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77章 可怕念头——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2006年的春节前后,侯卫东工作上顺风顺水,茂云几件挂心的大事都安排妥当,一切都预示着“平安茂云、富足茂云、和谐茂云”时代的到来。

倒是妻子张小佳工作原因,再加上岳母陈庆蓉的现状,每日里比侯卫东还忙乎。

陈庆蓉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如今已经回到青林苑的家里静养,尽管身体各项指标逐渐稳定下来,但依然是处于脑死亡行列。

丈夫张远征是老实人,一生以厂为家,小心谨慎。经历了原沙州机械厂朱言兵3万元风波,闻天强字画事件之后,尽管更加不认可老伴平时的性格和作派,可是看着几十年要强的老伴,变成这样一个局面,也是悲痛和心酸不已。尽心尽力服侍之余,一夜之间,白发也增加了不少。

春节前,侯卫东的父母带着孙女小慧慧专程从北京来到茂云,全家团圆的同时,也来看望陈庆蓉。

女儿侯佳慧已经完全适应了北京的学习和生活,再加上平时有爷爷奶奶照顾,少了父母的唠叨,倒也无忧无虑,岭西遇刺的阴影早已忘得一干二净。这次放了寒假,听说要回岭西,高兴的在屋里蹦来蹦去。

侯永贵和刘光芬老两口从美国回来后,一方面见到了侯家血脉,大小丑丑一对可爱的孙子,又要顾忌着替侯卫东保密,越发觉得对不住张小佳,也就把全付身心都投入到照顾孙女上来,精神和身体状况竟也越来越好。这次听说亲家母出事,执意要从北京回来。

等到慧慧面临开学,回北京前,刘光芬找个机会,单独把侯卫东叫到一边,指着他的鼻子道:“小三,你现在官越做越大,可别不知足。我知道,这次亲家母摔坏身子,起因是遇到了李晶,可根子还是你作孽。”

侯卫东辩解道:“妈,不完全是这样的,她是自己不小心,再说,我和小佳也尽力了,这样也好,免得她妈妈再给我惹是生非。”

刘光芬作势要给侯卫东一巴掌,道:“你给我闭嘴!现在小佳也调到茂云了,你给我老老实实,照顾好小佳,再出什么幺蛾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侯卫东这才放下市委书记架子,过去抱住母亲,道:“妈,你放心吧,小佳好着呢。”一句话说完,又趴在母亲耳边,道:“老妈,你想孙子了吗?”

听侯卫东提起孙子,刘光芬脸上立即泛起了鲜花一般,嗔道:“想啊,想啊,做梦都想,真想再去看看他们。前段时间在北京时,我也给李晶打过电话,就是一直打不通呢。”

春节期间,侯卫东忙里偷闲,也给李晶打了电话,没曾想,打过几次,电话也是一直关机,以为她还在因上次偶遇陈庆蓉一事耿耿于怀,发了条短信也就罢了。倒是给郭兰打电话,一打就通。

这段时间,郭兰特意安排表姨陪母亲到海南休养,春节也没回来,只是电话里给母亲拜了年,平日里就是岭西小屋和服装店,两点一线,生活极其规律。

本来岭西台商协会春节联谊,专程给侯卫东下发请柬,因为陈东蓉一事搞得焦头烂额,侯卫东也没顾上过去参加,两人又错失了一次见面机会,郭兰也懒得打电话要侯卫东参加,否则以侯卫东的机敏,难免看出自己身体的细微变化,如果知道自己怀孕,虽然不致于逼着去打胎,也难免凭空给爱郎增添忧愁和挂念。

这天接到侯卫东电话,郭兰正在家中听音乐给宝宝胎教,抑制不住幸福和激动,声音颤抖道:“卫东,你好吗?”
侯卫东压低声音,温柔道:“兰兰,我很好。你怎么样?郭师母好吗?你的服装店生意怎么样,我很久没路过那里了。”
听到侯卫东一连串的发问和关切,郭兰的声音愈加细小,吸引也有些急促起来,她把电话放到小腹上,心道:“让未出世的宝宝听听爸爸的声音吧,这才是最好的早教呢。”停了一会,才把手机恋恋不舍地拿到耳边,道:“我和妈妈都好,一切都好,我在岭西小屋,就是想你……”

侯卫东眼睛看了一下四周和屋门,见没有动静,这才放肆道:“兰兰,我也想你,真想现在就过去。”

