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70章 瞒天过海——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那个女子躬身送走张木山,说着放心放心,转过身时候想起什么,在包里取出一张雅致名片,递给张小佳,上面写着庆达股份董事长助理李倩,叫李倩的这位,笑吟吟道,“不瞒您,配送比例都是高层定过,其实一点不麻烦,您就给我身份证,原件要用的,再签了这份委托书,就一切ok。不管什么时候有什么疑问,随时联系我就是。”

原始发行的股票用来打点各级领导,是上市企业的通用手法,看似一张没有很高价值的股权凭证,可以让大权在握的领导无所顾虑地大胆收取,待发行后,权利凭证就可以正常的在证券市场中交易,原始股份的高倍增长率会使其市值涨到几倍或者十几倍几十倍。

也就是不用侯卫东张小佳出一分钱,股份数额多少人家公司定了,就是白送,张小佳掂量一会,也不好让人小看了去,权衡利弊,还是瞒天过海冒次险,一百三十一万留着也要处理,换做股票,也没有白拿张木山的,三面合适,就欲擒故纵道,“要是那样的话,张总的好意只能心领了。”李倩恐怕事情搞砸,尴尬红了脸道,“一切听您,也不瞒您,这次分配方案很难做,照顾方方面面,这是张总争取了200。”

200估计是200万,张小佳越听越感觉到这个女子有些嫩,只怕是张总的自己人才说没头没脑的话,客气笑了笑道,“我妈正好有一百来万的房款,我看就让她拿身份证给你吧。”李倩难为的说不出话,说了不好意思,低声在过厅那打了个电话,好像被骂了几句,她人反而放松转身回来,娇痴的笑道,“就按您吩咐的来做,您和侯书记就是太客气,我和张总不是外人的。”张小佳故作糊涂,张木山带到领导家的,自然不是外人,那也不一定算上内人,经办如此机密大事,就是不一般的情人吧。

张小佳就给母亲陈庆蓉打电话,要身份证还要过来签字的,陈庆蓉在青林苑门口丹尼斯才逛出来,为了蔬菜区的特价,丹尼斯老人们天天排队争抢,看到张小佳电话,一听是要身份证,忙道,“干嘛?是不是要存钱用,我就在小区门口,等着。”

陈庆蓉一手收拾手机一手拎着购物袋,发力回小区,也不看红绿灯,看不看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岭西红绿灯斑马线有个通病,人凑够一撮,就敢走,一辆黑色宝马不提防,急刹滑了近一米才止住,陈庆蓉吓得一哆嗦,腿一软倒在地上,扯着嗓子喊,“撞人了,长不长眼睛啊。”

车上司机是个美貌女子,很职业化的白领打扮,忙下来看了看,一看车距离人还有两尺远,放下心来,要搀扶起来,礼貌道,“大妈,要不要紧啊。”陈庆蓉在城里时间久了,见识多了,一点不客气回道,“谁是你大妈,你撞了我,你瞧着办吧,要不报警。”

这争执很快围观起来,一般情况,大家一见到马路上没有车子了,也不管红灯,蜂拥而上,就是讲究只的也容易被“同化”了,过马路遵守红绿灯指示的意识越来越淡薄。每次过马路,只要看到没有车辆经过,管它红绿灯,人攒了一撮就往前走。来往司机总结所谓的“中国式过马路”,就是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了,跟红绿灯是没有关系的,只看人不看灯。红绿灯是红的,但是大家都非常自然的,自然而然的就过马路,就过去了,这样的行为确实是很危险的,而且似乎已经是司空见惯的。

美貌女子很无辜很无奈,还是好性子笑吟吟解释道,“大妈,报什么警,车子根本都没有挨着你,还有现在我是绿灯通行,这可是有监控路段。”有雪车速不高,她很自信没有伤到陈庆蓉,陈庆蓉却不依不饶的架势,哼道,“你这样也说,是我讹你,实话告诉你,我也是有身份的人,别看你小年轻开着好车就不知道东南西北。“女司机为难的车里看了看。
说来也巧,这车后面坐着的正是李晶母子,张木山上市的事情一有眉目,就赶回来和李晶谈精工集团产业的打包出售事宜,原来李晶接受侯卫东劝诫,为两个孩子大小丑丑着想,退出中国市场,现阶段正挂牌拍卖精工集团在岭西的产业,庆达张木山很有意向精工控股下的沙洲路桥,起码在茂云高速工程就让人心动。

