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39章 浸淫日久——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一般情况下侯卫东和省委钱永年秘书赵东、沙州市委副书记洪阳三兄弟小聚,都会谈及些岭西官场敏感之人、敏感之事,很少有外人参加。赵东虽说是省委办副主任副厅级的干部,干的却还是忙忙碌碌、鞍前马后的秘书工作,说来官差不自由,时间不会由着自己出来喝酒赴宴的。

侯卫东带着疑问才坐进自己的车,赵东的电话就如影随形打了过来,侯卫东透过车窗向外望了望,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这人还没有出大院,就连着接了两个电话,行踪简直被监控了一样,也不知省委院里还有多少耳报神。”

侯卫东一边接通手机,已经听到那边赵东“卫东书记”了,侯卫东呵呵笑道,“赵主任,洪阳书记在岭西几次组织活动,你都没有时间出来,看来还是大伟书记的面子阔啊。”赵东书生品性、面子薄,侯卫东这样一说,脸就有些挂不住,解释道,“卫东老弟,你这是批评我,改天我认罚好不好,确实工作太忙了,你也知道,下个月省委全会要召开,准备事务很多,恨不得有分身术才好。

侯卫东打了个哈哈,嗯嗯道,“理解,理解”,心里却不由一阵盘算,下个月省委全会意味全省地市、省直厅委的组织人事就要调整了,当然其中也包括茂云班子局部的调整,目前省委组织部还没有征询自己的意见,省委分管组织的书记也没有和自己个别通气,看来还没有酝酿成熟。

其实往往开大会的时候,什么人戴什么帽子都已经内定了,这就是俗称的“定盘子”,会议往往是走走形式,充分酝酿的成果就是不会有什么差错,所以会议往往就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圆满的大会,一人难趁百人意总是有得有失,某些人因为上级发的帽子不满意,拍起桌子瞪起眼睛,那就没有团结圆满胜利之说了,对于习惯追求慢条斯理、中距中规、神圣庄严效果的官场中人,那样掌控不了局面是不可容忍的。
侯卫东想着想着,忽然心底明白赵东出来见自己只怕也是为沙州而来,大概赵东私下要和自己有所沟通。奥迪车出了红墙的省委右转,进入金水大道,正是最堵时段,一直走走停停到新东区CBD外环路,才通畅好走些。岭西市提议上地铁项目也有几年了,去年岭西市委老书记在北京住院,班子迟迟没有调整,所以也论证不出个所以然,过了年省委倒是落实黄大伟书记市长一肩挑,可是岭西省委却不见有什么信任,也怪不得人,黄大伟精通维护运作派系人脉,却对岭西市建设没有建树。这次约侯卫东又是黄大伟为朱晓琳做掮客来了,难怪省委传出风声是要沙州宁玥书记取而代之呢,看来钱永年听原岭西省委书记罗杰的招呼与不听招呼,都要自黄大伟身上起啊。

来到浣溪沙果然赵东是专门寻侯卫东的,黄大伟、赵东是在华裕国贸巧合撞一起合二为一的。侯卫东和黄大伟、岭西市委秘书长常青自然难免一番寒暄,黄大伟刚说:“坐吧,常秘书长看看茶艺安排了吗?”手机就响起来,一看号码也不接通,就很威严站起来出去了。赵东和侯卫东相互看一眼,笑了,这种表情多半来电话的是女士。赵东有计划地和侯卫东闲扯,却怎么也扯不到不到自己想要的正题上,时间不好凑,就直说道,“卫东,省委的组织意图沙州宁月书记很可能内定要任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的,沙州市委班子又要面临调整,我还是那个意思,在那里跌倒就在那里爬起来,省委这边我肯定争取着,你知道,宁玥书记那里,招呼一下也很重要,你是能说上话的。”

侯卫东同赵东不拘那么多讲究的,侯卫东和宁玥关系还真非同一般,打招呼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市长杨林被举报的事情还在敏感,下面争取上位还有沙州市委副书记洪阳,自己就跟着运作,这就有些难做人的意味了,想了想估计赵东非一日之功,便答应道,“赵东兄的事情,我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再者你去沙州很合适,只是我想洪阳同志也能调整出去,是不是更好些。”

赵东审视着侯卫东,搞不明白葫芦里卖的什么,见侯卫东很坦然微笑着,赵东倒不好意思了,心道,侯卫东没有多心机真君子,为自己谋划也帮着洪阳出头,自己去沙州最好的局面就是出任市长,和洪阳这个副书记在一个班子共事,一心的话谁是市委书记都不好做,不一心的话兄弟关系不好做,思来想去还是侯卫东考虑的长远全面一些,只是自己能不能在钱永年书记那里运作洪阳进一步,还要洪阳自己的努力。就道,“还要看洪阳老哥的意思,我们共同努力吧。”