郭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连忙摆手道:“别,卫东,店里春节休息不了几天,马上就要营业呢,我没事,你千万别过来。”

茂云到岭西尽管也通了高速公路,毕竟也需要几个小时时间,春节期间家里一大堆人,走访任务一大串,侯卫东也不敢贸然离开,又嘱咐了郭兰几句,放下了电话。

张小佳这些天,白天忙局里的事情,晚上基本是耗在医院,也顾不上麻将圈子,生活规律彻底乱套。而关键的是,不知怎么了,总感觉事情又多又乱,心里忐忑不安,就是晚上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心脏也是砰砰跳个不停。

多年来,在金钱和丈夫前途面前,都是坚定地选择了维护侯卫东,不向金钱低头。特别是张小佳财务出身,见惯了大钱,逢年过节,下面人送个三千五千,她可是连眼皮都不翻一翻。

可是这些年交往了常务副省长秦路的二妹后,看着对方大把花钱,再加上侯卫东退出精工集团、先后转让几个石场和火佛煤矿,连续在岭西和北京购买几处房产,手里已无大额资金,特别是侯卫东要求每年年底,将礼品折合现金打给廉政专户,但是支出却未见少哪些,也是眼看着银行卡上显示的数额一个零一个零的减少,张小佳心态也渐渐有些失衡起来。

担任茂云财政局党组书记并负责办公楼和培训中心工程建设后,一次侯卫东的无意之言,高速路一个小标段上亿的利润,深深刺激了张小佳。

戴福成第一次送来60万元时,张小佳的确是浑身发抖。她虽是工人家庭出身,没有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气,但是侯卫东从担任驻村干部时就开石场,机关里上班一年才拿几千元工资的年代,她和侯卫东口袋里就有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这些年来,张小佳热衷夫人圈子,麻将外交,购衣买物,几千几万地出手,消费水平丝毫不逊于豪门名家。说实在的,60万,在她眼里,当时还真没太当回事。

后来,一夜麻将下来,净收入130万,张小佳心知肚明这钱的来历,才真正有些害怕起来。可是就在最犹豫的时候,还是拿侯卫东那句话作了挡箭牌,别人是上亿的利润,上千万的好处,这点钱算什么。

天下所有收受钱物人的共同特点,就是第一次。就像旧社会的良家妇女逼入窑子一样,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有了第一次,多数就成专职妓女了。收钱收物何尝不是如此,第一次收下了,第二次就是半推半就了,再以后,竟有盼着别人来送的念头了,到最后,谁来送的记不清了,谁没来送,反倒是记得清清楚楚。

眼下母亲身体处于这种状态,加上请了专职保姆,每天的花费都是几百上千,尽管工厂能解决一部分,毕竟自己也要承担相当大的一块,这些事情侯卫东又从来都是当甩手掌柜,不管不问,更是让张小佳左右为难。好在这些年侯卫东和张小佳每年给父母一部分钱,靠着这些钱,母亲的治疗费用才算维持了下来。

春节期间,侯卫东又不断地追问,今年礼物折现了没有,催促她抓紧打到廉政专户,偏偏张小佳心里有鬼,不太敢像以前那样冲侯卫东大叫大嚷,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没有办法,还是打起了精神,迅速地处理了各色礼品和购物卡,将20万发票在侯卫东面前晃了晃,此事才算过去。

上次打麻将收了戴福成130万,又给下边打了招呼,总算是财会培训中心的装修工程通过验收了。偏偏财政局的综合办公楼工程又进入了后期验收阶段,担心再出什么岔子,张小佳这段时间不得不隔三岔五地跑工地,名为检查工作,实则督促验收人员抓紧验收,还真是把张小佳搞得灰头八脑,人仰马翻。

一时间,担惊受怕,手头拮据,看着除了一张一张廉政专户收据,几乎空空如也的小保险柜,恨得张小佳心里千遍万遍暗骂:“好你个侯卫东,家里的事从来不管,过去也倒罢了,每年拿出个几百万,还能放心地花,现在就守着那点死工资不说,老娘还得把礼品变现,为你脸上贴金,早知今日,我跟你来这穷茂云干什么!”

本来,眼皮底下还有200万,可是这200万却拿去买了张木山的原始股票,唉,说是下半年才能上市,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堂堂地级市委书记夫人,竟也让一个钱字闹心,张小佳越发对侯卫东不满起来。

蓦地,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再约秦莉姐打一次麻将?这个念头一出现,张小佳感觉浑身颤抖,脑袋翁地一声,大了几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