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26章 严防死守——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见两人言谈气氛融洽趋于缓和,就笑殷殷带着期望直视着李晶,缓缓道,“我的意见你能考虑吗?矿业公司上市尽可一心一意把集团主业做大,你也算功成名就的岭西知名企业家了,至于高速工程?沙州路桥是不是可以换一个思路——-”

李晶也不抬眼,低着头看着交叉的玉指,沉默良久,苦笑道,“你是叫我知难而退呢,还是对我本人没有信心,明说吧,放弃只怕很难,谁都知道高速是暴利行业,毕竟这一段工程下来,就有十几亿的利润,就是我自己可以放得下,其他股东呢,叫我如何解释怎么交待?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担心沙州路桥在茂云一亩三分地上有个闪失,于公于私叫你不好处理,我也有难处,跟我的人那么多,也要有个饭碗才是,现在局面是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侯卫东不善于做女人的工作,尤其是自己女人的工作,和琳达地产的朱晓琳露水一场,又碍于朱小勇的情面,在南浦区改造上还没有拿出个什么意见呢,现在听李晶绵里藏针的意思,心里就像被针刺了一下,连着自尊也滴出血来,呼吸粗了起来,心道,李晶所谓的股东,只怕就是东晶集团幕后的既得利益集团吧,李晶一路合作过来的人,除了自己外,大多非富即贵,而身居大位、手掌权柄最能左右大局的无疑就是省委组织部长祝炎了

侯卫东直视改为逼视,质问道,“不知道你指的股东是谁?我该不该知道啊?”李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又想到什么伤心处,头仍低着,双肩隐隐抽动起来。侯卫东就有些慌了,望了眼闪开一条缝隙的门,劝道:‘你别哭,你……我真的是担心你不知道深浅,我现在不比过去,多少人盯着呢,你在茂云这样下去,早晚会遭人眼红嫉恨的,有些事情拿不到桌面,只怕举报出去,谁能压得住啊?不管你是什么背景,出了事情,你只能是第一个倒霉的,只怕最终还要当做替罪羊了事,还好你办了移民,能合法赚钱,不比蹚茂云浑水强吗?”

李晶身子一软,呜呜地哭的出了声,看上去是尽量压低的声音。官商利益的圈子就是一个大染缸,跳了进去,清清白白的出来很难,长袖善舞游戏其中取利如同滔滔江水,就不免自甘迷失,眼中的赤橙黄绿蓝也就成为习惯,再去喜欢单调的白色也就更难了。
侯卫东坐不住了,站起身忙低声说道:“别哭了,我只是好意,也是为了孩子着想的意思,总而言之你不能有事,你一年在国内呆的时间不足半年,非要做茂云的高速工程,就要物色可靠的人,别到时候办砸了事情,还把你卖了出去,我的意思你懂吗?”

李晶这才靠着沙发扶手收了声,刚才饮泣的样子很招人怜的,妩媚点头一笑,看了看侯卫东。说道:“放心吧,我会考虑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你真为我好,就抽时间见见我,我一直只是你的女人。苦闷的时候,我……我……我连个哭的地方都没有,真的好想……好想在你面前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你要是心里有我和孩子,这几日我在岭西总部等你,你过来吧,也看看孩子在五大湖拍的照片。”

侯卫东不再说话,心头慢慢温暖起来。儿子是男人一生的软肋,对于欠下儿子的亲情,不是多少金钱,放弃和李晶共创企业股份就能弥补的了的,侯卫东自己也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的梦里,依稀见到儿子侯晶东,如同照片上的模样,捧着孩子的小脸,心酸的直至惊醒,眼角还有湿漉漉的泪迹。这种痛彻心扉,他从不讲与人,即使父母也不曾提起,这种父子连心的痛,侯卫东品着不知是幸福还是报应。幸福感来自还有骨血的传承,报应就是午夜的噩梦,侯卫东空有叹息。

对于李晶的这种无奈,是侯卫东很早很早的时候就种下的,从侯卫东与李晶的合作终止,李晶在商场闲庭信步游刃有余,悟透了政商运作的真谛,营造了更为广阔的人脉关系网络,这些若明若暗、错综复杂,已经不是侯卫东能看透的,或许可以这样讲,现在的李晶不是一个人的利益,而是一个利益的集团。

