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75章 南浦区长——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这期间,侯卫东倒是对挂职干部的事如此热闹不以为然,到基层、做实事,这是印在他骨子里的理念,是油然而生的念头,并不是刻意作秀的冲动。将一干记者、调研组事务一古脑推给朱小勇,侯卫东的目光又盯向了南浦区。南浦区的城中改造项目年后要全面展开,这又是侯卫东心头的大事之一。

茂云下辖的南浦、青池、大凉渡三个区中,南浦区是最老的街区,却是城中心,又是市委市政府所在地,地位重要自不必多说,工程质量代表着茂云市的形象和水平,除了这个因素,更让侯卫东头痛的是,南浦城中村改造的承包商是琳达集团,而这个集团的老总不是别人,正是组织部长朱小勇的姐姐,与自己有过***愉的泼辣女子朱小琳。

这位清华才女性格孤傲,仗着雄厚的家庭背景,再加上和原岭西市委书记熊大伟的强力支持,向来在岭西目空一切,也正因为如此,才放松对手下的管理,在承包、拆迁上不断惹事生非,这一点,侯卫东刚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时就领教过了。

城中区改造工程一旦全面展开,涉及方方面面,更有许多不可预料的不稳定因素,必须有一个得力的人盯着。现任区委书记吴佐因年龄原因,年前就调整到茂云市人大,区长崔道元尽管魄力不足,也是兢兢业业多年,顺利接任了区委书记,区长的人选却一直空着。

身边可靠的人,谷云峰已经担任了西陆的县长,晏春平刚刚下到县里不久,楚休宏要接政府秘书长,即使派他下去,也得安排书记岗位,否则在老领导祝焱那里也通不过啊。

南浦区现任的副书记和常务副区长都没给侯卫东留下太深的印象,城中村改造项目从祝焱在任时就开始立项推动,几年下来,进展异常缓慢,除了资金的问题,南浦几个主要领导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按照常理,让副书记或者常务副区长排着接任区长,城中村的改造还会一直拖下去。

不按常理出牌,这才是侯卫东的风格。宁肯让这些没有功劳只有苦劳的家伙们到党校之类的部门解决个正区级,也绝不允许占着位置不干事。

想到党校,侯卫东突然笑了,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呢。他抓起电话:“楚飞,通知南浦区景伟到我办公室来。”

景伟是侯卫东省委党校的同学。当年同为副处级干部,几年下来,侯卫东已经是堂堂地市书记,正厅级;景伟却依然在副区长岗位上趴着,只是兼了旧城改造指挥部指挥长,括号正处级。侯卫东刚任茂云市长时,景伟还专程拜过码头送礼,不管怎么着,毕竟是愿意靠拢的人,多少还比较了解。特别是前段时间处理强拆纠纷时,侯卫东知道这是个干事的人。能干事,有点毛病也要用起来。

这些天,南浦区的官场正闹着一场小地震。区委书记升迁,区长接任书记,区长的岗位一直空着,副书记,常务副区长几个有头有脸的,心里都揣着小兔子一般,知道侯卫东的脾气,一来不敢直接给他送礼,更不敢通过上边乱打招呼,一个不慎,区长当不上,眼前的位子也坐不稳。

如今官场,地市书记这一级,在干部问题上,能像侯卫东这样潇洒的,还真是屈指可数。想用谁,绝对没有任何阻力,调整干部前,上面也没有领导打招呼递条子,更没有哪个人敢贸然上门送礼。尤其难得的是,政府那边不使绊子,组织部长服服贴贴,一把手做到这种分寸,也难怪洪昂、粟明俊一干老朋友艳羡不已。

景伟倒是比较踏实。自己只是副区长,连常委都不是,论资排辈也排不到自己,虽然和侯卫东是党校同学,但这种关系,需要时就可以当同学看待,不需要时就一钱不值。再加上自己曾经给侯卫东送钱被拒绝,除了平时工作上的交往,景伟还真不敢拿同学的借口和侯卫东套近乎。

等秘书楚飞把景伟领到侯卫东办公室时,侯卫东微笑着从办公桌后走过来,指着景伟道::“老同学,我不请你,你也不来我这里了,不够意思啊。”

景伟脸色微微一红,道:“侯书记,您工作忙,我哪里再敢给你添乱啊。”

秘书楚飞看到侯卫东的脸色很放松,又知道是老板的同学,特意泡上青林茶,侯卫东就直接在景伟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景伟心理一热,侯卫东年龄比自己小,可是官场老手,分寸火候拿捏得丝毫不差啊,就是自己在副区长办公室,见了乡镇书记还摆摆架子那!

