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40章 卿卿我我——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华裕国贸酒店的酒宴散的很早,明眼人都看的出黄大伟眼光一直笼着朱晓琳,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赵东也是为见侯卫东而来,虽是情同金兰,大概还是托人之事,不见面只是在电话里说了显得欠尊重;侯卫东本身有心事的人,也不耐久坐的。大家如此心照不宣,就其乐融融喝了团圆酒。

这样的聚会往往吃饭只是表面的一层意思,重要的是核心主题。侯卫东深得官场三味,自己只是凡夫俗子也不是神仙,点到为止能顾全的还是要顾全的,其实有朱小勇在茂云站着,侯卫东也要给朱晓琳三分薄面的,更何况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黄大伟专门屈尊相邀呢。

侯卫东早预料南浦区强拆突发案件是没法深究的事情。还好老百姓的冤屈,只要政府有答复、有结果,都是谢天谢地的。张卫东只能判他几个,叫琳达地产多出些钱了事。赵东中途被一个电话提前召走了,黄大伟随意道,“卫东书记,工作有张有弛,该放松的时候就要放松,一会我建议大家一起去雁鸣温泉会馆,泡一泡吧。”

常青听了连连点头,一副回味感慨的模样道,“那里松骨开背技法非常好的。”朱晓琳一副事不关己模样,把玩着半杯残酒的高脚杯,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不时瞟一眼侯卫东,侯卫东内心不知怎么的,怅怅的,面上却呵呵道,“黄书记,今天相邀我已经很惶恐了,再要安排活动就太过盛情了,这样吧,改天我安排吧。”黄大伟听了看似不经意扫了朱晓琳一眼,就顺水推舟道,“好吧,那就改天,改天。”

东边天宇高楼大厦间已是皓月当空,已近满圆,中秋节一天天临近了。侯卫东在车里闭目养神,这段时间在茂云的家里,晚上开始不断有人上门拜访了。

侯卫东张小佳也是从基层一步步上来的,很理解同志们的这种心情,不能将他们拒之门外,可是应酬起来又实在头痛,还要把握好“度”,真有些不胜其烦的味道。还好张小佳不是一般的官太太,更不是家庭主妇,以侯卫东阅人来看,妻子张小佳其实是很满足这种天天有人登门拜节生活的。

虽然只要在家见侯卫东有一刻的品茶悠闲,嘴里就连连抱怨,“侯卫东,这还让人活不活啊,这人走马灯一样转来转去,我看你倒是甩手掌柜了”,这就像有些一天到晚见了人就诉苦唠叨一样,“ 忙死了,忙死了.”其实分明是在向外炫耀自己就是太阳离开她地球就不转了一样,现在社会没本事、玩不转的人才一天到晚闲着无聊呢。

今天侯卫东独自留在岭西,家也不用回了,再加上高继发一番沟通,很有如释重负的解脱感。不知怎么的,侯卫东抑制不住回味过往和朱晓琳在北郡果岭别墅的细节,刚才黄大伟朱晓琳的暧昧,给了他极大感官刺激。侯卫东有些燥热,还没有到紫云苑小区,侯卫东慢慢说道,“韩明,前边紫金山公园靠一下,我下来走走,你们俩自己安排自己吧。”
楚飞扭过头不解道,“侯书记,我们直接送你到紫云苑吧,那样安全些。”侯卫东没有接腔,楚飞习惯侯卫东毋庸置疑的时候的沉默,领导的话多起来,一个会议一两个小时就两三个人在说,平时场合多是沉默,楚飞自我解除难堪呵呵道,“侯书记,你不知道,你一给韩明自由,他就找丁香老师去了。”韩明红了脸不好意思道,“我又不碍着你什么事情?这也打报告啊。”侯卫东呵呵一乐,“楚飞,有本事你在岭西也找一个吗。”

韩明现世报立刻把楚飞的小报告打了过来,“报告侯书记,楚大秘书看上跟郭总的那个方方经理了。”侯卫东一愣“那个郭总?”楚飞着急的结巴道,“韩明,你开好你、你的车吧,该靠边了。”韩明呵呵道,“就是在南部新区建服饰城的郭兰郭总。”侯卫东脑海里立马浮现出郭兰身后那个干练俏丽的白领美女,“楚飞有眼光,那就努力吧。”等侯卫东下了车走了十几米,韩明楚飞才掉头融进紫金山路滚滚车流。

