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28章 漠然官场——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把手头几个要件批阅完,秘书楚飞就来了电话,“侯书记,何秘书长在楼下等您呢,说是去看政协杨主席。 “

侯卫东感觉药效上了,退了些烧,精神清爽多了,挺直了腰说道:“好好。你先下去吧,就说我马上就到。”挂了电话,侯卫东在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极仔细地浑身上下审视了一番。侯卫东极修边幅,机关里的风气使然,人一眼往往看出机关大院的还是社会商贾之流,说来也是这个缘故吧。精神面貌决定素质表现,当然这样也沾染了老气横秋,自身职业要求的需要,侯卫东也没有感觉什么不妥。

日常讲究多了,人的动作、语言也斯文起来,整个人和朝气蓬勃没有了缘法,在家吃个饭,想着想着什么,侯卫东一碗米也要吃个十几分钟。

每逢张小佳说“吃到最后的收拾洗刷”, 侯卫东才能醒过神来,自嘲一笑,而每每在洗手间蹲的时候长了,佳佳也不免隔门高声玩笑道,“侯卫东,蹲久了容易得痔疮的哦,呵呵”, 侯卫东出来解释,做什么就像太极拳一样,以慢制快才是高手境界。

地方上看望病号也讲究,过了中午就不能去医院了,或者上午或者晚上,下午一般是丧事活动的时间。再者市一级领导住院看望,机关里讲究也多,市委市政府机关一把手不来,其他同志就不好贸然先探望,做什么不都讲究要和党委保持高度一致吗?

一把手不去,二把手先去了,被看望的市领导感觉自己好像分量不够,二把手也像篡越位置,要高调笼络人心似的,这就是所谓官场规矩。侯卫东早去了,市委市政府的常委们也算按部就班活动了。
市委市政府在茂云一番大刀阔斧之下,一切有了莫大变化,敏感之时必有敏感之事,市委一举一动总能演绎出什么动态来。此时此景,侯卫东就是自己发烧病着,也要走必要程式的。

侯卫东对着镜子越发感慨一两年间,自己变化太大了,换了一个人似人,深沉下去不说,心境也越加复杂了,不禁叹气道,复杂,复杂啊。可又不能不考虑的复杂些。

苦笑两下夹上包就下了楼。下楼何秘书长喊了声,侯卫东应了声,“老何,一辆车过去吧。”何书朝是段宜勇在市委书记任上启用的,侯卫东一直很尊重,也没有动他,他也很尊重侯卫东,所以工作配合上还算可以。

楚飞紧步上前接过包,两人让侯卫东走在前面。韩明开的车行云流水一样,车流中独占风头,尽管韩明从不开霸王车,可是路上只要是市直机关局委的司机都是人精,谁不避让三分呢。韩明开了侯卫东的坐车,就是这个行业的老大了。

在市人民医院门口停下,何书朝对韩明一个招呼,“就这里吧,”车一靠边,楚飞赶忙从副驾驶下去买了花篮、水果。市委办的人习惯这些套路,却都知道这只是个意思。场面上面子比什么重要,只要侯卫东人到了场,比什么都重要,送不送东西、带不带礼物都是无所谓的。

车里何书朝把封好的礼包露了露,神态流露出理所应当的意味,“封的都是两千。“侯卫东看也不看,摇手微笑道,“我自己来吧,我自己就欠杨主席一个人情呢,什么都讲礼尚往来,真叫我们这些人疲于应付啊,不意思一下吧还说不过去。”何书朝呵呵陪着却继续道,“还是我来吧,您侯书记这样带起头来,我们大家就不好做了。”侯卫东也只好不置可否哈哈了。大家工资再多,场面上也应付不开,这些就是不显山不漏水的做了。