侯卫东是过来人,对景伟这些心思自然是了如指掌,见景伟逐渐平静下来,随口问道:“老景,区里最近情况怎么样啊?”
景伟连忙回答:“侯书记,崔书记上任后,工作一直抓得很紧,城中村拆迁已经全部完成,改造马上展开,他区委政府两边跑,挺辛苦的。”

侯卫东又道:“老景干副区长有些年头了吧?”景伟脸上一红:“不好意思,侯书记,我是99年任的副区长,7年了,不争气啊。”

侯卫东一抬手,道:“老景不必过谦。你分管城建,又兼着旧城改造的指挥长,这些年来成绩有目共睹,我心里有数。关于城中村改造,下一步都有哪些想法啊?”

说到工作,尤其是说到自己熟悉的城建,景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口气将思路、措施、包括应急方案说得清清楚楚,拆迁户数、安置人数等方面的数字都是脱口而出,没半点含糊,中间甚至连侯卫东插话的机会都没有。这种场面原本是经常生在侯卫东和其他人之间,没想到今日到是翻转了一个个儿,成了景伟在侯卫东面前班门弄斧了。

侯卫东也是听得兴致盎然,津津有味,过去只知道景伟是个干事的人,没想到这位副区长的口才同样不差,联想也相当丰富,连茂云的明天南浦的未来都和城中村改造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嗯,老景,不愧为老城建啊,情况熟悉得很,让我茅塞顿开。”侯卫东随手又丢过去一支烟,“继续,继续,我很感兴趣。” 心中却暗道,有意将景伟安排任区长,只是自己的一个想法,还没有对其他领导透气,景伟来自己办公室以前,也绝不可能往这方面想,所以应该是没有什么准备,这家伙还真是一个干事的好料啊。

等景伟基本把思路讲完,侯卫东突然话锋一转,冒出一句:“老景,你刚才说书记两头跑,那你认为谁来干这个区长比较合适啊?”

官场中,私下议论干部问题,时常有之,但明面上谁也不会承认的。尤其是在领导面前,对干部人选指手画脚,更是大忌,景伟毕竟在官场十几年,这点常识还是懂的。他坚决地说:“我是分管城建的副区长,整天在工地上转悠,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相信市委一定会给我们南浦配个好区长的。”

侯卫东微微一笑,道:“好你个老景,跟我还来这个,给你压压担子如何?”

景伟吃了一惊:“侯书记,你的意思……?”
侯卫东微微一笑:“怎么,一个区长的担子还能把你压趴下吗?”
景伟这次真的是大吃一惊:”侯书记,我怎么可能啊。还有副书记、常务副区长,他们都比我更合适啊。”
侯卫东正色道:“我们用干部历来是五湖四海,不讲论资排辈。我的原则,谁更适合谁来干,都按顺序来,那是敬老院!我用人的标准只有一条,能干事!当然,谁来干区长,还要经过市委常委会研究。”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是天下掉下个大饼了,而且这个大饼还不偏不倚正好地砸在自己头上,景伟想不激动也不行了。市委书记动了念头,常委会还不就是个程序?尤其是面前这位老板,当区长时就把组织部长和财政局长、公安局长牢牢抓在手里,安排人事长袖善舞,挥洒自如,更何况现在是市委书记?一时间血往上涌,就想从沙发上站起来。

侯卫东忙摆手制止,正色道:“你先不要激动,也不要想太多,先代理着吧,等下半年换届把代字给你去掉。城中村改造是关系茂云全市的大事,出了问题,那就不是光去掉代字了,我把后面两个字也给你去掉!”

停顿了几秒钟,侯卫东平复了一下情绪,又道:“琳达集团,重点是那个朱小琳,你们是打过交道的,你明白吗?”

景伟连声道:“明白明白,琳达后期配合还是不错的。”

侯卫东就严肃起来,道:“琳达集团实力够强,但是管理比较混乱,这个朱小琳,为了利益,什么手段都会使出来,而且花样百出,你必须要高度重视起来,城中村改造必须要搞成样板工程,改造完成后,我要搞百姓问卷调查,如果老百姓不满意,你必须要向市委做出交待!”

听到这里,景伟的心情顿时暗淡下来,城中村改造,哪个城市想一点乱子也不出,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把自己放到火山口上烤啊。还有这个朱小琳,虽然不十分清楚她背后的关系,但是凭仅有的几次接触,就已经领教了她的气焰和嚣张,跟她合作又不出问题,真比登天还难啊。

虽然看到了隐约的压力,但是区长的位置,这是多少人一辈子也梦寐以求的,上了区长,才能上位书记,区委政府班子成员近20人,最后多数在副区级岗位上转人大政协退休了事。自己已经在副区长位置上奋斗了7年,不就是一个朱小琳吗,我就不信对付不了她,大不了我景伟脱一层皮,也要把这个小娘们治服,何况我还有眼前这位大佬的支持,怕个吊!

侯卫东自己也无法预料,正是他一念之间安排的这个南浦区长,日后在对付朱小琳的问题上坚决贯彻侯卫东的思路,在关键时候挽救了南浦区,这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