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44章 无形鸿沟——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张小佳本来只是财政厅对口应酬,不过她是从省建设厅出来的干部,加上在岭西省直厅委女干部麻将交际圈里风生水起,谈笑间握手碰杯不免多些,风头直逼茂云财政局一把手贺广全的风头。张小佳衣着干练简约,气质雍容尊贵,难掩一段特有的成熟妩媚,很惹人注目,一些不明内情的领导在一番交头接耳后,才知道她茂云市委侯卫东书记夫人的身份,再看过去的眼光收敛很多,意味大大不同了,不约而同收起那点绮丽想法,暗叹,郎才女貌比喻茂云的书记侯卫东和这个佳丽张小佳一点不为过啊。

等宴请活动结束张小佳红酒喝的也有个七八分了,就拎包找出手机叫司机过来,局长贺广全正和财政厅预算卢处长抽烟交谈,张小佳就上前矜持握了手微笑作别,“贺局,家里还有事,我请个假吧。”岭西宴席规矩敬酒者可以倒酒两杯然后碰酒陪一杯,这样一圈下来,敬酒者喝得量至少超两倍,不过茂云方面地主之谊是占了车轮战的优势。贺广全今天不免酒高,不过对张小佳一点不敢大意。

贺广全执意跟着张小佳下了楼,局里办公室主任也跟了下来,贺广全呼着酒气周到道,“好好,下午侯书记带鲁市长还要跑一跑省委省府,你回家照应照应,侯书记太辛苦了,局里有工作,就叫办公室、基建处、评审中心的同志电话汇报吧。”跟着的建中主任忙嗯嗯应答,贺广全道了车门又交代司机几句,“这几天市里车堵的厉害,小周路上慢些,开车小心。”

司机小周从跟了张小佳开车,身份就水涨船高了,很多人找他疏通门路,有眼力劲儿地忙张小佳的挎包放进车里连应称是。

贺广全似乎又想到什么,示意张小佳避开旁人,到了一边神态自若,放低声音道,“市里准备的土特产多,局办建中主任做了安排,还有些购物卡,局里惯例给市委主要领导过节一向表示都是二万购物卡,我们班子成员一人一万。”张小佳余光看了看左右,婉言推辞道,我和卫东也没有多少应酬,还是算了,谢谢贺局好意。官场中人都明白这样一个礼尚往来的规则,过年过节这样似乎是风俗习惯,大家约定的“风俗习惯”往往不会联系什么贪污受贿,年年行情看涨,也是法不责众心理,一级一级这样送钱办事,不送钱不给官位成了公道行情。

贺广全见张小佳真的淡淡的不以为然就有些着急,皱眉局促搓了下手,劝道,“我跟侯书记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行不行,这也是局里工作安排,破了例就不好了。”张小佳知道她不拿,班子其他成员就不好做了,就不说什么,再看办公室江建中坐进自己的雅阁又马上出来了,等到了紫云苑小区张小佳特意去了父母那边楼下,现在茂云安了家,礼品堆在这边还合适些,放他们家里也没空处理。司机小周麻利下车打开后备箱,后边是成件的烟酒、茶油、腊肉、干货,“张书记,我搬进去吧。”张小佳取出手机道,“等一下,我先打个电话。”

她父母张新民和赵利敏从北京回来几天了,这段时间张小佳新区办公楼筹建工程缠身,财务、绿化她都不陌生,土木工程还需要了解,再者她把上海延中绿化抄袭引进茂云南部新区,市委市政府个别领导感觉很有创意,拟也一并合进去财政局工程,就是在北边做了个绿肺式公园里,确实很忙。

