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20章 攻防兼备——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这个意向也得到茂云市政府招商部门、南部新区管委会的鼓励,对于政府来讲,现在是茂云产业聚集区带入阶段,标杆示范的作用是无穷的,现代化生产企业入驻那就是无形的广告,再者服装企业也符合市委侯卫东书记杜绝污染企业入驻的思路。

这样下来,林羽凡和郭兰的出资比例不变,实际额度就要变化了。茂云整理土地前期费很大,侯卫东坚持新区土地招商不能白送的原则,按照这个原则,就是茂云政府最惠的协议出让待遇,郭兰作为十分之一的股东,还需追加投入三百五十万元的资本。

当时林羽凡见郭兰盯着计划书略微一出神,就真诚笑道,“郭兰,我可不是出难题难为你,我保证咱们合作模式不变,你的那部分追加的资本不需要你出了,说句实话,侯卫东书记规划的南部产业聚集区很有前瞻性,布局都是高薪产业,起点很高,得先机者的天下,何况环城高速路口留给新区两处,又比邻青龙山景区,那可是国家5A级标准,高速顺畅据岭西中心城区也就一小时路程,等南部新区土地价值提升上去,单凭我们多余出来的土地转让这一项,就等于我们白捡了一个工厂,空手套白狼套路是可行的,这在南方沿海城市发展初期都一一验证过,绝对没有问题。”

郭兰笑了笑,对林羽凡递过来的这个橄榄枝是不卑不亢态度,郭兰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反而有点厌恶铜臭,可家事坎坷,命运多舛,靠着工资收入难以支撑,何况一直单身不成就事业,还真是找不出什么像样的借口。

也许是她事业机缘到了,步入商海后,竟是一帆风顺,岭西下属地市、县域经济发达的县区,加盟如火如荼,手中周转的加盟保证金就有二百多万。也是林羽凡看重郭兰在女装事业的悟性和在岭西人脉关系,才有了九比一的合作,其实林羽凡自报所谓生产流水线是宁波的总部淘汰的二手设备都是最新的设备,这一项林羽凡就隐瞒投资总额,变相支持了和郭兰的合作。

郭兰矜持道,“林总,谢谢你的好意,咱们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清,我相信你看好了的,可你投入的是真金白银,我才算是空手套白狼呢,既然我们约定好出资比例,我就会尽力筹资,实在不行我会告知您,我撤资的。”

林羽凡看出郭兰眼神里的坦诚,那是桥归桥路归路的意思,也很赏识郭兰独立知性、脱俗不凡,心里感叹道,这样一个执着创业,从一个机关女性脱壳化蝶成商界精英的女人,

难得啊,有见地有原则,在她心里藏着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或者说隐在她背后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郭兰婉拒这番好意应该还是避嫌的意思啊,这个美女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近不得,又叫你难以远离。

郭兰在紫云苑小区里绕着中心湖思索呢,下直到碰见李兵,感到很突兀,侯卫东一家老小去了北京,大有搬家北京的意思,很可能以后侯家老两口也就逢年过节回来住一住看一看了。李兵是侯卫东第一个秘书,那是李兵在青津县县委,跟了侯卫东做的专职秘书,那个时间段郭兰在那里做的县委组织部长,李兵不应该不知道侯家的这个情况啊,难道侯卫东一会儿要回来,芳心就怦怦加速跳了起来。

现在看着侯卫东微笑注视自己,郭兰不由嫣然一笑,郭兰人长得很白,身材高挑,眼睛大大的清纯的和年龄极不相称、樱口瑶鼻,唇线很分明,几个雀斑调皮的脸也生动多了。无意中抬手拢头发时,会叫人感觉她的鼻尖和下巴都往上微微翘起,有股难以言说的味道,用花比喻就是空谷幽兰兼有羞答答玫瑰的妩媚吧。

紫云苑小区侯卫东妻子、父母、岳父母都不在,侯卫东从心里都轻松,呵呵道,“李兵是从沙州静海过来,这样吧,晚上我安排一下,郭部长可要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啊。”郭兰面上自然的还像是和侯卫东在一个班子的搭档,手心已经汗津津的,身上淡淡的暗香浮动,闻香识女人,侯卫东太熟悉那个味道了,目光热切蕴含无限内容。

