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73章 安排人选——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陈庆蓉毕竟年龄已大,又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狠摔了一下,大脑皮层功能严重受损,一个星期过去了,在大夫们的精心抢救下,逐渐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也仅仅是恢复了生命体征而已,人却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一切意识活动,除了靠机器维持呼吸和心跳,其他的一切都谈不上了。尽管明院长还在率领一帮大夫没白没黑地忙乎,可谁都清楚,病人是市委书记的岳母,植物人,这三个字只是没说出来而已。

李晶得知这个结果后,嘴上松了口气,心里却是上上下下,没啥滋味,更没有一丝高兴。当天,李晶谢绝一切打扰,甚至连小丑丑都托付给秘书,把自己关到房间,足足闷坐了接近一天的时间,越想越害怕。

天意?人祸?命不该绝?还是侯卫东官运无可阻挡?

一天的时间里,各种场景不断地在眼前交替。李晶年少被男人欺负,一度自暴自弃,游走于各色男人之间,疯狂赚取钱财,从发誓不再有真爱。

从当年侯卫东被益杨检察院弄进去几天出来后两人认识,到以后经历基金会、合作办条石场、入股精工集团,一直到在李晶的家里两人水乳交融,及至大小丑丑的相继出生,李晶突然意识到,侯卫东不仅仅是打开了她尘封多年的感情之门,还近乎颠覆了她的生命轨迹和做人原则,原来自己人生最重要的这些年里,几乎事事都有侯卫东的影子,现在要她离开侯卫东,离开自己两个儿子的父亲,哪里容易下这个决心?

都说男人为性而出轨,女人为爱而出墙,李晶并不认同这种观点。她骨子里早就没有爱这个字眼了,侯卫东第一次在汉湖就与按摩女小青发生关系,当时就在李晶的眼皮底下,可是李晶并没有看不起侯卫东,拿得起放得下,这样的男人才合她的胃口。一个彬彬有礼的官员,即便是能给李晶带来巨大的财富,也难以让她以身相许。

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情的日益加深,爱这个字眼才又逐渐从李晶的心底升了起来,尤其是有了孩子的女人,那种天性护犊的母爱,才真正让他对侯卫东有了刻骨的依赖。

可是面对眼前的一切,这短暂而表面的平静,再加上张小佳的脾气秉性,数次对侯卫东的怀疑和猜测,祝焱的老谋深算,祝梅的不可控制,李晶知道,与侯卫东的私情暴露是早晚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何况现在是他知她知大家知?

能有今天,自己还不满足吗?自己还想要什么?能与侯卫东这样的优秀男人生死相许,李晶觉得自己已经获得了太多的幸福,可以说,除了一个名分不可求以外,作为一个女人,该有的她全有了,甚至比绝大多数女人拥有的更多。

天色渐黑,一丝光亮照着李晶无助的脸庞,凄然一笑,李晶终于痛下决心,从今以后,绝不再给自己的情郎制造这样的麻烦,给不了自己名分也就罢了,大小丑丑可不能有一个身有污点的爸爸,如果牢狱之灾躲不过,她宁肯自己迈向那扇漆黑冰冷的大门。

想通这些关节,李晶就很释然了。接下来和张木山转让公司的谈判,以极低的价格迅速签约,弄得张木山心里都怪怪的。在李晶的心里,这些都是过眼烟云了,与保护爱郎的前途相比,太微不足道了。

张小佳这段时间一直忐忑不安。母亲陈庆蓉迟迟醒不过来,也早已默默接受了植物人的现实。放不下的反而是张木山配送的股票,却早已趁侯卫东不在医院、张木山的秘书来看望时,偷偷地把协议以母亲的名义签了。毕竟,200万的诱惑实在太大了,更何况,还不知道它会变成多少个200万。

