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71章 不期而遇——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李晶这段时间一直带着孩子在国内。本来祝梅结婚时,原打算去参加婚礼,可是考虑来考虑去,还是找了个理由没去,事后侯卫东才专程过去看了孩子,两人才相聚了一晚。这段时间,忙于和张木山在公司转让上来回谈判,也无暇和侯卫东联系。

望着还在一步三回头的陈庆蓉,李晶心乱如麻。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小疏忽,却有可能给侯卫东引来大麻烦,而一旦这件事情闹起来,侯卫东不得安宁,恐怕自己也脱不了干系,尤其是孩子将永世会有心理阴影。

如何是好?怎样才能度过眼前这一关?坐在车中的李晶心潮起伏,脑子飞速转动,手机拿起来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来,却一时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解决办法。

外面发生的这一切,侯卫东一无所知。此时他正坐在省委会议室里专心听会,手机也打在震动上,心里偶尔还在琢磨张木山迟迟不走,会给张小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一阵嗡嗡声,手机震动起来,这已经是第二次来电话了,侯卫东没有理睬。这是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尽管这个年代还没采取会场屏蔽手机的技术手段,但是作为市委书记,在这样的会议上,轻易接手机,那也是官场比较忌讳的事情。

嗡嗡声再一次传来,侯卫东心里多少有些发火。工作手机由秘书楚飞拿着,茂云的头头脑脑如果有事,首先会由秘书挡着,实在有急事,楚飞自然会让当事人去向市长鲁军汇报,自己随身带的这部手机,只有省里的常委们和北京几个老朋友知道号码,可省里的大佬们一个个都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上,北京的老朋友们都是官场的人精,一般情况下,给侯卫东打电话,响三声不接,就知道不方便,没人会反复打的。

好不容易会议中场休息,侯卫东才极不情愿地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七个未接电话,同一个号码,并不熟悉。侯卫东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谁呢?出什么事了吗?

就在这时,手机第八次又震动起来,刚接下接听键,一个女人急迫甚至有点气极败坏的声音大声地传了过来,侯卫东赶紧将听筒贴近了耳朵。

“喂,你好,哪位?”

“卫东,我是李晶啊。”

一听是李晶的电话,侯卫东下意识地向周围看了一眼,低声道:“你稍等。”迅速走到休息大厅的一侧,小声又道:“李晶啊,你换号码了吗?怎么打我这个手机,有事吗?”

侯卫东和李晶、郭兰等人联系,一直是通过另一部手机,今天到省里开会,是从家里直接出发的,两人单线联系的手机放在了办公室,并没有随身带在身边。

李晶在车里思来想去,还是下定决心要通知侯卫东一声,争取抢在陈庆蓉回家前让侯卫东有个心理准备,一旦张小佳发作起来,也好有个应付。无奈给两人专线联系的手机打了几次,始终处在无法接通状态,偏生手机又没了电,无奈用秘书的手机拨通了侯卫东的工作电话。

等李晶断断续续地把事情来龙去脉说完,侯卫东不由得心里一沉,脑子一时间有些空白。但是侯卫东毕竟是侯卫东,“每临大事有静气”,这句话一冒出来,他就有了主意。

“李晶,不要惊慌。她只是看到孩子有些怀疑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要想太多,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大大方方地和张木山谈判,安顿好小丑丑,一切事情由我来解决。”侯卫东先安慰道。

“那怎么行啊。猴子,真对不起啊,给你惹了麻烦,要不我先带孩子回国吧?”李晶心里一点儿也没底。

侯卫东逐渐平静下来,道:“不,你这次回国,不少人是知道的,你和张木山正在谈判,老领导祝部长也知道你这段时间在岭西,突然回国,反而会引起怀疑。”

李晶也开始冷静下来,毕竟是在生意圈里打拼了十多年,大风大浪没经历过,狗撕猫咬的勾当也见过不少,见侯卫东并不退缩,也不惊慌,她反而心头一热:“我明白了,这边的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你放心吧,即使对质,也不会有任何漏洞的。死猴子,我爱你。”

放下电话,侯卫东重新进到会议室,耳朵里听着讲话,肚子里却一直盘算对策。

陈庆蓉手里拎着菜,急匆匆地往小区里走,眼前却全是车里那小男孩的影子。进了小区大门,接连几个相熟的老头老太太给她打招呼,她都木然地点点头,竟似视而不见。

青林苑小区在岭西也算高档小区,设计比较超前。居民楼的一层都是下跃式结构,地下室为了通风,在地面之上露出半个窗户,从地面到一层单元大门,必须要走七、八级台阶或者拐弯抹角走残疾人专用通道。

陈庆蓉一路赶过来,刚才又差点被车碰到,心里还在砰砰直跳,满肚子心事,一边从台阶向上走,一边嘴里还在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侯卫东啊侯卫东,你这个小王八蛋,看我这次怎么收拾你!小佳啊小佳,你个傻女儿,老公跟野女人生了儿子,你却蒙在鼓里,还要我来送身份证……”

一想到身份证,陈庆蓉突然一怔,我的身份证在哪儿?带了吗?伸手就去内衣口袋里摸索,一把没摸到,就想把手抽出来到其它口袋里找,哪知一着急间,手没抽出来,想也不想,就抬另一只手来拽住衣服想把手抽出来,只听“啪”的一声,一大兜菜掉在了脚下。

这时候,陈庆蓉已经气喘吁吁地走到了最后一级台阶,她正想低头看看是什么声音,脚下一个不稳,身体向后晃了一下,下意识地抬脚想稳住身体,没想到脚后跟正拌在一兜菜上,整个人再也站不住,骨骨碌碌从台阶上滚下来,连叫声也没来得及,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