李兵已经手脚麻利的打开后备箱,成件打装好得金桔、山野干货、山间溪泉养的鱼,一边道,“拿不出手,取个新鲜的意思,两位领导别嫌我寒酸。”侯卫东看着郭兰一语双关呵呵道,“我现在岭西市孤家寡人,我看麻烦郭部长把我那份也收了吧。”

李兵低着身子整理归拢,这些虽不值几个钱,倒是自己精心筹备的,老领导什么看到眼里过,看的也是自己这份心。

郭兰岂能听不出侯卫东的弦外之意,耳根发烫,带点气呼呼的娇羞,瞟了一眼侯卫东,却善解人意笑着对李兵格格道,“侯书记一家外出一段时间,不出我所料的话,家里冰箱早就停了的,那天我还我说我妈,冰箱里塞的太多影响制冷效果了呢,说来是不少存货都转移到我们家了吧。你们俩闲聊,不介意我手艺差得话,晚饭就到我们家吧。”
李兵已经提好了东西,听话就看侯卫东,见侯卫东微微摇头,就微笑道,“谢谢郭部长,我把东西给你送过去,一会儿赶着回家,您也知道在基层工作,虽然是周末,可整天跑省城回家影响不好,我平时难得回家一趟。”

郭兰听了大方一笑,对侯卫东说道,“嗯,好吧,你们聊,侯书记,我看李兵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别的不说,就看这车,这份沉稳劲儿,连你当初也没有啊,。”其实李兵在县委的坐车是一部天籁,规格并不低,这是有机密的事情,特意找了一辆不起眼的桑塔纳,得了这个夸奖有些腼腆。

侯卫东打趣郭兰道,“郭部长不愧是组织干部,得了实惠,马上就有好的组织评语了。”郭兰很想啐一口侯卫东,可有李兵在,就不满道,“官大一级压死人,怎么着还不是书记说了算,我也不反驳你了,晚些时间我还有事情,再联系吧。”李兵看着郭兰白皙的脖子后一排有一片绯红,心里隐约猜测着,又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

侯卫东在父母这边的房子里等着李兵,难得的好心情,想着和郭兰前几日擦肩而过,今天还算老天垂青,这就是心有灵犀的缘吧,不免激动的憧憬一番。

李兵进门就自己开水泡茶,侯卫东也就耐着性子听他汇报静海拆迁的前因后果,说到底还是侯卫东线上的人风头太劲,有人对着干,侯卫东嗤的一笑道,“耐着性子,宁书记走之前你在沙州应该能立住脚的。”

喝了一小半的茶,该进入主题李兵又支支吾吾起来,试探着侯卫东说道:“老领导,前段时间省里召开县域经济研讨会,我和晏子平特意住一个房间探讨,说来茂云那边的举报,多是被政法机关打击的,沙州这边就不正常了,根据*书记点的意思,我摸了摸底,易中达怎么老是同你作对?”

侯卫东很久没有听过这个易中达了,侯卫东走出沙州的时候,易中达好像平调到省纪委,并不比在沙州做组织部长得意。论起起点侯卫东无法比拟的。侯卫东在益阳县委做秘书的时候,易中达就在省委组织部做处长,后来到沙州市委组织部长,侯卫东火箭式做到了沙州市政府副市长。说起两个人有关系明面来讲也都是工作关系,结怨不是直接的。

在侯卫东工作历程中,有意无意搞下了易中达的两个弟弟,一个是贪腐分子益阳土产公司经理,一个是区办公室主任,官场上的仇结的不见刀光剑影,但恨却是欲置于死地而后快。从这点来讲侯卫东更远离和易中达的交往。
侯卫东沉吟说:“李兵,你不能这么看问题啊。他现在省纪委,过问一些关于我的举报,不能等同于他个人和我要怎么样。”

李兵目不转睛看着侯卫东冷冷道:“这是老领导做人姿态高。可人家不那么样想,您在茂云太忙了,省委信任您,你也不在乎,我看易中达拨弄益阳、青津的一些人乱搞举报信,就是想整你。”