侯卫东审视着李晶,心想,看来任凭怎么婉劝,李晶都不会改变立场的。如果轻易就改弦易张,那也就不是李晶了。未雨绸缪,晓之以理规之于义,那就看李晶的手段了,市委市政府要通过指挥部、监理单位、交通、审计、财政等部门留意吧。

侯卫东和李晶的谈话一直是轻声言语的,不站在门口就不会听到他们交谈内容,现在楼梯处几句问答,就轻易打破了这份温馨的静谧,就听到市委办一个主任出面,忙不迭道,“张书记,你稍等一下,秘书长交待侯书记在会客。”“哦,我刚从市政府那边过来,顺便看看我们家老侯,你们忙吧,我在这等等就行。” 说话的女人柔和中带着自信,不乏亲和力。

侯卫东和李晶两人不自觉把眼光汇聚到一起,来者正是侯卫东的妻子张小佳,她和局长贺广全代表市财政局,去常务副市长刘天明那里汇报工作了,市委市政府一个大院,顺便来看看侯卫东感冒病状。

这边几句话的功夫,侯卫东的秘书楚飞从机要室出来,已经迎了上去,搓着手道,“张书记,那些感冒药我交给侯书记了,平时饮水的水杯也换了,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看他是不是吃了。”“忙起来就没完没了的,方便的话我先到你办公室坐坐吧。”楚飞谨慎地蹑手蹑脚带张小佳上了楼,一阵钥匙哗啦的声音,侯卫东隔壁的办公室被打开了,办公室内铺的木地板,佳佳的皮鞋咔咔作响,声音就像能敲在李晶和侯卫东的心上,李晶叹口气道,“你夫人好关心你哦,你是有福气的,反之我是苦命之人,还惹得你无端厌恶。”侯卫东讪讪的,脸刷得涨的通红,张口结舌楞住了。李晶神态自若站起来,从包里取出一只江诗丹顿,“我走了,再等会就要打上门了,你可别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听到没有,有福之人。”低声取笑着侯卫东,转身出去了,留给侯卫东一个风韵的背影。

佳佳是通过秘书办门口瞥见李晶的倩影的,下意识带着敌意赶出门口,李晶已经到了楼梯口,女人有时候也可以心有灵犀,李晶很优雅的在楼梯口驻了身,给佳佳一个亮丽的微笑,还若有若无致意,佳佳不能失了风度报以微笑,心里却炸了锅一样,不是个滋味,忽的进了秘书办公室,都是多年历练了,毕竟自己也是领导干部了,佳佳装作没事似的道“小楚,我和侯书记说几句话。”楚飞有眼色道“好吧,我下去把侯书记的信房信件取上来。”

“侯卫东,好啊你,感冒着还不消停,这个李晶你怎么给我解释吧,别给我说是谈工作那一套。”侯卫东诧异盯着妻子,一边克制着给妻子端茶倒水,低喝道,“小佳,这是在市委,乱弹琴?我就那么见不得女人吗?”佳佳用词刁钻,声音却有意压低声调不大,语句猛烈只是把不满带了出来,“难道要我看到你们在套间里的床上才算数?装扮狐狸精一样给谁看,我就见不得靠身子发财的女人。我呸恶心我。”
侯卫东虽说今天同李晶没做什么,毕竟真的是那么回事。他心里到底还是愧疚自责的,为李晶抱屈喊冤,李晶也是为自己所误,另有际遇罢了,侯卫东也不怎么说话,只好摇着头直叹息。

佳佳选择吵闹也不是场合,多半还要为家庭着想,再者一个巴掌打不响,侯卫东不接招,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佳佳也就没有劲儿闹了。看着办公桌上放着的感冒药,不得不心疼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怎么没有话说了,你先把感冒药吃了,再和你理论。”

侯卫东见佳佳刀子嘴豆腐心解了气,就爽快把药吃了,呵呵道,“我和她能有什么事情?说句不好听的,李晶也是进了亿万级别的俱乐部,什么样的男人找不来,也就你自己宝贝一样看着自己丈夫吧。”

佳佳无法印证自己的怀疑,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自己,也许没有侯卫东说的这么简单,但是作为明智的女人,除了严防死守,她才不会泼妇骂街一样弄巧成拙呢。她既有着现在女性的独立自尊,又有着呵护爱巢那母狮一样的犀利,谁冒犯她的领地,尽可斗智斗勇一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