黄大伟打了一会手机进了包厢,两人止住话语都站了起来,黄大伟就招呼侯卫东、赵东喝茶说话,大概意思是做东的朱晓琳朱总在外做头发,要晚些时间。请客的能把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茂云市委书记、省委办副主任赫赫人物晾在华裕国贸,她自身的关系那就不言而喻了。

侯卫东看着黄大伟若无其事,一只左手儒雅地在将军肚上摩挲个不停,别提心里多磨腻味,说不定都是有一腿的人,他妈的,怎就鬼使神差上过朱晓琳的床呢。茶叶是黄大伟专门带过来的,酒店做功夫茶的女孩手法很细腻,人也漂亮,很有心情品了两杯。
服务员敲门打开包厢,烫染一头栗子色卷发、丰盈妩媚的朱晓琳就进来了,很得体地先和黄大伟握了手,侯卫东还是看出黄大伟握的力度分外紧一些,朱晓琳是抽出手后和赵东握了握的,这样最后转身见了侯卫东,玩笑道:”侯书记,辛苦你百忙之中还关照我们琳达地产,亲自检查指导我们的工作。”

侯卫东见她一副娇嗔模样,明明是玩笑可自己却不好意思,碰了一下朱晓琳羊脂玉手就马上放开来,微笑说道:“朱总,对不住了。市委没有个认真的态度,对市委还有小勇部长影响都不好的,我个人感谢朱总深明大义理解市委,领导干部的家人都像朱总,茂云的老百姓对市委市政府就满意了。”

朱晓琳知道侯卫东是正话反说,咬着银牙很是风情剜了侯卫东一个白眼,假装生气道:”朱小勇在茂云,我看是夹着尾巴做人的。琳达地产在茂云算是遵纪守法的,南浦区拆迁我可没有让小勇怎么为难吧。”朱晓琳这话很是泼辣,让侯卫东没法接腔,毕竟有过露水一场,侯卫东只嘿嘿地笑了笑,换个人侯卫东只怕要冷了脸。

侯卫东是个外表谦和内心很傲的人,黄大伟怕朱晓琳咄咄逼人惹恼了侯卫东,一手抚在腹部,一手挥了一下,嗯咳了一声,缓和一下笑道:”晓琳,你态度一直很端正的吗,现在怎么说话的,茂云市委是维护大局没有错的,我看卫东已经手下留情了,才处置几个小喽啰。今天呢,喝酒不谈工作,那点不愉快就过去了,是吧,卫东老弟,你也别和晓琳一样见识,她在岭西惯了,在茂云挫挫面子也好,大家坐、坐吗。”

侯卫东面上淡淡的笑了笑,心道:岭西有人惯着,茂云就要有人惯着吗?这要只是挫挫面子的事情,不知道在黄大伟眼里,什么样的违法乱纪、祸害百姓的事才算大事情,难怪岭西市的城市建设裹足不前,省委要调宁玥主持岭西市呢。

常青是岭西市委秘书长了,刚才亲自去做了些安排,进来招呼一圈,就贪恋多看了朱晓琳几眼,他也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侯卫东,呵呵道,“侯书记,你做了茂云市委书记果然气派不凡,早就听说茂云打黑除恶,深化改革开放,紧抓项目建设,发展尽头很足啊。”

侯卫东没有怎么同常青秘书长见过面,却了解常青这样类型的干部,这种人物往往是官场万金油,成不了什么事情也坏不了什么事情,擦在哪里都能用一用,听着说的前言不搭后语没有什么章法,便呵呵客气道:”常秘书长,不敢当,你现在是岭西市委常委了吧。”

侯卫东说着望了望赵东,赵东便点头而笑道,“是,常秘书长从岭西市政府去的市委,上月省委下的文,当时我记得钱书记还说常秘书长是好名字,难怪常秘书长精神爽,人逢喜事吗。”大伙儿一齐笑了,都道,“常青是好名字,不老吗。”由市政府秘书长一两年间进市委做秘书长的很少见,两个秘书长分量大不相同。没黄大伟的着意运筹简直不可能,也是破格了,常青有得意的本钱的。

之后大家又彼此相互让了让,最后还是黄大伟坐了首席,次者侯卫东、赵东。其他各位随意就座。朱晓琳要服务员上酒,大家都说不喝白酒,然后看着黄大伟,黄大伟只是笑了笑,白酒饮多了估计夜生活什么都做不成了,便哈哈道,“我们党的方针是少数服从多数,上葡萄干红吧。”

