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4章 东风和西风(8)——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小佳第三天才回到了沙州,她从到吴海县以来.就已经在心里做迎接雷建风暴的准备,果然,初十中午回到家中,张远征和陈庆蓉黑着脸坐在沙发上,小佳装作无事人一般,叫了声“爸爸、妈妈”,就自顾自地放下提包,倒了一杯白开水,淮备回到里屋。

“啪”地一声,张远征将遥控板摔在桌子上,狂吼道:“打一个电话就出去三天,硬是翅膀长硬了,要飞上天,你才老实说,是不是见侯卫东去了。”www.guanchangbiji.info

小佳回过身,镇定地道:“是,我见侯卫东去了,他是我的男朋友,放假期间见一面,这是正当要求。”

陈庆蓉抱着手臂,冷若冰霜地道:“侯卫东答应三年之内调到州,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小佳忍了一年多,这一次终于爆发了,道:“就算他没有这个本,我也有这个本事,调沙州又不是登月球,真的有这么困难吗,侯卫东的大哥就调到沙州市公安局,也没有见他费多少力。”

“你们反对的原因就是他在益杨工作,现在明明有机会调到沙州,你们为什么还要反对,这是我的终身大事,我就要找一个情投意合的人,爸爸、妈妈,你们也要讲点道理。”

说完,就甩手回了寝室.将门紧紧地关住。

这是小佳最强硬的表态,张远征和陈庆蓉面面相觑,等小佳关了门,两口子仍然坐在沙发上者电视,至于电视里演的什么内容,两人却是丝毫不知。过了半响,张远征这才试着对陈庆蓉道:“看来佳佳是铁了心。回头想想,她说的也有些道理,我们是不是太过了。”说话之时,他不停地观察着陈庆蓉的表情。

陈庆蓉还在生气,道:“*小佳来跑调动,算什去本事。”

张远征劝道:“谁跑不是一样,只要能调到沙州来说行。”

陈庆蓉口气稍稍缓和下来,“如果真能调过来,我们也就放心了,侯卫东大哥能调到沙州公安局,说明侯家还真有些关系。哎,真是女大不中留。”

听说没有发生大冲突,侯卫东也就放下心来,表节过后,他又回到原来的生话。

3月底。拿到了沙益公路的第一笔款,一共三十万,狗背弯石场二十万,英刚石场十万,侯卫东就拿了二十五万元,付清工资以及其他杂费,这一笔就赚了十万,也就是说,剩下的六十七万元,基本上就是纯利润。

看着帐户上一长串数字,侯卫东有些也觉得不真实:难道传说中的第一桶金,就被我挖到了?

四月三日、侯卫东得到朱兵副局长的内线消息:益吴公路益杨段也要在近期启动,因此,他准备提前打一万方左右的碎石,免上到时公路上要得急,又不得不昼夜赶工期。而连续工作,最容易引起安全事故。

从四月四日开始。狗背弯石场加紧改造堆料场和入场口,而其他石场都处于半停工状态。

六日,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侯卫东仍然泡在石场里,传呼响起,交通局朱兵留言:在山上等着,很快就过来。

侯卫东拿到钱以后,原本想买一个最新款的摩托罗拉手机。据说是新型的数字机,和老式模拟机相比,性能好得多。只是这种款型的手机太贵,和一台小型碎石机差不多了,他就有些舍不得,而且上青林山上信号不太好,买来也没有多大用处,纯粹是一个摆设,所以,仍然就用中文传呼机。

在狗背弯石场等一会,就见到两部车开了过来,第一部是一台进口车,侯卫东认不出是什么牌子.只觉得外观比桑塔纳沫畅.车面亮晃晃,可以当镜子。第二部就是朱兵副局长的桑塔纳,看到这个架式,侯卫东就猜到有大人物来了,赶紧就迎了上去。

