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41章 十年之间——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郭兰车速也就保持六七十之间,像她两人这样私下出行,是不能有一点闪失的,谨慎不为过。商鼎大道是岭西市新东区战略发展中心东移的延伸,双向八车道路宽车少。也是大都市建设扩容的必然,雁鸣湖所在地的阳济县已经有了卫星城的味道。路牌是风景区样式的提示———雁鸣湖500M,很快右拐下了主干道。

四周马上黑了下来,不断有迎上来的两轮摩托车,有的后座上坐着一位,双臂挥舞着打招呼。都是当地有饭店宾馆的农民,揽客吆喝此起彼伏,示意跟他们走,弄得没有见过这样阵势的郭兰感觉很紧张,不时看侯卫东。

“朋友,自己的蟹自家的宾馆,便宜实惠,包您两位满意。”前面桥上站一个挽着裤腿的老汉,背后依着桥墩是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老远嘶哑喊着,“正宗雁鸣湖大闸蟹,35元一斤,随便选随便捡,”老实巴交渴望的舔着上嘴片。侯卫东拍了一下郭兰,示意减下来车速,落窗道,“老乡,去你那里,带带路吧。”老乡忙推起身后自行车用力蹬起来,不多远前面已经可以可以看到连串的彩灯和大排档了,路边湖边院子里外,到处停满来自岭西市、铁州还有外省牌照的车,吆三喝四推杯换盏人声鼎沸,郭兰才缓解下紧张的神经,刚才那段公路四处漆黑一片,再加上不断游弋摩托加光膀壮汉,着实吓住她了。

老汉是为儿子开办的农家乐招呼生意的,大老远儿媳妇很殷勤出来迎接出来,张罗着后面黑色越野停车地儿。院子近着湖空气潮潮的,飘着水产品特有的腥味合着满院的酒气、姜醋汁蟹香。等郭兰挎着包下了车,院落几处凉亭喧闹着的人,都被使了定身法一样怔住了,几个夸张的被身边女人敲打几下,才收敛起来尴尬地给自己灌酒,还是有放肆的啧啧艳羡,“饱眼福了,看人家那气质。”

侯卫东挑了个近水的亭子,这里卫生是不能和大酒店比拟的,石桌上铺着一次性的塑料台布,侯卫东点了山野风干兔肉、柴鸡蛋、蘑菇、烧鱼杂,要了三斤螃蟹。郭兰托着下巴歪着头看看水面,波光粼粼五颜六色,“好久没有这样休闲的心情了。”侯卫东靠着椅子,很舒服呼了口气,“是啊,我们都是劳碌命,难得偷来半日闲。”郭兰很敏感那个“偷”字,低下头握弄着手指。

侯卫东忙道,“万国别墅山也不是很远,能凑出时间,我们走走转转怎么样,就算犒劳一下自己。”郭兰抬头笑了笑,“不要许诺太多,兑现不了我会失望的,卫东,你说这个湖为什么叫雁鸣湖呢,很有诗意,应该是大雁迁徙停留之地吧。”

侯卫东呵呵道,“湖名有的是应个景,有的真没刻意的意境,就说北大的未名湖,不见什么精彩,却是知名的很,仿佛是圣地一样,我还听说浙大建了新校区,校园里面也挖了一个人工湖,可是关于湖名命名就太难了,有人就说要仿北大,也叫它未名湖,但是那样又显得浙大无才子一样,于是就搞个征集活动,投稿的很多,有说叫求是湖,开拓湖、竺可桢湖,你知道最后公布征集来的最有创意命名是什么吗?”郭兰认真盯着侯卫东摇了摇头,侯卫东一本正经道,“是西湖浙大分湖。”

郭兰被逗格格笑个不停,笑靥如花靓丽无比,见清蒸螃蟹上来了,郭兰才止住笑,变戏法从包里取出一小瓶精美的花雕,“你说吃蟹,我就带了黄酒给你。”郭兰细腻体贴知性可人啊,侯卫东兴致盎然接过酒,几个菜也就陆陆续续上来了,两人吃得不紧不慢,吃螃蟹是最要耐心和功夫的。

“卫东,你研究生报上去,学得怎么样,许教授面子给了你别太不在意。”侯卫东用湿巾擦了擦嘴,不好意思回道,“我尽量去,时间挤不出来,我就让楚飞捉刀做功课,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许教授带的研究生我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差吧。”www.guanchangbiji.info

