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25章 言归正传——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第二天醒来,侯卫东感觉有些头痛脑热。心事苦闷不免劳神体虚,昨夜风疏雨骤后又冲个凉,临近国庆的天气,中午热晚上则不然,有道是天凉好个秋吗?侯卫东想了想今天还约了李晶,若即若离的关系早晚要点到为止那一点,事情又多,不上班不好,他也不想让张小佳知道,强撑着不紧不慢的起了床。

餐厅餐桌上的早餐已经放好了,只是不见佳佳,却见她的包放在客厅的鞋柜上。知道她还没有走了,听见南阳台开的门外小花园水声沙沙作响,是妻子在浇花吧。

侯卫东便过去看了看,佳佳挽着头发,一身的黑色紧身上衣,衬着脖子雪白,打了小丝巾,三十多岁的女人了,身材还是那么玲珑婀娜,妩媚的水蜜桃一样,保养得体的成熟风情,阳光伴着花儿的芬芳,落在红晕的脸蛋上,一切写满了幸福。

侯卫东看的有点感动的出神,又闭上眼睛,他不能想想,如果妻子知晓和李晶的一切,还在国外偷偷养育一个儿子,会马上怎样?

“你看花啊还是看人啊,”佳佳隔着落地窗娇痴地打趣了一句,妻子的自信瞟过来一眼,让侯卫东觉得很好笑,呵呵奉承道,“人面桃花两相宜,唉,这里不是紫云苑,我说你也不注意影响,这说的话叫人听了去,不定落个什么笑话?”

佳佳赌气格格的笑着说道:”我和自己丈夫,光明正大的,同志们看我们恩爱,年底市委机关评选五好家庭,我们家有份的话,也是得之有据啊,是不是你担心这样伤了谁的心啊?”侯卫东佯怒道:”越发不像话了。”夫妻答话言语间,市委一号车和市财政局的车已经停了过来,”
佳佳得胜将军一样呵呵道,“我上班了,你快点去吃些东西。”穿外衣的时候,佳佳仔细看了看侯卫东的脸色,又去摸了摸额头,“有些发烧,昨夜着凉了吧,洗冷水澡的毛病看你什么时候能改,我把消炎药和感冒药交给楚飞,你记得吃啊。”说完就去翻柜子了,踢踏皮鞋作响出去了。

佳佳不习惯叫司机等着自己,也没有习惯专车接送的待遇 ,都说平民出身的领导体谅下属,其实和出身关联不大,往往在于是否有关爱他人的情怀,就是过去在建设厅,处里的配车佳佳也不怎么乱用的。楚飞韩明见了佳佳出了单元门,忙打招呼, “张书记早”张小佳点着头,招了手取出两盒药,道,“小楚,这些药记得提醒侯卫东按时吃。好,我走了,你们等等吧。”

侯卫东在市委常委办公楼过厅下了车,低烧着,脸上依然是和蔼的微笑,发丝理得一丝不苟,仍然是器宇轩昂的样子,楚飞洗杯子的时候,碰上市委何秘书长,说“侯书记感冒了,我给侯书记换个杯子,茶叶里的茶碱会降低药效。”

何书朝郑重点头嗯了嗯,一点不觉是小题大做呢,转身只有风度地迈了几步,就急忙赶到书记办,“侯书记,是不是您不舒服,要不去市五院输一下液,知道您体质好,一般人发烧感冒,只怕早请假休息了。”

说真的侯卫东身上酸酸的乏力,勉强笑了笑,“谢谢了,没那么严重,对了,一会儿东晶矿业李总要来,你安排一下,我就不见其他人了。何书朝完成应有的姿态,侯卫东又嘱咐了事情,就严谨风行的去了。

不多久李晶上了楼,她是精心打扮过了的,黛眉红唇,美艳不可方物,但冷傲的让人不得不仰视,这是身价亿万的女强人,就结识岭西官场上下的关系,就能把面前人的腰杆子压低半截。

李晶往上挎了挎自己路易威登包,里面放着一只江诗,自己耳鬓厮磨的男人还是心慌,发现侯卫东所在楼层并没有其他的人,心头稍微轻松些了。从侯卫东这段时间不咸不淡、若即若离的态度,她知道侯卫东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了,自己和祝炎在茂云矿山上翻云覆雨,短时间暴发起来,也算是时代的特色,这样起家的在以煤都闻名的西山省,更是多如牛毛,说是去国外发展,放眼世界,没有比国内的财更好赚得乐,世界五百强企业那个不把目光定在中国,换个身份换套行头,在官商联手饕餮大饱的盛宴中,李晶才能找到攫取财富的快感。

