张银行卡,背面清清楚楚写着“六个零”,张小佳忽的站起来,张口要婉拒,戴福成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张小佳感觉追出去不好看,拨了电话给莉姐,打电话自己还没有张口说这事情,那边莉姐却半开着玩笑口气道,“小佳,你要和我生分,有什么事情我可不敢找你了,不管什么事情,大姐心里有数,你放心好了。”张小佳只好无奈笑了笑,她没什么可说的,那边格格道,“今天国庆节中秋节重到一起了,我们叫上几个,好好的打上一天麻将聚聚啊,小佳,我可先给你说好了。”
“莉姐,我还不知道侯卫东有没有什么安排?搞不好要陪女儿慧慧的。”“男人有男人的事情,你不管他呢他就谢天谢地了,那有时间给你做什么安排,对了,慧慧回川西,你一定带过来,我这不缺带孩子的人。”这件事过后张小佳查了卡才明白这六个零不仅仅是密码,还是里面有六十万元,写出来可不是“六加六个零”,也没有敢告诉侯卫东,纠结了一两天也就释然了。
侯卫东在北京忙了一天,抽出时间去了后海四合院家里,女儿慧慧正在后院菜地里玩,听爸爸回来了,小鸟一样飞过来,侯卫东就着势将女儿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才抱着亲了又亲,母亲刘芬之脸色红润灰白的头发变黑了,“慧慧,快下来叫爸爸歇一下。”见侯卫东往里面走,刘芬之对儿子道,“他周爷爷出国了,儿子不放心他们老两口,也没有叫告诉你。”侯卫东笑哦了一下,“妈,您越发精神了,我还怕小慧慧闹你,影响你恢复。”刘芬之高兴的扯着小孙女,“这孩子在北京玩的笑疯子一样,比起岭西就像两个人,我和你爸说了,今年中秋不回去过了,叫你哥你姐都过来。”
侯卫东想这样也好,在川西过节事情也不会少,一边点头一边拨了老领导周其昌的手机,问了身体情况,说了自己在北京,带了岭西一些茂云地方特产过来拜节,急道,“老领导,知道您出国,无论如何我是要过来送的。”周其昌哈哈道,“送什么?我们去孩子那里就是观光旅游,是我不让打电话给你,国庆节你们都来北京,也可以清静几天。那摊子也忙的不亦乐乎吧,你们驻京办任林度来看我几次,是你交代的吧,我身体还好工作是彻底不管了,做大手术的人最忌讳生气,出门看不惯的事情就多,还是自得其乐的好,这样估计一时半会见不了马克思。”
周其昌区别过去在华州市委书记、岭西常务副省长任上最明显的就是话多起来,带出老人习性,当然这比沉默寡言要好,说起来这是领导干部退下来的两个极端,要不是怕说了没人听就多说,要不就是干脆一言不发来个难得糊涂。
侯卫东坐在沙发上慢慢有了谈兴,两人不免说起茂云的人事,说了自己和省委组织部长祝炎关系喜忧参半的一些感想,侯卫东少年老成,感叹起来做官为人之难了。周其昌沉吟一会,侯卫东和祝炎不同于自己,自己对侯卫东培养大于索取,祝炎对侯卫东却是培养夹带个人利益。就目前来讲祝炎势大根深,侯卫东只有妥协维持的份儿,严肃叮嘱侯卫东道:“祝炎这个人驾驭大局能力极强,是要做大官的,就他个人而言沟通人脉的手段也很独到,按道理讲,做大事不拘小节,可他的一些小手段我以为很上不了台面,当年我做华州市委书记,就是因为看不透这个人,特意在他东阳县委书记任上多压了几年,就是届满市委研究有意提他做副市长,我也是有顾虑的,最终他还是在茂云市上去了。”
这都是陈年老账了,侯卫东或多或少的知道,现在解开谜底,好些孤立的片段都连接起来,更清晰直白,更认真握住手机,母亲刘芬之见侯卫东认真屏住呼吸,就给孙女招招手,把在侯卫东腿上扭来扭去的孩子带了出去。就听周其昌道,“现在岭西省委主要领导稳下来,下一步个别常委还要调整的,估计中央以后会加大地市书记进省委常委的比例,也是加大六零年后出生干部的培养力度,你太年轻,理论功底也不欠缺,我看至少要在茂云稳稳当当干上五年才有机会,这是说你的希望是光明的。中央在科学发展观上不是口头说说,可持续性发展是会考核的,祝炎以前在茂云的那一套绝对行不通,你要把握好中央的科学发展精神,宁可发展慢一些也不要杀鸡取卵,乱搞政绩工程,这是第二点,道路是复杂的。”和周其昌谈了会,侯卫东的心情好起来。
驻京办来电话要设晚宴招待,侯卫东推了市直部门领导的邀请坚持在家吃晚饭,父亲张敬海除了消瘦些精神更矍铄,说起大儿子也就侯卫东哥哥侯卫国进**厅一直模棱两可的事情,大有冲冠一怒的意思,“宁书记很给卫国面子了,由副局长、局长也就是两年的事情,卫国也是好样子的,命案必破在岭西省搞了个第一,华州治安我敢说是历届**局长中最好的,你哥离不开**系统,上面一直也说要他进**厅得,可偏偏省政法委没有回音下文了。叫我说你哥也该知足了,我在基层***卖命的干,不也就是熬出来个***长吗?”
