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69章 张木山来访——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燕山雪花大如席,纷纷吹落轩辕台,一大早阴沉着,似乎天总不明一样,旋尔又飘起雪花。

侯卫东洗漱刷着牙,一边隔着窗向外看,他和张小佳的卧室在复式二层,就是在主卧卫生间,隔窗望出去视野也比在一楼客厅要好得多,楼下不远处就是自愿心湖,湖心的亭台楼阁,俱蒙上一层白纱一样,环绕别墅区的景观河,冻着玉带一样,又好似银蛇环绕。

此景对于侯卫东没带来半点闲情逸致,不由摇头道,“这天,搞不好路上是要堵车的,省委经济工作会议严格食宿安排没有错啊,看来,一会打电话叫韩明早些过来接。”

张小佳对着梳妆镜修眉,一丝不苟,缓缓道,“九点的会还早着呢,也不看看才几点,晚些我倒是没事,就是中午回不来。纬五路财园宾馆也没多远,不开车还快些,走几步也就到了,就是要穿羽绒袄。”

见侯卫东不管不顾,张小佳提高声音,“侯卫东,你说白色的那件好看,还是紫色那件好看。”张小佳昨天从会场出来,顺路在大商新玛特买了几件羽绒,年底手机短信,天天是商场会员优惠信息,动辄卖多少返券多少,或者买一送一大酬宾,心动就难免行动。

侯卫东想着壁柜里一堆堆衣服,就无奈摇摇头,杜兵一来搞得满腹心事,祝部长得信会不找他谈吗,还哪想张小佳这个那个,张小佳等不到下文,娇嗔一转身,啧啧不满道,“不在乎我了是吧。”摆出打情骂俏架势,门铃却不合时宜响起来,张小佳直咕哝,“谁啊,没个早晚了。”侯卫东借口脱身,呵呵道,“你时间富裕,劳驾下去看看。”张小佳赌气哼一声,回首又不免叮嘱道,“记得穿那套保暖衬衣,给你放床上了。”

侯卫东去穿衣服,张小佳穿了外罩,去下面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庆达集团老总张木山,哈着白气直搓手,忙寒暄道,“是张总来了,快进来,怎么不给侯卫东打电话,这也太过意不去了。”

张木山呵呵拱着手道,“打扰打扰,我是特地来堵侯书记来了。”

一边打量着大方得体,语气温馨的张小佳,三十五六岁的女人了,身体一点没有走形,一身黑色羊绒大衣,披散着黑丝绸一样秀发,衬着脖子分外白皙,圆润的脸庞端庄妩媚,泛着富贵女人特有的亮丽光泽,气韵自信,令人忘俗,只听张小佳格格道,“侯卫东刚才还说怕堵来着,坐吧,我给您泡茶。”向楼梯口喊了喊,“侯卫东,侯卫东,张总来了,坐吧,他就下来了。”说是喊其实声调一点都没提高,只是摆摆姿态罢了,她的身份哪里还会大呼小叫。

侯卫东整好西装下了楼梯,今天特意穿了身黑蓝西装,冷峻严肃,白衬衣搭配暗紫色领带才带出些活力感觉,招呼声张总您好。才发现来的不是张木山自己,张木山人消瘦很多,过去一直体胖心宽的样子,红光满面,现在已现老态,身后带着一个妙龄女子。这个女人猛看上去叫侯卫东吃了一惊,太像当年李晶的摸样了,一身淡灰色皮草黑色皮裙,很淡雅,眉目俊秀妩媚,气质雅致,就是提着方方正正的黑色公文包不太协调。

张木山迎上来握了手,侯卫东笑着过意不去一样又加上一只手,道,“张总,你很该给我先打个电话吗?我好迎一迎,路上怎么样,好走吗?”分宾主落座两人才分了手,张木山道,“昨天才从北京飞过来,您也知道,不是天气的原因,这飞机也没个准点,何况又赶上大雾雨雪天呢,实不相瞒,侯书记,我是来添麻烦化缘来了。”

侯卫东哪会相信他这一说法,含笑道,“庆达上市,只怕茂云财政也没有您张总阔绰,向我化什么缘?”张木山似乎有些激将,呵呵道,“侯书记,市委不能把对我们企业的支持停留在口上吧,我们庆达集团也是在各级领导关怀下,才有今天一点点成就,希望您能一如既往扶持啊,昨晚电话里说的事,没多有少吗,总要给老哥个面子吧。”