可李晶现在也有忌讳,那个跟着侯卫东做秘书的晏子平,有着猴子一样的机灵劲,有着猎豹的沉稳,在西路主管矿业,触觉到的却是不管是不是他任期内,可以说讲西路矿业开发的历史梳理个遍,侯卫东哪里心知肚明早晚的事情,往下就不言而喻了,祝炎也许算准侯卫东会隐忍不发,不仅是为祝炎,还为李晶,这是侯卫东的底线吧。
李晶迎着侯卫东那句请进,微笑进来说:“侯书记久等了“,她是心虚虚的,侯卫东公事公办的站起来,笑着伸过手来,和李晶握手。李晶被侯卫东的手烫得一哆嗦,突然紧紧拉着侯卫东的手,温声道,”你发烧了吧。”
侯卫东警惕看了下虚掩的门,皱眉道,”请坐吧,”自己也就坐在大办公桌后面了,”李总我找你来,有些事情想了解一下。你的矿业公司采煤是你们集团的主业,也是优质资源所在,当然也是我们茂云的财税大户,市委也一向支持,可沙州路桥从你事业转向起,管理就薄弱有一些跟不上了吧。”
李晶心里恨恨的,这个侯卫东倒知道自己的底细,吃里扒外,说来沙州路桥的资质,她一直没有丢,也是挂起招牌出租个资质,收取个管理费的状态,侯卫东直奔主题是个什么主张,不免又紧张起来,脸也有些发热了。”侯书记,你想了解什么,尽管指示吧。”

侯卫东望着她心情复杂,这个雍容华贵、美艳照人的女人,说是出国发展,可在茂云有掘金机会,毫不犹豫扑了进来,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那么多比她强的没有搞定,她却硬是拿了下来,侯卫东虽是脸色和蔼,目光里却透着严肃:”李总,过往的合作我们都是满意,可今天的事情我不得不说了,岭云高速可不是益阳县里的村村通公路工程,也不是地市间的省级公路,施工组织我不去说,对茂云的地质构造你有准备吗?”

李晶知道侯卫东不会随便问这类问题的,肯定做了细致的调查,她几乎不细想,今天侯卫东是不会给自己好话,女人的本能开始转移话题,道:”卫东,好久我们没有聚一聚,虽说我算不上什么,见面你不能不问问小晶东吧,你眼里除了工作,就没有一点我和孩子的一点位置吗?”

侯卫东尴尬笑了笑,说道:”李晶,我想关心他,可我怎么去关心他,我为什么放弃集团的股份,转给他,还不是一点补偿吗,我看,关心不够的是你吧,你应该清楚,有的钱你能赚,有的你不能赚,我们没有必要转移矛盾。何况,你个人一些事情很可能和领导之间有牵连,你能在茂云低调些,是有好处的,请你好好想想。”

李晶面上冷若冰霜心里越发紧张了,她不知道侯卫东知道多少,她认定过去的事情,只要自己不说,别人是没有办法弄清楚的。见侯卫东逼视着,她怎么想怎么委屈,这就是自己依靠的男人,相爱一场没来由的沮丧,也逼视着侯卫东一字一顿道, “说一千遍一万遍,不就是我在茂云,碍了你的眼,怕影响你的前途吗?我说过在茂云不会给你添麻烦,就一定更不会添麻烦,尾矿库你也亲自看过,我做的差吗?这次高速竞标你躲着我,我有要你打招呼吗?”

她即兴演绎起来,就差一点哭诉出来,侯卫东仿佛就是天下第一负心人了。侯卫东承认自己同李晶的关系暧昧混乱,这都是因为年少痴狂,奋斗过,燃烧过,经过时间历练特别是触摸到真相,他越发看不透李晶了,侯卫东镇定住自己,冷冷道,“尾矿库你的也好,张木山的也好,处理的都很好,我很感谢你们企业负责的态度,如果不介意我推测的话,是不是尾矿库出了大事,追查下去,会有另外一些遮掩不了的东西呢,尾矿库的安全也是既得利益的安全,不安全的结果会有些领导寝食难安吧,我最初单纯感叹某些人的高风亮节、忧国忧民的情怀呢,想不出幕后还有见不得光的东西。”

侯卫东不自觉亮出了底牌,李晶凤目怒火,忽的一声站起来,“侯卫东,你在审问我吗?”侯卫东下意识地震了一下。他立即明白自己激动了,说多了,真的李晶和自己破釜沉舟,加上祝炎的操纵,就会两败俱伤,而自己的政敌就会乐翻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自己怎做得出,他没有话说了,额上渗出了汗珠,两人目光交织气氛很尴尬。

