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5章 东风和西风(9)——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五月,还有半年就要进行乡镇大换届,这一次是县乡同时换届,动的人非常多,县里稍有级别的干部,都在考虑下一届的去向。

青林镇赵永胜书记和秦飞跃镇长向来不和,他们两人的去向就格外引人注目,各种传言如春雨一般,漫天飞舞。有人说,赵永胜要调到纪委去当副书记,秦飞跃当青林书记;有人说,秦飞跃要回乡镇企业局当局长,赵永胜继续当书记;还有人说,赵、秦两人搭班子的时候不团结,县里准备各打五十大板,两人各降半职,另行安排。

传言就如兵法一样,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人模不请头脑,进入五月以后,又传出了“赵永胜调到科委任主任,秦飞跃出任青林镇党委书记”的消息,这个消息传言度最高,连侯卫东也信了三分。

侯卫东躲在石场成一统,哪管春夏和秋冬,由于狗背弯石场正在全力备料,他每天都忙碌不停,对于青林镇领导的走向没有太大兴趣,毕竟,流言最佳的传播者和受者都是那些无所事事之人,各级机关事情不多,所以流言最易在机关传播。

传言流来流去,给许多人增添了生话的乐趣,转眼间,时间就到了六月,而另一条重点工程沙益路终于动工了,这条路原本谁备在94年动,县里确实无钱,就推迟到了了95年。

上青林公路的汽车骤然增多,风枪声、爆炸声又开始不绝于耳,公路沿线大小石场十来个,在石场上班的村民二、三百人,每天干了力气活,就得多吃肉,因则,场镇买肉摊点的生意也立刻好了起来。

益杨路施工方认真贯彻了交通局领子的意图:优先使用拘背弯石场和小弯石场地石料,只有这两个石场供应不足的情况之下,才考虑秦大江石场、英刚场子、习昭勇石场、曾宪刚石场和田大刀石场,至于其他小石场,一律不予考虑。

这是一个心照不宣的原则。

只是益吴路使用碎石量大。任何一家石场都不能单独供应,秦大江等人的石场也必须全力运转,才能应付高峰期的用石量,因此,这个原则除了限制小石场外,没有显出特珠的意义。

上膏林沿钱就出现了“大石场撑死,小三场娥死”的局面,大石场的老板要么是村干部要么是镇干部,都有些来头,这些小老板们就算是有怨言,也不敢象对付外地人一样使用歪招和土招。曾有一个楞头青老板,眼红几个大石场,趁夜将田大刀石场的电线切断,第二天,田大刀就带着手铐,满山查人,虽然没有结果,也吓得小老板再也不敢乱来。

但是,小石场的碎石便宜,这是一条优势。能满足各地零星客户的

需求,生意倒也勉强能维持。当然总利润和大石场相比,差之甚远。

狗背弯石场是由何红富全权管理,侯卫东领到沙益路的钱款之后,又发给了何红富五千元奖金,也就是说,何红富每个月工资加上奖金就有了一千五百多元。按照何红富的贡献和石场的收入,多奖励他一些也应该,只是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寸米恩,斗米仇”,奖五千元,何红富很高兴,如果奖五万元,他或许就会有另外的想法。

所以,侯卫东将何红富的报酬限定在一千五百元左右,用一千五百元的收入,买来一位尽职尽责的管理人员,还是很划算。

为了避免何红富独掌大权发生变异,侯卫东又选了黄军和林中川两位读过初中的年轻人,由黄军担任记帐员,林中川任库管员兼安全员,这样,何红富、黄军和林中川,就成为狗背弯石场的管理阶层。

六月十七日,侯卫东刚刚从狗背弯石场返回老乡政府,一进院子,杨新春就向侯卫东招手,道:“疯子,快过来,我给你说一件事情。”侯卫东在山上一年多,早就和方方面面混得极熟,他来到杨新春的邮政代办点。一屁股坐在藤椅上,道:“今天有谁来找我?”