要知道李晶在岭西地理位置优越的总部已经被戴福成捷足先登,刚才张木山在侯卫东家里接的电话就是李晶的,约好在华裕国贸谈,堵在这里半天了,李晶有些急躁,后面车开始绕开宝马,偏偏交警也不来处理,李晶见老太太难缠,就打开车门下车,不耐烦对丽人说道:“拿点钱,让公司来人陪老太太看看去。”

见这个气质不凡的女人提到钱来打发,陈庆蓉仿佛受了侮辱,在地上撒泼,“有钱就了不起吗,你以为我就图你那点钱,告诉你,我就是青林苑小区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女儿我女婿是谁?”李晶身后大儿子小丑丑看着眼前一幕,嘟着嘴咕哝着英文单词,“我的上帝啊,妈咪,这是一个无耻的骗子。”一副要抱打不平的小男子汉模样。

李晶给儿子整了整羽绒服里面的围巾,正色用英语道,“小孩子不许骂人,快坐回车去,外面冷听话。”小丑丑在国内待一段时间,身上还带着美国精神的执拗,挣脱母亲的手走到车前,叉腰气呼呼盯着陈庆蓉,要看事态究竟如何发展。

李晶担心陈庆蓉撒泼吓到孩子,也顾不得貂绒大衣敞着,急走两步又护孩子前面,好言相劝陈庆蓉道,“老太太,刚下了雪,地上太凉,我让人陪您去医院检查一下,坐着也不是个办法。”围观的人被李晶花容月貌,雍容芳华气质所倾倒,啧啧声不断。

陈庆蓉盯着李晶儿子越看越面熟,不自觉激烈的反应就有些缓和下来,“不要你们陪着,我自己会检查。”这就好说了,李晶忙给司机秘书使眼色,那个丽人无奈笑了笑,从车里取出两千,好声好气塞进陈庆蓉兜里,“大妈,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放心,不够您再联系我,有啥事,我们会负责的。”

陈庆蓉拍着心口,故作质疑道,“说得好,怎么负责,我咋知道你是谁?”陈庆蓉没想到对方这样好说话,反而有些下不来台的感觉一样,妙龄丽人笑了笑,递上一张名片,制材考究,上面写着“精工集团岭西总部行政经理王珂”办公电话地址一应俱全。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陈庆蓉就是吃了一惊,滑到在地也是慢慢的留了小心,半点事情都没有,得了两千元钱才想女儿张小佳还急等着,就忙利索站起来,围观者都哈哈大笑起来,“嘿,这老太婆有一套啊。”“呵呵,看老太太比碰瓷的还专业呢。”
陈庆蓉不满撇着嘴看了一圈围观的,冷哼着拍拍身上雪泥,不屑骂道,“嚷嚷个啥,瞎起哄,我就是气不过,他们这些有几个钱的人,哼,就是要给点教训,我女婿是茂云市委书记、女儿是财政厅的局长,也没见这样开车过,没大没小的。”眼神却一直盯着小丑丑不放,奇了怪啊,这孩子在哪见过呢,谁家的孩子,好眼熟啊。伶俐的陈庆蓉突然想到外孙女侯佳慧身上,不说男孩女孩,不就姐妹兄弟吗,摸了摸给的名片,又鬼使神差想到侯卫东身上,老天真有这么蹊跷的事情,我倒要问问张小佳,知道不知道有这么个什么集团公司。

李晶是有心人,听她一说女婿是茂云市委书记、女儿是财政厅的局长,又是住青林苑,还狠盯着小丑丑眼不眨直看,越发感觉不妙,这是是非之地,冷峻扯一把儿子,拉进车,心情不快,吩咐司机道,“走吧,客户要等急了。”看着陈庆蓉还在勾着头看车里的孩子,李晶心里越发阴阴的。

李晶物质条件无与伦比,她就担心长大的儿子会因为他自己亲生父亲遗弃他而心理不健康,会因为他没有爸爸而自卑吗?会因为没有爸爸而恨李晶生下他?为此常年放在国外成长,小心规避这各种这样的风险,不仅仅为孩子,也为侯卫东,侯卫东的身份是需要顾及的,偏偏就在这遇上侯卫东的岳母,看样子是个难缠的主,会不会有麻烦,看老天的意思吧。

也难怪,这儿子天生和侯卫东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听侯卫东说她女儿长得也像他,拉扯过外孙女的这位老太太,不一眼看出什么才怪呢。围观的人散了,几个好事的起哄,“得钱了还看个啥,老太太,收徒弟不,我跟您学这一招。”
陈庆蓉狠狠剜了一眼,拎着菜进小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