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广交会初识非典(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闻言抬头,正与李晶目光相对。他敏感的发现李晶与以前相比有了新变化,在他心目中,李晶性感大方中带着些妖娆,此刻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仪态端庄。落落大方。风姿绰约,很有国际范的李晶。
李晶道:“侯市长没有想到在广州又见面了。”朱文清夸张地问道:“李总,原来你认识侯市长,还瞒着不说,是不是有什么名堂?”
侯卫东将目光从李晶身上移开,指了指在座诸人笑道:“我是分管企业的副市长,若是不熟悉在座的沙洲企业家,那才是失职。”
廖莎很有风度地接过李晶脱下来的外套,又引导着李晶走到侯卫东身边,道:“刚才侯市长问,这个空位给谁留的,我向领导报告,这个位置肯定要留个沙洲最漂亮的女企业家。”
李晶落落大方地坐在侯卫东身旁,道:“现在这边闹‘非典’,你也最好别去人多的地方。”
在坐之人都是说说笑笑,没人注意到李晶个这一句话。这些人都是身价不菲的老板,关系网复杂,接到廖莎邀请,都是如约而至,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是有一条或几条更深的关系和背景,对侯卫东的尊敬确实是发自内心,却没有到仰其鼻息的程度。也正是因为如此,酒席上大家神情轻松,有说有笑,气氛融洽。

廖莎距离侯卫东最近,他清楚地听到李晶这句话,顿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暗道:“李晶从来没有说过认识侯卫东,侯卫东也没有提起李晶,但凭着这一句话,他们两人绝对旧识,而且关系不浅。这些当官的,在人前都是冠冕堂皇,其实一肚子花花肠子。”
“李总,今天喝点酒,这是从法国直接进口的正宗葡萄酒,不是国内灌装。”廖莎认定侯卫东与李静有旧情,因此特别殷勤地招呼着李晶。
李晶婉拒道:“身体不舒服,谢谢。”在酒宴半途,他特意去了一趟洗手间,对着镜子仔细看自己的容貌,镜中之人相貌依旧,眼角也没有鱼尾。可是,她清楚地看到镜中人多了富贵,青春气息却一点一滴分分秒秒在减少。叹息数声以后,她在卫生间里给侯卫东发了一条短信:“饭后,我开车在楼下接你。”

酒宴在热闹轻松的气氛中结束,散席之时,廖沙按照沙洲习惯,单独询问侯卫东:“侯市长,去不去后两嗓子?”
侯卫东用余光看了看李晶,道:“不必。”他只是说了简单的两个字,没有向廖沙说理由。

廖沙接待过沙洲绝大多数市级领导,这些领导在沙洲很威严,离开自己的地盘,到了远方大城市后普遍会变得和蔼可亲。唯独侯卫东隐隐透露着一些令人觉得不管轻慢的气度,他原本想侯卫东唱唱歌,做做按摩,此时就将想法留在肚子里。
侯卫东回到房间,稍稍坐了一会儿,手机响了起来,将手机放在耳边,传来了李晶温柔的声音:“我的车停在门口,黑色的奥迪,就是你用的那一款。”

听着熟悉的声音侯卫东脑中突然浮现出在益阳县青林镇粮站会面的场景。十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他仍然能清晰地记起无数细节,仿佛那些年那些事就在昨天。再出门时,他又略有不安,自己带队来参加广交会,第一天晚上就和李晶约会,是不是太过荒唐。略为犹豫,他还是抓紧时间进行洗漱。

坐电梯往下时,中途上来一对情侣模样的年轻人。年轻女子衣领开口很低,露出深深的乳沟,双腿细长,身材颇佳。她将头靠在男友肩上,说着侯卫东听不懂的粤语。侯卫东以前不顾觉得粤语好听,此时此刻听着年轻女子用粤语说情话,如唱歌一样婉转,他没来由就喜欢上了粤语调子。

除了宾馆旋转门,一辆黑色奥迪车悄无声息地滑过来,车窗滑下,李晶招了招手。

等到侯卫东上车,李晶紧闭嘴巴不说话,专注看着前方。侯卫东用探寻的口气道:“你怎么也在广州?”
李晶任然不说话。

小车开出宾馆,行了一段后,停在了路旁。李晶扶着方向盘安静两秒钟,然后转身扑向侯卫东,她闭着眼,深情地将火热温润的嘴唇印在了侯卫东嘴唇上。

深深的亲吻,包含着李晶的所有渴望。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抬起头了头,道:“很高兴,今天遇到你。”此时,她不再是精工集团董事长,而是一名需要爱的单纯女子。