张小佳还穿着拖鞋,招呼客人不便,摆出两盒烟,又从酒吧柜里取出一桶铁观音茶,茶具摆了摆,客气道,“张总,你们先聊,水马上就开,我先上去一下。”跟张木山来的那个女子站坐都很优雅,主动起身取过紫砂茶具,笑吟吟道,“侯夫人,我来吧,您忙。”很熟练料理起茶具来,任凭张小佳自己也是个漂亮女人,还是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两眼妙龄佳人。

电热壶开的很快,那个女子细致烫了杯,沏了茶,先将杯放在侯卫东的面前茶几上,侯卫东点头示意谢谢,余光洒了一下芊芊玉手修长精致,见她面容绰约,确实是年轻时候李晶的模样,心嘀咕道,这个张木山什么意思,找个这样女子做秘书是不是有意而为,大有以桃代李之意,口中却继续话题道,“我可是没有个人自由的人,多少是多少,按照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人情来往,老哥您好意我不好拒绝。”

张木山“嗨”了一声,侯卫东怎么也不好直接表态了,还是模棱两可道,“这事再说吧。”

按照党员廉洁自律规定,领导干部不能认购本辖区上市公司股票的,可是又有几个遵守的,做企业之难正在这里,企业就是唐僧肉,大利当前更不消说,不一一大点,索拿卡要甚至敲诈勒索接踵而至。

张木山是大有大的难处,说起跑上市之难,大有不死也脱层皮的意思,侯卫东宽慰道,“总有结果了,跑不成的也有的是啊。”张木山苦笑道,“也是,事是成了,蛋糕到手,又怕不够分啊。”说了这句张木山又有些后悔,正觉尴尬,侯卫东的秘书楚飞敲了门,那个佳人开了门,见有人在做客,很出乎楚飞意料,毕竟是大早上的。

侯卫东招了一下手,问“堵不?”,楚飞见侯卫东衣着整齐,不知道是不是早出门怕迟了的意思,这样问是不是要借口遁了,机灵的忙说道,“堵,还很严重,特别花园路金水路,路面结冰,车打滑事故也多,现在估计已经过不来了,我和韩明是从文化路绕过来的。”

按理说张木山再坐就不妥了,却没有按照常理告辞,等秘书下了楼,张木山笑哈哈道,“事情不搞清楚,我和弟妹谈一谈,晚上一言为定好吗?”张小佳看了侯卫东一眼,不知言下之意,侯卫东多余的话也顾不上说,也不好清高撇清,握了手抱歉道,“真的有会,恕不奉陪了,晚上也不敢许你,尽量安排吧。”又嘱咐张小佳:“是张总的好意,你要是方便向厅里请个假。”怎么说张木山是岭西知名企业家岭西首富,从侯卫东进入政界,多有提携,人家可是省委领导座上常客,品心而论和侯卫东相交,人家谈不上高攀。

其实张木山这个做法也不突兀,说难听些算是看得起侯卫东,换做其他地市领导,本辖区的公司上市,不给些原始股份企业就难在地方呆,说上话的领导自己不好出面,拿亲朋好友顶名代替就是了,故作姿态的,出点小钱意思意思,有什么事情也经得起推敲,算是实实在在入股,比起贪污侵占,最多算个违纪。

就拿西山省当初通告彻查干部煤矿入股来说吧,基本的党内违纪处理也没有。优化经济环境优化多少年了,该喝酒还是要喝酒,该吃饭照样吃饭,该洗脚照样洗脚,该泡温泉还是要泡温泉,该拿的红包也不少拿,即使这样,能把企业的事办了还是好样的,履行这些程序,照样不办的也有的是。

省委召开的是常委扩大会议,传达中央精神,主要是对明年经济工作提出要求,做出工作部署。参加会议的也就省人大、政协、军区、武警总队、各地市市委书记、市长,省直厅委负责人。侯卫东和洪昂、赵东、杨森林几个交好的地市领导也不好多说什么,这是吹风会,省里还会专门安排会议。

“年末岁初,各级领导要静下心来,坐得下去,认真学习,统筹协调,梳理思路、研究工作,谋划全局。狠抓落实。具体就是谋划好明年工作关心群众生产生活,保障社会稳定——”侯卫东在茂云座位上严肃坐着笔记,目光也不巡视主席台,省委常委们一个个严谨肃穆,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青林苑这边家里,张小佳在那个女子燕语莺声下,翻看一番入股协议出资比例,也明白差不多了,侯卫东也不表态,如何定夺,要是唯唯诺诺,自尊心不允许,要她签自己名字万万不可,也不知道出多少是个好,这个时候张木山接了个电话,“李总,您安排好了,我们就在华裕国贸吧,我定过了。”回头就匆忙道,“张书记,我约了个朋友,让李经理全程代办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