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24章 黯然避嫌——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佳佳脸上罩了层冷霜,长脖子直直扭在一边,双手抱臂冷言冷语道,“莉姐的表弟那个什么戴总来过了,说多少次了,你就没有放在心上,事情你管不管面子总要给的,我一个女人家怎么招呼吗?”

侯卫东笑了笑,轻拧了吧妻子的脸蛋,呵呵道,“你还真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你说你从北京回来消停过没有,在岭西你串几家门,秦省长、祝部长家的门摸得比我还熟。”

佳佳忽的打开侯卫东的手,

“你别狗咬吕洞宾,我还不是为你铺路吗?你现在位置上去了倒撇清伟大起来,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现在有靠得住的人嘛,我恩一层关系容易吗?你说这话对我简直没心没肺。”

侯卫东也不好马上严肃,妻子的话句句在理,想了想,在客厅转了几步道,“戴福成冲着高速工程,我不敢许他,秦省长的面子也不能不给,我记得上次你说你们财政局要建市会计培训中心,这不大不小,行的话就给他吧。”

佳佳才露出些喜色道,
“戴总刚才放那一张五万的购物卡,我不收,莉姐又亲自打了次电话,说是“好歹是给我些面子”,人家省长夫人巴巴的指望着我们,一点忙不帮,我也不好说话,高速竞上竞不上,看人家造化运气了,会计学校的工程就算我们一个姿态,你表态,那我和老贺,不,和贺局长商议一下,财政局给市委递个报告,你签阅一下。”

侯卫东点了点侯晓佳的额头,教训的口吻道,“你市委书记太太去递报告,是什么影响?按照程序吧,先递给天明同志,他是分管财贸口的常务副市长,到我哪里我就是顺手的事了。”

佳佳仿佛过了一个关口,立马兴奋起来,吻了侯卫东一口,低声道,“我去给你热杯牛奶补一补,你快去洗澡,我等你。”小佳的手一边已经在侯卫东身上摸索了。侯卫东摇头一笑,天上不会掉馅饼,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牛奶,喝了人家热得牛奶就要出力那个啥了,夸张苦笑道,“真受不了你的热牛奶,我每次也不白喝啊,刚都想把我推出门去,现在恨不得拉着上床,先说好,秦省长、莉姐那里帮一次忙可以,好处你分文不要沾,工程上的事,一定要公事公办。”

佳佳有意回避公事,咬着银牙,羞嗔道,“你们男人真是贱骨头,对你好一点也不成,对自己老婆那个就没了用似的,在外偷吃不知道怎么撒欢了呢。”侯卫东是有心病的,也不继续玩笑,乖乖的冲澡去了。

星期天市委市政府机关里的人,有时间的都去了竞标现场,这是茂云市有史以来最公开的招标,专家组成员都是临时抽签决定的,专业是一方面,市委意图酝酿最为重要,市委要求考证各个施工单位实力、项目历史等,最终三个标段名花有主。
胡铭南旗下的两家公司各得一段,李晶曝了大冷门,也出乎意料得了一段。侯卫东在市委办公室知道了开标结果,马上打电话给胡铭南,

“**,恭喜你,你们公司中标了啊。”

胡铭南这次倒客气忙说道:“卫东,谢谢了,我们公司会创造最好的工程质量,回报茂云的信任,保证超过那家本地公司。”侯卫东也有自己的想法,有个工程和胡铭南打交道就名正言顺了,以后空间就大了。

侯卫东笑道:“**,你我就不必客气了。我代表茂云要感谢你才是。有你旗下这样好的公司中标,市委就放心了。”

刚放下电话,李晶打电话来了,语气虽然客气,可还是听着不舒服,“侯书记,出乎你意料了吧,我们沙州路桥会创出一流水准的,省道、国道、高速都没有我们做不了的,不会叫市委担心小企业出现什么伪劣工程的。”

侯卫东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说,沉默一会道,“李总,明天上午请到市委来一下吧。”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禁不住胸口苦涩酸辣,又急又气。背后汗津津的不舒服,就去办公室洗漱间里,用冷水冲了一阵,重重地喘着气。

侯卫东的意图在招标前,已经讲的很清楚了,排除本土施工单位,面向国内一流施工水准公司,既然这么定了,就没顾及省委组织部长祝炎和省委常务副省长秦路的招呼,也没有考虑和李晶错综复杂的儿女私情,李晶在攫取茂云矿产资源可谓大获全胜,还想吃下没有施工经验的高速蛋糕,她想要侯卫东未必敢给,所以也怨不得侯卫东这样干了,能有这样的决心,侯卫东觉得自己是个敢于担当的男子汉呢。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大出乎意料的是,李晶的沙州路桥竟然黑马腾空中了标。本以为自己亲自过问的这次招标,从方案到程序都无懈可击、完善之极,但还是被人寻到空子。只要听过侯卫东表态讲话的同志,还怎么相信他呢?他才说过要经验丰富、实力雄厚、施工历史验证的话,一家没有承揽过高速的路桥公司就中了标。李晶还不咸不淡的打来电话。

