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38章 百炼成钢——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省纪委高继发书记此次约谈侯卫东,不仅仅通报了纪委双规易中达之后交待情况,还有下一步要侯卫东妥善告知杨林规避从而平衡省委、省政府关系的意思。易中达供出杨林有伙同受贿的情形,不管是真是假,在程式上省纪委都要有所行动的,杨林有了事先预防,真有的事情也许就没有了。

其实有的时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好、反之倒推过来星火燎原也好,真的都是出于政治的需要。眼下经济总量水涨船高,一切不比过往,收个十几万还有什么金摆件,都算不上什么大问题,但也有一个前提,就是偷吃了腥记得擦干净嘴巴,常言道常在河沿走哪有不湿鞋,记得背着人眼替换了干鞋,不就是另一种局面吗。

杨林不仅仅是沙州市长,还是沙州市委宁玥书记的搭档,杨林出事对于宁玥升迁进省委常委、任岭西市委书记是会有影响的,何况杨林背后还有省长赵建国呢,赵建国着意在基层东阳县磨炼了杨林数年,杨林稳稳当当一步步熬上来,下一步宁玥升迁副部级,他就是铁定的沙州市委书记。

如果省纪委在他沙州市长任上落实出什么经济问题,让他折戟在沙州市长任上,赵建国省长前功尽弃,心血付诸东流,会怎样想省委搭档钱永年呢,那样不是省委内部的人事斗争,也是人事斗争了,因为没有省委点头,省纪委是不能擅自调查正厅实职市长的。

如此保住杨林不出问题,是极好周全了宁玥、杨林背后人脉关系,省委也没有了在沙州市长拍板上的再次尴尬,上任沙州市长黄子奇就是出了事,让省委面上很过不去。一番推理如此这番下来竟是多赢局面,因果连环啊,侯卫东心中连道,复杂,复杂啊。

在这样的层面,出于种种考虑,省委就妥协出这样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结果,难怪举报原茂云市委书记、现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祝炎伙同李晶、张木山侵吞矿产资源的检举材料,件件都泥牛入海,迟迟不见有什么动静呢,投鼠忌器还是官官相护还是一床锦绣,看来上面什么冠冕堂皇的依法治国、心系民生、执政廉明———-都是一番托词罢了,侯卫东心中某些高大的人物形象有些褪色,体制如此也怪不得上面的领导,侯卫东不禁有些心灰意冷,这一切何尝不是在给自己上一课呢。

高继发书记审视着外表冷静自若的侯卫东,实在看不透这个年轻市委书记内心活动,这就是历练的一种城府,喜怒皆不形于色,就继续引申着点了点意思,说道,“卫东同志,全省工作一盘棋,省纪委有些工作要请你协助一下了。”套用一句话就是看透别说透,说透不是好朋友,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侯卫东忙隐晦回答说道:“高书记放心,我明白。”

见高继发低下头看表了,领导大凡有这样习惯,头低下去转移注意力,就意味结束,再说话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侯卫东忙道,“高书记,借此机会,我个人要向您汇报家里一点事情哩。最近有人检举我岳父母收受了闻天强一副张大千画作的问题。我和我妻子亲自落实询问过,确实是有这样一个情况,老人不明事理,但是没有掺杂其他想法,我准备安排他们到省纪委缴了,说明一下,您看——–。”

高继发若无其事弹了一下烟灰,很程序化答复道,“好吧。我交办下去,叫他们找监察二室赵主任吧。说实在的,现在张大千、齐白石的伪画太多了,办事的人都拿张大千、傅抱石名家的画当敲门砖,这样的事情查办的多了,省纪委也没有见有一副是真的,你老岳父母收起得不知道会不会是个例外?”

侯卫东心头一震,真的感谢宁月的先见之明,自己贸然弄出一副真作交上来,恐怕要突兀的令人侧目的,就笑了笑忙解释道,“他们是地道的老工人沙州机床厂技工,内退下来多年了,您要是说车床还好些,字画赝品真品是看不出什么门道的。问题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检察院,追着这个问题,在岭西小区家里做了询问笔录,偏偏又没有下文,我不得不重视了。”

高继发见侯卫东语速快了,听到检察院介入,也不由的一惊,下月省委全会召开过,侯卫东就是正式的省委委员了,说来检察院归口在省政法委,平日配合的却是省纪委的工作,省纪委不知道谁调查侯卫东,那就是省政法委做的文章了,那就意味深长了。

