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23章 竞标开标——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韩明开的越野车是市委副书记吴北京挂帅岭云高速指挥长后,市委办专门配备巡查工地的,四轮驱动,爬坡走坎性能很好。黄土扬起迷蒙,四周田野极目开阔,丘陵绿莹莹起伏蛇形。侯卫东有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感觉,从那夜和郭兰儿女情长一夜,虽是有惊无险,但悄然离去时候,郭师母隐隐的饮泣、惋叹、顿咳的声音,一直是侯卫东的梦魇,道德的十字架拷问着郁郁不欢,罪恶感不是能给郭兰多少钱、办多少事情就能弥补扯平的。

侯卫东喟叹一声,高速征用的土地全部抛了荒,工程车辆碾压沟壑不平,越野车遇到坎坷照样开的披荆斩棘,侯卫东对进度还是满意的,城区周边能完成预订进度,看样子就可以要比原定征地拆迁时间大大提前了,现在大部分轮廓已出来了。

快上公路的时候,侯卫东三人远远看岔口有个车队,韩明眼力最好,道,“侯书记,是交通局贾局长的车。”越加近了,在局长带领下,交通局几个主要科室负责人正陪着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就是磁场中心一样,身材高挑,带着墨镜,略显丰满,可浑身上下匀称,彰显成年男人的风韵,倒是另有一番风致。

侯卫东哭笑不得,冤家路窄,风华绝代的那个女子正是东晶集团老总李晶,市交通局长贾风亭也看到了越野车,他这段时间是跟市委副书记吴北京的,这个台车太熟悉了,低声对李晶道,“李总,是市委吴书记,市委分管高速的领导,可能是查看进度,打个招呼吧。”李晶微笑点了点头,“我知道他,祝部长介绍过。”

侯卫东没有望风而逃的习惯,还是风度翩翩下了车迎着大家道,“是风亭同志啊,同志们辛苦了。”

交通局的人按照职务自觉排了队,等车靠近人下来了,出乎贾风亭预料,说话的竟然是侯卫东,机智变通还是有的,大喜若望迎上去呵呵道,“侯书记好,我还以为是吴书记,侯书记微服私访,我们哪里辛苦啊,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

交通局的人兴奋的手足无措,眼神里表露出恭敬从命的样子,这样遇到市委书记的机会不多。贾局长摆出汇报的样子说,“侯书记,这是沙州路桥的李总,以前祝炎部长在茂云的时候,她在我们市里修过几条省道,今天李总,带上技术人员要四处看看,老合作伙伴了。自然局里就陪同过来了。”

侯卫东心道,茂云官场大部分的人都以为侯卫东是跟着祝炎一步步升上去的,两个人是一回事儿,如果是随便一个路桥公司,哪需交通局长亲自陪同?只怕贾风亭早听了原市委书记祝炎的招呼,或者看出祝炎和侯卫东特殊关系,不能不卖李晶面子吧。祝炎主政茂云的时候,当年李晶大发交通、矿山资源财,可以说在茂云财源广进,方方面面打点到位,不知道有多少利益关系,就官面上的知名恐怕比侯卫东还早。

李晶几天摸不到侯卫东的影子,要不是电话不再服务区,要不是太忙的顾不上会面,如今面对着侯卫东,不卑不亢的摘下眼镜,单手伸出去,虽是笑意嫣嫣,遮掩不住眼神里的嗔怨,“侯书记幸会了,我正要拜托人引荐登门,就遇上您,说明我和侯书记还算有缘啊。”侯卫东听着李晶话里有话,也敷衍呵呵,“李总,我们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论实力论品质,沙州路桥都是老资格了,欢迎李总考察,有什么需要配合的,贾局长。”贾风亭呵呵的连连应声,还上前半步以示聆听谨记,“交通局要提供最大的方便。”李晶不易觉察微微颦了下眉头,心道,侯卫东打哈哈呢,一语双关格格道,“侯书记,怎么说我们也算茂云铺路的老功臣,只要您不喜新厌旧就好。”

侯卫东不希望李晶在这样场合飞醋,便郑重将招商引资的重要意义说了一通。“风亭哪,岭云高速是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你们很重视外来投标的客商,这很好。结识新朋友不忘老朋友,我们一要坚持招标原则,二要为他们搞好服务。”

贾风亭见侯卫东稳重深沉,也就很严肃回道:“侯书记,这个工程市委市政府很重视,您多次做了指示,我可不敢大意怠慢啊。”

李晶站在一旁,鼻尖沁着亮晶晶细密的汗,身上散发着淡淡高档香水味,眼神试探逼视着侯卫东,“侯书记,今天百忙之中能否抽出时间,给我个宴请的机会。”侯卫东有种感觉,李晶摆出的架势是势在必得的,这样咄咄逼人,显然幕后有人主张,常务副省长秦路尚且通过夫人外交窥探高速工程一番,李晶在茂云直奔主题而来,自信能左右茂云市委的,只怕是老市委书记祝炎了。

