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35章 粉面通红——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岭西市内不乏知名温泉洗浴会所,可远在东郊的雁鸣湖边莲花温泉山庄更有名气,但距离城中心区就有98公里,如此阻隔不少人前去消费的奢望,有钱未必有闲,有闲未必有钱,大凡来此多是奋斗到一定层次的富贵闲人。茂云市委的奥迪车在几辆豪车中显得陈旧老气多了,到后院停车场停了下来,看四周环境绿化很好还很隐蔽,只见一个经理人带几个领班模样的人物,迎了上来,对领头宝马车下来的一个老板毕恭毕敬,大家感觉这个温泉山庄只怕有台资背景。

市政府鲁市长、南部新区管委会李云主任都离不开,所以没有一起过来。市委组织部长朱小勇陪着侯卫东一起来的,秘书司机自有人安排开了。大家都是略微泡了泡,水汽雾蔼中,朱小勇靠了靠闭目舒展在池中的侯卫东,低声笑着搭讪道,“卫东,还是青津县委大院风水好,净出人才啊,你看以前在青津的美女部长才下海几年,现在俨然是气质不俗的大老板,了不得啊,看她挥手间灰飞烟灭,大家喝的东倒西歪,辜老板的孙子想着也是见过世面的,我看口水只怕都要流出来了。”

虽是私密场合随意些,侯卫东也不愿意多聊郭兰,就闭目低声呵呵转移话题道,“什么风水好,不见得啊,你知道后来青津县委曾书记吧,现在省发改委坐冷板凳呢,听鲁市长以前在省发改委老同事聊起来说,曾主任不管业务口就分管老干部、工会,是出了名的业务不多屎多尿多。”朱小勇鄙夷的撇下嘴角道,“尿多是他妈的前列腺不好,玩女人玩多了的报应,我上次和吴书记去省发改委见过他,小老头一样眯眼看人,一看就知道这老小子爱玩阴的。”

这句话对了侯卫东心思,大有同感,微微一笑。侯卫东在青津县委任书记时候就被当时的曾县长阴过一把。聊到美酒对佳人凡夫俗子难免过量,侯卫东打趣朱小勇道,“别清高了,我就不信有红袖佳人添酒端茶,你朱部长能不做英雄去装狗熊。”朱小勇笑了笑,猛想到任务呵呵道,“好,英雄、狗熊今晚叫你见个分晓,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有请你侯书记。”

侯卫东用手抹了一把脸睁开双眼,整容缓缓道,“小勇,琳达地产强拆伤人的事,我批给政法委老邓了,事做出来总要抓几个判几个,今天你也看到了,我是特意和岭西日报那几个记者照面的,俗话说阎王好说小鬼难缠,南浦区强拆事件给我们敲了警钟啊,以后大规模拆迁开发展开,再有此类事件市委怎么善后呢?我看主流媒体全程跟踪报道出去,对市委市政府以后工作没有好处的,你叫晓琳多出几个钱了了算了。”

朱小勇脸一红,搔了把后脑壳道,“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朱晓琳有名的爱面子,因为护短她手下的那些人在岭西没少惹事,都是惯出来的毛病,能不能网开一面,还是你自己对朱晓琳说吧,她今晚专门请了黄大伟常委作陪,我只负责传话。”

侯卫东想了想黄大伟和朱晓琳关系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一个开发商能动用一个省委常委特来作陪,不是利益相关就是有难以启齿之事啊,坦诚道,“小勇,我的态度很明朗,今晚只怕省纪委高继发书记那我还要去一趟,再说吧。”朱小勇也不爱做勉为其难的事情,正好招呼做保健,就各自进VIP室按摩休息去了。

尽管矜持身份特殊,侯卫东还是与众人快乐的选择了理疗,这样倒是显得自己这个书记做的开明、随和呢,可以拉近人与人距离。再说现在的朋友,官场也好商界也罢,都是酒桌、麻将桌、温泉桑拿、高尔夫球场之类活动中才有得做?总之侯卫东料想自己能把持得住,是拿得起放得下的角色,可下一幕出乎意料还是差点走了火。

侯卫东在大床上刚绷紧四肢,做了几下锻炼动作,就有人进来了,进房间的按摩女技师二十出头的样子,身材婀娜,漂亮白皙,一点不浓妆艳抹,气质很温驯,自然大方独自脱了裙装,四肢修长三围突出,笑着叉腿上来,把头微微伏在侯卫东脸上,美丽的双眸凝视着他,一阵阵淡香袭鼻而来。

她只是浅浅地笑,用高耸的胸脯在他的胸膛上来回摩擦。侯卫东在官场没有发迹前,也曾去桑拿间几度荒唐风流,对比眼下只能用曾经沧海难为水感慨来形容了,感觉这个妩媚女人玉胸挤压带来的,是电一样酥麻,使自己仿佛漂流在碧海蓝天,天际一片空茫。

小姐迷人陶醉般地凑在他耳边,沙沙柔柔说道:”先生好帅、好有型哦,见一面就让人家喜欢上,你要怎样就怎样吧,今夜把我带走也行啊。”侯卫东心里一震,忙警告自己别出丑,什么场面没有经历过,要尽量放尊重些,可下面那玩意却很不听话,没有半点配合的样子,竟然硬硬地挺起来了。

那个女子整个玉体压了上去抱得紧紧的,曼妙玲珑的下身也紧贴着他下面缓缓扭动。侯卫东拿出极大定力,控制着鼻息道,“请小姐给我杯矿泉水好吗?” 笑着委婉推开了小姐,可侯卫东头发间却已经燥热的汗津津了,心里不由恨恨道,懂风情的女子怎么都他马的跑这里了,妻子张小佳、红颜知己郭兰但凡有这样半点的销魂,就够自己乐不思蜀了。

他马上又自责这样龌龊的想法,男人嘛没有不贪心偷欢的,和张小佳自然是伉俪情深,就是灵肉背叛了自己的妻子也没有触痛心底的良心,可对于独占着郭兰这一支空谷幽兰,还不知道未来怎么样的了局?一直揪心的忐忑不安,郭兰没在自己面前描画过未来的生活,只言片语间,难道她真的能用女装事业、领养一个女孩、在大学设立奖学金重返大学做学问,这样的任红颜老去吗?

