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十年前的旧事——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进了新月楼,晏春平将侯卫东的水杯揣在包里,坐车离开。

走到小区中庭,小佳亲热地挽着侯卫东的胳膊,道:“你在广州想我吗?”侯卫东道:“想。”小佳仰着头,道:“你肯定没有想。”侯卫东道:“像没有想,这个无法证明。”

穿过中庭,很快就来到大哥家里。

新月楼时沙洲第一个小区式楼盘,这几年沙洲新楼盘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可是新月楼还是公认的最好、最成熟的小区,新月楼成就了步高,他凭借着新月楼跻身为岭西全省著名青年企业家,房地产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侯卫东一家人都进入了新月楼,包括父亲母亲,岳父岳母以及大哥大嫂。另外,赵秀,蒙厚石等好友也住在新月楼。

在沙洲民间传言中,住在新月楼中两类人最多,一是贪官,二是奸商。当然,这只是民间传言,带着负气情绪,当不得真。真实的事实是一座座用大量资金堆砌的楼盘拔地而起,想要拥有一套房子,必须要用真金白银来交换。随着楼盘崛起,原本混居在一个区域的有钱人和没钱人被一只无形的手分开,于是,有钱人和没钱人的居住区渐渐变得泾渭分明。
在侯卫国家,客厅里摆了一副围棋,不同的黑白玻璃围棋。侯卫国执白,拿着白子无法往下落,因为满盘关键部位皆黑子。

蒙厚石遇到一个弱对手,感觉很无趣,见侯卫东进来,笑道:“卫国去厨房帮忙,卫东过来下。”

侯卫东道:“我也不是蒙叔的对手。”

论职务,蒙厚石只是市政府的原秘书长,论辈分他是候卫国的叔叔。在家里,侯家兄弟都忘记了蒙厚石的职务,亲切称之为蒙叔。当然,这里还有一个主要原因,蒙厚石与省长朱建国关系非同一般,让他在整个沙州都显得地位超然。

侯卫东接替了大哥的位置,两人各捡棋子准备重来。当落下几子以后,他习惯性去拿水杯。手刚伸出,他意识到这不是在办公室,没有秘书为自己泡茶,就起身去泡茶。在柜子里,找到一包撕开口子的绿茶,这是一包市场上随处可买到的极便宜的地,名为老鹰茶,最大的特点就是劲大,最大的优点是便宜。侯卫东喝惯了上青林最好的明前茶,喝着老鹰茶,只觉得粗鄙刺口,他不由得心中感慨:“俗语说的好,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喝惯了上青林明前茶,喝起大哥的老鹰茶,真是难受!”

下了二十余手,棋盘形势又不利于侯卫东。在侯卫东苦思冥想之时,蒙厚石悠闲地问:“这次到广州,有什么收获?”离开了政府秘书长岗位,蒙厚石将西服彻底丢进了衣柜,穿上了丝绸外套,还将皮鞋换成了平底手工布鞋,很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

侯卫东道:“每一届广交会沙洲都没有落下,算是例会,至于收获就是说不清楚的事情。像我们这种内陆城市,参加这些活动利大于弊,要走出去,就得有走出去的路径和准备。”

“你什么时候去省委党校?”

“隔几天就要去党校读书,广交会的事情交给部门去办。唯一让人不安的是‘非典’。”侯卫东停顿一下,道,“香港、广东在闹‘非典’,据说这种新型传染病通过空气传播,传染性强,没有特效药。我发现那边的市民比较恐慌,街道上不少人都带着口罩。组团去广交会,最大的问题就是怕染病。”

蒙厚石等到侯卫东落子,他基本上没有思索,飞快地应了一子,道:“我退下来闲来无事,天天研究报纸。机关就是好,各类报纸多,资讯丰富快捷。从报纸上综合得来的印象,我判断广东的‘非典’是个大麻烦,搞不好,会引发内地的连锁反应。”“蒙叔也是这样想?”“看来我们两人想到一块了。

姬程管卫生,我估计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事。他心思没有在工作上,老是往岭西跑,机关里都知道他在盯着常委的位置。哈哈,我无职一身轻,到能听到些真话。”

侯卫东不愿意随便议论班子里的另一位副职,又想听听蒙厚石这种老机关的看法,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姬程想进常委,我也想进常委,蒙叔有什么高见?”

蒙厚石道:“岭西体质最大的问题是干部提拔的方式,我们是通过组织部门来选拔干部,这其实和千年以来选拔干部的方式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是技术上不同。这种选拔方式最要命的问题是如何评价和判断干部。评价和判断干部分为两个方面:第一,在信息传播过程中,信息会变形走样,领导接收到的信息不一定是真实信息;第二,就算上级领导和组织部门接收到了完整准确的信息,还存在如何解读的问题。小人们钻营,除了结党和行贿以外,最喜欢的招数就是不断向领导传播利于自己的控制性信息。”

侯卫东在最基层工作过,又当过领导秘书,了解体制的弊端,对蒙厚石所说深以为然,道:“所谓向领导汇报工作、制造假数字、在媒体上露脸,本质上都是控制信息。如果官场竞争仅限于此,其实还算健康。最能打击干部心的其实是不规则竞争,手段之多,用心之深,都让人觉得可怕又悲哀。”

蒙厚石与省长朱建国关系深厚,通过蒙厚石的关系,侯卫东极有可能搭上朱建国的线。如是以往,他十有八九会毫不犹豫就要用这条线。如今他步入厅级行列,见多识广以后,反而越来越谨慎。在省里形势还不太清晰时,轻易越过周昌全去搭另一条线,是祸是福还真说不清楚。

蒙厚石一直在揣摩侯卫东的心思,他默想一会儿,接连落下几枚棋子,迅速攻破了侯卫东构筑的防线。

在侯卫东苦思时,蒙厚石风清云谈地开始喝茶,道:“我吃掉了你四颗棋子,你费心布下的棋就成了废棋,棋盘上形势不明时,抢先位置,永远不会错。从沙州现在的局势来看,若是让其他人占了常委位置,你就失去先机。做再多的实事,所有群众都拥护你,也不能挽回损失。”

担任副市长以后,侯卫东为了解决国有企业普遍亏损、群体性事件不断的难题,深入基层,敢于攻坚克难,卓有成就。人的精力和体力都是有限度的,埋头于具体工作,他朝省里跑的时间相应就少了。

蒙厚石是市政府的旁观者,几位副职的动静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马有财与市委书记朱民生越走越近,姬程有一半的时间在省里活动,钱宁是无党派人士,也有他自身的优势,唯有侯卫东陷入无休止的矛盾之中。他将官场看得太透,又颇为欣赏侯卫东,今天是有意提醒侯卫东。

对于蒙厚石这种经历曲折丰富的老同志,侯卫东还是很看重,但是他没有将自己的心思完全解刨出来,道:“在宁玥没有真是当选市长前,很多事暂时定不下来。蒙叔刚才所说的很有道理,我要好好消化。”

晚餐开始时,已过了《新闻联播》。蒋笑用开瓶器将红酒打开道:“这是从法国直接进口的葡萄酒,不是国内灌装,绝对正宗。”

这句话如此熟悉,侯卫东愣了愣,税后想起廖沙曾经说过这句话,笑了起来,蒋笑道:“你笑什么,我说的可是真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