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66章 说CBD——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岭西省委省政府之间微妙,岭西官场人都知道,省委书记钱国亮和省长朱建国,当年一个是省长一个是省委副书记,为蒙豪放离任后的省委书记一职,狠狠掰过一次手,别看现在大会小会两人温文尔雅温馨客气,那是叫外面人看的,其实涉及关键位置的人事,还是明争暗斗的,偏偏省长朱建国做过省委专职副书记,分管过干部,在岭西带起来市厅级别干部不少,现在下面大家都在小心玩平衡。

侯卫东自己明面上跑省长朱建国那条线,何尝不是顾忌,这在宁玥面前也不能具体提及,叹道道,“具体说吧,茂云南部新区报省里,省委说规划格局小了,省政府却说过大不节约土地资源,还好还是批复下来了,省委是抓干部配备的,省政府抓地方经济发展,侧重不同,可我们下面不处理好关系,就是难做。”

“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宁玥毫不避讳,指导分析问题一样,低声却很犀利道,“岭西的政治格局也是有历史渊源的,你知道岭西CBD吧,最早就是岭西国际机场,机场搬走后,那时国亮书记还在省长任上,筹划搞个大手笔,将原机场航空港,规划成一个高端CBD区,核心是内外两个商务环道,共计六十栋大厦,计划把全省的知名金融、大型国有企业、省直政府部门搬迁过去,搞一个写字楼总部港模式,以提升岭西市城市品味。”

这些侯卫东在省政府时候了解一二的,点头不语,宁玥继续,“当年蒙部长还是省委书记,和副书记示建国都不同意这一方案,担心迈的步伐太大,搞出烂尾楼,毕竟工程量过大,规划出自国外设计师,超前风险太大。国亮书记亲自跑中央汇报,得到某领导批复“岭西省委集体研究后上报”,搞得当时省委很被动,蒙豪放为此也去北京通过其他领导解说一番,那个批复也就搁置不提了,省委借口处理了一个国土厅副厅长,一个发改委副主任,都是具体抓CBD的人,扫了钱国亮的脸面不说,就是批复指示的那位副总理弄得也尴尬。”

“说起来,国亮书记也是实心办事,办事就难免得罪人,加上当时岭西市委市政府小动作不断,不仅岭西市东区CBD进展缓慢,整个市区建设不理想,造成今天岭西市格局,现在来看,钱书记是对的,所以这次调整没有什么阻力,这也是国亮书记让我在岭西过渡一下的原因。”原先是岭西市委市政府主官的熊大伟,自然是原省委书记蒙豪放的心腹,现在省委副书记省长朱建国、熊大伟都和省委书记钱国亮有隔阂,省委就复杂了。

侯卫东心里默默推理,岭西省也好岭西市也好,很多的事情越发清晰起来,远的不说,朱小勇进步市委副书记、熊大伟由岭西市委书记任了省委统战部长,还有杨森林沙洲市长平级蹉跎去任了鉄洲市长,若有若无都看透了,官场事情就是这样,不到一定级别,还真看不到猜不透,但想不到一朝天子一朝臣难免是悟性的事。

宁玥见侯卫东时而微笑不语,时而皱眉略带惊愣,一个莞尔,笑道,“一个地方谁能干一辈子,再说呆久了不知道就挡住谁的路,难免有些人出祸事,我过渡几个月,也就不担心这个那个,倒是你年轻气盛,官运正旺,才多嘴提醒你要多留些心。”

侯卫东和宁玥话说到这个份上,还不是源于两人那点儿女私情,但侯卫东还不能说出内心机密,目前侯卫东联系紧密的省委常委里,就是组织部长祝焱,还有妻子张小佳交好的常务副省长秦路的妹妹。有这两个省委常委真心拉一把,一任期下来,转个大市去做市委书记,或者副省长,就是超快捷径了,可是侯卫东了解,这两位都是不干不净的人,反过来讲,又有谁是干干净净的呢,不接触不了解没有发言权。侯卫东有些恍惚,含糊道,“顺其自然吧,你在岭西还算好吧。”
宁玥鄙夷一笑,摇头道,“都是一些无聊之人无聊之事,不是推进一下东区CBD建设,我早想走了,岭西吗?不出差错就算好的。”侯卫东能想到,岭西市委认识的秘书长常青,整天跟在宁玥后面的唯唯诺诺,还有熊大伟人还在省委,岭西市留下都是他的班底,打开工作局面,难免受影响,情形困顿吧。