市委常委会不尽快研究,还会变化不断的,侯卫东不看李晶炙热的眼神,有意无意看了一下手表,显得自己时间日程安排的很紧凑,就开始很和蔼地一一和同志们握了手,笑道,“李总太客气了,我南部新区还有点事情,改天吧,风亭同志表了态,很好。这样吧,就由风亭同志自己陪陪吧,交通局做的不好再来找我说。”侯卫东说得轻松,甚至有些玩笑的味道,其实他和李晶彼此的心思,只怕都相互明白了。韩明和楚飞一直目不转睛注视着侯卫东,见了这个阵势,韩明大跨步上车打火,楚飞腾的反应过来去开了车门。

侯卫东坐的越野扬起一阵尘土,李晶遮了下鼻子,粉面涨的通红说道,“贾局长,茂云没有什么好地方,中午岭西华裕国贸吧。”径直走向自己的宝马越野。李晶也是秀色可餐成功老总,而且和侯卫东骨肉情深共育一对双胞胎儿子,早年起步时期两人优势互补、盘根交错,后来一个官大了、一个企业上了规模,侯卫东顾虑内外忧患,自警自新心淡了丢开了。

其实更关键在于任命晏子平去了西路,晏子平用尽功夫,窥探到李晶、张木山跟随祝炎筹谋了共同的利益后,侯卫东更是心惊不已,冲击远远大于闻天强黑恶势力保护伞案。

晏子平作为分管西路县矿山资源的副县长,调查很有章法,外查内调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在西路县,财政支柱就是金、煤矿产产业,占全县财政收入80%,李晶收购的两处煤矿改制前,已完成技术改造,都是年产百万吨煤矿,西路县国资局、国房局当时草签的合作协议,经不起内行人的推敲。东晶矿业公司注册资金5000万元,县国资局代表县政府仅占25%的股份,仅值1250万元。和最初县委县政府审计评估国有西路煤矿的总资产4.2亿元、净资产1.2亿元的差别,简直是天上人间。

有传言当时改制时候,市委给县里打了招呼,更是从市委机关选派了西路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的局长,西路国资局没也有按照国有资产评估管理办法进行全面合法的资产评估,而采用暗箱操作手法,有选择性的进行。

作为煤炭企业,最值钱的煤炭资源和土地使用权均未列入评估范围,而最核心的的价值来源是在西路多处的采矿权。这些在合作协议上也没有注明。东晶矿业起初也根本没有涉及采矿权变更问题,说白了就是无偿占用。

茂云市委市政府打黑除恶已经达到预期,侯卫东完全可以酝酿任期内政绩,他没有打算也不想、也不能揭开祝炎和李晶这个黑幕,可这并不代表其他的人不会觉察这中间的猫腻,不会层层举报上去,这样一个火药桶,侯卫东还能靠边吗?一旦出事,一个省部级干部也未必扛得住。

侯卫东决心在茂云的重大工程,决不能让李晶的企业插手,东窗事发后,就像黄泥掉进裤裆,从李晶矿产开发到承揽高速工程,也就说不清了。在去南部新区的路上,侯卫东思索着,专门打了电话给胡铭南,说道:“**,市委今天晚上就要开会研究,马上就要招标了。凭你们公司的实力,我相信你们会中标的。”

胡铭南哈哈说:“卫东,我和月月刚还说到你呢,你电话就来了,让你费心了。但有一条,可千万不要让你在工作上为难,该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安排吧。”侯卫东交往人多了,这样有底气运作工程的商人还不多见,也哈哈道,“还是**理解人啊,我可以负责告诉你,在工程上,市委是讲原则的,这是惠民工程,是百年大计,我不奢望别的,就图一个放心啊。”

胡铭南若有所思道,“卫东啊,不知道你上网不,你可以浏览一下,这几年国内重大的桥梁道路工程质量出事的有多少,虽说追责起来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但中饱私囊的人还是有不少下马的,我这里就给老弟一个保证,不做还罢,做了敬请放心吧。”

下午市委办接到侯卫东通知,市委主要负责人开会,也是最后一次研究高速招标事宜。副书记吴北京和常务副市长刘天明不免准备汇报一番。晚上会议也是习以为常,家里有保障的,早早吃好喝好坐在会议室,茶杯香烟先酝酿一番。开场没有多久,市委何秘书长出去一下,回来就闪烁其词。对侯卫东耳语道,“侯书记,祝部长有电话。”如此突击的会议竟然走了风,侯卫东真看不透谁是耳报神,阴着脸坐回办公室,接了祝炎的电话,问了老领导好,祝炎呵呵道,“卫东啊,这段时间你很忙啊。”

