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43章 二球作风——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茂云市驻岭西办事处位于岭西农业路上,最初茂云在岭西设办事处还是地市被称呼为行署的时候,也是当时的地委出于节约领导到省城办事差旅费用的意思,于是就有了岭西市农业路上坐南面北的四层云苑宾馆,带着山城得有的原石风格,古朴厚重。当初的农业路向北过动物园就是北环路了,这不是什么好路段,几乎接近北郊荒凉地带,可现在的农业路已赫然是岭西金融业中心,各个银行写字楼大厦林立,以中国银行起头依次东推,各银行林立。农业路也成为岭西规划的二环路了。

在祝炎主持茂云市委时代,不但对茂云市委招待所改为茂云宾馆,就是驻岭西办事处的云苑宾馆,也翻建起来,成了十一层大厦,具有四星级接待能力,不过侯卫东却一直不习惯在此落脚。对于市委书记来说,这里还是有所拘束太多不便。

侯卫东和鲁夫极尽地主之谊,汇报会的气氛很好。省里同志说,茂云近几年发展很快,特别是这一两年,茂云成绩很突出,他们十分满意,一致表示将一如既往予以支持。发言长短根据自身权重而定,实力厅委的重要处长,讲起来从数字到具体项目也是头头是道,比较虚的部门也是蜻蜓点水的意思意思。省发改委冷秋主任,财政厅蒋玉寒厅长很给侯卫东面子亲临汇报会,听其他部门发言后,也做了热情四溢的讲话,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卫东书记为首的茂云班子,是团结实干的班子,是奋发向上的班子,经受起考验的班子。

不管侯卫东习惯不习惯来云苑宾馆,云苑宾馆都因为市委书记第一次在自家办事处搞接待,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市政府副秘书长楚玉修分管岭西办事处,市委说好中午只设便宴招待,他本人还是发挥在省政府工作过的优势,从省政府办公厅直属岭西宾馆借用一些厨师,硬是将菜品档次拔了一个高度。单单一个十一斤重的鱼头,就让坐在首席的诸位领导大为惊叹,就连北欧三文鱼刺身也比了下去。

市委书记侯卫东同市长鲁夫举着酒杯到各席巡回敬酒,市委何书朝秘书长紧随其后,秘书楚飞相机行事陪着小心招呼着。遇到一般同志,侯卫东只沾沾嘴唇,表示表示一点意思,毕竟侯卫东身份不同了,要是见省里同志一一碰杯豪爽如牛饮,是要惹笑话的了。敬酒一圈回到江南轩首席,虽然侯卫东应酬热情得体,省发改委冷主任却表示有意见了,向财政厅蒋玉寒厅长笑着,捂着酒杯含蓄说道:“委座,侯书记的酒量我们谁不知道?今天这个表现我们通过不通过?”茂云市长鲁夫是省发改委副主任放下去做的市长,和冷主任一个班子算是老搭档也不拘谨,忙陪笑解释道:“侯书记这几天一直忙,身体状态不佳,老领导还是高抬贵手,由我多陪几杯,啊。”
冷秋是岭西省委老牌的省委委员,作风严谨不苟言谈,就是有时随和,也掩饰不住内心傲物自负,官场常态地市的市长对市委书记这样姿态很正常,可他一向了解鲁夫学者气质、专家型领导的矜持清高,能叫鲁夫这般折腰维护年纪轻轻的侯卫东,说明侯卫东确有过人之处,打黑除恶,大手笔勾画茂云矿业整合、南部新区建设,不是做做表面文章能拿出手的,侯卫东却是官场左右逢源,又能脚踏实地做事业的人物。

财政厅蒋玉寒厅长和侯卫东关系不比平常,交情可以追溯到侯卫东在沙州东阳县青林镇做小煤矿的时候,有忘年之交,呵呵端好酒杯,亲热激将道,“卫东老弟,我看弟妹对口汇报也过来了,今天你有夫人压阵,喝酒绝对理解支持,就没必要留量吧,哈哈,难道你们还另有任务不成。”

