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48章 政治需要——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祝炎素有若无微笑着,目光柔和而亲切,一只手悠然地弹着真皮沙发,好像胸有成竹,搞得侯卫东真猜不出他拥有的能量了,只见祝炎微微向前靠一下,说道:“卫 东,茂云近来发展确实不错,可见市委和你做了不少工作啊!尤其这几个月,李建山闻天强的案子,你个人承受了很大压力,我也不多说什么,打黑除恶、反腐倡 廉、整顿矿产开发得人心啊,省委清楚广大干部群众拥护啊。

毕竟是做了许多祝炎在茂云做市委书记没有做也许是不想做的事情,官场离职升迁很正常,可前任最忌 讳继任者标新立异,反衬过去怎样怎样,何况是揭盖子,侯卫东谦谨道,“市委工作难免有顾虑不周,老领导,我也难啊。”徐而无奈的叹息摇头。

祝炎嗟叹道, “茂云在全省地市相对落后些,工业没有基础,农业没有三分好田,也就深山有矿产资源,偏偏基础建设严重滞后,在这样地方当家,工作作风尤其需要踏踏实实, 你年轻有头脑,难得的是肯用心埋头实干,放心干吧,有需要多联系我,前段时间对茂云工作的开展,我支持不够啊,作为老班长有责任的。”

侯卫东微笑聆听着, 可以感觉到,祝炎是在向他暗示着什么。不外乎抛弃芥蒂,休戚与共、荣枯一体。

就侯卫东根系而言和祝炎千丝万缕难以脱离,可侯卫东戒心已有,姑且虚与委蛇。 作为祝炎—–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省委核心高官,当面能说“支持不够,作为老班长是有责任”,这已经是一种很委婉的道歉了。

这也是对自己心腹又是市委书记 的侯卫东,他才做到了这一步。要知道不管哪个级别的官员,不可能折腰向下属说对不起的,有那种姿态也是中央第一代二代时期的历史了。不管侯卫东心里怎么 想,听了此话面上带出十足感动,“老领导,我是您带出来的,却没有学到您的十分之一,工作作风一贯粗糙鲁莽,考虑什么也欠稳妥成熟,说来还是请示少的缘故,茂云班子的调整,还要您多批评,也谢谢您理解和支持我!”祝炎笑了笑,挥挥手意思是侯卫东太过客套了,以前侯卫东这种话是不怎么讲的,现在说的面不改 色,顺畅之极。

在商言商在官就言官吗?人格清高又能怎么样?侯卫东能这样应该是一种进步吧,就实际来讲,君不密丧其国,臣不密失其身,哪有事事请示的道 理,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官面就是这样,真真假假过场表白还是要要的,就像副统帅林副主席手拿红宝书,天天喊伟大舵手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万岁万万岁一样,学贯 古今的主席会不知道是假,作为至上权威需还是会坦然笑纳。这个官场痼疾是有传统了,明末皇帝崇祯膝下,跪过多少口喊吾皇万岁、表露忠贞之心的大臣,可是起 义军闯王李自成进了北京城,竟没有一个大臣开门接纳这个万乘之君,大臣们想的时如何跪倒在另一位新的主宰面前,继续他的荣华富贵,不能不说这是传统效忠政 治的悲哀。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祝炎呵呵道:“卫东,你我之间就客气了,省委十二名常委下一步地市书记占三名,这也是中央的组织工作精神,要让执政能力强的同 志进入决策层,省委副书记更多要兼起来政法书记、纪委书记,省委工作更务实,岭西铁州沙州是大市机会多,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卫东锻炼锻炼你要有心理准备啊,好了不说了,谈这么久,秀清和小佳同志搞不好都等急了,我们过去。”大多领导到了一定级别,说话就有些蒙太奇的手法,语言毫无组织,但是跟上这些跳跃的思维,总能带你进入拓展出来的崭新空间。

祝老爷子热乎地招呼一声“卫东来了”,侯卫东赶上两步持子侄礼微躬了一下。

这边小佳吃过正净手,“哎。卫东把东西弄下来”。祝家老爷子赏鉴其中一瓶老茅台,点头微笑着,“嗯,还是卫东有心,是五七年的,当年反右派下干校锻炼,这可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好玩意,我记得当 时中央说茅台酒厂酿酒太浪费粮食,要改变配方,还是朱老总调研,换算出口创的外汇几倍于酿酒粮食成本,才保住了茅台品质啊。”

祝炎喝了杯牛奶,面上也很开 心,却没有闲谈的兴致,起身道,“卫东小佳,你们随意,多呆一会儿啊。”祝家院子里有菜畦,司机用自来水浇了菜,见祝炎出来,忙洗手接过江秀清递上来的公 文包,上车等候去了,祝炎临出门感觉有些失态,驻步解释笑道,“今天一早还有个办公会,卫东小佳两个一来,差点给忘了,我马上赶过去。”

