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广交会初识非典(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从李晶眼里看到一些熟悉的意境,再次让他回到几年前在益阳县艰苦奋斗的青春时光。他握着李晶的手,道:“我记得你平时都在香港,今天怎么到广州,是特意来看我,还是遇上的?”

“我原来准备在晚上十二点乘飞机,要出一趟,有点生意上的事要解决。听说你要来,改乘明天一早的飞机。”李晶没有多谈自己的事,叮嘱道:“你别再广州待久了,这边闹‘非典’。”

“‘非典’有那么厉害吗?我看到街上不少人都带着口罩。”
李晶坐了起来,道:“我先说几件事,你就了解‘非典’的厉害。香港‘非典’接近五百例了,位于九龙牛头角的淘大花园被隔离。所有进入台湾的旅客必须填写通报单,劝人是否有发烧、咳嗽等症状。香港卫生署宣布‘非典’列入《检疫及防疫条例》。”她担心侯卫东的安慰,详细地讲解了“非典”的情况。

侯卫东起初不在意,听到后面,表情严肃起来。他和李晶不一样,李晶只是担心个人安危,他作为沙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还想着沙洲全市四百多万人的安危。

侯卫东道:“在岭西,大家对‘非典’认识不足,包括领导们都没有重视这事,说不定要吃大亏。”他这时想起蒋大力所说的话,暗自佩服商人的嗅觉。
聊了一会儿“非典”,侯卫东道:“在生意上有什么打算?我觉得精工集团根基还在岭西。”

李晶道:“几年前,你曾经管我搞煤矿,当时没有听你的建议,后来算是吃了亏,看来你的眼光更准一些。精工集团前阶段是由土转洋,下一阶段还得由洋转土。这一两年我们已经在进军资源类产业,总经理吴兴彬主要任务是在岭西收购矿山。”

侯卫东对沙洲工业很熟悉,在他的印象中,精工集团在沙洲并没有大手笔,道:“吴兴彬在沙洲没有多少活动,至少我很少进到他。”

李晶道:“在岭西高资源型企业,沙洲不算最好,我们重点在多杀的茂东和茂云,目前进入了茂云。”

在岭西,茂东市和茂云市都是出于重重大山之中,资源丰富,沙洲市所辖成津也位于搭讪之中,勉强算是资源大市,可是比起两茂地图来说又稍有不足。祝炎时茂云市委书记,有了猪妹这层关系,李晶的公司进入茂云肯定是顺风顺水。多年前的布的局道今天终于发挥了巨大作用,想到这一点,它不禁对眼前的美丽女子高看一眼。

早上,李晶起得很早,他在卫生间照了镜子,见自己面色粉红娇嫩,似乎年轻了好几岁,微微有些心酸。来到窗前,看着如婴儿般熟睡的侯卫东,即可泪珠悄无声息的落在床上,他在心里道:“我爱你,卫东。我爱你,疯子。希望这一次能愿我的梦,也希望有重逢的机会。”
侯卫东新来以后,没有见到枕边人。他走到客厅,见到李晶带着围裙端坐在餐桌前,看着桌上的稀饭和馒头发愣,便打招呼道:“起得这么早。”

李晶将满腹心事藏了起来,展颜笑道:“我还得坐飞机。当然要起得早一些。”

出门之时,李晶紧紧拥抱着侯卫东,亲吻着对方脸上的每一块皮肤,弄的侯卫东开始伤感。

两人一起走到院外,李晶站在院门口的精工集团小车前,故作潇洒地道:“你别送我了,我自己道空港。”

此时,侯卫东意外地看到了李晶燕郊微微而起的鱼尾纹。这道鱼尾纹在房间里并不明显,此时阳光照在脸上,平素不显眼的鱼尾纹变若隐若现了,他想说点什么,有说不出口,道:“我开车送你,等会儿回来把车交给公司里的人”

听到此语,李晶既意外又高兴,道:“你开吧,难得送我一次。”

小车上了机场高速公路,一路上绿树不断地往后飞奔,机场转眼就到了。

当侯卫东把车停稳,李晶解开了安全带,她俯过身来,再次搂住侯卫东的脖子。热吻良久,他抬起头,注视着侯卫东的眼睛,道:“机场人多,不安全,你别送我进去了,就在这里目送我。”

下了车,李晶拉着包往机场走去,背影仍然苗条而匀称,不发挺直有弹性。侯卫东还以为李晶会回头挥挥手,结果李晶没有回头,笔直的走进机场大门。

李晶走进机场以后,侯卫东看了看表,没有在等,开车离开了机场。

在广州的短暂时间里,侯卫东把工作安排的很满,拜访了广州相关部门的领导,检查了沙洲企业在广交会的战场,还在巴山夜雨宾馆招待了岭西省相关部门领导。

驻广州办事处主任廖沙使出浑身解数,充分发挥了驻广州办事处的作用,将各项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让侯卫东很满意。
昏天黑地忙了几天,侯卫东一行人终于要回沙洲了。