病房里有几位不知部门的,或坐或站在那里了,这些人见了侯卫东进来,刷得一律正身站起来,自觉闪向两边,忙不迭点头问好。侯卫东也点头微笑着,其实他根本不认识这些人。

随后的何书朝点了几个人的名字,都是局长主任的,想来是老杨提拔起来的吧。何秘书长一招呼完,大家就知趣撤了出去,一个三十多岁年纪,肥头大耳的人,送了人出去又折回来的倒茶,眉眼依稀有老杨的模样,侯卫东猜想是杨鹏的儿子。

杨鹏本来是半卧着,见了侯卫东也摁着床帮坐了起来,侯卫东忙过去握手道:“杨主席,才知道,才知道啊。“杨鹏好像受着莫大的荣幸,说句拿不到桌面的话,从昨天住进来,政协主席杨鹏主席就等着这一刻呢,随着李建山倒台,本地干部现在以他为首了,而侯卫东对他的态度至关重要。否则下一步就不好做了,只能甩手掌柜,教训下面的人老老实实着别指望自己的面子了。

“侯书记,还是惊动您了,只是身子骨老了,我又不是什么大病,您这么忙,用不着来看的啊。“杨鹏说着,见侯卫东听的神态很专注,就又看似不经意地提了一句,“省政协陈主席、国权同志刚打过电话。
侯卫东呵呵说道:“省政协陈主席对我们茂云市一向关心着呢,说明你老杨同志这块工作做的好啊,我一上班就忙南部新区几个项目的事情,你们政协提案关注绿化环保、产业聚集区科学发展,所以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这不,才知道你生病了。就过来了。”

何书朝是市委机关老人了,听着侯卫东说的温馨,又没有在自己面前言语有失、疏漏半点,心下叹道,活到老学到老啊,这年轻人难怪做了自己顶头上司,呵呵插话道,“杨主席,侯书记自己还发着烧呢,听你住院,立马安排,这不我跟着过来了。”

杨鹏更觉有面子,忙说:“侯书记,何秘书长,这人老了吧毛病就多了。医院忙一天了,也没有看出是什么毛病?“”

侯卫东关心地看了看点滴,大概是葡萄糖,就说:“你身体一直好好得,我听说你上班一直坚持步行的,这次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大概工作多累到了吧。没事的。”

老杨的儿子接话道,“我爸也是的,有年纪的人,干起工作还像过去一样,忙起来就忘了岁月不饶人的老话,这病也不是小事,叫他去省人民医院再检查检查,还不肯去呢。”老杨是自有打算的,听了这话杨鹏脸色一变,扭过脸骂道:“你懂什么?这儿论到你插话嘛,没大没小的,侯书记是我同事,在党内也是我的领导,以过去讲,你要持子侄礼的,见了面也不规规矩矩问声好,侯书记,这是犬子杨晓鹏,也不说什么了?是我短了教养啊。 “

侯卫东笑了笑,都说杨鹏是个粗人,怎么讲起礼仪一套一套的呢,给儿子起了名叫杨晓鹏,大有子承父业的意思,怎么又偏偏叫杨晓鹏从商了呢,看来还是金钱来的实在啊。

侯卫东见杨晓鹏搓着手,近自己远自己也不是,脸红红的为难着称呼自己,就呵呵摆手说:“杨主席,你这样讲,我不敢当呢,我看也别叫小鹏为难了,你们说说话,我也要回去了。”

何书朝见杨鹏不时看自己,就装作去洗手间对楚飞说:“楚飞,我出去洗一下手,你跟我一下。“楚飞看了眼侯卫东,会意出去了。

杨鹏也挥手儿子对儿子说道:“出去吧,别叫人进来烦。”人都出去了,杨鹏对侯卫东犹豫不决,温和道,“侯书记,你看你这么忙,还专门跑来做什么吗?我这身子骨检查不出个什么来,恐怕给组织上要添麻烦了,我那儿子不懂事但是胡来是不敢的。“

病房里站着人都出去了,侯卫东也终于发现杨鹏有话要讲了,一个说检查不出什么结果,一个要去省人民医院再检查,听口气老杨的住院的处境不是很妙,还大有临别嘱托的意思,侯卫东这才说:“杨主席,你是茂云的老资格了,市委工作离不开你的支持啊,你可不要多想,有病好好看看。 “