做了亏心事,张小佳总要在其他方面给予侯卫东弥补。这些天,把财政局的工作安排好,一心一意地陪在医院,几乎没影响侯卫东日常的工作,即使晚上回到家里,也是对侯卫东极尽温柔,反倒是侯卫东心里不安起来,此事毕竟因李晶而起,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收尾,与李晶的私情得以暂时保密,侯卫东也是在心里不断地暗叫“侥幸”,眼看着张小佳的主动示好,侯卫东心里也难免不落忍,夫妻因此在明面上反而互敬互爱,比以往都亲热起来。

问题是暂时掩盖起来,但事实却摆在那里,与李晶的私情这是客观现实,侯卫东很清楚这一点,只是他向来潇洒,做便做了,从不后悔。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患得患失不是侯卫东的风格。好在李晶也迅速地处理完了与张木山的谈判,带着小丑丑回到了国外,两人也没敢再见面亲热,想到不知何时才能再与爱郎共眠,李晶心里自不免有些惆怅和恨恨不已。

局面暂时稳定下来,侯卫东的注意力和关注点放到了茂云人事调整上来。现在的茂云,市委政府一团和气,市长鲁军与侯卫东相识多年,当年在发改委工作时,侯卫东曾多次向鲁军请教工作,鲁军尽管仍有时以当年指导过侯卫东为荣,但明面上还得表现出对市委书记的尊重,更何况他也是真心对侯卫东佩服。

前段时间,一系列的调整已经到位,副书记、组织部长、政法委书记几个关键岗位人员已定,这也让侯卫东放心不少。唯独市委常委、秘书长岗位定下不来,不是省委不批,而是一时间没有合适人选,这是市委书记的总管,上边又不好派个生手过来。

用得比较顺手的政府秘书长李云,又刚兼了南部新区的主任,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副厅级,尽管还不是茂云党政班子成员,也不便马上再调整。现在的人选中,副秘书长张宏年龄资历倒是数得着,但张宏从来就不是侯卫东的心腹,即使照顾到老领导祝焱的面子,最多也就是放到其他岗位重用。

楚休宏也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同样是老领导的嫡系,楚休宏就不一样了。这是跟着老领导周昌全的人,相对于祝焱,侯卫东对周昌全的感情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亦师亦友,甚至于在某种程度上,侯卫东都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放到了晚辈的位置,放手使用楚休宏,侯卫东没有任何顾虑,只是楚休宏刚任政府副秘书长,资历太浅,还不能堪当大用。

侯卫东在官场打拼了这些年,无论是在益阳给祝焱服务,还是在沙洲给周昌全当秘书,始终处在权力的最核心。领导用人,先用信得过的人,再用有能力的人,这是深深印在侯卫东脑海深处的法门。

正如司马迁所说,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凡取人之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

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有德有才的人,此种人很难做,少的就如孔老夫子,这类人被称为为圣人。德大于才的人,此为君子,此种人,有史以来倒是不鲜见。才大于德的人,或者说是有才无德的人,此为小人,历史上和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可以说多的数不清。既无德也无才的人,此为庸人。倘若让我们选人的话,我想,谁都喜欢用圣人和君子。用人之术,如果选不到圣人和君子,宁肯用庸人也不能用小人。就目前的局面,毫无疑问,最信得过的就是楚休宏。而如何使用楚休宏,也面临两个选择。

一个是让楚休宏与现在主持工作的市委副秘书长张宏互换,把李云的政府秘书长先免掉,由张宏接任,给老领导一个交待,至于李云,先把南部新区扛起来,待稳住脚跟,再进常委班子。

这样安排的好处是张宏能够基本满意,茂云下面的干部们也不会看出什么,毕竟,从政府秘书长再上个台阶,副市长也好,人大政协也好,官路要顺畅得多。但这样安排的缺点也很明显,楚休宏就处在风口浪尖上了。

另一个方案,张宏维持不动,楚休宏接任政府秘书长,这种安排,优缺点与第一个方案正好相反,还可以通过楚休宏适当牵制市长鲁军,否则,市长、政府秘书长两个岗位失控,那是侯卫东最不愿意看到也是最不愿意面对的。