侯卫东的寝室已经安了程控电话,只是他平时多半不在家,因此,留给客户的号码就是杨新春的号,杨新春还专门拿了一个小本子记录电话内容。

杨新春没有拿本本,一脸神秘地道:“镇里出大事了,这一下青林镇在全县人面前出名了,你猜猜是什么事情。”

侯卫东拿着《官场笔记》道:“不要吊胃口,快说。”

杨新春口里喷喷有声,道:“今天我到政府拿报纸,听到杨凤在说,秦镇长、晃镇长还是黄站长几个人,到望城山庄找小姐,被公安局逮到了。”

秦镇长喜欢到望城山庄去耍,这事侯卫东知道,他也曾跟着去过好多次;而且望城山庄里面有小姐,侯卫东知道,他也曾经见识过,杨新春一说这事,侯卫东就相信了。

望城山庄偏僻隐蔽。据说有背景,老板多次保证,公安局绝对不会清查此地。“真是夜路走多了要撞鬼。”侯卫东感叹了一句,慢慢却又觉得不对,“怎么会如此巧,刚好把秦飞跃逮个正着。”

杨新春正在兴奋中,没有发觉侯卫东有些沉默,嘴巴撇了撇,又道:“秦飞跃平时端着架子,人模狗样的,谁知是一个大流氓。”

这句帮说得刺耳,侯卫东正色道:“道听途说的话不可信,杨大姐,作为兄弟,我劝你一句,有些话不要乱说,小心祸从口出。”

杨新春也觉得失言了,就道:“我相信你,才说给你听。”

侯卫东这才问道:“具体情况如何?”

杨新春气呼呼道:“我只听了半边耳朵,哼,就算听全了,我也不给你说,假正经。”

上了楼,高乡长就从门口伸了一个脑袋,道:“侯大学,到屋里来,我给你说一件事情。”

“镇里出了事,刚才赵书记打电话到家里,说是秦镇、晃镇和黄站长嫖妓被公安局抓了。”高乡长神情激动地道:“这一、两年,城里到处都是歌厅,小姐多得很,不知将好多干部拉下水,这一次青林镇出了大丑,连镇长都被抓了,县委县政府肯定会对青林镇的班子另眼相看,影响之恶劣,也不知多少年才能消除。”

侯卫东暗道:“秦飞跃做事太张扬,到望城山庄也去得太勤,这一次肯定是被人做了手脚。”问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我还是不太明白?”

“我也不太请楚,赵书记只是说嫖娼被抓了,让工作组注意掌握情况,不准工作人员议论此事,工作组要督促各村正常开展工作,绝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青林镇的发展。”

侯卫东心道:“赵永胜这个电话一打,秦飞跃的名声也就算毁了,恐怕难以在青林立足,更别说与赵永胜争名夺利。”

虽然大家都说要保密,但是这个消息就如破提的洪水一样,很快就在上青林传开了,秦大江、曾宪刚等人都打电帮来询问,侯卫东一概回答:“不清楚。”虽然他也对此事很好奇,但是他不想掺合在赵、秦两人的斗争中,压着好奇心,尽量不去打听不去议论此事。另一方面,他每天事情多,忙忙碌碌的,也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些事情。

三天以后,事情真相也就出来了

六月十六日,秦飞跃在镇里召开了部分企业工作会,然后秦飞跃,晃胖子、黄站长、周强、杨家福等人就坐车回到益杨城,就到了望城山庄吃喝玩乐一条龙,平时秦飞跃喝了酒,总要找山庄最漂亮的小妹来按摩,顺便亲热一番,那天却由于向老婆才交过公粮,没有多少性趣,几个人就在棋牌室打麻将。

只有晃胖子性趣浓,找一个新来的小妹灭火,正在做着话塞运动,被派出所民警抓了一个现行。

秦飞跃侥幸的躲过一劫,但是,上班时带着手下打麻将,副手则在不远处嫖娼,这事无论如何也不好解释,被县纪委找去谈了话,回来就向县府办交了病假条,离开了青林镇。

秦飞跃灰溜溜的出局,赵永胜掌握了青林镇的绝对权力。

侯卫东初到上青林时,为了寻求出路,就想着要修路,秦飞跃对修路一事是大力支持的,念着这点好处,侯卫东特意到了益杨一趟,买了四条好烟,去看望了困守家中的秦飞跃。

秦飞跃出事以后,青林镇政府只有两人到过家里,一是副镇长粟明,另一个就是侯卫东,这让秦飞跃意外又感动,晚上强留着侯卫东在余里吃饭,秦飞跃开了一瓶85年的茅台,喝到后来,秦飞跃无意中透露,县里淮备成立开发区,他担任筹备组副组长,组长则由县政府一位副县长担任。

听到这个消息,侯卫东心道:“看来好心有好报,这次算来对了。”离开之时,秦飞跃将侯卫东送到家门口,他握着侯卫东的手,道:“真是日久见人心,侯卫东不错,你安心在青林镇工作,开发区挂牌以后。要进一批人。你如果愿意到开发区,到时跟我说一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