侯卫东一身燥热出来,又去冲了澡,就穿衣出来有离开的意思,这样早很出乎在大厅茶室品茗的辜老意料,以他对大陆官员的了解,这样逢场取乐是家常便饭毛毛雨了。就是出事的官员带出什么生活腐化、玩弄女人的内容,也是派系斗争、经济问题、政治需要搞出来的附带问题。

两人聊了几句茶的心得,就去了一排翠竹掩映下的茶室,整个是竹制品精心装修出来的,这样也是取风清云淡、崇尚自然的幽静意境,辜震海陪着侯卫东品饮台湾的乌龙茶。辜老含蓄道,“侯书记太客气了,酒高了在这里泡泡温泉、做做保健,还是马马虎虎的。”侯卫东也不刻意清高,呵呵道,“辜老,不瞒你啊,公务员不比生意上的朋友潇洒啊,端这个饭碗,底线还是一定要守住的。”

辜老先生会心一笑,挑起大拇指,心道侯卫东如此年轻登上高位,果然有过人之处啊,赞道,“怪不得贵党爱说自己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有侯书记这样人物,我看大陆还是有希望的。”侯卫东摆手道不敢当,心里却犯了嘀咕,听着语气只怕这个辜震海搞不好就是退守台湾的国民D兵呢。国民D退守台湾后,官兵结局大不相同,有默默湮灭的,也有如辜震海这样从商升腾发达的,侯卫东还知道一个台湾老兵,就是把油条豆浆做成餐饮连锁,开遍大陆大小城市的,是名曰统和豆浆吧。

现在台胞侨胞还有什么民主党派,自上而下都很重视统战工作,林羽凡这群朋友倒是茂云统战工作可以团结的对象。其实最应该和台商协会做朋友要是省委统战部长,侯卫东想自己今天是张冠李戴了一次。说来省委统战部长也是省委常委呢副省部级别,侯卫东自己还差一截,引申想下去要是将来升任自己做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而不是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委组织部长什么的,自己会满意吗?比起实权好像———

朱小勇脸色酡红出来见侯卫东和辜老品茶论道很是惊诧,转而有些不自然起来,两人以有会议为借口脱了身,回岭西的路上侯卫东让楚飞联系省纪委高继发书记的秘书,楚飞恩哦几句后对侯卫东道,“刘处长说高书记要去钱书记那里,参加一个会,不知道能不能抽出时间,说随时保持联系。”

侯卫东悄然吐了口气,这未必不是今晚回避朱晓琳的一个借口,对朱小勇叹道,“我去省委等等吧,没有叫领导等我的道理,要不是服装城奠基,我应该上午就过来的,查办干部没有省纪委指导不行啊。”朱小勇吧嗒一下嘴,苦笑一下道,“那我就是有辱使命喽。”侯卫东宽慰拍了拍朱小勇,理解的笑了下笑,任谁摊上盛气凌人的姐姐也没办法,何况幕后还有侯卫东分析不透的利益交叉呢。

侯卫东走到去省委的金水大道上,又改变了主意,省纪委高继发在省委钱永年那里开会,不会是什么好事,联系到省委副书记乔志民的招呼,侯卫东预料会不会那个易中达又供出去什么,说不准啊,那些平时趾高气扬的干部往往是软骨头,经不起纪委手段熬上三天,就能老老实实倒豆子。易中达出事始作俑者是李兵,归根到底还是他自己屁股不干净,还不长眼地四处给侯卫东上眼药,今晚省委不平静,自己还是静观其变后再去省纪委吧。

侯卫东在紫云苑给妻子佳佳打了电话,说了晚上呆在岭西不回茂云了,要等纪委高继发书记,张小佳在财政局办公室正忙的天花乱坠,茂云新区财会培训中心大厦到底还是张小佳挂了帅,满办公室堆满图纸资料,听了很支持,佳佳父母擅自主张接了幅名画,到闻天强绝望之际吵闹开来,算是给侯卫东捅了个大篓子,借着省纪委洗清易中达举报侯卫东的一个时机,合在一起说开来,让他们老两口再把画作交上去,恰好能在闻天强死刑核准下来之前撇清了,也就了解一桩心事,就忙道,“好,好,你等高书记吧,在岭西不回来千万不要拼了命的喝酒啊。”

侯卫东说不清这样算不算没有良心,才从妻子温柔中醒过神,就鬼使神差打了郭兰的电话,“你来水木清华吧,我也是刚到这里呀,用不用我接你,我妈在紫云苑,还不知道我从茂云回来。”郭兰有些语无伦次,从上次被母亲撞开,郭兰好长时间抹不开。

水木清华那套老房子是两人在岭西营造的爱巢,侯卫东坚持自己打车赶过去,进门的时候侯卫东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关闭手机。郭兰像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是半干的,一支淡蓝色速干发带笼着秀发,可能感觉穿着睡衣太那个,上衣还是今天宴会上里面穿着的那件雪白女衬,丝质柔滑又是纯色透出来里面白色的胸罩随激动的呼吸一起一伏,见侯卫东视线下移,郭兰羞涩的粉面唰的一下通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