侯卫东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二个方案。
主意已定,侯卫东给组织部长朱小勇打了电话:“小勇,来我办公室一趟。你小子,这段时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朱小勇这段时间的确是心里不顺畅。他本人虽不是官宦子弟,但毕竟是原省委书记的女婿,又担任过大型国企的老总,举手投足、眼界思路早已超越了一般层面的干部。当初决心从国企出来担任地市组织部长,也没把这个副厅级岗位看得多重。按照他的想法,组织部长、副书记、市长、书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上来,那是顺理成章、手到擒来的事情,不敢说年年有进步,至少也得是两年一小步,三年一大步。没想到从组织部长到市委副书记,第一步就没迈开,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自古以来,富家子弟少有成大器者,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条件太优越,退路太多。根本等不到逼上梁山、退到黄河这种地步,爹娘老子、七大姑八大姨就为他们找好了另一条路。

这次上位副书记失利,朱小勇并没有过多地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第一个念头是侯卫东没有真给自己使劲,进而把这种情绪在平时也带了出来,再加上蒙宁也在电话里煽风点火,说不行就回北京,即便老妈出面也能找个中央部委安排下,夫妻也团圆了云云,朱小勇不禁有些退意了。

可朱小勇又心有不甘。先不说男人争强好胜的本性促使他不能这样离开茂云,再加上身处地市,尽管是“鸡头”,但是当“头”的感觉太好了,一呼百应,到处是笑脸,走到哪里都 是前呼后拥,岂是一个中央部委闲职所能比的?更关键的是,回到北京,与郑红梅的关系也就算终止了,所谓红颜知己,那更是朱小勇无法放弃的。

朱小勇在心里恨恨地道:“妈的,老子再在茂云这破地方待它一年半载,再不提拔,老子就回北京。”

想到这里,面对亦友亦领导的侯卫东,朱小勇还是迅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心态,笑道:“侯大书记,我哪里敢啊,马上就到。”

等到秘书楚飞送朱小勇进来,侯卫东主动从椅子上起身走过去,一边在朱小勇侧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这也是只有身边人和亲信才能享受的待遇。否则,市委书记远远地坐在宽大的吧台后面,偶尔抬抬眼皮,嘴里嗯嗯几声,下面的人哪敢大声喘一口气?

侯卫东随意地说道:“小勇,也没什么事。我考虑李云主要精力在南部新区,有时候给鲁军市长服务不及时,暂时就不兼政府秘书长了吧?你看看谁接替他合适啊。”

朱小勇一时没回答,侯卫东又道:“抽时间你先给李云秘书长打个招呼,就说是我说的,没有别的意思,集中精力抓好南部新区的工作。”听侯卫东这么说,朱小勇一时有些拿不准。政府秘书长这类的关键岗位,向来不像一般的局行一把手,从来就没有论资排辈过。他脑子里迅速地闪过一串名单,最后锁定在两个人上,任林渡和楚休宏,都是现任的副秘书长,关键的是,两人都是侯卫东的心腹。朱小勇和任林渡过去交往并不多,侯卫东把郑红梅安排到沙州驻京办以后,随着朱小勇以各种理由进京次数的增多,以任林渡的圆滑机灵,很快就察觉到了茂云组织部长与这位美女主任的不一般。

任林渡是何许人也?从来不认识的人,只要是因公因私需要结交,三天之内他就能推杯换盏,一周之内就能称兄道弟,在这方面,他是天才,连侯卫东都自愧不如。这茂云组织部长送上门来,他岂有放过之理?

一来二去,朱小勇渐渐和任林渡熟悉起来。就连和郑红梅的关系,也不再瞒着任林渡,因为他看透了这种人,虽然臭嘴,其实是既胆小又没有真正的硬后台,借他一副胆,也不敢在外乱说。

侯卫东把任林渡要到茂云驻京办以后,他臭嘴的毛病改了不少,倒是楼里楼外碰到朱小勇,反而不如在驻京办放的开了。
这样一个人,显然不是侯卫东中意的人选。

朱小勇故作大大咧咧地道:“我看休宏就挺合适,年龄不大,跟着周省长多年,干个政府秘书长还不是小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