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27章 矛盾统一——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神态超然,架着二郎腿靠着背椅闭目养神,风轻云淡,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道,“你过来做什么,我们不是约定过,有什么事情不要到机关里来的吗?”

佳佳站在办公桌里面,臀部靠着桌面抱着臂,直直盯视着丈夫,摆出要敲打丈夫使警钟长鸣的样子,冷笑道,“哦,你这样说,看来我关心你倒关心错了,那你早做什么了,嫌我碍眼,就不要巴巴的把我调到茂云来吗?今天有李总,明天有朱总的,过来陪着说笑谈心,哪一个不比家里黄脸婆知心啊,小女子打扰了侯书记的风花雪月,罪过、罪过。难怪偏偏约定我不能到市委机关来呢?”

佳佳一阵抢白,侯卫东好气又好笑,映射到朱晓琳身上,南浦区拆迁不像话还没解决呢,心里不是个滋味。他可以猜想到,佳佳对自己周边女人防备心之强,失误都有两面性,这样的醋坛放在身边未必不是好事呢,可真将来知道自己和郭兰真心认真相待,而非一般情场的敷衍,那该如何呢?

“你要是黄脸婆,怎么去称呼其他的女同志,明明一个绝色美人儿吗,这样自谦也要考虑同志们的感受吧?”佳佳泄出心头之火,也就适可而止收敛了,“别嬉皮笑脸的,哎,你闭着眼睛什么意思嘛,哼,我就不信那个李晶能比我漂亮多少,可见男人还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家花没有野花香罢了。”

说起来李晶比侯卫东还大三岁呢,近四十岁的女人了,条件好保养得好,自有一番成**人华贵风韵,可真比起佳佳日常注意呵护皮肤身材,工作心情悠闲自得,少费心思,夫妻相守能长日滋润,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说起花,侯卫东不赞成什么家花野花之分。如果李晶是怒放的牡丹,佳佳就是开的争艳的玫瑰了,牡丹雍容大气国色天香,可比起骄人的玫瑰还是缺少天成的一段风流妩媚了,可最叫人念念不忘魂牵梦绕的,恰恰是脱俗清丽,芳华绝伦的空谷幽兰了。

“张大美女,依我看,现在的状况我是看你不看你都落个不是啊,你就是同船过河笑话里讲的那个女人一样,一船之中就她一个女人臭美,别人看了她,她说光天化日竟敢偷看,闭眼不看她说你偷看不成闭上眼睛在心里想她,把脸扭一边,又训斥人家是心里有鬼无脸见她,总之我出家做和尚了事。”

佳佳忍不住露齿笑了笑,用皮鞋蹬了下侯卫东的真皮座椅,“做和尚就能持戒清修吗,难道猪八戒不是和尚吗,男人我看都是穷侧独善其身,富贵则要妻妾成群的。”

两人闪开着门时高时低的说话,楚飞在走廊里抱着一打信件,即站了岗望了风,又时刻准备冲进去,人是犹豫再三,有些时候以工作为借口,还真能给领导解围呢,楚飞又有这个机灵劲儿,侯书记是不是需要自己插科打诨呢,他已经忍住好几次了。

有些事情,领导是不方便说的。看了看时间,楚飞鼓足气敲了敲门,侯卫东说“进来”的时候,佳佳知趣收起蹬在椅子上的脚,笔直站在侯卫东侧面,微笑着看着门口,楚飞是送了几封信过来,上面都是注明要侯卫东书记亲启的。“侯书记,有一些您的信方信件,请您批阅。”

侯卫东现在很少收到公检法冤错案件方面的信件,可就怕现在控告腐败贪污的这类信件,反正都不会是什么好事,好事也找不到市委书记这里来。“楚飞,你去吧,有事我叫你。”楚飞微笑着看了看张小佳,表情熙暖如出风拂面,就放下心来,道,“是,对了侯书记,青龙山5A级风景区批下来了,十一国庆节正式启动景区,飞达集团张木山张总想过来汇报一下。”
看的侯卫东不禁一个莞尔,不知道什么时候佳佳凑过来,看的也是扑哧一笑,低声道,“上帝想要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个易岭达想做官想疯了。”

侯卫东也不能说破是李兵手笔,忍着笑继续看下去:“省委领导,依我一个普通干部的见识,像易岭达同志这样难得的好领导,就应该给予提拔重用,放到市委主要领导位置上,或者在省委机关给予更好的任命。我们市委组织部同志都说,把他调回省纪委做一个处长使用,简直是大材小用了,要知道易岭达同志可是副厅级干部,以前在省委组织部重要处室做负责工作的。依易岭达同志的品德才华,应该在大市做主要领导干部的。请省委领导百忙之中予以考虑,否则就是对党员干部提拔任用条例的践踏,就是主要领导的有眼无珠。此致、敬礼!沙州市委机关干部。”