侯卫东看父亲激动的青筋蹦出,知道不仅仅是希望大哥侯卫国更进一步,现在**工作就是在维稳的第一线,还有网络舆情、反恐新形势,面临复杂严峻的考验,老年人考虑的多,侯卫东盯着父亲眉头的几根白眉,试探道,“这样吧,我有机会问问宁书记,看看这里面用不用做工作。”“具体的等你大哥来北京,你先他谈谈,问问他得想法,还有你二姐二姐夫在茂云注册了什么房地产公司,我可不支持啊,别叫人家戳我们家的脊梁骨。”“我二姐和我说了,我建议他们要做可以选择下面的县市,县城更有市场远景,我会注意的,您放心吧,爸,听您的意思是要一家人在北京过中秋吗?我想在岭西,市委有什么事情我还能顾得过来。”
这边保姆摆好餐具,母亲刘芬之叫了几声慧慧吃饭了别看动画了,这孩子才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答应了。又低头了好一会儿,还不见动筷子,侯卫东抚了下女儿的小脑袋, “慧慧,吃饭了,奶奶叫你要说话。”慧慧这才疲沓沓拿起筷子,侯卫东不好再说她什么,母亲刘芬之悄悄摇摇头,轻声说:“乖孙女,爷爷奶奶说了就算,就在北京过,不会岭西,放心,吃吧。”慧慧这才开心蹦出两个字:“好啊!”侯卫东嘿了一声,”这孩子,会讲条件了。“母亲连忙竖起手中的筷子,望着侯卫东又摇摇头示意他别说多了,免得叫小慧慧腻烦。
看来孩子在岭西受到的伤害,只有随着时间流逝才能逐渐消除,侯卫东想起这个隐痛就恨的牙根疼,将大米嚼得咯吱吱的,心想闻天强死有余辜,大丈夫做事从不后悔,政治上的对手往往比生意上的对手更狠毒,生意场大不了逼迫你个破产了事,政治呢,要你个家破人亡都正常啊,你死我活的斗争中,侯卫东胜出了,起码是目前,为什么?是省委坚定支持了自己,下一步呢,省委还会不会呢?
侯卫东思索着,有些出神了,下一步茂云不仅仅做好政绩工程要出成绩,自己还要维护与祝炎的关系,自己有了祝炎的把柄,祝炎起码也掌握着李冰和他交往得暧昧情况,或许更多。一条船上两人面和心不合太可怕了,同舟而谈不上共济,对两人相互都没有什么好处,以他俩的聪明,只要不是一方败了事,很难发生图穷匕首见的。
可是茂云西岗县委县政府举报祝炎的干部怎么处理,祝炎肯定会和省委书记钱永年做沟通,最好省委有个态度,自己再出手把那批干部调整了,可那样可能吗?这一点侯卫东就要无可奈何了,对于主要领导有时候推太极搞平衡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大哥侯卫国很少谈起他得工作,从进不了**厅这个事情,更重要的还要防止对手做茂云的文章呢,侯卫国进不了**厅,搞不好就和自己有关啊,,常言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现在官场搞得更全面了,一人得罪,还株连相关,一个人不对付亲朋好友概不任用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