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29章 釜底加薪——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下午市委组织部长朱小勇瞅见侯卫东有个间隙,踱步进了办公室,侯卫东刚从套间里洗手出来,一边用纸巾净手一边招呼道,“朱部长怎么舍得过来坐坐了。其实侯卫东也只是那样一说,朱小勇来书记办的密度,不次于市委秘书长何书朝呢。

朱小勇笑呵呵落座的时候,秘书楚飞过来要倒茶,朱小勇摇手止住,侯卫东喜欢绿茶,朱小勇却喜欢泡红茶,习惯发酵茶口味,楚飞这里备的不是没有红茶,只是品质不如朱小勇常品的,楚飞对朱小勇笑了笑,就把烟灰缸往上推了推,看侯卫东没有什么吩咐,就回自己那边了。

“我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水平吗,我倒想一整天在这里殷勤,你大书记,也得有那个时间啊。”朱小勇在侯卫东面前还能做到低姿态的,可其他人就另当别论了,大家都那么认为,只要他本人不搞出什么问题,三四年功夫,迟早市长书记的升上去。

侯卫东不抽烟但不缺烟,走进办公桌里面,特意从下面抽屉里取一盒抛给朱小勇,显得随意亲近。

朱小勇接过来看了看,是一个内部包装的香烟,写着“非卖品敬请VIP品鉴”就顺手装了起来,却掏出自己的软中华来,呵呵道,“你不抽烟,品鉴水平能上的去?没准儿就被假☆烟哄了呢。”这是市委办准备下来的两条,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邓铁军搞走了一条,留下来一条,谁过来没了烟就能用上。怎么着假☆烟也不敢假到侯卫东头上,侯卫东见朱小勇挑剔,哈哈玩笑道,“要不市委接待的工作,你组织部也分管了吧,这样也不埋没你品鉴得水平。”朱小勇呵呵道,“那我在市委机关不成烟鬼酒囊了。”

两人调侃几句,朱小勇瞟了眼落地钟,唠家常间不经意道,“听说政协老杨得的是直肠癌,以前他一直当痔疮,病得那个地方说来不雅,日常就特意回避着,这不酿成了大祸。”

侯卫东动了容,领导生活高脂肪、高烟酒、休息无规律,就是高致病群体,虽然体检跟得上去,还是有突发情况,上午在病房就感觉隐隐不对头,果然在预料之中,不由皱眉道,“那还不赶快安排手术,在市医院耗什么,家里人平时怎么就不注意观察呢?”

朱小勇呼了口烟,嘴角鄙夷向上一挑,长叹一声道,“老杨的老婆整个就是个糊涂蛋,听说她哭天抹泪唠叨什么“卫生间纸篓里带血的卫生纸,还以为是家里保姆来例假弄得呢,为这个还骂了保姆几次”。”

侯卫东和朱小勇面对着面,侯卫东握着口杯朱小勇夹着香烟感慨一番,就不自觉聊到人事上了,朱小勇也许有打算而来吧,斯文抽着烟略一沉吟,道,“侯书记,老杨手术加上几个化疗疗程,恐怕以后上不了班了吧,现在市里人大主任就空缺着,政协再汇报上去,省委要不要一并考虑呢?”
侯卫东心里早有打算,正副厅干部层面,侯卫东口风严谨了,不同于下面县区、市直局委任命人选,和副书记、组织部长可以敞开交流。侯卫东站起来续了下水,闭了闭办公室的门,回身叹道,“难,国庆节期间抓维稳工作重要,恐怕省里要专门开会的,省里不研究人事的话,个别常委的一些分工,大家要暂时要兼起来,小勇你是什么意见?”