走了不到百十米的样子,侯卫东就给郭兰打了电话,“你是不是还在水木清华,吃饭了吗?”“我一直没动地儿呢,也不知道怎么了,懒懒的还不是很饿。”郭兰不好意思说侯卫东一番狂风骤雨般的折腾,现在还梨花带雨关节泛酸呢。这边侯卫东看看手表的时间,李晶送的这只表很名贵,但是没有标示品牌,高压氖气管做出的夜光很清晰,不是那种普通荧光有辐射危害,还不到八点呢,就想了一个绝佳的地方。

“我们去雁鸣湖吃大闸蟹好不好?”郭兰笑了笑,“要百十公里呢,这样吃个饭太奢侈了吧,不过只要你陪我,去哪里我都是很开心的了。”“那不就得了?你开车过来接我吧,我就在紫金山立交桥这,嗯,就是紫金山公园北门等你,出来我们正好走商鼎大道到雁鸣湖。”雁鸣湖中秋的大闸蟹正是好时节,侯卫东想吃顿饭,住在湖边宾馆算了。那边多是老板、小年轻儿玩浪漫喜欢去的地方,官场的人顾忌身份去农家吃螃蟹的倒不多。这样他们两个人,倒也自在些。

郭兰开的是一辆SRV,侯卫东开门就嗅到一股淡淡的兰花香,类似郭兰体香,深深闻了闻却道,“你什么时候换的车?”郭兰用手拢了一把秀发,还湿湿的,可见是冲了下操才出来。微微笑道,“公司配的,你们新区大道建设的很好,可我们厂区还没有硬化,我那辆车在泥沙路上跑,我可心疼。”

“这辆车下来要三十来万吧,越野性能还可以。”说到钱,郭兰笑的很璀璨,格格道,“卫东,以前跟你的那个晏子平,很威风啊。”侯卫东笑道,“哦,怎么说,难道我交办他的事,他给你打了折扣。”
郭兰一边认真开车,一边摇手笑道,“不、不是的,还多给我贷出一百万呢,是这样,晏子平跟你的时候,我也见过,很客气很稳妥的一个人,谁知道到西路做了副县长,变得很威风,我说你让他帮我解决贷款,他说我是支持西岗金融,好像西路没人贷款还不容易找来了一个一样,他直接把人家孟行长叫到他办公室,限时给我办手续,一边还说孟行长:“西路这些老板就知道挖矿挣钱存钱,你们银行放不出去,把钱集中到岭西放贷出去,不是什么荣光的事,郭总这也是帮你们行的忙,”我看孟行长五十多岁的人,很服气很尊重晏子平的,说明晏子平很有一套,有你当年在青津做书记时候的影子呢。”

侯卫东很开心,“他是在你面前装大尾巴狼,不过话说过来,晏子平在西路比我当年在青津还牛气,抛开我不说,上面有县长谷云峰,下面配合的有公☆安局长罗金浩,他有这样底气啊,再做不好西路的工作,丢我的脸不说,还是我的失败呢。”

两人说说笑笑,出了新东区,进入商鼎大道,路灯没有那么明亮辉煌,天上的圆月更加洁白如银盘了,郭兰瞟了几眼喃喃道;“多好的月亮。”可侯卫东见她那样子,似乎有些伤感,就温存道:“是好,就算我们提前一起过中秋吧。”两人都不怎么说话,有时候他俩很习惯这样寂寞相对、心有灵犀,外面的光映过郭兰的脸,颜如美玉略显冷艳。侯卫东的手不自觉覆上郭兰放在档杆上的手,果然是凉凉的。官场小说

两人情不自禁都是微微一抖。然后彼此无语相视一笑,侯卫东见郭兰握档杆的手一动不动,一笑,出声道,“开车右手放档杆上,可不是什么好的驾驶习惯。”郭兰咬着下嘴唇妩媚一笑,打趣道,“嗯,我知道了,见了帅哥,车我都要开不好了,手不放在档杆上,我怕来回换挡,摸不到弄错地方啦。”

侯卫东听了此话故意火辣的紧盯着郭兰,夸张的把双手放在自己裆部,“摸错地方,啊,你不会当档杆推拉吧。”郭兰咬了咬银牙,羞的无地自容,憋红着脸良久低声道,“哼,就爱往歪处想,不过也说不定哦。”一时间车里无限情意迷离的风光,要不是车正在路上行驶,侯卫东忍不住要紧抱着佳人,要一番卿卿我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