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45章 风雷激荡——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整体说来茂云市委市政府中秋对接省直部门的汇报活动还算顺利,一般来讲很忌讳地市领导单独到省委活动,侯卫东想想也有道理,至少减少了一把手二把手相互的臆想防备,能维持好市委市政府微妙平衡,当然和上层领导的私交,就另当别论了。。至于省委个别主要领导那里,侯卫东和鲁夫都心照不宣,路归路桥归桥,友情归友情前程归前程。

侯卫东和鲁夫带着班子成员,足足跑了一下午,晚上又是宴请不断,赶场子一样地喝酒,酒宴似乎成了市委书记主要工作部分,当然酒桌上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是每个领导干部衬衣上高档领带,起初如同短剑横格防备当胸,等喝到七八分,也就变得软塌塌的,温顺的就像情人的小手了。

官场酒文化——喝酒看工作、喝酒出感情、酒品就是人品,也不是没有道理,官场交往讲究温文尔雅,向来拿捏的含蓄,而酒文化又恰如其分传达出些性情中人的意味,怎么说酒宴上能有多少正经事呢,以酒为媒以宴席为平台,吃吃喝喝你来我往中,编织自己的网网,促进关系沟通感情皆大欢喜,也就不难理解“三公”一直居高不下了。

回到紫云苑,已经九点多了,侯卫东克制着胃里的翻腾上涌,奇怪家里竟然没有亮灯,总不是张小佳去找自己圈圈的人了吧,侯卫东翻出拿钥匙,哗啦作响中里面的张小佳从沙发中起身,看了眼监视屏幕,见侯卫东在门口呼着酒气,比对着钥匙,不由好气又好笑,佯怒道,“大老爷敲门就是了,还用的着亲自开门。”赤着雪白的小脚又懒懒卧进沙发,继续自己电话,侯卫东平时很厌恶张小佳打个电话没完没了,咕哝道,“女人天生就是话多。”却听妻子口气温馨开导,“宝贝,是你爸爸回来了,你不愿意回来也不行啊,爷爷奶奶是要回岭西过节的,要听话,妈妈告诉你,爸爸妈妈是要去北京的,接你回来好不好。”

侯卫东放下手包靠着坐下来,皱了皱眉,女儿慧慧在北京生活很好,可心理越来越抵触岭西,除了依恋张小佳和侯卫东,对岭西的印象仿佛就是黑色的,侯卫东接过电话呵呵,“我是爸爸,想啊,你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女儿,怎么会不想呢,爸爸太忙了,行爸爸答应你,以最快的速度去北京好吗?”和孩子聊过又和爸妈说了好多,少不了保重身体别宠坏慧慧的话。母亲刘芬之反过来交待很多,“三儿,小佳调到茂云好啊,我就担心你身边没有照应你的人,整天早餐也吃不上,过节了,我们在岭西的时候家里可不敢乱开门,你也叫小佳叮嘱一下亲家,没来由叫同志们看小了你,保不准就能出什么坏呢?”现在只要是礼金烟酒往来,很少拿来做文章,说到岳父母侯卫东不得不用余光照顾一下张小佳,嗯嗯的站起来迈了几步。

等挂了电话侯卫东问张小佳,“你怎么灯也不开,我还以为你去找人打麻将了呢。”“还真有牌局,莫名头疼的要命,躺着又心里发慌,和孩子打打电话,好一些,你是不管不顾家的,我们家要有个清静,灯能开嘛?你在不在家,那些拜节的人才不在乎,烧香拜佛,香只烧到庙里就行了。我不在家守着吧,人家热辣辣的要来,在家吧天天能累死我。”

侯卫东突然想起财政厅蒋玉寒的话,省检察院盯着茂云,中秋过节还是低调的好,李建山闻天强树倒猢狲散,带着撸下大小官员一串儿,茂云政法口是重灾区,政法委书记邓铁军忙着警力下沉的计划,治安形势绝对扭转,只是这样要得罪了多少坐衙门享威权的虎狼之吏。保不住就有人向上勾手,寻找漏洞。

“回茂云就在家属楼口发个通告,以你的口气,“本人要做家务,侯卫东私宅不谈公事无暇奉陪。”张小佳盯着丈夫仿佛开着外星人一样,“你想一出就一处,这样太有悖官场常理,不怕招来非议,说你侯卫东标榜清高,当然传到老百姓耳朵里,很得些人心。那有用吗?老百姓又不管官帽子。”侯卫东苦笑一下,自己这样等于婉拒过节送礼风气,凭自己刹不住的,这也是一种姿态吧,可官场中大多数人却并不这么想。