侯卫东被搂得差点憋了气,等到李晶松开嘴唇时,禁不住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道:“你没变,还和以前一样有魅力。”
热吻之后,双方之间存在的微妙隔阂被一扫而空。李晶脸色红润,神采飞扬,道:“猴子,你还是原来的那个味”

侯卫东笑道:“我就算是孙悟空,有七十二变,这种时候也得变回真身。”

精工集团广州公司仍然和岭西公司一样,在公司附近为李晶设有住房,而且室内装修都和岭西住房风格一样。进了门,李晶用脚后跟将防盗门关上,飞身又扑进侯卫东怀中。

在巴山夜雨饭店里,侯卫东内心还存有疑虑和不安,此时此刻,拥抱着这一具充满着热力的身体,他完全融入李静的温柔怀抱中。

李晶用牙齿咬着侯卫东耳朵,喃喃地道:“猴子,好想你啊,你想我吗?”在晚宴时她显得成熟稳健,此时他将应酬时的伪装去掉,显得既妩媚又温柔,既漂亮又性感。

当年李晶这一朵花时为了权力和金钱而开放,如今,经过无数次蜕变,当年的丑小鸭成了精工集团董事长。有实力才获得自由,他再也不会为了生存而向男人献媚,此时的她如完全盛开的鲜艳玫瑰花,独自为爱人开放。

一阵手机响动打扰了两人的热拥,侯卫东伸手拿过手机,见是陌生号码,没有理睬。李晶道:“把手机关了。”侯卫东道:“有纪律,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我把它调成振动。”

李晶没有再提手机的事,她脸颊已经滚烫一片,妩媚地道:“我先去洗澡,你再去。”侯卫东将手机放回茶桌,道:“一起吧。”李晶摇头道:“不,最美好的一刻要留在床上。”

洗完澡,在床上等待侯卫东时,李晶用平静的声音给秘书打了电话:“今天我有急事,晚上十二点不能乘机,改乘明天早上七点那一趟班机。我不管有没有机票明天早上一定要走,你必须想办法。”

侯卫东赤身走出卫生间,身体充满雄性的激情。他跨上床,挤开了那一层薄薄的毛巾,一具玲珑剔透的饱满身体出现在眼前。李晶静静地看着心爱的男人,全身皮肤战栗着准备迎接那只有魔法的手。

即将到达高潮之时,李晶在侯卫东耳边低语,道:“别射在外面,我在安全期。”她如八爪鱼般紧紧搂着侯卫东,身体用力地迎合着越来越强的冲击。

高潮结束以后,李晶平躺在床上,额头不满均匀细密的汗珠。她爱怜地看着闭目休息的英俊爱人,右手拿起枕头塞在屁股下面,这是一个有利于怀孕的小方法,通过改变体位,能够增加受精概率,他是悄悄使用这个小办法,没有让侯卫东发现。
休息一会儿,侯卫东睁开眼睛。李晶温柔地将头枕在侯卫东臂弯,道:“这十年也是辛苦,从上青林的驻村干部,下山到青林镇当副镇长,再到县里和市里,每部都不容易。”
“我是在体制内,毕竟有规矩可行,一步一步往上走就行。你是空手头白狼,从无到有,从有到大,了不起,我是真心的。”
李晶轻轻吻了吻侯卫东的额头,道:“我们别互相吹捧了,一句话,大家能走到今天都不容易。你前一阵子在沙洲搞国企改革,这是捅马蜂窝,肯定背了不少骂名。”
侯卫东惊奇地道:“你现在很少回岭西,沙洲的事,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精工集团很大一部分业务放在岭西,我必须关心岭西的发展,否则就是盲人骑瞎马,肯定吃亏。《沙洲日报》和《岭西日报》是党报,一般人不喜欢看,认为假大空,其实这两份党报的信息量相当大,而且非常准确,这是大部分人看不到门道,这两份报纸我是每期必看,你的情况报纸写得清清楚楚。”李晶这话时半真半假,她看这两份报纸,主要原因之一是了解岭西和沙洲的发展,而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他希望能在报纸上看到侯卫东。特别是《沙洲日报》,如果连接好几期都没有侯卫东的消息,他的心里就空落落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