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49章 真挚自白——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回到茂云不久,官场发生了两件事情,最令人震惊的一件事情就是闻天强没有等到过中秋吃月饼,上面核准执行了死刑,流传最广的是闻天强的自白:说到底 我不过是个替罪羊罢了,有些事情我不做自有其他人做,有些钱我不收自有他人收,搞不好要我违纪做事的人,向上面用了钱就能把我搞下来,我收了钱起码给人办 事了,有些收钱不办事的更黑,作恶也比我多,玩女人比我更多,不照样没有事情,还不高高在上人五人六的吗,老子放一句狠话,该交代的我都交代给邓铁军了, 就看老邓够不够人物了,哼哼,要是老邓不敢翻出来,下场迟早和我一样。

不管传闻真假,死了死了一了百了,执行枪决的那天,市委政法委周密安排,搞得如临大敌,政法机关全员出动,可当天茂云电视新闻报道却很简洁,反之南部新区 几个来自沿海发达地区中上市的招商项目介绍的却很详尽,显示市委市政府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是坚定不移执行省委意图的,目前茂云稳定大局至关重要啊。反 而民间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一派喜庆,多少年地方上恶势力在心理上的阴霾一扫而去,值得庆贺。

私底下民间也揣测,闻天强一案绝对有漏网之鱼,因为在大道岔口也有香纸余烬呢,明显是受过闻天强的好处的人趁着黑夜祭奠一番还了人情,在郊区野外,也有人 发现不少祭奠用的烟酒,都是茅台五粮液软中华至尊南京之流,这不是一般百姓受用的,正是行刑后敏感时候,自然联想是为闻天强的。古语“秦桧尚有三友”诚不欺也,,纵横茂云警界十余年的闻天强,论权势论钱财,不愧上下千丝万缕的关系,树大根深,斩草尚不能除根,何况推到一课大树呢。

另一个流传的则是侯卫东在市委家属楼门口的启示,是以夫人财政局党组书记张小佳的口气,“私宅不谈公事,家务繁多恕不接待。”市委市政府了解内情的同志正 面宣传居多,侯卫东夫妇仕途正是热炭一样,眼里看不进钱财,年轻有为天地宽注定是要大用的,肤浅短视不能为啊。而希冀能登门求得办成一二事者,不免怨言颇 多——-这是什么道理,市委书记门也太难进了吧,真是官不在大,有权则名,不管侯卫东怎么写?还不是照样弄他个名利双收吗?

也有人比拟出来典故,说是标榜清高罢了,清朝当年就有个杭州知府,在他知府衙门前写了‘三不要’,名曰——-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妾——-衙中有好事人偷偷用小字下了注脚。谓之曰: 不要钱:嫌少;不要官:嫌小;不要妾:嫌老,难道今日之世而论,侯卫东不是如此心态?

市委组织部长朱小勇当做笑话说给侯卫东,侯卫东有些忿忿,苦笑道,“我看做领导是不能有私事的了,楚飞也跟我说起一样的事情,比如我戒了烟,完全是个人的事情,竟有好事者说什么我难伺候,我看开会的时候,有必要讲一讲了。”

正好下午在市委市政府综合楼市政府会议室召开市长办公会议,专题听取南部新区管委会推进工作和循环经济试验区发展情况汇报,事关南部新区侯卫东表示要过来 坐一坐的。本来与会的主要是市政府这边的领导,市长鲁夫、常务副市长刘天明、市政府党组成员吴春萍、副市长甘霖、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南部新区主任李云, 副秘书长楚玉修。

新区管委会几个分管具体工作的副主任做了汇报,主任李云做了归总发言,大家都看向了市长鲁夫,鲁夫这段时间很头疼南部新区,批复下来南部新区胃口越来越大 了,看了眼笔记本,有板有眼说道,“全面推进茂云南部新区各项工作,特别是加快新区的“十横九纵”建设,非常有利于拓展产业发展空间,培育壮大新兴主导产 业,根据市委指示精神,市委市政府下一步决定筹备南部新区领导小组,进一步解放思想,创新机制体制,严格按照省委、省编办批复来设置机构,明确新区机构职 能定位,要着眼长远,确保高规格高品质定位。下面同志一听这套都没有了精神。