蒋厅长说的很含蓄,大家却意会笑意盈盈,不敢张狂大笑,就是如此侯卫东面子也挂不住了,推不过就故作尴尬,连连摇头苦笑,大家虚让一番重新落了座,包厢里大多是合得来的领导干部,气氛就放得开了。侯卫东用手点着弥勒佛一样的蒋玉寒,“蒋厅长,你可是老大哥,这样不着边地将我的军,乱说,小心张小佳同志提耳灌酒。”

蒋玉寒不禁捧腹大笑,和省发改委冷秋对视一下继续道,“看来弟妹没有向你汇报啊,上次为了你们茂云财政局新区办公大楼,她可没少灌我,冷主任可以作证,想起来我就—不寒而栗啊。”说着故作惊恐,抖了一下身子。

冷秋主任也有了兴致,“蒋委员长不寒而栗,我只有望风而逃,弟妹那手腕硬得很,巾帼不让须眉啊。” 大家哄堂大笑乐不可支,侯卫东想不到冷主任能有如此诙谐。其实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大家能不能放下身段,完全取决于是和谁在一起。明面夸奖张小佳,给的却是侯卫东的面子。

酒至半酣正是有境界的时候,财政厅的蒋玉寒出来,眼风扫了侯卫东一下,侯卫东就拱手“失礼了”起身去卫生间出来了,等听不到里面推杯换盏的声音了,蒋玉寒对跟上来的侯卫东凭空来了句,“卫东,省检院为什么和你不对付,知道吗?有一帮子人在挑茂云的刺。”侯卫东拧了下眉头,有些话真不好说,和侯卫东不对付的不是省检察院,而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郑少良。自己岳父母那里的事情交代清楚,有省委省纪委明朗的态度,谅也没有人胡来、罗织罪名。

侯卫东轻叹一下,低调道,“检察部门牛气的很,我们地方上的同志避之唯恐不及,那里敢得罪,真是针对茂云,我猜总是干工作得罪人的缘故。”蒋玉寒和侯卫东方便了,就走廊尽头休息靠椅上坐了,蒋玉寒慢条斯文抽出一根烟,虚让一下侯卫东,自顾自的抽起来,缓缓道,“检察院调取了不少关于茂云的财政审计一些资料,财政厅这边有我在好些,你叫你们公☆安局这块注意一点,公检法是屁股最不干净的,财政厅组织财政大检查,提起公☆安局就头疼,钱就没有个数,检察院那帮子是骨头里轧油的货色,找事的高手,嗯,你知道省检察院门口的标志吗? ”
侯卫东听着正在心里盘算,拉回思绪回忆一下道,“省高检,说的是岭开大道边上新建的办公大楼吧,好像门口树着两根不锈钢柱,顶部托起一个不锈钢球,高耸如楼,很有气派,这里面难道有风水讲究?”现在各地都大兴土木,新颖气派的办公楼比比皆是,美国白宫国会山也被照搬过来,全国风气蔚然,建造大楼的政府机关有没有实力,能不能代表一方形象,就看谁的办公楼气势了。

而检察院的办公大楼,外省情况不甚了解,岭西省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单位赞助在里面,从行政机关、事业单位,到各个国有民营企业,无不伸出援助之手,说来也是大家心知肚明的规则,如果有个别部门不识相不买账,那就马上查它一个鸡犬不宁,是领导要丢官罢职了事,是企业就要关门大吉为止。

蒋玉寒吐了口烟,轻轻一笑,鄙夷道“对,是,起初说是旭日东升,后来底下传得多是“二球”,“二球”是岭西的方言,二就是二百五,球就是混球,传得多了,检察长毛杰也知道了,小范围开会的时候他放了粗,也认了这个说法,“检察院就要有这个二球作风,要敢抓敢打,不是二球能啃下硬骨头案子吗,呵呵。”

侯卫东淡然摇头一乐,也不知道“二”的渊源来历,水浒传中有一章节是杨志卖刀,碰到汴京泼皮牛二,这算不算最早很二的人呢,不管这个说法真假,面对这样嘲讽,还有坦然接受的检察长,这检察院“二球作风”有内涵啊,蒋玉寒不是和自己说笑这么简单。