朱晓琳要了拉菲红酒,等斟上了酒举了杯,说感谢各位赏脸,请大家先干一杯。自然有说干的,有说不干的。朱晓琳就紧盯着侯卫东,娇声说,“侯书记,头一杯就干了吧。掀过去那一页,你带头表个态。”黄大伟今天却很爽快,自己一仰脖子干了。朱晓琳也陪着随后干了,还亮着空杯子晃了一圈,侯卫东也刚才听着那一页怎么听着是那一夜,只得爽快干了。

黄大伟见侯卫东给面子心里很受用,很风度地在一边抚摸着肚腹呵呵笑着。喝红酒规矩少气氛就轻松自在些,大家吃得随意举杯也随意,说话也没有那么讲究。喝了一会儿,朱晓琳又特意和侯卫东碰了一杯,朱晓琳已经红云上脸,越发风情妩媚起来了,黄大伟愈加高兴了,说:”今天晓琳做东,我其他的不多说,就希望卫东老弟一如既往支持琳达地产在茂云的发展,不然晓琳哭了鼻子,这帐要算到你卫东老弟头上,当然若卫东老弟万一在岭西碰上什么麻烦,找我找常秘书长都行,有事别客气就是。”

这话本不太幽默,可黄大伟是省委常委,如此已经很不错了。大家配合笑了起来。侯卫东微微笑了笑,心道,黄大伟的水平不过如此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水平比过去提升了缘故。
常青就抓住这话借题发挥:”俗话说朋友多了路好走,同舟共济好行船。对不对黄书记?”黄大伟知道常青是放大自己的意思,点点头:”常秘书长说得好。”常青脸放了光,呵呵道,“那么朋友呢有拔刀相助就要有一诺千金,答应的事情决不能假意敷衍,我讲个典故吧,就是这个意思。”说着有意无意瞄了眼朱晓琳的雪白的胸口,侯卫东厌恶心道,“怪不得朱小勇没有应邀到来,想想大多本性而已,就和赵东静听下文。

“在古代英国亚瑟王时期,****官非常仰慕王后美丽迷人的胸脯,但她知道冒昧行事的代价就是死亡,他就把自己的这个秘密告诉了御医。御医答应帮他的忙实现他得愿望,代价就是1000枚金币,****官答应了。于是御医配制了一种痒痒水。一天御医趁王后洗澡把已经配好得痒痒水抹在王后的胸罩上,王后穿上衣服后,感到胸脯奇痒难忍。亚瑟王急忙找来御医,御医说是一种怪病,要解痒,只用用一个人的唾液在王后胸脯上吻二个小时,这个人呢就是****官,亚瑟王急忙唤来****官为王后治病,御医把解痒的药化在****官口中,于是****官在王后美丽的胸脯上吻了足足二个小时。****官过足了瘾,王后的病也好了。****官心满意足御医见了要1000金币,****官想这么馊的主意御医也不敢说出去,就不认账了。御医纷纷而去,法师让****官付出代价,于是他又配出痒痒水,这天他趁亚瑟王洗澡把痒痒水涂抹在亚瑟王的内裤上,。第二天亚瑟王又传****官进了宫——”

大家哄堂大笑,朱晓琳也不由一脸羞红,遮了把胸部,杏眼盯着着常青,笑着嗔骂道,“常秘长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不卖弄没人当你是哑巴,哈哈小心你也走了****官的道。”常青眼光放肆的炙热道,“朱总,我要是能有****官前段好处,后半段我早就辞官不做了啊。”两人斗口一时错不开气氛,黄大伟笑着举了举杯,看了看两人,呵呵道了一句喝酒吧,就轻描淡写地化开了。侯卫东这点上觉得很长见识,原来是自己小觑了黄大伟了,看来黄大伟是不善于做事却善于驭人的人啊。而人家心甘情愿的追随,是有眼前的实际利益打动的。比如常青破格做了岭西市委秘书长,又比如朱晓琳在岭西开发的为所欲为,黄大伟是有自己队伍和圈子的,是善于用利益团结人拉拢人的。这是由根源的,在中国官场数千年的历史演绎的大舞台上,纵然政治斗争的主角不断更换,这个封建为主的舞台却依旧铁打不变,官场共性的背景与游戏的规则也是春秋依旧

只要登上这个舞台,共性的背景就是中国传统的政治官场文化和给类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在中国官场形成的一套基本传统,或者说就是一种基本的游戏规则,历史之渊源流长,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比拟,只要你登上这个舞台,没有愿意改变就要延续下去,其实你也改变不得,你要融进去就必须遵守这套规则,否则,您就无法演下去,这不是小层次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圈子、山头、派系,而是大格局下的规则、条件、基础,许多政治人物的命运,其实就是由这些因素决定的,黄大伟做事一般,用人之手段高超,就是浸淫这个圈子日久天长成就出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