等到侯卫东走近,朱兵就快走几步,对侯卫东道:“曾局长来视察石场,考察益吴路的材料准备情况,你详细介绍一下狗背弯石场的情况,尽量实事求是,曾局长要听真话。”

与*一次开会时相比,曾昭强态度很和蔼,穿了一件灰色茄克衫,很有风度,又有亲和力,背着手,仔细察看了狗背弯石场的设施,还与正在加班干活的村民聊了一会天。

侯卫东暗道:“当领导也不容易,一张脸就如扑克牌一样,随时都要变表情,太累了。”

看完了狗背弯,又到了曾经出过事的秦大江石场。

由于沙益路结束以后,山上就没有大用户,小用户则是哪里便宜就到哪里进货,而山上的小石场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价钱杀得太低,秦大江石场处于半停产状态,四处都是乱蓬蓬的片石和灰尘,一架损坏了的碎石机被丢在石场下边,给人感觉很不好。

曾昭强眯着眼晴,抬头看着十来米高的开采区,半天都没有说话,四处转了转,道:“看田大刀石场,这个石场也出过事,我们实地查看一下。”

田大刀石场看上去颇有些触目惊心,整个石场依据山形展开,就象是一本对折的书,开采面接近二十米,坡度也特别陡,凭肉眼看,也能看出至少在七十度以上。

朱兵介绍道:“这个石场也出现了安全事故,顶台上掉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块,当场就将下面的工人砸死了。”曾昭强“哼”了一声:“你看他的管理水平,出安全是事故是必然的,不出才是怪事。”

除了狗背弯等几家大型的采石场,公路沿途还有好几家人也在挖山体的盖山,曾昭强指着这些人道:“石场门槛太低,这样下去,不知还要出多少大事,我要给县里建议,设定石场标淮。达不到这个标谁,一律不谁办,朱局长,以后我们挑选供应商,还是实地看一看现场,现场管理不规范的,一律砍掉,目前上青林的石场,一律以狗背弯为标准,达不到这个标准的,一律不准进货。”

他加重语气道:“交通部门一定要为老百性的生命安全着想。”

侯卫东有些受宠若惊。高兴之余,又想道:“这世上的爱没有无缘无故,按经济学上原理,天下不会掉馅饼,曾昭强这样做,到底是何意?”

视察完石场,曾昭强道:“看了狗背弯和英刚石场,我心中有数了,侯卫东很不错,不愧为学法律的本科生,今天就由我请客,到益杨去吃狗肉,我知道有一家贵州特色狗肉,专门在夏天吃。而且只卖黄狗。”他兴致勃勃地道:“吃狗肉也有讲究,最好吃的狗是黄狗,其次是杂色拘,最难吃的就是白狗,这个道理我也说不清楚,是实践中总结出来的。”

侯卫东已猜到曾昭强肯定有事,可是却猜不透,就跟着曾昭强上了车。曾昭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车之后,随便问了几句侯卫东的情况,便不在说活,只留拾侯卫东一个沉默的背影,车内,只听到发动机轻微的响声。

两个小时末到,小车就从上青林回到了益杨县城,而坐客车,一路停*,还要拖站,至少要三个多小时,下了车,侯卫东心道:“还是坐小车舒服,干净、快速、安静,真他妈事受。”

车停在一家装修平常的狗肉馆,门口有好几个女服务员,见是曾昭强,就直接将他们带到了一个里间,司机就知趣的在外面抽烟。

闲聊了几句,曾胳强就道:“现在国家政策变化快,淘汰国属国营企业是必然之路,我昨天听马县长说,要在明年将所有镇属企业转制,给乡镇松下包袱。

青林镇镇属企业不少,侯卫东就道:“青林煤矿不少,这些企业都要转制,不知谁有这么钱,可以买几百万上千万的煤矿。

曾昭强笑而是不语。

朱兵道:“益杨丝厂破产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嫂子早点从厂里出来,也是一件好事,丝厂工作太累了。”他对侯卫东道:“曾局长的爱人是丝厂财务室的,丝厂破产后,她在家里闲不住,准备到上青林搞个石场,你是上青林工作组副组长,开石场又有经验,嫂子开石场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办。”