高继发看了侯卫东一眼,岔开话题,笑呵呵引着侯卫东赏看墙面上的张大千的一副《杏花春雨图》,当然是仿作,呵呵道,“别急,等他们来省纪委后,再说吧,清者自清吗,说来这个张大千,徐悲鸿就说过“张大千,五百年来第一人”。且不说现在多仿张大千出赝品,其实张大千先生本身就是一个令人叫绝的仿摹名作高手。他以仿石涛的画闻名的,据说画到巅峰,足以以假乱真,当时收藏大家罗振玉,出高价5000银元求得石涛的八幅山水巨构,甚是得意,于是遍请宾客,其中就有张大千,待到酒阑人散,他留在最后,开口说话了:“这八幅石涛画么,有点靠不住!”罗振玉大声咆哮:“什么!你说什么?”“罗老师息怒!这八幅画稿和图章都带来了,请你老鉴定。”张大千从容不迫地打开随身携带的“书帕”,画稿图章,赫然俱在,弄得罗振玉汗流夹背,面如死灰。”

侯卫东想不到平时不苟言笑的高继发,说起张大千字画就换了人一样精神起来,兴致勃勃,看来是字画熏陶中人,也就着意赏鉴着凑趣呵呵聊起一个听来的典故,说道:“我也听说张学良将军曾高价收购一副八大山人的字画。也是请的张大千去鉴定,张大千酒足饭饱后才道,这是鄙人前几日所画,呵呵。张学良重金购得几幅石涛山水画。其实大半是出自张大千之手的仿作。”

高继发更是来了兴致,笑呵呵看着侯卫东道,“卫东是个有心人,也喜欢赏画吗,张大千30岁以前的画风可谓“清新俊逸”,50岁进于“瑰丽雄奇”,60岁以后达“苍深渊穆”之境,80岁后气质淳化,笔简墨淡,在敦煌临摹壁画面壁三年,临摹了历代壁画,成就辉煌。是继承创新自成体系的典范,这种精神对我们的事业是有借鉴意义的。”

侯卫东不敢楞充行家,微笑道,“我是前一段时间在岭西博物馆,看了一次近代书画家作品展览,略看出些一二,以我看古人推崇水墨画作,最神奇莫过于墨能分做五色:干黑浓谈湿,衍生自然万物,色色皆有章法可循,一番勾勒就有阴阳分明、苍山润水,动静之间,将意境之美表现的酣畅淋漓,体现出古人的审美和哲学思想。”

高继发大有欢然的样子,笑道,“卫东啊,就你那句“衍生自然万物皆有章法”,就知道你是个有天分的人啊,看一次书画展览就有这样的心得,悟性了不得啊,干湿相宜、浓淡有别,干工作一样没有章法,就乱了套,怎么画得出佳作呢。”

两人继续谈书论画,很是投机。其实侯卫东学问也快卖弄完了,说来都是上次在北京订购张大千高仿画作时候听来的。恰好高继发的秘书进来续茶,一边不自觉看了两眼落地钟,好像是刻意在暗示着高继发什么,高继发忽地醒悟似的,不由拍了下自己脑门,说道:“卫东,也不留你吃饭了,我们有时间再聊吧,我还有个碰头会呢。”

侯卫东就忙起身握手道,“好,好,高书记一番话我也受益匪浅呢,我也该忙去了。”侯卫东不想说省委常委黄大伟在华裕国贸等自己,也处于对高继发的尊重。其实下面资历老的市委书记,和省纪委书记也是称兄道弟的,在市委书记眼里,省委大院放得下的也没有几个人。高继发年龄大却也没有托大,客气地握着侯卫东的手送了出去。

出了省委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就接到黄大伟的电话,“卫东,好久没有聚两人,我可知道你刚出省委啊,过来吧,我和赵大秘都在华裕国贸浣溪沙呢。”省委大楼已是灯火通明,也不知道大大小小都忙些什么工作,以侯卫东的经验,大多和勤政没有关系,往往是效率低得缘故吧。试想任何领导一个心血来潮,多少人事又要推到重来,下边的人怎么能不加班呢。

侯卫东忙起来,这个夜晚也要有个效率的问题,赵东怎么也去了呢,看来要去和黄大伟朱晓琳区照一面,打个花唿哨。世上总是朋友多了路好走吗,茂云南浦区违法拆迁,市委坚持办了,侯卫东也没有必要躲朱晓琳什么吗?

还有李晶在岭西总部,利益取舍长远来看,两人是需要合议梳理一番的。郭兰那里还在水木清华守望自己呢,刚刚相聚情热缠绵,厮守温情千转百回,不是每次都能如此消受。姑且应付场面上的事下来再去吧。侯卫东恨恨自己劳碌的命,又想既然选择仕途,就没有什么惬意慵懒,眼下这世道,快鱼吃慢鱼,一切可不是由得你来选择的。再者男子汉立身行世,不就需要百炼成钢吗。侯卫东看到等在车边的韩明楚飞,人挺挺胸,四平八稳的走了过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