离开安检口时,朱文清挽着廖沙走到停车场。

“沙沙,侯卫东没有进常委,又不分管广州办事处,你还卖力的很。”

廖沙开导道:“沙洲有句老古话,叫做欺老不欺小,侯卫东虽然只是普通副市长,可是他发展潜力大,是沙洲最大的潜力股。从广州回去以后,他就要到省委党校培训,能参加这一届培训班的学员都是各地精英,你要相信我的判断,侯卫东迟早会掌大权。他还没有掌大权时,我们成为了好朋友,效果百分之一百地以后要好的多,若是他当了市委书记,围在身边的人过江之鲫,我远在广州,哪里还能插的进去。”

朱文清以前在心里工作,时通过廖沙的关系才调到广州办事处。她将头靠在廖沙肩头,道:“你们这些男人都是一肚子弯弯绕,这样活着累不累?”

廖沙道:“我这点小肚鸡肠在真正的官场里根本不算盘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盯着我这个位置的人多的很,不想点办法,别说升官,屁股下的板凳都有可能坐不稳当,对了,你以后要把李晶抓紧点,她和侯卫东关系不一般。”

朱文清有点茫然:“李总和侯卫东,没有什么关系。”

廖沙伸手捏了捏朱文清的脸颊,道:“我的傻女人,你还没有看出来,李晶绝对是侯卫东的老相识,那个眼神,其他人看不出来,我是专迎来送往的事,这点眼色还是有的。”

朱文清时隔漂亮开朗且没有多少心机的女子,他这个特点在聪明人成堆的官场格外突出。廖沙天天跟聪明人打交道,反而特别喜欢总是一脸茫然的朱文清。

朱文清还是有点疑惑:“我给李晶提起侯卫东时,他一点特殊反应都没有了,还是我劝着才来吃饭。”

廖沙笑了起来:“我的傻女人,李晶后来不是承认与侯卫东早就认识吗?他越是没反应,越是说明心里有鬼。”

朱文清抬头看着机场天空上正在爬升的打飞机,突然有点生气,道:“你们这些臭男人,不理你了。”

天空上,飞机刺破云层,天空变得蔚蓝,纯净。一千六百多公里的行程在没有飞机的时代是一场跋涉,此时,一千六百多公里的行程变成了两小时的高空之旅。在养眼的空中小姐来回走动中,飞机跨过了无数条经线和纬线。

侯卫东闹钟想着许多事,诸如若是“非典”在广州爆发,是否还派大量人员参加广交会;又诸如李晶的变化以及离开时不同于往日的情绪;在诸如沙洲还有一位副市长应该进常委,自己有多大机会。

这些问题都很难得出结果,空中小姐过来送饮料。他喝着苹果汁,脑子又胡思乱想道:“也不知道哪一家航空公司的空姐更漂亮。这些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孩子也不容易,长期飞行在高空中,照顾不了家人,对身体不利,二期,现在他们的收入也没有以前的优势。”

在左思右想中,一百分钟的飞行很快结束,飞机轮子在跑道上发出沉重的摩擦声,紧接着,不少人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给家人抱起平安。侯卫东沉着,他一直坐在宽大座位上,看着心急的旅客排队下飞机。听着此起彼伏的报平安声,不合时宜的想起那句诗:“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随即自我检讨道:“幸好是在下飞机时想起这首诗,否则还是真是不吉利。”

晏春平早就等候在外,他背着一个小包,里面有侯卫东的保温杯,保温杯里泡着来自青林的明前茶。他接过行李时,将茶水递给了自己的老板。

“侯市长,怎么这么多人戴口罩?”

侯卫东在广州看到许多口罩,见多则不怪,经晏春平提醒,他发现自己这一班飞机确实有不少口罩男女。他喝了一大口茶水,道:“广州闹‘非典’,他们患上了‘非典’恐惧症。”

“侯市长,‘非典’会不会传到岭西?”

“谁说的清楚,也许会,也许不会。”

在小车上,手机不停地响,第一个打电话过来的事母亲刘光芬,然后是小佳。刘光芬问了平安,道:“好久回家吃饭?你很长时间没有在家里吃饭,你算一算有多少天了。”

“好好,我找时间回来吃饭。”

听着母亲的唠叨,侯卫东感到很温暖。

小佳在电话里埋怨:“下了飞机不打电话,害得别人担心。”侯卫东辩解道:“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小佳又道:“晚上到大哥家里吃饭,蒙叔也过来。”

蒙叔就是沙州市原政府秘书长蒙厚石,他和现任省长朱建国时好友,因此在沙洲官场中得地位很微妙。自从其侄女蒋笑嫁给侯卫国以后,蒙家和侯家就时常在一起走动。

“行啊。”侯卫东随口应着,他原来并没有想到在广交会与李晶鸳梦重温,心中不免五味杂陈。从岭西机场到沙洲,他迅速将心态调整过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