杨鹏仿佛不得不兜个底,下了决心一样说道:“侯书记,你太客气了。从你来茂云工作,特别是主持市委以后,我扪心自问,对你我还是支持的。在市委常委会上也是尊重、维护你的权威的,你也一直支持我的工作啊。谁不知道人大政协就是二线干部呢,以前老李在市人大闹得不像话啊,本地就是地头蛇作风一点,就是闻天强为我儿子做房地产生意也帮过忙,当然这个我在本地同志圈子里,也有私心啊,我也看得出来,您是一个真正做事的人,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这一病以后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就拜托您严格要求一下我家杨晓鹏,他要是胡来您就办了他,我绝无二话,不要叫他不知天高地厚的。 “

侯卫东想不到听到的是这一出,大出乎所料,真真假假的不判断,官面上市委常委之间谈不到这个份上,考虑一下说道:“杨主席,所谓支持吗?都是相互的啊。你讲的透,我也不多说了,现在你住了院,就要静心养病,我也不方便同你谈工作上的事情。目前也没有听汇报提到过杨晓鹏什么,叫他做正当生意,市委市政府还是看你面子的吗,我刚才也看到,你家教上是严格的,我相信你是过虑了。不谈这些了,本来我想请你一起参加南部新区的奠基仪式,去不了我就简单说说吧。”
拉和打是两个概念,能拉就不打,不能打就要打死,老虎打不死就要反受其害,李建山的出逃使本地亲密过李建山的干部,很惶恐,侯卫东要和谐局面,就要适当妥协,大是大非的观念有,就没有必要一网打尽,现在杨鹏看透这个意思,侯卫东很舒服,都是一点就透的人中精英啊。。

现在官场太多的东西,是徘徊于灰色地带的,所谓的腐败和廉洁,说真的是没有清晰的界定的。能干的未必廉洁,廉洁的未必会做官。无论如何,侯卫东已经自身作的祸根过硬了,如果叫侯卫东可以脱离人及社会,具体按照制度去交际沟通,不讲人情。那别说别人,就是他自己认为他是不会做官了,有些是写不出来的规则,可以做不可以说,说出来就是另类,有意见也就意味着对政治的批评和否定。

侯卫东便将南部新区近期安排的大项目列举个一二三,很是精练得体。杨鹏听得不断点头,俨然是享受着超越自身地位的某种政治待遇,其实侯卫东自己无话可说,刚才杨鹏说的话太深了,说说项目的事情正好换换话题,既免得气愤尴尬,又显得自己尊重同志、不耻下问、交换意见。这些往往比代表市委市政府表示关心。简单说上几句客套、安慰的话效果要号的多。

侯卫东讲完了,就笑道:“杨主席,你安心养好身体,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工作的事情今天我们就不多谈了吧。希望你早点康复,出院,市委工作还需要你吹毛求疵呢。 “

杨鹏对自己的病情一直持回避态度,可心下感觉这次好像大事不妙了,住院一直是领导收钱的好借口,可这次一病;来势就是凶狠的很,摇头呵呵苦笑道:“侯书记,看来我当年的吹毛求疵,流传范围不小啊。“

这时,何书朝呵呵进来了,和杨鹏玩笑道,“杨主席,因为你这个成语高论,政协常委里要配备女同志,一直谁也不敢去啊,依我看,就要侯书记破格把老嫂子安排进去得了。“杨鹏点着何书朝,呵呵直道:“何秘书长,你是批评我,还都不带脏字的。“何书朝也呵呵,说道, “其实同志们只记住那条成语是不对的,我记得杨主席有次批评工作作风,讲”握住上司的手,点头哈腰不松手,握住纪检的手,浑身上下直发抖;握着小姐的手,好想回到十八九,握着情人的手,酸辣苦甜全都有,偏偏握住老婆的手,好像左手握右手,很形象很有教育意义,却没有人记住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