鲁夫只好清了清嗓子,很沉稳地抬了下右手看了一下手表,“卫东书记有接待任务。嗯,送走省委组织部丁焕志副部长,时间允许的话也要过来参会的,希望大家充分酝酿,理好思路,为市委市政府南部新区工作献言献策。”

南部新区筹备之初,市委就要编制、要职能,经过侯卫东的努力,政策面基本到位,而具有发展战略层面的规划编制工作,具体落实在市政府,这可以说是凝结侯卫 东心血的大手笔,不仅仅是形象政绩,更多的是要拉大茂云城市框架,提高城市品位,引导房地产业发展,改变发展模式。听说市委侯卫东要过来,下面几个协调局 委一把手顿时收起疲态,闻天强伏法不亚于一次整风运动,官面上市委市政府低调,所以大家都不愿提及,一是前段时间得到充分释放,二是显而易见市委市政府开 始收敛负面的东西。除了几个首恶被处以死刑,很多公☆安系统自己表白交出赃款的,免职或者降职处理,连开出公职的都很少。

时代不同,有时官场的难言之隐却一脉相承,林则徐在两广禁烟的时候,一个走私鸦片的广东巨商被抓,为求保命交待罪行,将自己贿赂过的官员一一列举成名单, 贿赂情形详实,刑名师爷将名单交给总督林则徐,林则徐看着写满全省大小官员姓名的名单,以及所收受的赃银银两数目,恼怒的手足顿颤,怒骂道,“这个王八 蛋,难道要让我将全省的大小官员都处斩立决吗?那样我哪里还有官可用啊。”

就在等侯卫东的时候,李云提出了一个研讨课题,“南部新区目前一个党政办五个处室一个执法监察队,自有财力不足,能不能将土地出让的财政收入留在南部新 区,为提高办事效率,体现南部新区特区效应,将一些局委的行政审批权限,也对接移交给南部新区,特别是涉及芳华地产开发的五证审批事项。”这就是要求财政 独立、事权集中,鲁夫不由皱了眉头有些不快,几个副市长互相看了一眼,又把目光投到笔记本上或烟灰缸上,神态显得轻松可都一言不发起来。

“李云同志的建议也是一个方向,就我了解,其他地市的开发区、产业集聚区还什么高新产业新区,也采取偷梁换柱,实施这种模式,可是就与依法行政想违背,说 得难听些就是茂云市的独立王国,行政审批权都有相关法律规章,在一个地市不可能事出多门,这个提议我看还是交给市委常委会研究吧。”

这是什么推进南部新区工作的市长办公会,要是都按常规出牌,没有特事特办的软环境,茂云的南部新区凭什么招商引资,李云又不能顶牛,就闷着喝茶,气氛就僵 了。突然市委办楚飞进来,放了侯卫东的口杯,一般来讲市长座位在市委书记左手边,这是在市政府会议室,鲁夫下意识起身让出主席座位。