别人也不觉的有什 么不妥,对于强调养生凡事讲一个慢字的祝老爷子,感觉不对味眼神一眯扫了一眼侯卫东,那眼神洞察世情灵光一闪,让侯卫东看不到老头子一丝老态,倒是有老辣 凌厉的感觉。要知道以前是计划经济时代,祝老爷子是省计划委员主任,很了不得,虽然八九年退了下来,可虎威还在,出色的下属郑怀敬已经是省委常委、省委秘 书长了,财政厅长蒋玉寒当年也不过是他提拔的一个处长。祝炎今早的不寻常,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一定和侯卫东有关,说不好祝炎一去又是怎样的一番汇报谋划 呢。

侯卫东别的可以不信,家里有一个老诸葛,祝炎的船就不是那么容易翻的。

现在中央管得干部一年翻船的能有几个,报道出来一年抓了几个省部级,就是力度大 决心大,说比率呢,真的就像中体彩福彩一样难,胡椒面撒大海罢了。财产申报制度说了多少年,也没有见中央动真格,可见治大国如烹小鲜,上层也是要慎之又 慎,虎狼猛药治理贪污腐败,搞不好就是自乱阵脚,改变目前官场的不合理、不公平,治理贪污腐败是需要过程的啊。

侯卫东对比着感叹不已,那么自己在茂云一力 担当打击一批黑心官员,是为了从政的信仰,还是为立威让下属服帖,真心来讲也许都有。

为了整顿矿业开发乱象,缓解和化解民间的矛盾,维护社会治安,清除以 权谋私的丑恶现象,自以为是一个有良知的真正党员干部必须做的,但是不是在别人眼中,自己是唐吉可德一样人物呢。

因为别人皆醉你独醒,正印证木秀于林风必 吹之的道理,所以目前在省委常委中明面都好,真正坚固的援手远没有呢,秦路为了也是利益,当然也不乏妻子小佳和秦路夫人的交情。既然不能选择同流合污干嘛 不与狼共舞,不然向上的空间真的打不开。

寄希望于北京的泛泛之交要成就大事是在可笑了,如果罗宁朱小勇有罗杰部长的关系在北京能一呼百应,朱小勇又何必为 茂云市委副书记一个职务孜孜不倦呢,做了京官在外放出去,才是火箭升迁的不二法门。侯卫东祝炎家里一番推理,醍醐灌顶竟然有了顿悟的感觉了。

都是公务繁忙 的人,离开祝家时候,祝老爷子老太太都珍重交待小佳,“拜托了,我们老了操不上心,你看祝炎忙的一天也就早上能见一面,还是指望着您和卫东。”张小佳喜庆 地道,“放心,就交给我和卫东,说白了就是交给我,侯卫东也是指望不上的。”

侯卫东不明内情,陪着干笑道,“小佳你可别打包票过了头?”江秀清、祝老爷子 老太太、张小佳不约呵呵大笑,江秀清打趣道,“小佳,你就不要告诉他,叫他蒙在鼓里。”秘书楚飞司机韩明还在办事处候命,还是要回紫云苑等市委一号车来 接,张小佳路上才说,“我还是做财政局的车回去。”侯卫东呵呵道,“我们是合法夫妻,避讳什么,没人说你傍书记升的官。”

侯晓佳切了一声,“我不说你影响 我吧,傍大官,难道我张小佳就不能寻一个省部级。”换作以前这样的话,张小佳说不出口的,就是说也没有现在这样的自信吧,环境改变人啊,侯卫东面上呵呵败 下来,心里却隐着一丝不快,转移话题问道,“祝家给你说的什么事情?”“哦,是祝部长的女儿,农历八月十六要订婚了,订婚宴男方人也不多,祝家也要低调, 里里外外请你我帮着照应。”

侯卫东惊讶的眼睛瞪得溜圆,领导能叫你参与私事,信任尽在不言中,可这信任要是谈话之后还可以理解,要是之前有待商榷,十之八 九是祝家老两口的安排,祝炎不想违拗罢了,要不是这次来了还真难堪。祝炎是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是前妻生育的,从小由祝家二老帮忙带大,小女孩身体一向 羸弱多病,在侯卫东印象里还是做祝炎秘书的时候,那是一个有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头发微微发黄,像小草一样脆弱的女孩子。

小儿子才是祝炎和江秀清生育的, 也要推算到祝炎离异单身,在沙州东阳县委工作时候,认识了东阳县医院女医生江秀清,婚后一年有个儿子大名祝直,还在上初中。他女儿取名—–祝影倩,由此可 见祝炎年轻时也有些诗人潜质,大概是祝字谐音竹,而竹影婆娑是极有意境的倩影吧。祝直也是谐音,竹子挺且直的意思。

祝影倩最多才大学毕业。侯卫东疑惑道, “倩子在岭大读书没几年啊,怎么就结婚了。”张小佳偏了一下头叹口气道;“江院长也不是亲身母亲,祝部长也是担心女儿委屈吧,他们也不担心安排工作,成家 自然早一些。”“男方是谁?”侯晓佳正色道,“是副省长任同法的侄子,叫任晓路,也是岭西大学刚毕业在省纪委工作。”这就不难理解,门当户对也许里面不乏 政治需要吧,而侯卫东跑了一场,不一样也是政治需要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