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22章 顾此失彼——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张小佳从北京回来已经临近中秋,市委书记家里有女主人在,晚上窥探在市委家属院四周的人不免多起来,茂云官场善于走动的,垂涎茂云新区地产、城中村改造、岭云高速路段的等等都奉行活动活动意思意思,这个时候每天都会有人登门拜访的。

也有些人想上门又不敢的,大多是政法战线不大不小的领导干部,时局敏感,毕竟四处在传闻天强过了节就要毙掉了,茂云的空气异样起来。只是隔三差五也有些人来书记家串串,打得旗号多是找张小佳的。侯卫东便总是说她,要她注意些。张小佳不怎么在乎,说她自有道理。

侯卫东回到茂云那天就发现机关里流传了一句新的顺口溜,说:“讲真话领导不高兴,讲假话群众不高兴,讲痞话大家都高兴。”当然这话说的很片面,也是相对真理。往往是官场的话题过于敏感时期,在东风压倒西风的情况下,另一种隐晦的调笑就空前繁华,且不论真话假话如何如何,机关里针砭时事的痞话真的空前地多起来了。

秘书楚飞递上文件的时候,往往站一站说一说讲一讲听到的一些敏感事,比如传的茂云圈子里生活,什么“商怕奸官怕贪,企业就怕烂摊摊、不怕职工心不安、就怕头头没心肝,戏怕脏片怕黄、影视怕的乱上床,不怕大众看**,就怕小孩也学坏;医怕黑药怕贵、百姓怕的医药费、不怕偶尔把病害,就怕医院刀子快;”也是百姓心声吧。

可后一句侯卫东就上了心,让他很不高兴。要不是注重涵养,他简直会发作城中村改造指挥部了。那是说什么“人怕整房怕拆,人民就怕旧城改,不怕补偿标准低,就怕株连那七姑八大姨。”

楚飞作为市委书记的专职秘书也是在一个偶然场合听到了这句话,觉得太那个妖魔化南浦区旧城改造了,心想侯书记若是听了,不知心情糟糕怎么不好了呢,批了阵文件喝了半杯茶,侯卫东就给楚飞通了电话,指示道,“楚秘书,给韩明打电话,用小车班一辆越野车吧,我们去南浦区、南部新区转转。”

楚飞哗啦站起身恭敬答应着是是,心道这下不知道谁撞到枪口上要倒霉了呢。一边拨通韩明的电话一边考虑,要不要给南部新区管委会主任李云、南浦区委书记吴佐和南浦区副区长兼南浦区旧城改造指挥部指挥长许巍打个电话,李云是市政府老秘书长了,茂云南部新区管委会高半格批复下来就是副厅级,吴佐、许巍都是地方实力派,私下这些领导很给自己面子啊。想想还是算了,侯卫东眼里揉不进沙子,看出一丝破绽有自己的好看。

南浦区的拆迁区委区政府很有策略,拆迁多少,协议开发商相应要交拆迁保证金,琳达地产这一点也不含糊,真金白银全部打到指定的账户上,朱晓琳隔三差五的亲临中心地块,不断摇头叹息,“许区长,区政府拆迁进度太慢了。”许巍听着奚落,撇着嘴显示自己也很有骨气,但他明白朱晓琳这个美女老总的根基,只能点头无语。

侯卫东这下来一转,问题很明了了,拆迁区域的边沿一个小卖铺子,一个老头在木制马扎上坐着吸闷烟,那小卖铺显然是临时拼起来的简易房,门口的冰柜上落了一层尘土。

侯卫东扒了一下自己的钱包的零钱,准备下车去买几瓶水,楚飞机敏的想要抢先一步,侯卫东制止道,“你们俩别动,我下去转转。”作为自己下车走上前,大声呵呵道,“老大爷,给我三瓶矿泉水。”老头正犯困,忙振奋一下自己,应对的笑也是带着苦楚一样,推开冰柜的一侧盖子道,“要冰的吧。”侯卫东呵呵道,“行,冰的吧,快十月了还是热。”

接过老头在冰柜里扒拉一阵,尴尬笑了笑,“不好意思了,老师忘了这茬儿,拆迁停了电断了水,这片的冰柜的水都不凉。“无可奈何吧嗒几下嘴自嘲的呵呵。侯卫东只是为了打开话头,不介意道,“冰不冰无所谓,这个南浦区拆迁挺快的,这停电停水得,怕是住不成了吧。”

老头见侯卫东微笑的善意,气度像个当官的,就试探答话道,“要说停水停电的也能凑乎,可连累亲朋好友叫人心里受不了,这不因为我老伴不乐意先搬出来,我那大女婿在工商所的工作也弄丢了。”侯卫东不免一惊道,“工商部门是垂直管理单位,地方上和区里哪能管得住?再说拆你的房子和你女婿工作有什么关系?”

老头胸中块垒不吐不快,摊着手叹息道,“可不是吗?话是这样说,可没有地方讲这个理啊,说来我们这片棚户区虽破烂也是好地方,在老城中心,地段好不说,拆迁成本又低,听说是岭西有来头的开发商看上了,和区里签好了协议出让,开发商打了款督促进度,区里在拆迁上就用了蛮横,只要涉及有公职人员的住户,不讲赔偿讲风格,先行配合搬迁,在限期内不配合区委区政府的,一律停职,没有公职人员的,就内查外调,看看亲戚关系里有没有公职人员。”

老头停了停,给侯卫东递上根廉价的香烟,侯卫东想了想,还是痛快接了过来,老头打了火,一股呛鼻的辣霉味,可老头感激看了侯卫东一眼,自顾自打火吸了一口继续道,“南浦区指挥部的人抽调的哪个部门都有,一个个马王爷似的强硬得很,先通知这些拆迁户有公职身份的亲戚,以大局为重的旗号去规劝拆迁户,不达目的就搞株连,这些亲戚也要被停职,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那边几家联合准备对抗到底的,晚上就被一帮光头打了,报了案派☆出所也没有出警。听说市委侯书记整顿治安很下功夫,市公☆安局邓铁军局长也是个人物,打黑除恶整个岭西人称铁腕英雄,可在拆迁上也是胳膊拗不过大腿啊。”

侯卫东越发眉毛拧在了一起,心道,朱晓琳还真干的出来,朱小勇这个市委组织部长是不是也犯浑了,为了攫取开发利益,怎么和姐姐拧在一起暗示着打招呼出去,一点不顾及仕途声誉了呢?看来一些事情拖着不是好事,工作不得法就是顾此失彼啊,这次侯卫东终于下了决心,南浦区城中村五大地块、岭云高速公路工程的招标要尽快着手,最好今晚就开常委会研究。这样还能避开李晶的奢望,在岭云高速工程上,李晶可是联系多次了,这几天没有动静不知道要出什么牌,李晶可是不达目的是不罢休的女人,也是最能把住侯卫东官路命脉的女人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