侯卫东话里有话,一语双关,像关心个人下一步职务打算,又像是下一步工作的联系分管,朱小勇注视着侯卫东,顺水推舟道,“我个人是听市委招呼的,当然组织工作是本行,得心应手些。”

侯卫东听懂朱小勇的意思,装着不明白引申下去呵呵道,“吴书记也是老组织了,也分管着岭云高速项目,务实的工作做做也好,茂云现在是大建设的局面,单单一个南浦区地产开发项目就很多,你有能力、懂企业,抓抓一线具体工作也不错。”

朱小勇刚才表露抓组织的意图其实很含蓄,侯卫东引申不往那个意思上谈,脸不觉察的红了红,谨慎揣摩道,“侯书记,你知道琳达地产协议取得南浦区就是市彩印厂地块,周边居民区也规划进去了,现在因为赔偿,拆迁难度还很大,有朱晓琳我回避还来不及,抓开发建设的话——–”

侯卫东朋友式坐在朱小勇身边,拍了拍朱小勇的肩膀,“个人感情来讲,你有什么想法我是支持你的,但是我们党内不允许封官许愿那一套,我建议你早些打招呼。”说着侯卫东用手指指了指天花板。

朱小勇打个哈哈,侯卫东这样交心,露出些热切他也不感到难为情,依他来看,和侯卫东做朋友他是有十足底气的,从交情从利益从背景,他想不出侯卫东不助自己一臂之力的理由。

侯卫东这样探探朱小勇的想法,也好心里有数,说来朱小勇瞄上市委副书记座位,一点也不是妄想,应一句广告词,一切皆有有可能,市委组织部长直接任市委副书记,这也是不乏成例的。

其实侯卫东心里已有了算盘,市委班子成员每一个,该怎么推荐是他工作之余考虑最多的,邓铁军已经出任政法书记,杜东也出任市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下一步调整,侯卫东准备推荐:吴北京由副书记出任市人大主任;刘天明由常务副市长出任市委副书记,朱小勇来接替刘天明,出任常务副市长。何书朝由市委秘书长任人大副主任,虽说不再是市委常委,位置看上去似乎正了些,也可以安慰他了。这些安排在官面上,没有人能说出有什么不妥。

政协主席就暂时有鄢学哲副主席主持着,杨鹏还不到届期,一病一住院就另行安排,显得省委市委不地道,省政协的关系杨鹏跑了多年,这样维持一年二年,也能安抚一下李建山、杨鹏提拔任用的本地干部,这样就能摆明了侯卫东用人不划线,说起来在官场中,自是大家风范。

但也不能一味绥靖,安抚本地派系的位置只能是市直局委的一些闲职部门。如果将他们在要害部门的旧部全盘接收,侯卫东还真没有信心能驾驭茂云的整个局面。年轻是优势,复杂局势面前经验历练更是优势,没有老领导周昌全剖析指导,侯卫东还真的缺乏底气,在他看来岭西最年轻的三十六岁正厅实职不是光环,而是考验。

茂云这个棋局是否能够如愿摆布成功,变数太大了,就说一个市委组织部长朱小勇,从中央到岭西,活动能量就不可小视,侯卫东心底忌讳是说不出的,朱小勇还在茂云任职的话,最好自己升上去再轮到朱小勇上位。一个朱晓琳拆迁毫无忌惮,侯卫东一直隐忍不发,不仅仅有露水一场的缘故,更多是背景使然的缘故。

临近下班朱小勇非要叫几个人坐一坐,侯卫东难得有空回家。呵呵道,“朱部长高抬贵手吧,平日里接待上级领导,我们笑嘻嘻,神态轻松自如,实则是紧张而疲惫的。那滋味你懂,今天好不容易没有应酬,心里少有的畅快啊,要不你跟我回去,小佳早上还说冰箱里堆满了没人消灭呢。”“张书记的小菜口味没的说,羡慕啊,我是不去了,不妨碍你们举案齐眉。”

两人呵呵握手告别,朱小勇不去正如侯卫东心意,听小佳说岳父母从北京回岭西了,快中秋了,两个人北京的风景区转个遍了。还留在那里也不是个事。侯卫东真担心自己的父母忍耐不了这样的亲家,再说岳父母回来还要把那副张大千画的事完结了。

侯卫东隐隐感觉到,叫岳父母去省纪委说名画的事,先把在省纪检委任职的易岭达拉下马才是对的,可“表扬信”自己都收到了,为什么省纪委还没有动静,难道要内部消化掉吗?从哪里能再烧一把火着,釜底加薪才能沸水不止,侯卫东心急了,搞不好始作俑者李兵更急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