侯卫东进来坐下来,接过去楚玉修副秘书长的会议纪要大致看了,就知道一个个沉闷着脸色的原因,刚才省委组织部来人,大致沟通了茂云班子调整的意见,这些事 情对比着,南部新区的事情就微不足道了,侯卫东先让楚飞放了几盒烟,呵呵道,“吴市长不要有意见,今天局委的同志多,都是重要部门,正好我说个情况,吴市 长知道我很早就戒烟了。”吴春萍是市政府的老大姐,副市长时候抓文教卫口,是个泼辣心直口快的人,侯卫东有照顾女同志的想法,当然组织上对女领导干部使用 也是从宽的,副市长退下来落实一个正市级是有可能的。吴春萍被点了名,激动格格道,卫东书记做市长的时候,市长会都成烟枪会了,从侯书记戒了烟,开碰头会 才有所改观,还是侯书记有毅力有定力啊。”说着吴春萍剜了一眼身边的甘霖副市长,甘霖听着入神点头,迎到眼神尴尬把手中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侯卫东接过话,他怕吴春萍的嘴无限夸大下去,呵呵对鲁夫道,“戒烟本来是小事,也是个人行为吧,属于很私人化的事情,和组织无关,可我没有想到的是,做了 市委书记的第一个中秋节,这事会产生不小的影响勒,好像我侯卫东戒了烟,是叫同志们为难怎么上门,想想也是,不拎着两条烟两瓶酒,空着手就不好,反之来 看,说明领导生活无小事,是有多少干部群众都在看着我们啊。”

楚飞给侯卫东续了下热水,侯卫东抿了一口茶水,环视一圈继续,“我在乡镇的时候,就有个领导办公室横幅一条—“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一直印象深刻啊,老百 姓关注什么呢,最关注的就是风气,群众看到社会风气不正,帐是要算到我们这些人头上的,我戒了烟还想能戒了酒更好,可惜——呵呵,烟酒我都不收不知道有些 人又会说什么,说实话,我这人年轻几岁面子薄,人家真的弄个烟酒进门了,不好回绝,我也不爱叫人为难,总觉烟酒是人之常情,与其大家为难,不如我干脆贴个 告示,也希望大家监督我。”

本来大家铆着劲要在南部新区拉争论一番,向来财政强调一杆笔,市长县长根据分工,都把财政签字权牢牢控制手中,鲁夫面上和侯卫东很过得去,但涉及这个问题 也是争取一下的。却想不到侯卫东先剖析一下舆论风向,就是茂云干部私下说市委书记门口告示的事情,话语平淡无奇也没有上纲上线,主席台上下坐着的,都是见 识过几届市委书记领导的人,假大空见识的多了,随便拉几个出来都会表白一番高风亮节,起初也以为标榜清高,侯卫东低调诚意十足的一番话,弄得大家心里热乎 乎的,这种同志式的真挚,好像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事情了吧。

官场礼节交往不乏渊源,从个人在官场中生存和发展的需要来看,我们完全可以看到,其中也不乏高风亮节友谊,也遵守儒家的仁义道德,不媚上不欺下,体制中人 也有努力当好父母官,这是理想中的为官之道,也是礼节交往的境界,可是更多的是把它作为冠冕堂皇的借口,拜访上司携带礼金,以求官场进步,可谓千古不变的 策略,在历代的官场上确实也可以找到拒绝庸俗的清官,可是风气移位的大环境下,抵抗送上门的诱惑,努力当一个好官的时候,难免还有来自上边和下边的强大压 力,毕竟鹤立鸡群就是异类,异类的败亡更说明上边是想让人去膜拜的,从众都对上司有所表示,不献媚就有祸端,最起码不被看重不提拔不任命,这也是凭借侯卫 东一己之力难以改变的普遍认识吧。

“哦,是祝部长的女儿,农历八月十六要订婚了,订婚宴男方人也不多,祝家也要低调,里里外外请你我帮着照应。”侯卫东惊讶的眼睛瞪得溜圆,领导能叫你参与 私事,信任尽在不言中,可这信任要是谈话之后还可以理解,要是之前有待商榷,十之八九是祝家老两口的安排,祝炎不想违拗罢了,要不是这次来了还真难堪。祝 炎是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是前妻生育的,从小由祝家二老帮忙带大,小女孩身体一向羸弱多病,在侯卫东印象里还是做祝炎秘书的时候,那是一个有着黑白分明 的大眼睛,头发微微发黄,像小草一样脆弱敏感的女孩子。

《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最新连载到这里,最新内容敬请关注www.guanchangbiji.info。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