上青林公路开通不久,侯卫东最初想封锁办石场能找大钱的消息,可是明眼人实在太多,山上很快就办起了五家大石场,另外还有许多小石场,这些小石场根本不计较成本,将价钱杀得极低,侯卫东无可奈地接受了现实,只得在经营和销路上下功夫。

如今,交通局长也将触角伸了进来,侯卫东敏感的意识到其中的机遇,便拍着胸膛道:“曾局长,你放心,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曾昭强心道:“朱兵说得果然不错,侯卫东很会做人。”他就笑道:“我那口子做惯了事,根本闲不住,只能由着她了,侯卫东,你嫂子开石场的事情,就麻烦你去帮着跑跑。”

朱兵拍着侯卫东的肩膀道:“这事就交给你去办,找场地,与村里谈合同、找工人、办手续,这一套套事情,全部要办好,石场办起后,严格按照狗背弯石场的管理模式来操作,绝对不能出事。”

“曾局长、朱局长,既然你们这样信任我,我就在这立下军令状,尽快把事情办好。”

曾局长补充道:“这个石场是你嫂子领头,朱局长的父亲来具体管理,益吴路在七月份就要动工,争取新石场在六月份就能生产,把料备足,朱局长将对原材料把关,达不到生产标准的小石场,一律不得进交通局的笼子。”

侯卫东这才彻底明白:这个新石场是曾昭强和朱兵合伙的,他让我跑前期工作,又不谈付钱的事,有点意思。

他想了想,提出了一个要求,道:“如果时间抓紧一点,六月开工没有问题,为了加快进度,能否将货款再拨一点给我。”

曾昭强道:“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考虑了,我已经给财务室打了招呼,先将狗背弯石场的所有货款付了,交通局钱很紧张,狗背弯石场是最好的石场,可以特珠,只是你一定要注意保密。”

事情谈妥当,第二天.侯卫东跑了一趟益杨交通局财务科,高科长早己得到指示,很快就将狗背弯剩余的五十四万货款全部转到帐上,至于英刚石场的部分货款,则要等到下一步再说。

朱兵的父亲朱富贵也与侯卫东见了面。朱富贵曾经担任过国营企业的车间主任,现在退休在家,身体看上去比朱兵还要结实,见面之后,朱富贵和侯卫东约定,先由侯卫东找好土地,谈价钱的时候,他才出面。

侯卫东回到上青林,再三回想朱兵在狗肉馆所说,翻来覆去分析当前形势,决定出钱给曾昭强和朱兵修一个石场,其实是送一台能生钱的机器给两位局长,侯卫东的想法很实际:既然无法控制石场的竞争,就强强联合,形成垄断性的位置。

接下来的十几天,侯卫东就四处乱转,在独石村又找到一处好置,只是这个位置距离公路有三百多米,要修一条便道进去。

场地找好,侯卫东又与秦大江大体上谈好价钱,再把朱富贵请到山上,请他与秦大江谈占地以及修路协议,谈好协议,侯卫东就将准备的现金交给朱富贵,由他交给秦大江以及被占地的村民。

法律问题解决以后,朱富贵就下山。

侯卫东出面请了二十几个村民,连夜突击修路。六月初,曾昭强和朱兵的大弯石场就开始投产了,曾夫人面都没有露过,只是工商执照上落着王英与朱富贵的名字。为了大弯石场,侯卫东总计投入七万五千六百元,大弯石场开始生产以后,朱富贵这才正式接管大弯石场,侯卫东总算了结一桩事情。

虽然花了钱,侯卫东心里却非常踏实,有了交通局两位局长撑腰,不愁货源,不愁收钱,只等着数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