侯卫东很理解地伸手拍了下宁玥的膝部,宁玥信任握了过来,两人自然的没有再分开,侯卫东替她叹道,“您要是就几个月,市里人不调整,推动有多大起色,岭西新市委市政府办公楼,搬迁一下,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熊大伟在岭西省省会市运作多年,从城市基建、房地产开发、重大市政工程,一个人表态惯了,利益错综复杂,单单新建在商鼎路上的建起来的新市委市政府,豪华的咋舌,据说中央领导车队路过时,给过岭西省委脸色的,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熊大伟筹划的新办公楼还没有搬迁使用,他就转任统战部长了。新市委大楼很体面,提起来宁玥没有一点兴奋的意思,蹙眉道,“坐在新办公楼办公室,我还怕烫屁股呢,用土地置换的党政综合楼,换算下来,还不如直接拨款来的实惠。”涉及具体的人,两人交谈也就不提名道姓,又感叹时下官场大讲排场的风气,时间溜走很快,远远哪家人家的鸡打鸣了。

宁玥有些困意了,斜倚炕头,轻声道,“其实明面上大家差不多,很多事都是炸药包,就差根导火索,没事万事大吉,点爆了该是谁就是谁?我也厌烦了,要不是省委协调,我真不愿意多待。”

侯卫东一直想把话题绕到祝焱身上,所谓根基不牢,是不是有所具体消息,却怎么也转不到那里去,自己不问,估计宁玥也不会主动提及敏感,便只好直接问了,“宁书记,我在茂云这边,听到很多祝部长在茂云任职的传闻,省委不会没有消息吧?”

宁玥微闭双眸精光一闪,却不直接回答,打个哈哈道:“祝部长可是中央管的干部,听说要明确省委副书记了。”“那乔书记呢?”“乔书记是在非常时刻,中央平衡岭西省委权宜之计,岭西班子稳定下来,有的省委主要领导一两年,有的四五年,以后是什么格局难说啊。”

侯卫东心里更没有底了,想着就头疼。很难说祝焱是个清官好官,可眼见他一步步走上去,官面谁不说他侯卫东是祝焱的嫡系,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祝焱这条船侯卫东现在已经不得不堵漏防沉了,要是有一天陷得深,未必是好事。何况还有全省公安工作不做调整,是不是有备而发,自己茂云市公安局这一块,前一段时间动作太大,会不会有疏漏将来被清算呢。

宁玥气息平和,已经昏昏然睡沉了,侯卫东给宁玥细心理好被褥,外边晨曦映着白雪,窗户出现一线明亮,就蹑手蹑脚起来,小心闭了门到隔壁收拾避嫌去了。

前院杨柳早早取了开水,探看一两次,等宁玥起床洗漱,看侯卫东门口虚掩着,就敲了门,毕竟熟悉多年,推门道,“侯书记早,睡得好啊。”可谓秘书习惯吧,睡得再晚,没有睡懒觉赖床的。

侯卫东故意呵呵,“哦,杨柳啊,早也没有你早吗,宁书记起了吗?”杨柳顽皮指了指隔壁,“小点声,还没有叫我呢,我给您倒热水,你洗洗吧。”

侯卫东要去接热水瓶,杨柳摇摇头麻利加了水,又细心探探脸盆里的水,白白嫩嫩的手指很修长,侯卫东心里暖暖的,好一个贴心的女人,真不知道那个男人怎么想的,离哪门子的婚,侯卫东洗脸时候感觉水带着淡淡柠檬香,想是杨柳护手霜味,再看杨柳正跪在床上整理被褥,身材丰盈婀娜,特别是微翘的圆臀,比以前共事时候丰满多了,谁看了也难免心猿意马,这边杨柳也感觉到侯卫东扫过来热辣辣的目光,叠起得被子还带侯卫东的体热,男人气息熏的人心跳,毕竟离婚久旷,加上侯卫东一直是心仪男人,杨柳也面若桃花红上来。