侯卫东思来想去,不禁勃然大怒,电话找来市纪委书记杜东,也是自己提拔起来的得力人,当着杜东的面,侯卫东简直吼了起来:“杜东同志,纪检监察部门要马上调查清楚,给市委一个答复,我要看看是谁徇私舞弊,查到谁就处理谁。”

杜东下意识摸索出一支香烟,侯卫东不抽烟他也不敢随意,只是脸色凝重,缓缓说道:“侯书记,开常委会的时候大家都隐隐约约知道,您接电话回来说的话,大家也都理解您的心情,以我看,这件事情还是暂时放放。沙州路桥干好干不好姑且不说,您把事情做得太绝,对市委全局工作不好。

侯卫东气的脸色铁青,杜东继续道,“今天朱小勇部长还在骂呢,说被省委涮了一把,省委组织部说好在茂云搞一个党建促进地方经济的试点,已经通知下来,现在说取消了。”侯卫东长叹一声,靠着沙发,道,“要抽你抽吧,我发现戒烟和不戒烟,也没有多大区别,抽抽你们的两手烟也上瘾。”

杜东陪着苦笑了笑,脸色依然凝重道, “侯书记,您是心里闷啊,这次你听我一回意见吧。”

侯卫东也掂量一支烟,冷静一想,叹了叹道:“老杜,好吧,这次听你的,政法委那边工作了结一下,这边等等再说吧,市委才表过态,就有人敢在招标上做手脚。”杜东嘿嘿忧虑样子,说道:“侯书记,我也是茂云市委的老人了,跟着您,我工作还从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您同意放一放,我才敢说,吴书记他不会不知道内情吧,只是不好弄,摆不到桌面上,你就别难为他了。”

侯卫东独自去了一号楼休息。从张小佳来茂云工作,好久没有回来住了,这里偶尔成了和郭兰通电话最佳的场所,淋浴过侯卫东看了看茂云日报,上面头条赫然是高速开标的新闻,感觉就像嘲笑自己一样,作为摔在一边,又去打开电视,翻来覆去不知道做什么,感觉没什么意思,一个人要多孤独有多孤独,而且是莫名的孤独。想了想还是给郭兰打电话,“是我,你那边进展好吗?”

郭兰很恬静,柔语道,“资金全部到位了,奠基仪式也就这两天,林总的意思还要请一下茂云市委主要领导,我的意思到时我回避。”

侯卫东犹豫了好久,还是答复道,“我和鲁市长都去,你要是不方便,就不要露面了。”

“好。”郭兰声音沙沙的,小鸟依人一样让人爱怜,从那晚吃了一惊,郭兰在母亲那里反而解开了心结,郭师母几次探问是谁,郭兰都坚决道,“妈,你别问了,我自己的选择,我不后悔,你也知道女儿的性格,有了他,我怎么能接受另外一个人。”

郭师母甚至直接问,质问的很决裂,“是不是侯卫东,你老实告诉我。”郭兰只是咬着嘴唇,微摇着的头,那个不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郭师母就只能陪着女儿流眼泪了。有时候造物弄人,情非得已。痴情的人总是伤得深,走在千古伤心一哭路上的男人女人,谁也走不出这爱的迷阵。

侯卫东怕郭兰多想,说道:“有些事情我不知同你怎么说才好。总之你不要直关心工作,一定要注意身体。别老想那晚的不愉快。我郭师母没有为难你吧。”

郭兰苦苦一笑说道:“你别问那个事了,我做了就不会后悔,还好我妈隐约猜到是你,没有太大的精神打击,只是感情上接受不了,还念叨说过去希望有个你这样的女婿可不是这个样子,要是我妈有个好歹,我真是自作自受、理应天谴了。”
侯卫东不知道怎么劝慰,跟着郭兰的语意,说道:“你要好好的。你记得我们说过的那句话吗?就是身后滔天洪水至,也是我们两个,不是你一个人啊” 侯卫东本想说些爱你想你牵挂你我要见你之类的,话到嘴边又是随着郭兰的话走了。

放下电话,侯卫东心里绵绵的。郭兰的事情他只能通过晏子平去帮,场面上还要装着不知道。郭兰兰心惠质、善解人意,是不会怪他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南部新区服饰工业成的项目奠基上,悄然躲开、黯然避嫌啊。

« »
返回首页

2条评论

  1. 球磨机性能说道:

    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贴啊!苍天有眼啊,让我在优生之年得以观得 如此精彩绝伦的帖子!楼主的话真如”大音希声扫阴翳”,犹如”拨开云雾见青天”,使我等网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

  2. 能够在如此精彩的帖子后面留下自己的网名是多么骄傲的一件事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