侯卫东是省委委员、省委器重的地方大员地市主要领导干部,省纪委、检察院没有省委的尚方宝剑是不敢动的,可难保茂云下面某些部门不被打主意,侯卫东在茂云主持市委以来,大刀阔斧打黑除恶,大大触动一些既得利益者,这些有权贵背景的集团是不会没有动作的,有苗头拿茂云公☆安局开刀,就是断侯卫东的手足,这赫然是一种反扑报复。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也是勉力而为。”蒋玉寒看身边侯卫东年轻英俊的脸写满刚毅,就宽慰笑了笑道,“卫东老弟,有机会我和毛检聊聊,探探口气,不给我面子钱袋子我就给他紧一紧,茂云治安是你扭转乾坤,茂云的矿山企业发展势头也很足,新区建设也有眉目,出政绩是显而易见的,老哥我倒担心你知进不知退,在很短时间内你上了台阶,省委也很信任,让我说呢,见好就收,早早谋划,沉浸在茂云诸多事务中,并不一定是好事。”侯卫东疑惑看了蒋玉寒一眼,只见蒋玉寒微眯着眼睛,精光收敛于内,哪有半点醉态。

“老哥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说句真心话,茂云的事情我是抱定做好的决心的,闻天强能伏法,也不枉我在茂云工作一场,我个人也就没有什么不甘的,要是要求换个位置的话,有些辜负省委重托,再者以我的年龄在地市位置上,短时间也不好运作啊。您是老前辈,目前整个探索式的改革开放的大势下,治理官员鞭长莫及,有些谈不上,不乏一些掌权者为所欲为,上层关系也错综复杂,有的也一直容忍包容,致使下面污吏横流,荼毒百姓。上梁不正下梁歪,长此下去,丧失了民心败坏党纪不说,还成为改革真正的最大阻碍者。我们党和政府的威信会很危险。茂云市委从我起,不敢说都经的起调查,经历前段时间治理,雷厉风行做了,老哥,目前茂云风气还是好的。干事创业环境来之不易,我舍不得啊。”

蒋玉寒听出侯卫东心有不甘,毕竟暖热一方土地不容易,有多少理想抱负心血都倾注进去,以一个过来人心态思索着,道,“茂云是你发达之地,也是是非之地,你这一番作为,历届茂云领导怎么看,李建山、闻天强盘根错节的上下关系怎么看,老哥是肺腑之言,未雨绸缪早作打算,祝部长是你知根知底的老领导,你要求了省委就会考虑的,就看你怎么走活这步棋了,恐怕以你的个性走下去,老哥担心有难言之事了。”

侯卫东和祝炎微妙平衡是很少有人察觉的,现在看来蒋玉寒是知晓一二的,抓财政厅的不是省委书记的红人就是省长的哥们儿,蒋玉寒话很深了,不是酒遮掩着、不是交情到了一定地步,肺腑之言也难啊,侯卫东感激看了蒋玉寒一眼,喟叹道,“省委一再重申发展经济是地方工作主线,我个人也知道清水不养鱼的,只要无碍大局,我也懒得较真,其实一些人兴风作浪,未必不是心虚,一再发难市委,我看是怕抓到某些人的把柄,那样的话这题目就大了,也是我不愿看到的。”

尽管侯卫东不惧水深水浅,还是表达着对蒋玉寒的由衷谢意。一时侯卫东沉浸在种种假想,把茂云经营成为岭西名列三甲的强市的雄心似乎也淡了。哗啦啦有几人出入,有茂云市委的也有省发改委的,“哎呀呀,侯书记、将厅长,逃席可要罚酒的,冷主任指示,里面有请。”服务人员上前递了雪白的手巾,都是打湿的,蒋玉寒搓了一把脸打着酒哈哈,吐气道,“酒高了,高了。”发改委大项目处的谭处长舌头有点僵,“蒋厅长海量,我们是知道的。”看来团圆酒自是难免的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