接下来的几封信内容大同小异,大多是沙州市委组织部能关联到的部门,有基层县区组织干部的口气,有市委其他部门,党校还说过去很好笑的还有个中学教师的语气。侯卫东和佳佳大致看上几眼,笑不可遏了,要不是在市委办公室,非要捧腹一番不可。

侯卫东心想李兵稳重得体,很有文人气质,整起人来还一套一套的,看来还是大机关能历练出政治斗争的敏感。侯卫东将信折好,郑重对佳佳道,“此事决不可外传,我再忙一会,你先回去吧,别扯那么多,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对了你来是找天明同志吧,你们财政局建的会计培训中心的预算是多少?”

佳佳起初感到好笑,慢慢回过味来,这是在毁人呢,整个信件文字表述不适格、还离题,摆明了要易岭达这个人玩完。不禁心底升起一阵凉意,默默帮侯卫东装进信封,道“我懂,这个还用交代,市财会培训中心主体工程还有后期装修,预算3。3亿,我们在新区占创业大道和岭云大道交叉口,位置好,起点定位想高一些,财政厅蒋厅长知道了,说要给你面子,已经表了态,届时我们再争取些,最好建成南部新区的地标建筑,四星级应该没有问题。”

侯卫东想了想,不久的将来,南部新区需要一个高标准的宾馆啊,说来财政局贺广全有这个眼光,打着会计培训中心的旗号做起来了,其实就是五星级也未尝不可,只怕没有四五个亿很难出效果。

佳佳走后不久,侯卫东拿起的电话,想了想还是不能给李兵电话,看过信件这些事情,不适合在电话里面讲,顺手想拨了南浦区许巍的电话,这段时间茂云大格局已经搭建,地产、高速、招商等等,说好听就是干事创业的大好局面,说难听就是天下攘攘皆为利来。

结果侯卫东手机先响起来了,是秘书长何书朝,“侯书记,向您汇报一下,政协杨主席住院了,您看是不是安排探望一下,市政府那边楚秘专门问了。”

按照惯例,市委书记侯卫东不先去看望,市委班子其他成员不能贸然前去的,干什么都要讲顺序,侯卫东不能给其他同志添为难,就道,“老何,安排花篮水果吧,你跟我去一趟吧。”侯卫东掂量一下,还是准备了个两千的红包,说不定还会遇到杨主席做地产的儿子,要是老杨借着病床头张了口,怎么答复呢。

杨主席就是以前茂云市政府那个讲吹毛求疵为吹毛求比惹笑话的老杨市长,大炮的直脾气也能对省里一些领导的口味,作为茂云本地出身上去的领导,身边也笼络不少当地官员干部呢。人大主任李建山也是本地干部,最高做到过茂云市委书记,资格老人脉深,打黑除恶仍能悄然出逃。不能不叫侯卫东不慎重对待。

作为市委书记再不能安抚好一个班子里的政协主席杨鹏,就显得侯卫东在外地派系干部和本地派系干部问题上,用意太过显迹了,缺乏度量了,历史证明,官场就是矛盾统一体,不在矛盾中统一,就在统一中矛盾。官场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最初是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权力统一矛盾发展中,亲情血缘维系和强化权利稳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就是如今当权者从家族的长远利益出发,利用这种方便条件,极力为子孙后代开辟官商两界的关系也就顺理成章,杨鹏为其子在茂云谋划利益,如同沙州政协的步主席一样,都走便捷的青云直上之路,力图使家族处于富贵显赫的地位。杨鹏也是快到任期了,病中提出些许要求,不能不照拂面子的。

这需要一种妥协,杨鹏多年运营,在茂云安插亲属、熟人,也把持些权力的要害部门,组建以家族血缘关系为中心的权力集团,这也是在其他基层县市已经普遍存在的。杨鹏最早支持过李建山闻天强,起因也有血缘发展出来的同乡观念,这个地缘关系源远流长而根深蒂固。长期居住在同一地区的居民,在共同的自然环境、社会条件、风俗习惯和方言乡音的作用下,很容易在心理上产生一种认同感和亲近感。籍贯相同而造成的同乡观念,也是管管相互最初的雏形吧。侯卫东希望妥协弄换来一种和谐局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