侯卫东也抽不出时间,张小佳自己也能数清两人一天说几句话。岳父母这边张新民还好,赵丽敏是尖酸刻薄惯了的人,意见发酵,天马行空想象是女儿女婿下看自己,不由把气往丈夫身上撒,“老张,你管教出来的好女儿,我看我们两个死了,他两个也是不管不问的,你看看我们回来几天,面也不来照一下,你再对比看,侯卫东他爸妈在北京过得多舒心,邻居是大领导,出入是奥迪车,晨练就去中山公园,靠两个老家伙退休金能行,实话说吧他俩一个月给他们俩的钱多了去了,我们家慧慧能花几个钱,哎,我也想明白了指望张小佳孝敬我是指望不上了,女儿养大就是泼出去的水,哼,侯卫东也是狗眼看人低,现在做市委书记牛气了,当年不就是下边县里乡巴佬吗,说白了还不是沾了我们闺女的光,在市里给他找了关系才有他出头的机会。”

张新民见她说的过分了,无可奈何摇头,打断道,“你少说几句吧,小佳他们俩是缺你吃了还是缺你喝了,花钱更不用说,一给就是几万,你说什么不想着你,侯卫东也算不错了,房子给我们买了两套,我们给他捅出那么大的篓子,他也没有说什么不是?”赵利敏冷哼一下,阴阳怪气道,“他不说我们什么?我们还不说他什么呢?他那是指望我们去纪委给他撇清说明白,不影响他的前途,上次小佳电话不是说画放在他家里了吗,那意思就是叫我们俩去省纪委坦白了缴上去,总之就是打我这个老婆子的脸,给我定上一个贪人家的物件、没有见过世面的罪名,不是以前开过煤矿他侯卫东能假清高,你不看看人家的书记做的,厅级干部的家里,哪个百万千万的进出,也没有见出什么事情,我看侯卫东就是不会做官,天天在茂云得罪人,整这个整那个,好像就他一个人能似的。”

张新民见老伴儿越说越不是话,正想劝解,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向老伴儿白了一下眼,拿起话筒,楼下张小佳道,“爸,我小佳啊,嗯,在楼下呢,你下来吧,帮一下小周。”“啊, 好好,我马上下去。”张新民小心捂着电话,严肃盯着赵利敏道,“佳佳回来了,你好声好气的,少说几句,啊,我下去接一接,可能是带了不少东西。”

赵利敏一听此话,像弹簧一样整个肥胖的身体弹起来,直奔窗前,向下面张望停车位,一辆黑色雅阁停着,是茂云牌照,开启的后备箱满是过节的烟酒礼品,再搜索看,没有见侯卫东,赵丽敏才撅嘴满意笑了,也不知道什么心理,她越来越见不得侯卫东得意了。张新民和司机小周好一会儿忙,才算搬完,幸好有电梯,司机小周也养尊处优惯了弄了一头汗。

张小佳把自己包挂好,挥手让座道,“小周,坐下来喝杯水吧。”小周拘谨道,“张书记,不了,没事我就回办事处了,用车您给我电话。“张小佳有些过意不去,忙对赵丽敏道,“妈,你给小周拿条中华烟带上吧。”赵丽敏下意识撇撇嘴,也不能不给女儿面子,就塔拉着拖鞋慢悠悠在储藏室掂量,左右对比着,还是放下一条中华烟,取了条三四百档次的,然后冷着脸道,“你们侯书记要廉政,这家里没有什么好烟,就这个了。”

小周一见侯书记岳母黑着脸,更慌乱了,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我跟了张书记开车,我老婆就让我戒烟了,怕烟味呛了张书记。”一边说着一边倒退着,大有望风而逃的意思。小周进了电梯也没有见赵丽敏松开手中的那条烟。张小佳气的本来红酒润红的脸蛋,也煞白煞白的了,没好气的换了拖鞋,弄得啪啦作响。

一时无话。家中就张新民摆弄归拢礼物的声音,气氛不对张新民就自言自语嘀咕,“这些礼物太高档了,我们回沙州老家串亲戚,见老伙计用了就糟蹋了,小佳,晚上卫东来不来吃饭,亲家那边也没人,我好去买几个菜,唉,你们真忙啊,不是挑理儿,好歹我和你妈回岭西,你们接一下看一眼吗,这不你妈是有意见了。”