说真的,侯卫东、李晶都不能求全责备,在当今社会中,国有的巨大的资源名义上属于全体人民共有的财产,可是人民只能拜托政府来看管,但政府这个管家显然不能胜任,这样就必然面对各种形式的蚕食,管家的实际代理人还会监守自盗,人民基本上束手无策。

现如今的利益格局之所以还能维持,是人民意识不到自己主人的角色,这个蛋糕的主人还有自己的笑饭碗,毕竟大家日子还“过得去”,谁也不去指望政府的管家,去理性地自我约束的,蚕食大众利益就总是要日趋疯狂和变本加厉的,真的有一天一旦到路走不通,多数人日子都过不去的时候,也许这样脆弱的平衡就会被打破,大的社会动荡就不可避免,政治体制也好、经济体制也好都不得不面临抉择了。这一点侯卫东无可奈何,李晶也无可奈何,充其量,无非是两个扮演代表着的角色,而且是小脚色。

侯卫东叹口气,起身暗暗扣住门,拉一把李晶,李晶感觉抚摸上来的手烫烫的,身子一软坐了下去,侯卫东按着李晶香肩,语调温和起来, “有些问题,我并不准备追究。对你这样,你想不通这是一种爱护吗?钱挣多少才是个尽头啊?你国外上市投资加拿大的矿石多好啊,集团做到现在不容易啊,在茂云的工程上、矿山上你要是有个闪失,你叫我怎么办?孩子我不能名正言顺的照顾,你叫孩子怎么办?你忍心孩子无爹又无娘吗?你怎么看不透我的苦心,非要在茂云这个圈子里呆呢,不能说漏网的大有人在,可你要是以为纪委监察、检察院都是吃干饭的就错了,那可都是眼睛瞪的大大的,只要能榨出油,就是石头也不会放过的角色。我前一段时间冷着你,一是想看看你个人会是什么态度,二是想向你敲敲警钟。为了我们的孩子,你也要自珍自重啊! ”www.guanchangbiji.info

侯卫东一番温馨在理的话,把李晶揉搓的泪人一样,饮泣着抱着侯卫东的腰,戚戚然道,“你的心我懂,我的心你懂吗?别的不说,我是个正常的女人,不图你和我在一起怎样怎样,我就在茂云看上你一眼也难。钱是花不完了,可一些钱也太好赚了,我不赚就白白扔给那些人,我吃肉还吐骨头,那些人吃肉骨头都不吐的,过手的工程、矿区都是祸害一方,我一个女人,在男人堆里滚打,你以为我乐意吗?不是我冷傲的性格,不知道多少人怎么想我呢,我不一心做事业我又能做什么,相夫教子吗?当初你不娶我,干嘛还要了我,弄的我现在这样子了你又不管不问的。”

李晶说的不无道理,也有些偷换概念,李晶是以不要侯卫东负责的承诺,才有的露水夫妻一场的痴狂,可此刻侯卫东能较真吗?他也不知道触动了那根情肠,眼里也蓄了泪,一个为自己生养儿子的女人,一个任劳任怨独善其身的女人,为攫取官商之间灰色地带的财富,火中取栗不容易啊。侯卫东低烧的无力,软软的靠了下李晶,李晶已经烈火一样,扑进侯卫东怀里,侯卫东也分不清那些李晶的那些是自己的眼泪,两人疯狂的吻在一起。侯卫东突然一句“我感冒了,会感染给你。”李晶破涕笑了笑,雨过天晴了总是别样的美丽。

“你身体现在怎么这样娇气了,秋高气爽,我建议你带着市委有关部门去福建考察观光一下,海南也好,散散心对你又好处。”侯卫东见李晶化妆女人风情,就坏坏的笑了笑,“福建还行,海南就免了,对腰不好。”李晶用纸巾擦拭一遍脸,对着镜子画了画淡妆,风情瞟一下侯卫东,“美得你。”

侯卫东呵呵解释道,“我听说下边县里组织乡镇干部去海南旅游,回来一个乡长对老婆讲,海南服务的女人在床上都叫呢,很撩人的哦。乡长老婆大羞,晚上乡长和老婆上床,老婆闭目无声,乡长道;”你怎么不叫啊?“乡长老婆不得已高喊道:“乡长曰人啦”,再说我要是去海南,也是春节的时候。”

李晶扑哧一笑,这可是在你办公室,你想法还挺多,亏你啊还发烧呢,是不是我也喊出“侯书记那个了“你才满意。”侯卫东已经把办公室门的暗扣打开,把门弄成虚掩了,言归正传,不好好布局一下李晶生活,自己这哥市委书记总有些把柄被某些人攥着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