侯卫东听出有些批评味儿,就忙道,“祝部长,一言难尽,忙了一些家事,上次在岭西,组织部的人说您下去调研了。”祝炎显然是要找找感觉,道,“省委领导做了指示,部里有一个课题,就是以党建促进经济,我大致下去转了转,我个人意见,还是放在茂州搞,茂云工作很有成效。”

这些在官场都是华而不实的东西,偏偏从上到下都很重视,组织没有小问题,被上级党委选成出试验的示范点,就会为上位增加砝码,侯卫东声音里就不得不带着兴奋,说道:“老领导还是讲感情啊,说句实在的,茂云做的工作还不到位啊。”心里道,舍得舍得,先舍后得,给个甜枣核儿吃吃,后面有的还不知道是什么呢。

果然祝炎把茂云的成绩罗列一番,道,“茂云的成绩还是有目共睹嘛,就说高速这一项,我在茂云的时候也想过,可是时机就不成熟,现在立项招标,我建议还是本土企业参与的好,李晶的沙州路桥就不错,用熟了的,知根知底,再说她集团在岭西,也没有走出这个大圈子,在大局内周转,带动的还是地方经济吗?”

侯卫东老练呵呵道:“是啊,还是老领导考虑的全面啊,我和李总也合作过,施工质量还是可以啊,茂云市委一定认真考虑您的建议。”

坐回会议室侯卫东换了表情,在班子里是谁走漏风声很难猜测,开口就很严肃道,“本来有工程呢,就难免有人给我打招呼,想插手茂云的高速公路工程招标。我在这里向同志们表个态,谁的招呼也没有用。同志们,有的人打个招呼,就可以获利上亿。我们要为茂云的历史发展负责,就不能是一句空话,怎么负责,关键是我们市委一班人,一定要团结一致,坚决同一切违纪行为作斗争。高速公路是百年大计,千年大计,我们搞砸了就是对茂云事业的犯罪。“

听着的人谁都明白,张卫东说的“有的人”是谁。因为刚才隐隐约约是老市委书记祝炎的电话。项目是七月份省里才批转下来。常委开会也研究几次,中间还掺杂着其他大事,始终没有拍板下来。招标是一个形式,市委的意图也是一个重要参考。目前入围的有岭西交通厅高速工程公司、岭西省华通公司、沙州路桥、茂云公路局云远路桥、铁道部某工程公司、北京胡铭南旗下的两家,都在争这个工程。几家资质都好,要说重大高速项目做的资历,北京胡铭南和铁道那家公司可以,他们的长处是经验丰富,施工设备先进些。最差的是沙州路桥,岭西本地几家路桥公司都差不多少,但本地地缘关系是有天时地利占的。

联系交通的彭副市长发表意见很直接,倾向于由沙州路桥公司承建,说变相来讲,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劳务项目,让外地来搞太可惜了,沙州路桥在茂云有企业,照顾本地关系也是肥水不外流的意思。至于高速施工标准高,可以聘请技术人员把关,也可以采取技术单项承包的办法解决。

讨论起来,意见分歧很大。鲁夫市长发言道:“从立项到建设,市政府全程跟进,承建商要严格按合同施工,要重视监理公司的作用,我们选了岭西交通厅的监理公司,这样本地施工企业就显得不利于监管了。”言外之意大家都懂,本地都是岭西一个圈子,熟人关系使然,往下就不用怎么说了。一句话否定了沙州路桥和秦路夫人表弟的岭西华通路桥。官场笔记全集连载

吴北京看了侯卫东一眼,吸了口烟道,“鲁市长,要让外地企业施工,这施工环境就很难说。占了地方的地,工程又沾不了边,恐怕—” 显见吴北京这话明显有维护地方利益的意思。但他那表情分明是有人打了招呼,市长鲁夫不想同他在这种场面上顶起来,便有意嘿嘿笑了一下道,“市委市政府打黑除恶成果很大,施工环境我感觉不用担心吧。”

虽然大家七嘴八舌,可这事的基调也就侯卫东能定下来,所以与会者扯的起劲,真正能板上钉钉的还是侯卫东。大家意见差不多都说了,侯卫东沉吟片刻,说:“前期北京同志抓高速工作,鲁市长也很有经验。只要市委加强领导,就不会有问题,以前书记市长拍板老一套要不得,要我说,严格按照市政府的招标方案决定招标吧。”程序看上去都是滴水不漏的。天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最后施工分了三个标段,也是为让施工单位之间有个质量进度的竞争,招标开标利用了星期天的时间,侯卫东原话就是接受市委市政府机关同志监督。会议散后,侯卫东感觉这几天日子更难过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