“我是人正不怕影子歪啊,这样搞我的也不是第一次了。”侯卫东淡淡说道,却有种想抽烟的冲动。

李兵挪了挪身子,房间只有他们两个,也是小心试探的意思,道:“老领导,我不知道还罢,知道了就不能不给他个颜色。”

侯卫东想着一直隐隐约约有人要抓自己把柄,易中达不是最大的黑手,但是不给他颜色,说不好在哪里就坏了自己的事情,心里狠狠道,道:“李兵,话不可以这样说,你有什么想法。”

李兵已经计划好了得,只是自己感觉有点阴,现在非说下去不可又有些犹豫。因为一切取决于侯卫东的看法,侯卫东一直望着他,还是想让他说下去的。“老领导,我在省委组织部呆过,大凡关于地市主要领导的举报,是不能轻易调查的,但要引起领导重视,也不是没有办法,。”李兵停了停,给侯卫东续了茶,又望着侯卫东,想看他是什么反应。

侯卫东不是以前的侯卫东,位置的矜持让他很自重,目光平视出去带出泰然。见侯卫东总不开言,李兵自嘲一笑又说道:“其实这个办法很简单,我想以他工作过地方的同志的口气,为他写些抱怨上级、表扬自己的信,同时贴在网上,说他如何廉洁,如何能干,只在纪委做个处长,实在是屈才了。给他弄些响亮的口号,可以大骂一番,点几个主要的省领导,有眼无珠埋没人才,表扬易中达在沙州任上如何拒贿,提拔某某,推荐某某的时候,分文不取,为党选才光明磊落,当然这样就把他的政治野心表现出来。老领导放心,我不是没有原则诋毁一个人,我落实过了,经他手提的那几个县领导,每个都给他十几万的好处,这事情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侯卫东虽然不做声,只是平视着对面的山水画,目光也在留恋山水间,其实心里明镜的清楚,这招管用啊,这个李兵历练的,正应了郭兰刚才那句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在官场立足长远,不就是保护自己打到对手吗,不就是阴的阳的都要来一套吗?说来自己个性还是超脱些,才使自己身后的举报没完没了,曾母不就是三次有人说他儿子杀了人跳墙就跑了的吗,要知道谎话说的多了,也就有人信了的,这是千古不变道理啊。

其实这些伎俩在政治斗争中算不了什么,在管卑微思想下,不败就是胜利,不败就证明了强硬的实力和存在的价值。真正的不倒翁是没有什么道义的,什么信仰什么仁义,一切为我所用,要用一切手段得到想得到的东西。听说过笑里藏刀、深藏不露吧,那层次就是用刀子杀了人,刀刃上依然明澈可鉴,笑容依旧、诚挚亲切。

为什么在网络上,有人花钱雇佣人手,鼓捣真真假假、是是非非,不就是为达到把谎话说上一千次就变成真言这一个目的嘛。从政就有权术的玩弄,就绝对不为感情所左右,绝对不为人两肋插刀,绝对不允许自己得到的比付出的少。一些语言只能选择着听,不能信以为真。侯卫东一直对政治的含义最喜欢揣摩,对军队听党指挥就是最大的政治,对地方干部与中央保持一致就是政治,对领导用人就是政治,对国家稳定就是政治。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政治载体,离政治都是很近的。并不是当官的才与政治有关。就连最低位的犯罪分子,也是要剥夺政治权力几年的,可见一个人的政治权力跟生命是同等的重要。

侯卫东始终没说一句话,只是很信任很欣赏看着李兵,不时带一丝微笑。临分手,侯卫东很珍重拍了拍李兵的肩膀,他相信以李兵的悟性懂得他的意思。

等只是侯卫东自己,他舒展身体,躺在沙发里,突然有种战斗的激情,是毛主席那句: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激情,需要调动这种的激情不仅有柴兵,还有晏子平,不知道对手还罢,知道了就要有所动作啊,既然官场不免斗争,只守不攻就落了下风,好像武侠书上说过进攻时最好的防守呢。姑且就来个攻防兼备吧。

« »