毕竟是自己的爸妈,张小佳平复心情解释道,“爸,真的没有时间,局里我现在分管基建,筹建办公楼是茂云单位里的头一份,可不是小项目,再者中秋了吗,茂云家里不管侯卫东晚上再怎么晚回家,还会来一些人,有的腆着脸坐下来的就是满满的一屋,毕竟一年过节只有一次,来的同志唯恐市委书记印象不深,执意要坐坐的,厌烦死我了,我还得给侯卫东充起平易近人的脸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在意人家的那点东西呢。”

一提这个,在一边闷着的赵丽敏热心了,起身给张小佳弄了杯牛奶,一副关怀,“看你喝多少酒啊,给,喝杯牛奶吧,你们在茂云见多少东西啊,有岭西的购物卡没有,我好给你爸添些衣服。”张新民很厌恶老伴拿自己说事情,忙放下活,瞪了一眼说道,“你别拿我说事儿,侯卫东下放给我的衣服我就穿不完了,都是穿一回两回的大牌子衣服,颜色也很适合我,我才不要添什么,你要自己要,哼。”

刚才在车里局办公室建中主任在张小佳包里放了个信封,一路上她也没有在意去看,算算侯卫东两万自己一万,应该有三万吧,看母亲热辣辣可怜巴巴的样子,张小佳酸涩热辣,有些气恼也不说什么,自顾自拿过来包,翻了翻,惊讶发现里面五万,是岭西市***国际量贩的,很明显是财政局长贺广全自己表达的意思也在里面了,张小佳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定。侯卫东知道了会不会介意呢

赵丽敏却紧盯着女儿的一举一动,两眼放光问道,“佳佳,,有多少啊?”张小佳这才回过神,白了母亲一眼道,“多少多少,你以为这些钱就那么好拿,你和爸还是想想说辞,卫东和省纪委继发书记汇报过了,你和爸把那幅画送过去吧,说好了,以后谁来咱家东西都不能收的。”

赵丽敏弄了没意思,气呼呼道,“女儿外向一点不假,你看看侯卫东爸妈过得什么日子,慧慧为什么那么亲爷爷奶奶,还不是那俩老头老婆手里有钱吗?不像她姥姥姥爷穷工人没钱,是你们家的累赘,净添乱,嗯,慧慧是这样想的,跟谁学得呢,自然是她老子侯卫东啊。沙州的时候嫌弃我们,他侯卫东就来岭西工作安家,我们来岭西,他侯卫东索性把慧慧和他爸妈弄到北京,你们倒好,又去了茂云安家,摆明就是躲我们嫌弃我们吗?”

张小佳气的有些头疼,连连道,“得得,越说越离谱了,我也不和你吵,这有五万购物卡,你看着花吧,我要过去睡一会儿。”赵丽敏很麻利接过来,数了数储值金卡,又嘀咕道,“这个也不是现金,我打麻将总不能用超市卡耍吧。”张小佳恨的有些牙根疼,咬了咬樱唇,没好气奚落母亲道,“那你就不会把购物卡换成钱吗?有97折回收的,口风紧一些别再惹出事来。”

张小佳本来心情不错,现在是无精打采回自己那边,路上头疼一阵阵的越发厉害了,干红都是办事处精心挑选的不会有问题,想想是怒火攻心神经痛。天气有些阴沉,张小佳心里隐隐感觉在侯卫东和母亲之间,总有一道无形鸿沟,从自己和侯卫东谈恋爱到结婚一直到现在都有,侯卫东受的教育和男人本性,加上做领导日久养成的从容,表现的越是彬彬有礼谦谦君子,她母亲赵丽敏越是认为是挑衅她曾有的薄弱自尊虚荣,这是无法调和理念对立,是一种小市民市侩自卑病态心理在作怪吧。而这个无形深渊早晚陷进的,不是母亲赵丽敏也不是侯卫东,而是她张小佳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