空气中弥漫的暧昧叫侯卫东担心,仿佛只消侯卫东用手轻轻一带,杨柳都会酥软在怀,位置上的男人总有这样的自信。
隔壁宁玥清嗓嗯咳一下,杨柳隐着一丝慌乱,忙道,“我去前院弄些热水,宁书记要叫我了。”

侯卫东出了门才知道,天气预报没有错,没有下铺天盖地的大雪,知识白蒙蒙的一层,厨房已经炊烟弥漫了,空气带着柴火的呛味,大山矗立脸前近在咫尺,披着银装素裹,阴沉的天边,亮起一片淡黄,景色还算宜人。

早餐很简单,几条盐腌萝卜条,切开几个咸鸭蛋,热腾腾的大馒头,大铁锅熬的玉米粥,侯卫东很有胃口,还难得回了碗,嘴里一边呵呵,“喝碗热粥,浑身暖洋洋的,还是大火熬出来的粥有滋味。”宁玥喝着杨柳热好的牛奶,很悠闲看着侯卫东呼噜喝粥,侯卫东呵呵自嘲,“天生吃相不雅,呵呵。”

吃过饭刘师傅招呼一声,就去打车暖车去了。宁玥兴致很高,特意散步惬意赏雪,杨柳会意从挎包取出数码相机,对着带着冰凌的屋檐,挂雪的松树,拍几张照片,宁玥入镜,更是调好就拍。

侯卫东电话此起彼伏,有市委领导的,也有秘书楚飞的,给楚飞说了句,“知道了。”转身要给宁玥沟通行程一声,宁玥却先说,“难得有个空儿,来,卫东,我和你合张影。”

侯卫东挺了挺胸,故作伟人标准状和宁玥并排站立,笑道,“宁书记,您要不要握手,做接待外宾状?”

两人都插着手在大衣,隔了两拳距离,风撩起衣襟,很有些电影手法,宁玥低声笑斥道,“滚一边。”两人气度从容,一个英姿飒爽一个玉树临风,背景是银茫茫的大山,很有意境,杨柳感觉拍出效果非常好,也有心和侯卫东合张影,忍了忍到底没开口。

拍了几张宁玥兴致不减,侯卫东就直说了,“宁书记,市委组织部和翠山县委的同志正赶过来,到底是放不过您,难得随意自在喽。”

宁玥带着遗憾笑了笑,“那是你侯卫东在这的缘故吧,这样,我们先去几家老乡那坐坐。”山区房子大体一样,都是就地取材,石块堆砌起来,不过也有讲究,老乡也是用了心,石墙很有艺术感,青黑红几色石块搭配着,映衬着灰树白雪,油画一样。

可一进房间,都是统一的黑咕隆咚,窗户留的都很小,山区盖房子有防匪防盗的传统,据说深山老林原始居民,都是逃兵荒马乱躲进来的,一般是老人在家,情况和了解的一致,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或者下山移居外地。五龙口乡土地贫瘠,普遍收入不高。

杨柳和司机老刘放下手中成件的酸奶火腿箱,就说代表市里慰问,遇到明白事理的,侯卫东照例会说上几句,“有党和政府的惠农政策,大家辛勤努力工作,我们山区日子会一天天过好的。 ”出了门宁玥笑侯卫东,“这可是首长说的话,是不是新闻联播看多了。”其实场合下说套话空话没有差错,侯卫东就明知故答,“哦,不小心抢了您宁书记风头。”

说来也巧,最后一家是五龙口村支书,老支书姓康,卧床也起不来了,从大炼钢铁时候成了支书,到现在一直干着。
宁玥就问:“驻村干部开展工作了吗?”