郭兰叹了口气,“难为你了,到了这个年龄段,就是让你学,没有格致功夫,也是学不进去了,可是在官场吗,没有高学历还真不行,你看高层领导人谁还是本科毕业啊。我本来应该正攻读研究生,如今,哎,一向认为自己淡泊,现在张口生意闭口事业,也是满身铜臭。”

侯卫东呵呵道,“我没有那么大野心,既然人生轨迹不是我们想怎么就怎么,时势所迫身不由己,就不要叹息什么,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对了,郭师母身体还好吧,上次的事情弄得我忐忑好久。”

郭兰听的有点出神,怅然若失停下筷子道,“我想我妈对我很失望吧,从小她把我看的很优秀,我却总让她伤心,如果重新来过,也许我不会和你走到现在的地步,可事已如此,现在又很难改变自己,去重新接受另外一个男人,那次西路那个局长妻子伸冤上方,一场生离死别对我影响很大,我不想为爱遗憾终身又怕世俗的流言蜚语。”

侯卫东看郭兰眼里有涌动的晶莹,就把磕好的蟹肉放在郭兰碟子里,故意岔开话题,笑道,“雁鸣湖这边开发的不是很好,我看规划啊卫生啊都没有跟得上。”郭兰环视一下周围道,“眼下最火的都是土地,谁会在地方特色旅游上下真功夫,我看雁鸣湖周边地产项目跟进,这个湖能不能保住很难说呢。”

那边有人显然酒高了,骂骂咧咧道,“他妈的,什么道理,我们的土地县里征过去才十五万一亩,他们转手出去就是八十万一亩,明着说是工业项目用地,有本事的花了钱,更改了土地使用性质,成住宅开发用地,再翻上一倍还不止呢。都是他妈的空手套白狼,拿我们的土地玩。”

“潘哥,我们村里队里联合起来,自己开发成楼盘,便宜点往外卖不一样发财,干嘛要卖给他们。”那个潘哥重重顿一下酒杯,“你懂个鸟,我们开发那就是小产权,说拆也是政府一句话的事,有人罩着还好说,我听说岭西城中村打着改造的名义,开发出不少小产权,也有外部人买的,我们上面没人,盖都盖不起来,开发个鸟啊。”

侯卫东看着郭兰会心一笑,“你都快成神仙了,你才点了点,就有人立刻出来佐证啊。”郭兰嘟起嘴白一眼侯卫东道,“取笑我吗,这是明摆着的事,哪里是好位置有潜力,只要弄到手就能发大财,哪里农民土地就要面临强征,因为征地拆迁搞出人命的多了去了,套用马克思的一句话,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现在开发商们都是百分之四百或者更高的利润,你说,还有什么他们不敢做的,不敢去冒险的呢?”

侯卫东想到刚处理南浦区拆迁打残老党员常保远的事情,长叹不语,酒喝的也没有兴致了,这是发展中必须面对的,他这个市委书记和其他地市的书记一样,要的是大局的发展,他也只能顾及一下底层的利益,如果和既得利益集团一个个对着干,有可能他们就会买通上面,把他搞下茂云市委书记的宝座,要知道深得民心拿下李建山和闻天强,也是好不容易方方面面妥协下来,才得来的成绩。

直到前几天常委碰面会,邓铁军还留下来专门做汇报,说“上级有关部门在调查茂云公☆安局刑讯逼供、打压律师的内情,也在查部分巨额赃款的去向”,还说,“侯书记,目前市公☆安局掌握了一个机密材料,我用党性和人格担保,只能等闻天强伏法之后,再汇报上交,请侯书记信任我。”

至于这个机密材料侯卫东翻来覆去分析几次,肯定是他本人处理起来也是很棘手的,可见邓铁军对保住自己打黑除恶的成果,决心也没有以前那么大了。在整个深挖茂云矿山黑幕刑侦中,邓铁军一定掌握到了涉及更高层次的人和事,为茂云大局考虑,为侯卫东计议,也只能等到闻天强执行死刑,一切暂告一段落后,再上报给市委,这将是对侯卫东政治生涯更大的考验啊。

现在作为市委书记的侯卫东不知进退,不顾及朱晓琳为首的开发商们和以张木山、李晶为首的矿山老板们,再出风头去标榜什么市委市政府的亲民开明,那是十年前侯卫东会干的事情吧,十年之间,也许有的人还是那首歌词一样。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这其中改变的只是感情关系罢了,可有的人经历级别变迁,已是物是人非,从内及外质的升华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