只怕说他是沽名钓誉、故作姿态罢了。可侯卫东权衡利弊,也只能如此,在茂云风雷激荡之际,收敛低调减少不利口实。有找事情的鸡蛋里也要挑出骨头的。张小佳见丈夫发呆,用光脚轻轻蹬了蹬,一边掰着手指盘算道,你安排好这几日的活动才是正经,秦省长那里这次你不能缺席,祝部长老领导那儿更要去,我也听闻有人猜测说你翻了领导老底儿,没有祝部长你能这么快做了茂云的市长,市长又书记都有祝部长的提携,不去我们就说不过,北京串门是自然的事情,罗宁的父母那儿是多少人想搭也搭不上的,多跑跑没的坏处,人家也不稀罕我们几个钱?”

张小佳算计的八面玲珑,个个都是顶尖的高官,侯卫东心里却多算了省委副书记乔志民、沙州市委书记宁玥这一层,乔志民是中纪委出来的干部,是明显下放着意培养的中央梯队干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计划着,算了一遍估计没有什么疏漏了。

夫妻两个正要说洗洗睡觉,侯卫东手机却震动响个不停,侯卫东脸色不好看了,市委工作按部就班后,突发的事情越来越少了,时间晚都不是什么好事,等取出手机看了号码,侯卫东轻松对张小佳笑道,“是子平,这么晚了还要来送礼不成。”

晏子平从侯卫东市委书记秘书岗位去西路任主抓矿业副县长,别看年龄小,干的滴水不漏,更出色的是根据侯卫东授意,偷偷摸了李晶、张木山矿业公司在西路采矿权的底,也拨开云雾,看到省委组织部长祝炎和这两位老总千丝万缕的关系。

“小晏不错,上次来家还说给我找个保姆,我一个人忙里忙外真辛苦,有人打理家好是好,又担心不熟悉不好用,难道这么快有信儿了”。这边侯卫东已经接通手机,“子平啊,这么晚什么事?”很明显晏子平是屏住呼吸说的,”侯书记,我和谷县长有急事汇报,很重要。“电话里又传来西路县常务副县长谷云峰的声音,几乎一字一顿说:”老领导,事情很急,今晚务必见到您。”谷云峰是个老成人,侯卫东惜才特意从沙州青津县办主任调过来的,他已经站起来,开始心神不定走动了,“是不是矿难?”“不是。”侯卫东才松口气,“那就好,我在岭西家里,那就过来说话吧。云峰、子平路上小心。”

“侯卫东千算万算,算不出就坐不住了,在客厅里转来转去。等待显得格外漫长。从李晶、张木山的矿业开发黑幕,想到闻天强在西路非法霸占煤矿金矿,难道是有人举报出来什么事情,谷云峰、晏子平紧赶慢赶终于过来了,侯卫东也不寒暄,结果晏子平递上来的材料,果然是告状信。侯卫东扭亮客厅灯光,接过信一看,胸口禁不住狂跳起来。

信件是打印的很整齐,黑色宋体方格字,题目就很吓人:关于原市委书记祝炎同志违纪违法问题的汇报。按照官场多年心得,侯卫东也不细看全文,一下子翻到末尾,只见落款是:西路县委县政府一批掌握真实情况的干部。这样他才开始飞快地看着告状信,里面字字句句和晏子平核实过的一般无二,终于有人要告发了,起因是什么,是侯卫东自己一扫阴霾让一部分干部看到希望,还是祝炎封官许愿没有到位,还是真有一部分干部良知未泯,担心国有矿产资源流失贱卖,有此引出大地震啊,祝炎、李晶、张木山怎么办?

字字句句叫侯卫东血液上涌、两耳发鸣,他匆匆看完信,他有些要累到的样子,整个人软软的,李建山闻天强好不容易扳倒,也稳住了局面,祝炎怎么也不该在自己茂云市委书记任上有什么情况?尽管不关乎自己,自己官声算是完了。好一会儿侯卫东想起还没有握手,就抬手握住谷云峰的手,生意却带出嘶哑说:“云峰,这个告状信是怎么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