老康支书很谨慎:“你们是市里的?乡里也没有通知啊,其实你们也看到了,这地方能人都不愿意呆,驻我们五龙口的那个小赵还算好样的,村里担心大学封山,我叫翟主任送人家回城了。 ”老康说几句后就喘咳个不停。

侯、宁两人不好打扰,就退出来了,临出门老婆子坚持不要东西,唏嘘道:“老康说不管您们是哪一级领导,我们家啥东西都不能收,也不知道他人能不能熬过这个冬,他说啥就是啥,别叫我为难。”

杨柳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亲切拦道,“东西还是要放的,我看还是给老人家好好看看吧?啥病也不能耽误着啊?”

年老妇女就写絮叨起来,“看了乡医院,说去大医院看好看不好也难说,就是不治之症,外面俩个无儿无女,干这些年支书也没有多少收入的。”弄得几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心情沉重,再也没有兴趣调研了。

宁玥并肩道:“一病返贫,这个现象在农村很严重,何况这里群众还没有脱贫,老康同志这样,基层建设可想,还是经济建设第一位啊。”

侯卫东心里更沉重,这样的基层农村他也没有想到,时间过去十余年,比最初自己呆的乡镇还差,这还是乡镇所在村,走不到的不知道什么呀呢,点头岔开话题道,“我看市委有必要对基层党组织负责同志,安排一次大规模体检,我们不关心谁来关心啊,外面的工作没有做好啊。”

乡政府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辆奥迪,几个人爬着上了山坡,近了看是楚飞韩明,另外两个就是昨天出车祸的两个,还不时相互搀扶一下,那个三十多的年轻人刚近了农家院就喊,“大翠,快,小赵摔伤了。”

农家院主妇正在厨房忙活,火急火燎跑出来,“这是咋了,摩托车呢,不叫你们下山就是不听,这倒好。”

“少说废话,能活着就谢天谢地了。”

韩明道:“老乡,昨天上山几个人是不是住您这?”

秘书楚飞张望间已经看到回来的侯卫东一行,扯一把韩明迎过来,后面两人几人嘀咕,“那是市委侯书记吧。”“啊,我说怎么看不像一般人。”那个叫大翠的女人眼珠瞪得溜圆。

有楚飞韩明在,加上宁玥带的杨柳老刘,气氛就自然了,不然侯卫东心里总有些不自在,其实昨夜和宁玥一夜无事,说白了,还是自己有心病啊。

农家乐老板就是五龙口村委翟小文主任,另一位是翠山县委党校赵普老师,都是三十出头,不比侯卫东小多少,可级别就天地区分,何况侯卫东、宁玥也算是救命恩人,两人进屋汇报起来,激动的声音发颤,说感谢感谢的话就有哽咽了。另一边家院主妇大翠更是流泪谢天谢地,给宁玥端加了红糖的开水喝,又是鞠躬作揖的要软瘫下去,宁玥亲切拉一把这个能干的女人,“救死扶伤都是应该的吗,别这样啊。”还是不发达地区人民朴实。

楚飞的手机响个不停,市委办的、市委组织部的、翠山县委的,杨柳这也错不多少,岭西市委秘书长常青彻底坐不住了,带了岭西**紧急处理指挥车还有交通厅运政处,从岭西正赶过来。

气象部门通知,寒流前锋到岭西北部,大雪将至,到时候只能调动直升机,并且主要领导置身险境,他还在家安如泰山不是他的风格。这就在乡里安排不了座谈了,侯卫东和宁玥商议,在翠山县委座谈,第一肯定翠山县委落实驻村工作,起码最艰苦的乡镇也有人入驻,第二乡镇、村的组织建设仍要加强,配备有闯劲的年轻干部,第三对基层村支部村委的建设设立专项资金等等。

得益最大的事驻村干部赵普,侯卫东在翠山县委小会议室一句,“要给沉下心在基层踏踏实实做事的人机会”,因为赵普是侯卫东亲眼发现的先进个人,在一月后他就成了五龙口乡党委书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